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穿越小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4506字

    我睁大了眼睛,想努力掌握这张口到底有多大,然后再评估自己的危险系数。我拼命伸长了脖子,但我越是伸长脖子,那张口就越大,我最后只有放弃了。

    我掉过头来,从那张大口的嗓子眼里看了进去,只见那个嗓子眼几乎没有底,一直向无穷无尽处延伸而去,里面露出一道道的红肉,和好多好多像是被它活活吞咽下去的东西:什么鸡鸭鱼鹅,人的残肢断臂,还有衣服和鞋子什么的,在里面起伏着。

    最后,我看见,竟然还有蛇蝎蜈蚣等五毒也爬在它的嗓子壁上。我想,完了,就算是老虎狮子,恐怕也会被这台机器给吃下去的,不要说我这个毛头小鬼了。

    那个爬行动物其实已经吃的过于饱了,整个胃里头恐怕都已经安排地满满当当的了。因为我看见有几个人,一个个满身糊满了粘液,都血肉模糊的正翻滚在这张大嘴的嗓子眼里,拼命挣扎着想往外面爬。

    这张大口凑近我的脸面,用鼻子嗅了嗅,几乎差点就把我给吸进他的肺里去,然后用嘴拱了拱我,最后口一张,就打算要将我吃了。

    我急忙用双手抠住一颗它外露的大门牙,用双脚蹬住它的下嘴皮,死活不往里面去。

    挣扎在这个怪物嗓子眼里的那几个人,一看我在它的口边上挣扎,就一齐大喊救命。

    我那里顾得上这些人,我连我自己恐怕都保不住了。

    那个怪物似乎觉得我不好吃下去,就拿牙齿咬我,我急忙躲在牙缝的下面,它咬不上,于是就用舌头推我,打算将我从里面推出来,再吞进去。

    我偏不听它摆布,而且腾出一只脚来,狠命地踹那根长舌头。

    但很快,我就坚持不住了,因为这个家伙的口水快要将我淹死了,于是,我只有扯着自己的嗓门子拼命大喊大叫起来:“救命!救命!别吃我,我是川东鬼王的朋友!”

    我是没招了,只好胡喊胡叫。

    那张口好像从来没有遇见过我这样难缠的食物,刚想再用点劲将我吃下去,却又停住了。

    两只大脚突然出现在我的视野里,然后,我想是这样的,一定是那个秦俑听见我大喊大叫的实在凄惨,就走了过来,向那张嘴伸出一个手掌来说:“叼蛮,丢开!”

    我看不见,但我估计是这样的场景。

    那张口极不情愿地从嘴里吐出了我,然后我就落在了那个大手掌里面。

    “你认识鬼王?”那个大胡子秦俑将我举到他的面前,问我道。

    我一边擦着满身的哈喇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衬衣,然后回答说:“当然认识,我就是川东鬼王朱江山的朋友,我还认识他的姑娘,叫朱冰儿。”

    听我说的没错,那个秦俑开始变得有点柔和了起来,他将我放在了地上,然后居高临下、闷声闷气地问我道:“你叫什么名字,是那里来的?”

    那张大口,我这会儿才看清楚了是一堆啥玩意,那是一个没有身子和胳膊的怪物,只有一张极其丑奴的脸面,就像大黑猪皱皱巴巴的脸面一样,连一点身子也没有,只有一个脸在那里悬空着。

    我想,这个怪物一定也是个烧死鬼吧,跟那个运动员一样。

    那个家伙,也就是那个脸面,看见我看着它,就呼呼地叫着威胁我。

    我吓得往后躲着,不敢说话。

    秦俑一看,就用脚踢了踢那张嘴巴,说道:“叼蛮,滚到一边去!”

    那个猪嘴一样的东西就乖乖地往后头躲了过去。

    我比划了比划,秦俑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于是我说道:“你能不能变回你原先的模样,这样我就看得见你了!”因为我觉得他实在是太高大了。

    秦俑笑了一笑,才发现自己太高了,我太低了,不好交流,于是就将身子一缩,一道漩涡般的闪光之后,就又变回成之前的那个大脑袋细脖子的白色小怪物。

    我这回总算有了点安全感,然后一边提防着那个大嘴巴,一边说道:“我叫李锐,飞机失事后失踪了,然后被人骗到了这里来,是一个孤魂野鬼。”

    我这是第一次向别人介绍自己是鬼。

    小白鬼一听,开始有点同情我,就说道:“没关系,反正大家都是鬼,没有什么歧视的。”

    “我叫张大虎,广东东莞人,是个大三的大学生,大家都叫我穿越小鬼。”

    小白鬼紧接着说道。

    我瞪着眼睛死活不敢相信,一个秦俑,怎么能是大三学生呢?

    张大虎好像猜出了我的心思,笑着说道:

    “活着的时候,我喜欢各种各样的穿越,所以死后,噢,忘记告诉你了,我是病死的,所以死后就被穿越鬼附体了,一会儿变成秦俑,被弄回到秦朝去,一会儿变成了民国人,又被弄到了蒋介石那里去。”

    “穿越鬼?到底是一种什么东西啊?”我问道。

    张大虎笑了一笑,说道:“就是一种鬼魂,整日里游荡在书本里的鬼魂。”

    我摇摇头,表示难以理解。

    张大虎看我不懂,就打了个比方,说道:“你知道专门吃书的那种鬼么?就像书里的蛀虫一样的那种东西。”

    我说蛀虫我知道,但吃书鬼我没有听说过。

    张大虎说道:“如果一个人在现实里很憋屈,就像我一样,而且喜欢幻想,没边没际地胡乱幻想,就像游戏里面的角色一样,任意幻想,活在虚拟之中,那么,他死后就很容易变成臆想鬼的,也就是穿越鬼。”

    我笑了笑,表示不大相信。

    张大虎看我不信,就急忙说道:“这些臆想鬼就整夜整夜地趴在那些故纸堆里,搜寻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然后将自己包装起来,再穿过鱼眼虫洞,回到过去那个年代去。”

    我又笑了笑,表示还是难以相信。

    “其实,”张大虎说道:“那些故去了的人,还有那个时代,它们其实并没有死,而是还活着,就在另一个时空里,就是后台里继续活着,但我们现代的人看不见他们。”

    “所以,你们只要发现了那个虫洞,就可以轻而易举地穿越回来,又穿越回去,是不是这样的?”

    我明明知道这是假的,就故意问他道。

    “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带你去看看那边!也就是秦始皇那个时代。”

    我急忙说道:算了,算了,还是等我以后有时间了再说吧。”

    “噢,那我以后有时间就带你去那边旅游旅游,这种旅游就称之为古代七日游。”

    我对古代游不大感兴趣,这是对这个家伙怎么死的感兴趣。

    “那你是怎么死的,是不是也是烧死的?”我问他道。

    “我是病死的。”张大虎平静地回答。

    我摇了摇头,表示更加难以相信,又问他道:“你是病死的,难道你的户口也没有被注销掉?”

    张大虎苦笑了一下,说道:“我后来才知道,我得了一种白血病,所以我就骑了一辆自行车,就是我最喜欢的那辆山地车自行车,然后大中午的,一个人偷偷地跑到了江边,江边没有一个人,我就跳了进去,不一会就淹死了!”

    我叹了一口气,为他有点可惜,觉得他有点太极端了。

    张大虎又说道:“我爸妈就我这一个不成器的孩子,他们发现我不见了,就报了案,然后到处找,到现在还在找我呢。”

    “那你的尸体呢?他们找到了没有?”我问道。

    张大虎摇着头,说道:“刚开始是几个水鬼缠住了我,后来就有一大帮子穿越小鬼游了过来,赶走了那些水鬼,然后将我救上了岸,最后带着我千里迢迢来到了这里。”

    “那这是一个什么鬼东西?”

    我指了指他身后的那张猪脸面问道。

    “我的坐骑,叫饕餮!我叫他叼蛮。”

    我自言自语说道:“噢,我知道了,我说看着怎么这样面熟,原来是古代青铜器上的最多的那个鬼东西,就是那只只吃不拉的怪兽?”

    张大虎说道:“它的兄弟叫貔貅,只吃不拉,但它是一直吃,直到把自己的身子也吃掉了,所以,你看它现在只剩下了一副脸面。”

    我吃惊地问道:“它吃自己疼不疼啊?”

    “当然疼啊,但它饿呀,所以就顾不上疼痛了。”

    我说:“从现代的医学来看,它可能是得了一种巨食症,只要看看兽医,是可以治好的。”

    张大虎笑着说道:

    “你说的没错。其实,饕餮就是阴纣王的化身,被姜子牙给镇压在了青铜鼎里,意思是让他吃饱喝足,再不要出来祸害大家了。”

    我突然想起了问他:“你们怎么会呆在这里?”

    张大虎说道:“我们有一帮子穿越鬼朋友,都租借了川东鬼王的地盘,然后在这里过着寄宿生活。”

    我问道:“神州这么大,你们为啥只喜欢这里?”

    “因为这里有人肉吃,有人血酒喝,而且有一个完美的鬼社会。我们一有钱,就去兰宁县城里消费去,那里有好多好吃的人肉宴席和头盖骨火锅,其它地方那有这里好玩。”

    “而且,花花公子夜总会里有好多鬼妞,还有洋鬼妞,可好玩了!”

    张大虎说道。

    我听得有点匪夷所思,感觉好像不是真的。

    张大虎伸出自己的爪子,挠了挠自己的脖子,揪下一个水蛭,然后放在嘴里嚼着问我道:“你要去是什么地方?”

    我摇摇头,表示没有目的地。

    张大虎突然建议道:“不行,你就跟着我们吧,我们就住在黑山口的一个大岩洞里,给鬼王的房租我们来付,你不要操心,只管住就是了。”

    实在是盛情难却,加之我也没有地方去,我就爽快地答应了。

    那个大口一看主人收留下了我,直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能活活咬死我。

    目标一明确之后,我就和那两个怪鬼一起起身,向黑山口出发。

    我们沿着谷底前进的,大家都不说话,只是飘着一样地走路,而且悄无声息。

    最近,我感觉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走路没有了声音,而且走路就像鬼,不,就是鬼一样的飘来飘去的,脚不着地。

    如果有人看见我们三个走路,一定会被吓坏的。

    幸好一路上没有碰见一个游客,但是遗憾的是,我一路上倒是遇见了好多游客的遗物。

    在每一处深谷之中,都有好多人类游客的东西,石马背包,还有钱夹子,塑料袋,手机,女式手提包,甚至有几辆山地自行车。

    张大虎喜欢自行车,就顺手挑选了一辆,自己推着向前走着。

    到了剁肉坝,是二龙山的一个地名,是一处非常险要的去处。

    我老远就看见,在剁肉坝的树林子里,有几具尸体就挂在树枝上,好像已经挂了好几天了,尸体都有些腐烂,舌头掉下来老长,而且已经发黑了。

    风一吹,那些吊着的尸体就摇来晃去的,头发也飘扬着,就好像还没有死一样的动来动去。

    尸体下面都生着一堆火,但不出火苗,只冒烟。

    烟向上飘着,然后熏烤着上面的尸体。

    “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这些都是我们猎杀的游客,现在放在这里让风干,然后制成腊肉,我们就过年吃。”

    张大虎说道。

    我吃了一惊,问道:“你们经常猎杀二龙山游客吗?”

    “当然了,不捕猎人类,我们难道还要饿死不成?”张大虎说道。

    我问道:“你们杀了这么多人,难道那边,也就是阳世间不找你们麻烦吗?”

    张大虎笑着说道:“这里的玄机你就不知道了吧。我们当然是提前有准备的,比如马所长,就是那个鬼所长,我们买通了他,他又拿这些死去游客的钱财,去疏通张县长那里,所以这些死了的游客就都报了失踪,或者干脆隐瞒游客数量,这不就扛过去了吗。”

    我恍然大悟,说道:“那个川东鬼王给你们这些孤魂野鬼提供一个杀人场所,然后他做保护人,收取租金,马所长是拉皮条的,张县长就是收取人民币的。”

    张大虎哈哈大笑,用爪子指着我说道:“你还是不傻啊。这就是那些恶鬼都愿意来川东的原因。”

    我们边说边走,不一会就到了剥皮村。

    这个剥皮村可不简单,整个村子里烟雾缭绕,搞得什么都看不清楚,这样,恶鬼们才好下手。

    有十几个游客就被关在一个废弃的马棚里,都光着身子,一个个被洗得干干净净的,绑在马桩子上。

    有一个红头发的恶鬼,就像赤发鬼刘唐一样的一个家伙,手里提着一把剃头刀,将一名游客的头发剃去,然后将头皮割开一道大口子,然后往里面使劲吹气。

    不一会,那个人就大声惨叫着,只见头皮就鼓了起来,然后沿着脖子开始往下蜕皮。

    那些旁边陪杀场的几个游客已经吓得背过气去了。

    我不忍直视,急忙拖着张大虎溜之大吉。

    直到惨叫声越来越远,我才问张大虎道:“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残忍了?”

    张大虎嘿嘿一笑,说道:“这有啥,这还不是他们人类教我们的吗?这么多杀人花样,不都是他们自己发明的吗?这叫以牙还牙。”

    “但即使这样,我们也不能以暴易暴啊?”我气愤地说道。

    张大虎哈哈大笑,说我道:“没有看出来啊,你还是一个良心鬼。只不过,你的这些看法要是给鬼王知道了,恐怕会先将你剥了皮的!”

    可是,没有一会儿,我们到了黑山口时,张大虎就彻底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