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5瘸子也疯狂

    更新时间:2018-08-09 13:45:40本章字数:1718字

    035瘸子也疯狂

    茅子外偷窥李桂花的是姚家岭村的会计姚德宝,他今天偷偷的到村委会库房往自个家倒腾玉米核儿,所以起得特早,就遇到李桂花上茅厕。

    李桂花这一声尖叫,姚德宝慌忙溜了。

    “咋啦,桂花!”马金兰正好拿了毛草纸出来,听见李桂花尖叫忙问道。

    “好像有人偷看!”李桂花说。

    “你个扫把星儿,新婚头夜,就想偷野汉子!”

    马金兰恶狠狠地说完,抬手就扇了李桂花一记耳光。

    李桂花觉得马金兰简直就像电影里恶毒的地主婆儿一样,她的心又死了一回。

    马金兰推推搡搡的把李桂花撵进屋去。

    “麻麻利利的赶紧给我造儿个大孙子出来,甭占着茅坑不拉屎!”马金兰说的话很难听。

    “你说的啥话,!”李桂花回嘴说。

    马金兰听了,抬起手又要打李桂花。

    “娘,。” 忽然姚瘸子走出来叫声娘。

    姚瘸子已经起来了,正不好意思地看着李桂花。

    碍于儿子的面子,马金兰抬起的手总算没有打下来。

    李桂花终于忍不住了,眼泪在眼里打转转。

    姚瘸子搓着手,也说不出几句安慰的话来。

    “夜里把事儿办了吗?”马金兰问姚瘸子。

    “娘,啥事呀?”姚瘸子搔搔后脑勺儿问。

    “把你婆姨儿办了?”马金兰冲着李桂花努努嘴问姚瘸子。

    按马金兰的想法只要儿子把李桂花办了,今后在添个孙子,他儿子就是丑就是瘸,也会拴住李桂花。

    姚瘸子嘿嘿笑了笑,脸色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低下了。

    “害羞啥啊?她是你破译,你想咋办就咋办,早点儿给我造儿个大孙子给娘抱抱。” 马金兰以为儿子已经把李桂花办了。

    李桂花这时看姚瘸子更觉得他奇丑无比,跟他生娃儿,李桂花想想都得吐。

    李桂花抓住门框不肯回屋里。

    姚瘸子就势把李桂花抱起来,甭看他瘸,可力气大,李桂花觉得自己在姚瘸子手里就像一只小鸡仔一样。

    马金兰也帮着儿子,拿了一把鸡毛掸子狠狠抽打李桂花,她一边打一边骂道:“你个扫把星儿,头夜就想着偷野汉子!”

    “娘,她不禁打。”姚瘸子说道。

    “好,好啊!这可真是娶了婆姨儿忘了娘。”马金兰没好气的冲儿子发火。

    李桂花只觉得心里难受,但她没有让眼泪掉出来,只是冷漠地盯着马金兰。

    姚瘸子到底心疼自己的婆姨儿,夺过鸡毛掸子扔到院子里。

    马金兰骂了儿子,又骂李桂花。

    马金兰大概是骂累了,又见李桂花沉默不语,知道她的话给李桂花起了下马威的作用,起身回屋了。

    姚瘸子摇了摇李桂花的肩膀,让她也回屋里去。

    “你别碰我。”李桂花把肩一扭,对姚瘸子大声吼道。

    “不碰,不碰。”

    姚瘸子嘿嘿笑了笑,在李桂花面前弯下腰,脸朝上对着李桂花,仔细打量起来。

    姚瘸子觉得自己的婆姨儿还真漂亮,瓜子脸儿,杏核眼儿,两道弯眉好像是细长的柳树叶,身上还有一好闻的味气。

    “你看啥?”李桂花瞪着眼珠子冲姚瘸子说。

    “真好看,昨个儿夜里我喝醉了,没顾得看。”

    姚瘸子有些不好意思了。

    李桂花转过脸去,不让姚瘸子带着口臭的气息喷在她的鼻尖。

    “我,,我好好疼你的。”

    姚瘸子用力挤出这几个字,跑回屋去帮马金兰一起做早饭了。

    李桂花没有心思吃饭,觉得自己是一只落进狼窝儿的羔羊,马金兰好像鬼影子似的附身随行,姚瘸子就是个闻到腥味的公猫,自己时刻都有落入魔爪。

    姚家岭的新媳妇儿有三天不下田地干活的习俗,早饭后,马金兰扛了一把锄头和背着箩筐跟招呼她村里其他的婆姨儿一起下田地劳作去了。

    马金兰临出院子的时候,把姚瘸子拉到一边附耳说了几句。

    姚瘸子满是疤痕的脸上泛起红光,不怀好意地瞄看李桂花。

    李桂花知道马金兰又在教唆儿姚瘸子跟她弄那事儿。

    姚瘸子给大铁锅舀满满的水,在灶膛里架上玉米秸烧了起来,说给李桂花去烧洗澡水。

    热水烧好了,姚瘸子模出一支卷烟蹲到院子里吸。

    李桂花好几天没洗澡了,身上像是有很多虫子在爬动难受极了。

    李桂花想洗澡,可心里没底,不过她觉得姚瘸子不可怕,可怕的是婆婆马金兰。

    这时候李桂花脑海中始再一次被一个颜面冷峻、棱角分明的脸庞占据着,这个男人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于是,李桂花掏了一大桶热水,关门洗澡。

    姚瘸子听到李桂花开始洗澡了,心里一阵儿狂喜,他掏了多半儿桶热水假意惺惺的要给李桂花添热水。

    姚瘸子拎了水桶走进屋里,九点钟的阳光把屋里映照得光明霍霍。

    此时,李桂花雪白的肌肤在阳光光下显得异常光滑晶莹,特别是她那暴露无遗的纵横沟壑,就像发散出了无限魔力,让姚瘸子拎的水桶‘嘭’的一声掉在地上,他身子里禁锢了三十多年的野草干柴被瞬间点燃了,他朝李桂花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