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五鬼族观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3217字

    直到成为鬼类世界的一员之后,我这才发现,以前我打死都不敢带相信的,这个鬼族世界竟然是这样的丰富多彩,婀娜多姿。

    按照惯例,阳世间的除夕,也就是三十晚上,通常要比孤魂野鬼的除夕夜要早一天到两天抵达。

    也就是说,阳世间的大年初一晚上,才是孤魂野鬼的除夕夜。

    地尸王带着我们这一大行部队,在子夜时分,等人类基本上绝迹之后,才悄悄地溜下黑山口,直奔兰宁县城而去。

    弯月当空照,夜深人定时。

    假如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出来解手的人如果看见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居然这样悄无声息地前进、转弯、整齐划一地飘越过兰宁县城的大街小巷,一定不会被吓个半死的,因为他绝对不会相信,世上居然会有这么多的鬼魂在夜里移动,那绝对是在拍电影。

    我也不敢相信,也没有一点思想预备,我会在今天夜里碰到这么多同事,来自世界各地的、各门派的、奇形怪状的脏东西。

    我可算是开了眼界。

    现在是子夜两点钟整,整个兰宁县城已经沉沉入睡,我和张大虎被押解在地尸长龙的当中间,正在兰宁县城的红星大道上悄然飘行。

    我曾经以为,只是简单的揣测而已,这座兰宁县城应该是一座汶川地震后废弃的城市而已,但今天晚上的情景,着实让我吃惊不小,几乎改变了我来之不易的整个三观。

    我都不敢相信,到底得有多少神州鬼族都来到了这里过年。

    我粗粗地数了数,至少有不下三四十个鬼族队伍,都排成了杂乱不堪的队伍,从纵贯兰宁县城东西的一条大道笔直的穿过。

    这条大道就叫做正阴大道,它一直通到尽头,有一个叫胡吃海喝的五星级大酒店就是终点,光怪陆离地摆在那里,就像个纸糊的玩意儿。

    我一辈子都没有见过像这种不伦不类的除夕观景台。

    树枝、鬼尸、动物躯干和大家的猎物——人类肢体,共同搭建起来了这个观景台,足足有十层楼高。

    但那些免费的搭建者并没有立即死去,而是还活着,这真是一种奇葩啊!

    蠕动着的猪马牛羊,身上都贴着黄色的符咒,所以不敢也不能活动,这大概是阴阳法家的小伎俩。

    尸人,也就是那些曾经被活埋的土匪,当然甘愿奉献出自己发臭的躯干,来当观景台的柱子。

    最可怜的是人类成员,他们都被压在动物和尸人的下面,算是最低等的种族了。

    这些东西通力合作,奉献出自己的躯干,搭建了世界上最奇怪的观景平台。

    川东鬼王朱江山就大言不惭地坐在那个奇葩观景台上,正中央有一把太师椅晃来晃去地荡漾着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胖子。

    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鬼马仔就一个个傲立在这个鬼王的左右。

    所有来自古州大地的过年鬼族,当然是和川东鬼王没有过节的那些鬼族,才会受到邀请,来到这里参加盛会。

    譬如,强大的江南水鬼族和玄幻飞尸,就没有给朱江山来拜年。

    我后来才知道,这江南水鬼族、玄幻飞尸与川东鬼王门之间有三百多年的世仇,因为地盘划分而连年混战,双方都死伤了不少兄弟,所以,即使在过年的时候,也不能一笑泯恩仇,相互之间发誓老死不相往来。

    也是后来我才知道,就是我坐鬼牢房的时候,那个白眼鬼告诉我,神洲鬼族一共划分为十七个大的门派,其中势力最大的当属玄幻飞尸、道士法家、阴阳九合门以及地尸帮派等等。

    川东鬼王朱江山其实根本算不了什么大门派,只是一个四川境内的小帮派。

    但是,因为这个地方,也就是兰宁县城,面积虽然不到三十万平方公里,但是孤魂野鬼在三千五百年前的发祥地,属于古神州时期鬼族的九朝古都,因此,每份大年初一,也就是除夕夜,神州各地的鬼族们都要来这个地方寻根问祖,拜访先鬼,然后吃喝玩乐几天,尽情享受鬼族生活。

    因此,虽然人类史书上对此毫无记载,但这依然不能阻止这个弹丸小县城,也就是兰宁县,会成为赫赫有名的阴阳迷城。

    川东地广人稀,在大白天,这三十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当属于人类无疑,但在子夜过后,情况将急转直下,这一地盘瞬间易主,就是川东鬼王朱江山说了算。

    每一个鬼族分队,都要等待时机,伺机带领自己的队伍穿过那个奇葩观景台,才能祭奠先祖,献上供品后解散队伍,然后去兰宁县城的胡吃海喝酒店和五洲豪马大酒店尽情享用美餐。

    观景台的下方,也就是正阴大道的西方,是鬼族们理所当然认为的太阳升起的地方。

    对人类来讲,其实也就是太阳落下去的地方。

    太阳从东面升起,则意味着新的一天开始,但对于这些鬼族来讲,夕阳下山,才应该是根深蒂固的、新的一天的开始。

    所以,西方被神州鬼族们认为是他们先祖居住的地方。

    在死尸和活尸堆积的观景阳台下方,也就是正西方,依次排开着,设着一长排长长的不见尽头的鬼族排位。

    神州各地赶来的地尸队伍第一个在观景台下集合,总人数不下三十万具。他们浩浩荡荡地穿过正阴大街,来到了供奉着地尸先祖——中派大叔的灵位前,地尸们都呼啦啦的下跪朝拜。

    我一边跪着,一边偷眼向身后看去,只见身后白崖崖的跪着一条地尸长龙,阵势的确不凡。

    所有的掘墓贼,好像都集合到了这里,他们在死后不得超生,都要受到天地人三界的凌迟刀刑和尸虫啃咬,所以,地尸们身上总是在往下掉肉。

    只有成为地尸王之后,才能申请三界免除这种刑法,然后统领一方,到处干些掘墓挖坟的勾当,

    原来,地尸王国总共划分为南北中三大门派,南方三叔统领长江以南地尸,定都广州鬼门;中派大叔后裔则盘踞在墓葬最多的中原一带,霸占着山西、陕西、河南北和齐鲁大地,定都西闹,可以说是富得流油;塞外地尸门则最穷,因为他们被驱赶到了呼伦贝尔和漠河一带,那里墓葬最少,穷的叮当响。

    为了争夺古墓和财富,地尸三派也是连年血战,不得安宁。

    但今天夜里是鬼族除夕夜,他们理所当然地放下了屠刀,握手言和了。

    我抬头一看,在地尸牌位的左右,分立着穿越大王鬼和玄幻飞尸门祖先鬼的牌位。

    再向西边延伸,还有阴阳九合门、道士法家、苗地盅惑一族,还有灵车小派、冥婚大天王,以及毛鬼族、车裂门、恐怖死鬼门、尸人家族、昆仑王母门等等,难以尽述。

    最显眼的当属远道而来的欧洲吸血鬼和加利福尼亚庄园僵尸农场主,最不受欢迎的是倭国武士道鬼门。

    反正,这里门派繁杂,看得人眼花缭乱,也看不清这个鬼族门派到底有多少个!

    每个门派都搭着各种颜色的旗帜,上面大书特书着自己的名号,在阴风冷气里呼呼啦啦地迎风飘扬着。

    当然,地盘就意味着财富和后代,也就是希望。所以,这些鬼族门派之间也是战争频发,难得像今天晚上这么安宁祥和。

    嘭!嘭!嘭!吱!吱!吱!

    三百多面人皮王鼓一齐敲响,三百多支人筋响剪一起射向天空!

    人皮王的声音就像潮水般袭来,将所有的声音都淹没了。

    我揪住耳朵,但还是挡不住这穿心入肝的响声。

    我低头一看,手表上显示着的时间是午夜三点钟整。

    首先,是各大门派献祭人俘的时间开始了!

    川东鬼王起身,先是给各位鬼王拜年,客套了一番之后,下令献上俘虏。

    这些鬼族献上的礼品不外乎两样东西:死钱和活人。

    活人们被一个个牵上高高在上的观景台,踉踉跄跄地跪下,看着眼前早已摆好的大盆子发呆。

    献祭的人都不发声音,也不呼救,我站起来仔细一看,这才发现,他们的嘴巴和眼睛都被针线给缝了起来,变成了几道缝隙。

    杀鸡的场面不知道诸位看过没有?

    川东鬼王的手下就用这种最古老最残忍的手段来处理这些活人的。

    他们先用剃头刀将这些大活人头盖上的一撮毛发剔除,然后用清水将这个地方洗得干干净净的,在上面还吹了几口,好干得快些。

    谁也没有做好思想准备,那些恶鬼就死一刀子,在剔除毛发的地方就是一刀子。

    一道口子,这个还用看嘛,在头皮上裂开,鲜血就顺着头皮流了下来。

    恶鬼刽子手强行按下人俘的头,将鲜血一滴滴收集在他们脚下的脸盆里头。

    这个时间持续很长,而且要割上好几刀子,才能将血流完。

    一个马仔过来,端走了盛满鲜血的盆子。

    押着献祭品的尸人一松手,那个牺牲品就软软地出溜在了地上。

    不到一个小时内,就有三百多人被这样宰杀了。鲜血被献上了供桌,尸体被抬下了观礼台,然后由几辆胡吃海喝酒店的灵车给拉走了。

    在鲜血旁边,通常摆放的是纸钱。这些冥钞的面值有点惊人,三百亿圆就像人类的一百元一样,只能算是一点零花钱,五千万亿、八千万亿以上的面值比比皆是。

    在这一段时间里,我和张大虎混杂在地尸大部队里头,已经穿越过了礼宾台,然后从另一个临时通道里又折返回来,变成了观众。

    我们开始津津有味地欣赏起来这壮观的献祭场面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