• 第二十三章:化死境为动力

    更新时间:2018-08-09 13:35:23本章字数:3144字

    生死一线!

    也就是在这碰撞的一瞬间,杨逸疯狂的往嘴巴里塞进了一把奇特丹药,双手一变,体内瞬间爆发出一股异常暴戾的灵力波动,一声爆喝:“我要杀你们!”

    两股强横的灵气波动在这一瞬间碰撞在一起,滚滚的灵力摧枯拉朽以雷霆之势,卷起滔天的灵气波动,迅速震荡开来。

    也就在这一瞬间,高处的黑珍珠幽蓝美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柳叶眉微微皱了一下,她的心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住了,薄薄的嘴唇微微动了一下,喃喃道:“他吞下的是什么丹药?”

    杨逸猩红的双目注视着前方,口中喷出鲜血,而他身后,两股身体血肉模糊,这股强横暴戾的灵力风卷云残般的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是的,二人到最后眼睛都没有闭上,他们甚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因为这一切来的太快,来得太过突然,来得太不可思议。

    “一个凝气期三阶的小药童怎么可能在这一瞬间爆发出这般恐怖的灵力波动?哪怕真能,他的肉身能够承受得住这暴戾的灵力冲击?这小子身上有秘密……要不然那两个药徒会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对他下毒手呢?”黑珍珠眸子中的幽蓝光芒闪烁,嘴角那一抹胭脂红更为的浓烈起来,她对暴走的杨逸产生了一种莫名的兴趣。

    “我艹,两个卑鄙小人,真把龙爷没当回事,龙爷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杨逸识海中的龙爷一声咆哮,大口大口的出着粗气,随即他的神色一凝,内心一沉,喃喃自语道:“那个蓝眼美人念力好强,她没看出破绽吧?”

    这一次龙爷出手了,他若不出手,杨逸这一次就真得撑不住:“小子,以后做任何事情多个心眼,没准就是一个擦身而过你毫不在意的人,在你没有丝毫防备的情况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要了你的小命。”

    “谢谢龙爷。”杨逸轻吐四个字。吃惊的望着血肉模糊的两具尸体,越带青涩的脸庞多了一丝杀意,这一股杀意,在他把自己的生命豁出去的一瞬间,弥漫开来。

    是呀,在这个尔虞我诈人吃人的世界中,他必须时刻保持着清醒和警惕,人的命可就一条,命被人取了,一切都化为乌有。

    刚才,龙爷迅速出手,那股从他体内瞬间爆发出来地摧枯拉朽的暴戾灵力,那股弥漫他每一寸血脉的刺痛感,使得杨逸的心猛然颤动,震撼,甚至深陷其中,一瞬间拔不出来。

    强大力量,这是对拥有强大力量的一种渴望,只有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才有生存的资本。

    “高嵩你这个老杂毛,你想我杀了我,我偏偏要活着。”杨逸心里喃喃,握紧拳头,一双猩红眼瞳注视着火灵堂的方向。此地不宜久留,他迈出沉重的步子,迅速离去,倒下了两个清风堂药童,他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面对什么厉害角色,现在,他只有回到火灵堂的藏书阁,才是安全的。

    黑珍珠的目光跟随着杨逸跳跃的身体移动着,最终,她锁定了火灵堂。

    “火灵堂,这小子是余名山的徒弟?”黑珍珠体内的灵力微微涌动着,脑海浮现出一道人影,幽蓝眼瞳五味陈杂,说不出的一种情感,或喜或悲,或者还带着一种恨吧。

    “余名山,当年一别,不知道如今,你的修为几何?”她体内的灵力微微波荡,淡淡的蓝色光芒,伴随着她身体的移动,悄然散开一圈圈淡蓝的光晕,笼罩在整个房间之中。

    杨逸离去,暗处的章寒震撼的盯着那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的后背不断的冒出冷汗。

    “他……他爆发出来的……是怎样的一种恐怖力量。”章寒心悸,甚至身体都有些微微的颤抖,那股扩散开来的灵力波动,与他的防护罩接触的一瞬间,犹如一把锋利的尖刀,瞬间割出一道口子,扩散开去。

    而他的身体,在那一瞬间,被一股强大的念力束缚在原地,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强横威压让得他胆寒,在这股强横的念力之下,他感觉自己犹如沧海一粟,异常渺小。

    这股念力哪怕仅仅出现在他识海中只有一秒不到的时间,哪怕就只有这一瞬间,都让章寒不敢轻举妄动,眼睁睁的看着杨逸体内爆发出来的暴戾灵力,将他的两名弟子瞬间击杀。

    “这小子身上究竟藏着什么恐怖的秘密?”章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一个黑色的小瓶出现在他的手中,从中倒出两滴黑色液体,滴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瞬间尸体上升腾起一股白气,两具尸体瞬间化为乌有,毁尸灭迹,整个场地就犹如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

    章寒面色阴沉,心里不管如何地不甘心,绞杀杨逸这件事情,他还得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从长计议,他害怕的不是凝气期三阶的杨逸,而是杨逸体内爆发出来的,那股让人胆寒后怕的强横力量。

    “小子,咱们走着瞧。”章寒的眼神犹如毒蛇一般,化为一道流光,消失在原地。

    回到火灵堂的杨逸迅速的进入属于他的房间里面,他的身体犹如要爆裂开了一般,一双猩红眼瞳犹如杀人恶魔一般,咬牙低沉道:“副作用发作了。”

    这是杨逸疯狂吞噬丹药付出的代价。疯狂吞噬那些丹药的确可以在短时间爆发出让人惊讶的灵力,但这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疯狂举动带来的副作用也是十分的折磨人。

    上一次杨逸疯狂的吞噬丹药的后果直接导致他昏迷,若不是余名山和杨丰花费大量的精力寻找解决他的办法,杨逸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

    这一次,杨逸没有昏迷,但他也没有余名山与杨丰的帮助,甚至连龙爷对此也没有丝毫的表示,他一切都得靠自己,他能不能撑过去,就得靠他自个的造化。

    现在,杨逸几乎感觉到他的身体欲要崩溃的极点,死亡正在一步一步的逼近着他。

    是呀,他是人心不足蛇吞象,他的身体,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灵丹化为的暴戾灵力……

    “这么暴戾的灵力,要是我能将其炼化,我是不是有些希望一举突破到凝气期四阶呢?试一试,万一我就成功了呢!”带着疑问,带着信念,杨逸凝定心神,他要尝试,眼瞳中闪过一缕火热光芒,缓缓合眼,盘膝而坐,《丹道经》功法运转而起,一股股灵气自杨逸体内微微荡漾开来。

    时间悄然流逝,杨逸沉浸炼化体内狂暴力量,一个周天……

    疼痛不减反增,几度差点要了杨逸的性命,不过,杨逸既然选择了尝试,他就继续坚持,经过一番挣扎,一番折磨,硬生生的将这暴戾的灵力压制在体内。

    第二个周天!

    第三个周天!

    ……

    直到运行了三十三个周天之后,杨逸识海中灵光一闪,一股异常精纯的灵力流进他的丹田,滋润他的丹田。

    “我成功了。”杨逸心里说不出的欣喜,这种感觉太美妙了。

    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杨逸属于运气好那一类的,经过他的坚持不气馁不放松,经过一番彻骨寒,他终于是化痛苦为甘甜。

    现在,杨逸还高兴得太早,因为他体内积压着太多的暴戾灵力等待着他去炼化,所谓任务繁重。

    不过,成功炼化了第一股的杨逸,眼瞳中的火热更为的浓郁,他也因此变得更为兴奋起来,对于这些暴戾的灵力,他颇为有好感,甚至希望,这种暴戾的灵力多多益善。

    杨逸平复心里的激动,再度凝定心神,灵力在他的身体之中运转起来,他的身体这一刻,变成了一个大炼炉,他控制着炼炉,对这些灵力进行炼化,把这些原本不属于他的东西,变成属于他自己的。

    一股股纯净的灵力向着杨逸的丹田流去,犹如一条条小溪流汇入一条大河,然后再顺着这一条大河,流进杨逸浩瀚无边的丹田。

    杨逸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一股股青烟顺着杨逸的毛孔冒出,甚至还有带着腥味的黑色物质从毛孔中渗,一股股灵力在这房间中震荡。

    杨逸识海中的龙爷,注意到杨逸这般举动,心里的希望更为的强烈。

    时间不知道不过去了多久,只是杨逸惊奇的发现他丹田中的灵力有了一种饱和之感,他的每一次呼吸都显得异常的舒畅:“我貌似触摸到突破到凝气期四阶的瓶颈了。”

    所以,有了这种惊奇的发现,杨逸心里的斗志更为的强烈,他对强大力量的向往,比以往更为疯狂,他要突破到凝气期四阶,为自己在小比上赢得胜利加码。

    是的,杨逸内心也许还带着一种恨吧,对清风堂的一种恨。清风堂的每一个人都想要他的性命,杨逸处境是多么的危险。

    他想化解这种危机的唯一途径,那就是自己的实力强过他们,这个世界上只有强者才有发言权。

    索性,杨逸又吞下了一大把灵药,疯狂的向着凝气期四阶发起冲击。

    就在杨逸疯狂的向着凝气期四阶发起冲击的时候,药王谷外已经是卷起了滔天的大风,药王谷的气氛凝固到了极点。那昆邪国老祖骑着那一头北漠雄狮,眼瞳中充满着狂喜,身上浩浩荡荡跟着三千士兵,迅速地向着药王谷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