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无法躲避的尴尬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588字

    029无法躲避的尴尬

    这不就是可恶姚大壮和李桂花吗?

    葛二蛋仔细的看了,一点儿也没错,就是姚大壮!

    葛二蛋愣住了—他不是去送邮件了吗?

    葛二蛋疑惑中充满了怨气,他呼哧呼哧的喘着大气,恨不得冲上前去撕碎了他们。

    姚大壮和李桂花忘乎所以,尽情的浑言俗语不绝于耳。

    大山里那些半大的男娃儿们,有时候看到狗儿交好,就会拿石头追着砸,葛二蛋现在真想把手里的白瓷缸子砸到姚大壮和李桂花的脸上,看他们会不会被吓的惊恐万状,像狗儿一样东一头西一头的乱窜?

    于是葛二蛋掰了两个玉米棒子,悄悄的靠近,然后瞅准了他们,使劲的砸了出去。

    葛二蛋不敢等着看这两个人的惊慌失措的丑态,就撒丫子逃跑了。

    葛二蛋跑出了好远,才渐渐地放慢了脚步,继续找葛小玲去了。

    葛二蛋继续往前走着,整个人就像丢了魂一样!这也让懵懵懂懂的葛二蛋已经明白了汉子和女人意味着什么?

    刚才这事儿,让葛二蛋很是瞧不起姚大壮,在家打婆姨儿,在外搞混事的男人最没出息了。

    夏日炎炎,小鸟不知躲藏到什么地方去了;草木都低垂着头;知了不住地在枝头发着令人烦躁地叫声,像是在替烈日呐喊助威。

    夏天那种让人无法躲避的酷热,真使人头痛,不论你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躲到树木、房屋的阴影,那暑日的热总是伴随着你,缠绕着你,真让人心烦。

    葛二蛋大步往石咀峪的山路上走着,刚才那一幕让葛二蛋魂不守舍!越想心里越气愤!

    他仿佛听得见自己心里怦怦跳动的声音。

    山路两旁的田野里,一株株直拔的玉米,高高地威武地站在那里,一阵风吹来,玉米杆儿东摇西摆,好像刚会走路的娃儿一样,那玉米叶子互相撞着,发出一阵沙沙声。

    “二蛋,大娘在这里!”

    从玉米坡的一侧传来一个女人亲切的声音,葛小玲的声音总是让葛二蛋感觉很动听悦耳。

    “大娘!我给你送白开水来了!”。葛二蛋高兴地冲着葛小玲说。

    在葛小玲的眼睛里:葛二蛋是很听话的娃儿,她和姚大壮一直没有娃儿,她已经把葛二蛋当成了自己亲弟弟,对葛二蛋倍加爱护!

    其实在葛二蛋长大之后,他也问过大娘葛小玲—像她这个年祝的婆姨儿都会有自己的闺女儿子,她怎么一个都没有?

    每每面对葛二蛋的提问,葛小玲总是羞羞答答、避而不答,找别的话题打发了葛二蛋,从不正面回答。

    这时候,葛小玲满脸汗水的站在葛二蛋面前,她用双手抹了一把汗水,脸上满带笑意地看着葛二蛋。

    对于葛小玲这种充满爱意的注视,葛二蛋早已经习惯了,葛小玲就这样盯着葛二蛋有好几分钟,而葛二蛋也乐意让葛小玲这样看着他。

    “二蛋,你长高了,你瞧你的裤子都瘦了短了!”葛小玲撇了一下嘴说。

    葛二蛋低下头瞧了瞧自己的下面的裤子。

    呀!果然露馅了,葛二蛋哪里想到自己的裤裆的那个地方鼓了包儿,葛二蛋用白瓷缸子子一挡,那动作简直滑稽透顶了。

    葛小玲没想到葛二蛋会有如此笨龊的招式,她笑嘻嘻地打趣说:“臭小子,挡什么挡啊!我是你大娘啊”

    “哼!”葛二蛋鼻子里发出抗议的声音。

    在葛小玲眼里葛二蛋永远是长不大的娃儿,她根本没有想歪的理由。

    葛小玲扔了手里的玉米叶子,伸手要从葛二蛋跨前拿过水白瓷缸子,她口渴得厉害。

    葛小玲的手抓住了白瓷缸子子,可她没想到因为心急,双手无意之中伸过了头儿,一把抓住了葛二蛋的,,葛二蛋突然假装疼得喊叫起来,那真是仿佛很是痛苦。

    其实,葛二蛋感觉到就像被电流击中了一样,浑身上下一阵儿巨爽的感觉。

    葛二蛋也顾不得什么了,两手捂住蛋蛋儿,跳了起来,嘴里咿咿呀呀的叫不停,以用来掩饰他的真实感受。

    葛小玲显然是无意的,葛二蛋也有夸张的表演让她不知所措。

    “二蛋,是大娘不好!弄疼你啦!”葛小玲的声音低微的说。

    看着葛小玲歉疚的眼神,葛二蛋责怪自己的表现太夸张了。

    “大娘,我没事的!”葛二蛋腼腆地笑笑说。

    “小淘气儿!”葛小玲破涕为笑,翘起手指头想敲葛二蛋的脑袋瓜儿,却不由自主的变为手掌轻轻的落在了葛二蛋的脸蛋上。

    葛小玲说罢,张开双臂抱住葛二蛋的肩膀,双手用力试图向上提起葛二蛋,但是没有成功。

    葛小玲感觉葛二蛋真的长大成了汉子,她无奈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