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4门不当户不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39本章字数:1949字

    024门不当户不对

    葛小玲气匆匆就往家走,走进院子,她将水桶和木盆放下,就向房门走去。

    可当葛小玲拉开了房门,刚要跨步进去,突然又停住了脚步。

    葛小玲犹豫了片刻,又退了回来,大声喊道:“二蛋儿,快去担一挑水来,我要洗衣服!”

    葛二蛋跑出屋,拎着水桶就要去井台担水。

    “你去凤凰镇找葛玉花啦?”葛小玲问。

    “嗯哪,找了!”葛二蛋停下脚步说。

    “二蛋,我觉得你俩不般配!你说呢?”葛小玲问。

    “葛玉花挺好的!咋不般配?”葛二蛋说。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葛玉花是要考大学,走出这大山,人家还回来吗?”葛小玲说。

    “我就喜欢她,我就想跟她一块堆儿过日子。”葛二蛋说。

    “光你喜欢有啥用?她会和你一个心思的过日子吗?”葛小玲说。

    “这……!”葛二蛋犹豫了犹豫,没说话,这才发现葛小玲有些异样,不解地问:“爹大娘,你咋这眼光看我?”

    “人家葛玉花和咱儿一般庄户人家不一样,你趁早死了这股心思!”葛小玲犹豫了一下又说:“葛玉花她娘,马艳红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咱儿不捅这马蜂窝!”

    “大娘,我去挑水了。”葛二蛋说完,担着水桶出了院门。

    “你听见了没有!我是怕葛玉花会像她娘马艳红一样!”葛小玲大声喊道。

    葛二蛋没有和葛小玲抬杠拌嘴,可是他心想:葛小玲太封建!

    葛二蛋刚出了村口,就看见凤凰镇中学的葛双全葛老师,他肩扛着一捆山黄榆树条走过来。

    葛双全毕竟是个文化人,身体有些单薄,这时他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葛二蛋连忙放下扁担水桶,上前把葛双全肩上的山黄榆树条卸下来。

    “葛老师,,咋整这么多山黄榆树条?”葛二蛋问。

    “学校买不起白粉笔,礼拜天我闲着也是闲着,砍些山黄榆树条编筐卖点儿钱,好买几盒白粉笔上课用。”葛老师擦了一下汗水说。

    “这能成嘛!”葛二蛋问。

    “咋不成?老话说—‘编筐窝篓,养活九口’哩!”葛老师自豪的说。

    “我还真不知道,你还有这手艺!”葛二蛋羡慕的说。

    “嘿嘿,你小瞧葛老师了吧!”葛老师打趣的说。

    “没有,我哪敢啊?”葛二蛋恭维地说。

    “你,挑水啊。”葛老师问。

    “嗯哪,俺大娘洗衣服,叫我去挑水。”葛二蛋说。

    “哦,那你去吧!”葛老师说。

    “葛老师,我送你到学校去。”葛二蛋热心地说。

    “不用,你忙去吧!”葛老师说。

    “您别客气了,我有的是力气!”葛二蛋说。

    “别耽误了你大娘洗衣服,我自个儿能拖到学校去。”葛老师说。

    “没关系,耽误不了多长时间。”葛二蛋犹豫一下说:“葛老师,,我也有心事儿,正想跟您说说呢。”

    葛二蛋说完,把扁担和水桶一起藏进路边的玉米秸堆儿里,然后扛起山黄榆树条,就往凤凰镇中学走。

    “有啥心事儿,我听听。”葛老师微笑着说。

    “葛老师,你说葛玉花,人-咋-样?”葛二蛋吞吞吐吐的说。

    “很好啊!她学习很好,很用功,是咱们凤凰镇中学最有希望考上大学的优等生!”葛老师十分夸赞的说。

    “葛老师,我,我,我俩儿般配吗?!”葛二蛋磕巴了半天才说出口。

    葛老师听了葛二蛋的话,他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实在是没有想到葛二蛋会问出这个问题。

    “这让我咋说呢?葛玉花是要考大学的,也许再也不会回到咱儿这穷山沟啦!这个你想过吗?”葛老师琢磨了一下又说:“而且现在是葛玉花高考的关键时刻,我也不希望你影响她的学业!”

    葛二蛋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葛老师说。

    “葛二蛋,我读过几年书,没有封建思想,也没有门当户对的想法,但是,在物理课上我给你们讲过—物体有稳定平衡和不稳定平衡是平衡的两种状态,就像是一个鸡蛋牵强地立在桌子上,稍微有外力,平衡就会打破,让鸡蛋倒下去,摔个稀巴烂。老师当然不想你或者葛玉花成为那样的鸡蛋!”葛老师说。

    葛二蛋沉默着。

    “咱儿不说将来,就说眼下,你辍学务农无所事事,而葛玉花到了高考的关键时刻,我还是那句话—我也不希望你影响葛玉花的学业!”葛老师目不转睛地看着葛二蛋很坚决的说。

    葛老师的话就像钢针一样,刺痛着葛二蛋,他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

    【‘门当户对’是古时候民居建筑中,大门建筑的组成部分,起初的本意是用于镇宅的建筑装饰,现今存留的已经不多了。

    “门当”,是指大宅门前的一对石鼓,有的抱鼓石坐落于门础上;因鼓声宏阔威严,厉如雷霆,百姓信其能避邪,故民间广泛用石鼓代“门当”。

    “户对”, 即置于门楣上或门楣双侧的砖雕、木雕。形状有圆形与方形之分,圆形为文官,方形为武官,“户对”大小与官品大小成正比。

    “户对”一到五品可以为六个,六到七品可以为四个,以下只能为两个,普通大户人家也可以有两个。典型的有圆形短柱,短柱长一尺左右,与地面平行,与门楣垂直,它位于门户之上,且取双数,有的两个一对,有的四个两对,故名“户对”。

    “户对”用短圆柱形是因为它代表了人们延续香火,崇拜重男轻女的观念,意在祈求人丁旺盛、香火永续。

    有“户对”的宅院,必须有“门当”,这是建筑学上的对称美学原理。

    因此,“门当”、“户对”常常同呼并称。

    后来,逐渐演化成了社会观念中男女婚嫁衡量条件的常用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