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6关于马艳红的韵事2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549字

    026关于马艳红的韵事2

    在葛三林和马艳红认识不到三个月之后,两个人又一次尽兴的尾声,马艳红忽然对葛三林说:“我最近老想吐,特爱吃酸东西,是不是,,,?”

    “啊,?是不是有毛病了?”葛三林说。

    “傻子,我怕是怀上了!”马艳红羞涩的说。

    “那可咋整啊?”葛三林不知所措的说。

    “咋整?赶紧叫你爹娘来我家定日子,娶我过门儿呗!我可不能在娘家丢人现眼!”马艳红说。

    “好,!我这就回去告诉俺爹娘!”

    葛三林说完,提起裤子跑出了马艳红家。

    葛三林跑回了葛家营,第一个把这事儿就告诉了葛大棍。

    葛大棍听后乐得合不上嘴了,直夸奖有他娘的尿性,并且大包大揽的许诺葛三林的婚事他包了。

    马艳红就这样嫁给了葛三林。

    结婚那天,马艳红的娘家给马艳红置办了八抬嫁妆,还请了镇上的锣鼓队,一路吹吹打打的把马艳红送进了葛家营。

    葛大棍代表的男方自然也不示弱,葛三林家的门洞大敞大开,大门的垛子上,分别贴着四个斗大的红纸双喜字儿,红绸子锦缎子顺着房檐儿垂到院子当中,一拨唱二人转的和一拨唢呐队的,他们比着唱,比着吹,都十分卖力气。

    葛三林家的后院已经垒了灶台,演奏起了锅碗瓢盆交响曲。

    用苇席竹棚连夜搭起来的大棚里摆下十张八仙桌子,坐着的都是周围各村的村长和村主任,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正中的一张高桌是给乡政府头面人物预留的座位。

    葛大棍今儿个是借堂弟葛三林的喜宴撒个大网,不管虾子还是鱼儿,只要是他认为有利可图的,一齐捞—捞着谁算上谁,全属他盛情邀请联络感情、拉拢势力的对象。

    这会儿,葛大棍满面春风地陪着一群乡政府的大小干部走进了大棚里,能够主事儿的全都来了,他们可是老百姓眼睛里的大人物,是掌握着农家人命运的老爷。

    老百姓信奉“眼见为实,耳听是虚”。

    对于老实厚道的庄稼人来说,他们亲眼看到了葛大棍的能力,各村的村长和村主任,以及乡里的大干部的光临,使葛大棍威风八面,足可以在葛家营扬名立万,又巴结上了乡领导,葛大棍算是心满意足了。

    但是当新媳妇马艳红出现的时候,立刻引起了人们的议论纷纷,因为马艳红未婚先孕,肚子已经出怀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马艳红是葛家营村里惟一腆着大肚子嫁过来的新媳妇,被人们指指点点本也无可厚非。

    新婚之夜,虽然马艳红已经有了身孕,还是身体明显有了需求,有些迫不及待的要和葛三林合体逍遥。

    虽然葛三林已经习惯了马艳红床榻之上的大嗓门,但这下倒霉的是葛三林的爹娘和新房外面的窗子下听窗根儿的半大小子们儿。

    新房里传出来两种声音,一种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声音,是马艳红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床榻嘶嚎;一种是葛三林用发抖的颤音重复说着—我都被吓软了,你还在叫个屁儿啊。

    新房外的窗根儿下听房的半大小子们儿听完了小两口的这番对话,一个赛一个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葛三林的老爹从自己的屋子里气冲冲出来,随手抄起一把铁锹,朝半大小子们儿一通乱舞,把他们都赶跑了。

    葛三林的爹明白得很,葛家的香火还得靠马艳红去延续,他只有和婆姨儿用棉花团堵住耳朵眼儿,回屋睡觉去了。

    后来,马艳红和葛三林结婚不到七个月就生了娃儿。

    马艳红的肚子已经大出怀了,平时她就爱跨打扮,大粉大绿的着装,眼下经常穿一件以青色为主的花长衣,远远看活像一只正在鼓气的绿青蛙,后面的两条腿也几乎看不到了,短短的像两截裹着绿布的木桩。

    马艳红虽说不咋样,但是仗着娘家爹是马家庙的村主任,在葛家营又有葛大棍这个护身符,葛三林自然是不敢小瞧了。

    何况葛三林她娘一连生四个丫头片子之后,才在四十岁出头生了的独根苗老噶哒—葛三林,所以全家都供着马艳红,只要她能为葛家生出一个带把儿的种儿先把葛家的香火续上,她就是葛家的大恩人。

    马艳红就要生产了,葛三林一大早就跑到凤凰镇把老犟叔请来了。

    老犟叔是方圆几十里很有声望江湖游医,啥病都敢瞧,啥病都敢治,包括给孕妇婆姨儿接生这等事儿。

    老犟叔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根本就不是个啥好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