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被压的很累

    更新时间:2018-08-09 14:16:08本章字数:3132字

    “快,再快点!大小姐活生生被掐死,死后会变厉鬼回来复仇!二夫人有令,一定要将她扔得远远的,还要再点一盏驱魂灯,将她驱得远远的,哪怕死了变成鬼,也都不许她再入家门!”

    暗沉的夜里,山路崎岖,又夜雨隆隆。

    一点驱魂灯,伴着低嚷声阵阵,将马车上的一具尸体,用着长鞭卷起,朝着眼前的一处残殿,远远的抛了过去。

    风声,雨声,响鞭声,等得尸体滚落,再没有动静,那一点驱魂灯便高高举起,向着前方照了照,沾满泥色的一身衣裙,荡着诡异,惊悚。

    惨白惨白一张脸,被雨水打得模糊,一双眼睛,却似在微微煽动,想要努力睁开。

    提灯的人没有看到,只道这大小姐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便顺手将那盏灯也跟着扔了过去,转身离开。

    夜黑,风疾,雨声暴燥。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却突然不知由哪个犄角旮旯里扑出,探手在那大小姐的尸身上,轻轻按了一按,便一声惊异,又顿了一顿,抱起那地上的尸体,闪身入了殿。

    刚一关门,眼前骤然一黑,他闷哼着倒了下去,连同怀里的那女人一起,重重的扑在地上,压在了身下。

    夜雨滂沱,雨势惊人,只不过眨眼间,那一盏驱魂灯,便被彻底打灭。

    ……

    马小雅睁开眼,耳边风声,雨声,呼吸声……很浅,很弱,但却让她毛骨悚然。

    “唔!这是……怎么了?”

    借着蒙蒙的光亮,她努力抬起身子,双手向上推着。

    一个男人,压在她的身上,长手长脚,没胸没臀,光亮太暗,看不清眉眼,但凭感觉,应该很精壮。

    “轰!”

    门外雷声轰鸣,暴雨当头,她吓了一跳,惊惧的眸光四下里打量。

    这是一间古老的残殿。

    蛛网斑驳,污乱不堪,墙角一盏小小的油灯,忽明忽暗的摇曳着,却只照着脚下方寸之地,看着特别诡异。

    蓦的,又有一道霹雳响过天空,整个殿中瞬间白光一片,马小雅回神,她两眼发直的看着那个男人,有种想哭的冲动。

    “这……为什么会有男人?”

    她头皮发麻,手忙脚乱的将那男人推开,又瑟缩着身子,心魂未定的退到一边去。

    门外雷声咔嚓,接连不断,像是雷公发了怒,雨婆走了神……这全都乱了。

    她呆呆看着这一切,这样的场景,这样的布置,这样的蛛网,一股寒凉,从脚心涌进,直冲天灵盖。

    这个地方,绝不是她熟悉的家乡!

    可是,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因为喝多了酒,与男朋友胡闹着掐脖子玩,才会睡过去的,可现如今,她怎么会在这里?

    她迷糊着,拍着脑袋,脑中猛然一个词,跳了出来:穿越!

    也只有这个可能,才能解释如今的状况。

    “唔!老天,还真是厚待我!”

    她欲哭无泪的叫一声,手捂了脖子,从地上爬起,一双眼睛,四下里看着。

    墙角的油灯,摇摇欲坠,灯油将尽,烛火将熄。再看外面,那无边的黑暗,又挟裹着无尽的狂风暴雨,让马小雅生生觉出一种彻骨的寒!

    身为现代探险队成员,她虽然胆子不小,但也不太大,突然的来这么一出灵异穿越记,她还是觉得,太过诡异。

    而这一世,她的身份,又该是什么呢?为什么深更半夜,她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而且,她的脖子上,也有一些明显的掐痕?

    或者,这具身体的前生,应该也是被人掐死的,然后,她刚好灵魂穿越而来,便代替这个原主活了下来?

    如此的猜测,也是无限的接近着事实真相。

    马小雅正想着,地下的男人,忽然一个翻身,她一惊,顿时扑灭了油灯,整个身子,迅速躲入黑暗的阴影中。

    也就在这片刻之间,“轰”的一道惊雷,骤然又起,那倏然照亮整个大殿的电闪,让马小雅看清了这人,该是怎样的惊悚?

    她才刚刚躲开,那男人已经跌跌撞撞的爬起。

    凌乱的发丝贴在脸上,状如恶鬼,一身的白衣,几乎被鲜血染红,又如蜿蜒的小蛇一般,不停流下,如果不是马小雅胆色过人,绝对会失控的惊叫起来。

    “谁?!”

    细微的抽气声,被那男人发现,马小雅手一捂唇,急忙屏息,便觉头顶风声骤起,一道凛冽的寒气,扑空而至。

    那样张牙舞爪的戾气,堪比殿外的雷电,更加让人心寒。

    “不要!”

    她一声尖叫,下意识缩着脖子,滚到一旁,耳边“咚”的一声闷哼,来人一脚跺下,坚硬的地面,刹那间四分五裂,破坏力极强。

    光听这声音,就知这一脚,该有多重。

    马小雅骇然:“停!我,我不是坏人!”

    一语未落,骤起的杀气,忽然停下。

    男人也终于记起,他刚刚好像,还真是救过一个人的。

    看她气息未绝,他一时好心,将她抱回了残殿。

    现在,便是她了?

    心思一松,他扶着墙靠住,喘气声急促,虽然一身的血腥味,但却没了那种骇人的杀气。

    “唔!我,我真不是坏人啊,我醒来,就在这里了……”

    马小雅终于松一口气,抹一把脸上的冷汗,小心的解释着。

    黑暗中,她看不清来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只是凭刚刚的手感知道,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人。

    再加上他浑身的鲜血,这还应该是一个正在被追杀的男人!

    天!

    她这运气,该是有多好呢?

    天上就掉那么一块馅饼,就砸她头上了。

    “闭嘴!”

    黑暗中,男人的眼睛转过来,气息很冷,“再敢出声,我杀了你!”

    女人就是麻烦!

    身后追兵临近,他却在这里与她纠缠,还浪费精力说话,早知如此,他就不该救她!

    马小雅也急了,“你这意思纯粹放屁!我刚才要是不出声,你肯定就杀了我了!”

    这话,绝对是事实。

    刚刚那种情况,她若不是及时出声,这男人还真会一巴掌拍死她。

    脑袋开花,如同烂西瓜一般,死得多冤?

    “我再说一次,闭嘴!”

    男人怒了,似乎是流血过多,身体有些摇晃。

    他眼前有些晕,脑子也不太清楚。刚刚一路,那暴雨倾盆,对他更是一种致命的打击。能将她撑着抱回殿中,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而他这一声怒吼过后,像是透支了太多的体力。被暴雨淋湿的身体,再也撑不住,重重的歪了一下,倾倒在马小雅身上。

    “呀,你怎么了?”

    黑暗中,马小雅下意识出手,扶了他一记,男人一声闷哼,马小雅便觉得一手的粘湿,还带着一些温度。

    顿时吓了一跳,“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人痛极,磨着牙,“你抓到我的伤口了!”

    该死的女人,哪里不好下爪子,偏往伤口抓?

    眸光骤然一闪,他蓦的出手,一把擒了这女人脉腕,马小雅一声闷哼,“疼!”

    “知道疼,就学乖点!”

    男人甩开她,眼底寒芒闪去,这女人,没有内力。

    但随之,又有一股头晕目眩的感觉,侵袭而至,他一咬牙,顺势坐在地上,吩咐道,“快!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

    紧闭了眉眼,深深吸一口气,终于感觉好一些了,身上的湿,却格外的不舒服。

    “啥?”

    马小雅囧了,“这,脱衣服干嘛?”

    一双眼睛,瞪得特别圆。

    这也没办法,她初入贵宝地,总得要提防一些吧?

    虽然她并非弱女子,手里也有一点缚鸡之力,可眼前这个男人,如果当真要欲行不轨,她拼死,也要与他拼个同归于尽了。

    “哼!没腰没臀的女人,老子眼瞎了,也看不上你!”

    男人喘一口气,嘴巴很毒,一说话,就让人想劈了他。

    马小雅一股怒火从心中起,咬牙,“看不上你滚远些,你扑过来干什……唔!”

    说扑,还真扑了。

    男人双臂一张,飞快的扑上来,冰凉的唇,如同一条寒凉的小蛇,瞬间压入她温软的唇瓣间,那样冰冷彻骨的感觉,她一辈子都忘不了。

    “唔!你干什么,放开我!”

    片刻的失神过后,马小雅恼怒,用力推开他,一扬手,狠狠扇过。

    “啪”的一声脆响,时光沉凝,男人将脸偏到一边,火辣辣的疼。

    黑暗中,谁都看不清谁,这一耳光,根本就是凭着直觉。

    马小雅打了人,不仅没有觉得舒服一些,反而觉得很惊吓。

    她愣愣攥了自己的手掌心,皱着眉,硬着头皮道,“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谁让你……”

    话到这里,她忽然又惊,男人蓦然出手,一把压上她的唇,温热的鼻息,极低的喷在她的耳边,“有人来了!”

    他颀长的身体,全方面无死角的重重压在身上,那被雨淋湿的一身衣服,就全部紧紧的蹭着她,连带着她的身上,也有了一种血与雨的凝重。

    马小雅发誓,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唔!”

    她轻轻低吟,用手捅了捅他,示意起身一些,她被压得很累。

    男人像是没听到,只一双眼睛,像是黑暗中的星子一般,特别明亮的看着外面。

    马小雅愣愣的看着,外面电闪金蛇又起,仿佛群魔乱舞,男人面色很厉,脸色很白,紧抿的唇瓣噙着肃杀的戾气,那一双眼睛,在忽明勿灭的电闪之中,仿若修罗界的厉鬼,隐隐有着血丝,神挡杀神,佛挡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