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三鬼下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3854字

    虽然就是这几个人,噢,不,就是这几个鬼,我总是改不过口,因为过惯了人的日子,刚开始还不习惯过鬼的生活,但相互之间看来还有点话不投机,所以我决定,我要带着这些鬼朋友立刻下山。

    至于去那里,到底要去干什么,我其实心里一点也没有底。

    我就抱着一个破罐子破摔的态度,想着自己反正已经是彻底歇菜了,那就走一步看一步算了。

    至于那个篮球巨人,也就是那个烧死鬼,我也不准备与他同行,因为看起来他已经彻底适应了这个阴阳湖边的生活,而且有人血酒,有水鬼肉,就让他呆在这里吧。

    死猪也没有他睡得那么瓷实,风一吹,他的嘴里还哆哆嗦嗦地说着些梦话:“妈妈,妈妈,我要回家……之类的鬼话。”

    我一想他蜷缩在地上的那副样子,又觉得他一个人躺在这冰冷的湖边,无人照看,心里也有点酸楚,就脱下自己的那件破夹克衫,往那个斗笠的下面——也就是他的身上一盖,然后打算离开。

    做完这一切之后,我走过去,一把从地上的泥沙里拔出燕子的那幅骨头架子,然后背在身上,一手扶着她摇摇欲坠的脑袋,就往山下走去。

    “哎哎哎,”朱冰儿突然冲着我的背影嚷嚷道:“你那么关心别人,也不关心关心我啊!”

    我知道像她这种女汉子鬼,根本不需要任何人的关心,就说道:

    “你不是好好的吗,还要我来扶你不成?快走!”

    朱冰儿一听气愤不堪,大声抗议道:

    “你看你那个德行,我还救了你一命,你就那么没有良心?”

    我本来心情就坏到了极点,再看她还这样磨叽,于是就对着她吼道:“你到底走不走?!不走,你就跟那个烧死鬼呆在一起吧!永远不要下山了!”

    这一下刺激地那个大纸片人突然嘤咛一声,竟然嚎啕大哭起来,而且哭的居然是那样的真实,一点假也不带掺的。

    我自打上学以来,一直就没有搞清楚过两件事:一是这物理学老师上课到底讲的是什么东西,从没有搞清楚过;二是这女人心里到底想的是些什么鬼东西,也没有搞清楚过。

    燕子还是细心,看了看,急忙对我说道:“人家都成那个样子了,还怎么下山啊?”

    我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朱冰儿落水之后,被水浸泡后失去了真身,变成了原来的自己,也就是一个纸人,那当然是不会自己走下山的。

    我看见她哭得那样伤心,自己也觉得有点后悔,急忙放下背上的燕子,又将她插在地上,然后凑到那个纸片人的面前,说道:“千万别哭了,别哭了,我最受不了的就是你们哭。”

    朱冰儿依旧哭个不停,而且声音更加大了。

    我没有办法,赶紧劝道:“不行,我也背着你一起下山?”

    朱冰儿一听,哭声戛然而止,擦了一把眼泪,怒道:“我才不要你背我哩!”

    我拿她没有办法,就举着双手,做投降状问道:“我真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你说,我到底该怎么办?”

    朱冰儿一指自己说道:“把我变回去!”

    我问道:“怎么变啊?”

    朱冰儿说道:“你先做个木头架子,然后将我穿在木头架子上,再从湖里捞上来一些泥巴,记住,要干净一点的,捏一个我出来,再烤干了,我就会复活的。”

    我不知道她复活的程序竟然这样简单,就急忙找了两根木头棒子,用水草打了一个结,做了一个大大的十字架出来,然后将这个纸片人固定在那个十字架上,看起来就像个地里头吓唬麻雀的稻草人一般。

    我一边提防着水鬼的袭击,幸好那些怪物都回去睡觉了,一边从湖里挖了好多泥巴,然后团了一团,就都涂抹到了那个纸人的身上。

    我害怕我做得泥人不够漂亮,于是又精雕细琢了一番,看起来还有那么点意思。

    最后的一道工序就是,将这个泥人架在火上烤干。

    幸亏那堆火还没有灭透,我爬在地上吹了半天才搞得死灰复燃,然后把那个大泥人放在那堆火上往干里烤起来。

    不一会,这个泥人就烤干了,但就是变不回朱冰儿原来的样子。

    我正在着急,就听见朱冰儿在那个泥人的肚子里对我喊道:“哎,笨蛋,你躲远一点!”

    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急忙起身后撤。

    耳轮中只听见身子后面梆的一声,然后就是泥土四溅,我回头一看,朱冰儿已经从那个炸碎的泥胎里蹦了出来,完美复活。

    我眼前的朱冰儿又回到了之前的模样,一头飘逸的秀发,两只狡诈的鬼眼睛,大大的,一张妖艳的鬼面孔,白森森的,有点好看的意思。

    我看她大变活人,就急忙问她道:“你这是什么魔法呀?这么奇怪。”

    朱冰儿掸了掸身上的泥点子,说道:“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就是这样从我妈的肚子里蹦出来的!”

    我问道:“那你妈还不得疼死了?”

    她冷冰冰地回答:“我从我妈肚子里出来的时候,我妈已经死了!”

    我没有勒地住自己的嘴,脱口说道:“原来你是一个死胎啊?!”

    跟我估计的不大一样,朱冰儿反倒一点也不生气,说道:

    “我就是一个死胎。你们不知道,其实我爸和我妈是冥婚,我爸那时候还活着,可是我妈已经死了,但她肚子里当时就怀着我。我爸就供奉着我妈的尸体,等我在我妈的肚子里一点点地长大,十个月后,我就拱破她的肚皮,爬了出来。”

    我有点吃惊,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也就是民国三年吧,我和我爸去黑山口时遇到了一帮子土匪,被他们一顿刀子杀了。后来,村里人发现了我们,就把尸体抬了回来,埋在一个大坟堆里,所以,坟墓就是我的家,我打小就在坟地里长大的。”

    我问道:“你在坟地里长大,害怕不害怕啊?”

    “家有什么害怕的,不害怕,就是感觉有点孤单,所以我干爹,噢,忘记告诉你们了,其实他不是我亲爸,只能算是个干爹吧,因为他们结婚时,我妈已经怀孕了。”

    “不过,我干爹对我特别好,就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你们看,我打小喜欢动物,这些大象和狮子就是我爸给我捏的陪葬品,也就是玩具呗。”

    我看了看自己身边像唐三彩一般的那些鬼动物,感觉有点可笑,心里想,我怎么转眼之间就跟这些鬼东西打起交道来了。

    我又想起要是我们这帮子鬼东西要下山去,说不定还会碰上什么更厉害的恶魂厉鬼之类的,就问朱冰儿道:

    “你需要不要再捏一把塞北弯刀?”

    “不需要,我有这把家伙就行了。”

    朱冰儿说着,从背后抽出一支箭来,拿在手里,垮垮的拉了几下弦,响声有点沉闷,嗡嗡的,就像在调试大提琴一样。

    我看着这把箭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兵器而已,有点失望。

    朱冰儿看了一眼我和燕子,说道:“不要小看我的这副家什,这是一副人筋做成的东西,力道非常大的,是专门用来猎杀那些飞尸的。”

    “我见过,就是阳阳村的人用的那种人筋响箭,射到半天空里吱吱地叫着?”我不以为然地说道。

    “那是乐器,我的这是兵器,会杀人的。怎么,你不信?”

    说着,她随手从地上拿了一根木棍,将它搭在弦上,然后将它拉成了一个满月,突然松手。

    那只箭也没有发出什么奇特的响声,也没有做出什么惊人的表现,只是嗖的一声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我大失所望,没有看见这副东西有什么出奇的表现,就急忙催促朱冰儿道:“赶紧下山吧!再别浪费时间了!”

    朱冰儿也没有吱声,我们就分配了坐骑,她还是骑着她的那匹大白象,我还是骑着自己喜欢的一匹鬣狗,身上背着燕子,狮子和鬼伥们在前面开道,就下山了。

    ……

    这会儿正是夜里十点多钟,我们没有走多远,就碰到了第一批进山的游客。

    这二龙山旅游区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游客在大白天不会上山,通常要等到晚上九点钟以后,才会有导游带领着大家抹黑出来爬山,然后来体会这座人工恐怖之山的魅力。

    一个又瘦又精干的漂亮女孩子,一手搭着一面旗帜,一手提着一个方方的充电手提灯,带领着一帮好像是香港,或者是台湾那边的游客,叽叽喳喳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这些游客一看见我们几个从山上下来了,都吃惊地大呼小叫起来。

    那个女导游趁机站在路边即兴讲解了起来:

    大家看,这又是我们二龙山的一场精彩表演,那个背上的就是大名鼎鼎的骷颅女王的干尸,背着她的人就是他早已死去的鬼丈夫,还有那个跟在他们身后的漂亮长发女孩,就是他们的伴娘。

    燕子将那颗血淋淋的头从我背后伸了出去看,那些游客一见,一个个吓得哇哇大叫,向后忙不迭地躲着。

    我们不打算理会这些无聊的游客,于是就悄无声息地从他们身边穿过,就从那个吹得正厉害的导游和几个游客的身体里直接穿了过去,然后从路边黑乎乎的悬崖边上跌了下去。

    那几个被我们穿越的游客立马身上一冷,集体哆嗦了一下,一个个吓得心惊肉跳,不由自主地捂住了嘴,以为真的是碰见鬼了。

    那个女导游刚才借着手提灯拍了几张照片,正在翻来覆去地找,但她的照片上连一些模糊的影子也没有,剩下的就是黑乎乎的树林和悬崖峭壁,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女导游有点张口结舌,看来吓得不轻。

    有几个大胆的游客垫着脚尖,站在悬崖边上往下张望,但除了黑乎乎的山野之外,什么东西再也看不见了。

    ……

    朱冰儿知道,晚上就会有大批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外游客,他们要成群结队地步入二龙山风景区游览、野营,是很讨厌的,所以她建议我们走一条捷径,就是从几百米深的阴森山谷里走,然后走到黑山口的背后,再到兰宁县城去。

    燕子突然在我背上说道:“你看人家冰儿姑娘都那样漂亮,我这样恐怖,怎么去兰宁县城啊?”

    我一听也对啊,现在是夜晚,倒是没有什么,可是到了兰宁县城,那就是大白天了,我背着一具骷髅在大街上走,也不妥当。

    于是我问道:“人家冰儿能变回去,那你怎么办啊?难道也要让我捏一个你出来不成?”

    不等燕子说话,朱冰儿就冷冷地说:“她不需要捏一个身子出来,只要找到她的那具尸体,然后将这个骨架子往上一安装,她就会又变回去的。”

    燕子点点头,那颗头差点从我背上滚落在地上。

    我急忙一把提住,问她道:“你真的能变回去?”

    燕子说:“我吊死之后,尸体就一直挂在那片树林里,我们要经过黑山口,那就顺道去一趟,就按冰儿姑娘的办,我也就会复活的。”

    我不打算问她们两个鬼姑娘,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可就听朱冰儿突然问燕子道:“你再有几级,就可以回去了?”

    燕子在我背上小声说道:“再死四回,然后再做三件善事,可能是三件吧,我记得好像就是三件,然后再杀三个大恶人,我就圆满了,就可以到秦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