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六别样年夜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2本章字数:3496字

    在所有的观礼鬼族中,道士法家的队伍算是最为训练有素。

    他们虽然只派来了三千多具鬼道士来参加除夕献祭,但阵势显得很大,比别人都要排场许多。

    头扎发髻的道士们一个个身着道袍,表情严肃,道貌岸然,手把浮尘,单掌合什,嘴里念念有词,口袋里的纸钱就像长了翅膀一般自动飞到了献祭的供桌之上。

    左青龙、右紫虎、前朱雀后玄武,四只老大老大的神兽架着一团团黑云,若隐若现地簇拥着这些道士们前进;上百面黑色大籇看不到有人举着旗杆,但可以自行向前移动,挟裹着这些衣决飘飘的道士们悄然潜行,鬼魅一样地经过了观礼台,整齐划一得就像一块整铁。

    接下来的阴阳门人数不多但气场很盛,一个个看起来显得神通广大,法力无边。

    不要看他们只派来了几个临时代表来参会,但各个都是八鬼抬轿子,身边环绕着七彩祥云,手里头挥洒着五色神土,一手撑着灭天旗,一手提着朱砂笔,那架势有点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气概。

    阴阳门场面不大,但威望很大,唬得其它的鬼族门派都仓皇退避三舍,生怕给阴阳们勾了二次魂魄去,要了鬼命。

    江南水鬼族绝对不简单,他们竟然派来了三十几万具缩头缩脑的水鬼来参加盛会,水鬼王能够呼风唤雨,挪动了洞庭之水几千几万吨,将水鬼们都淹没在里面,只能看见一股像泥石流一般的透明液体,托载着这些赤条条的水鬼,从看台下面游了过去。

    这些水鬼可不像二龙山两色湖里的那些小水鬼胆小怕事,他们手里都举着各式各样的奇怪兵器,都凶神恶煞似得,肯定能征惯战,据我有限的历史知识考证,水鬼手里的那些武器应该是刑天当时用的那种兵器——干戚吧。

    吸血鬼和僵尸二族就不用啰嗦了,反正和人类小说和电影上描述的差不多,但似乎比那还要恐怖一些,阴森一些。

    这些外来鬼也列着方阵,大不咧咧、懒懒散散地从礼宾台前走过,一幅优越感十足、天下舍我其谁的傲慢姿态。

    压阵出现的是昆仑鬼王母一族。这个族别并不被神州中原所知晓,所以经常将他们视为鬼世界里的异端。

    这些家伙穿着奇怪的拖地长裙,脸上都带着牦牛面具,头上长着两只锐利的尖角,屁股上吊着一支牦牛尾巴,摇头摆尾地跳着一种谁也理解不了的原始舞蹈,嚎叫着从大家面前经过。

    为首的那个鬼王母,却长着一幅白牦牛的模样和一只人一样的鬼头,披头散发的很是吓人,就像鸡群里的鸵鸟一般刺眼。

    最后出现的那个编队,我想读者和我一样,都不愿去多看一眼,那就是倭国武士道鬼族。

    唯一可以说记录的就是,他们的领队,虽然个子都不够尺寸,但都举着一杆大白旗,上面绣着一个黑色的太阳,称之为晴天黑日旗,因为个子小,底盘底,因此走起路来铿锵有力,气场上也是卯足了劲,绝对不输给大个子鬼。

    当然,因为时间紧迫的原因,所以这些观礼活动都要在凌晨四点钟之前做完,大家还都饿着肚子哩。

    鬼王朱江山一看时间所剩不多了,看着台下的鬼门鬼派都经过的差不多了,他就站起身来,大声命令道:“诸位大神,时间差不多了,大家的心意已尽,所以我宣布:娱乐活动现在开始!散会!”

    几十万鬼族成员就像毕业前夕狂欢的大学生一样,一个个鬼哭狼嚎着四散散开,然后狼奔犬突,都朝着胡吃海喝大酒店和五洲豪马大酒店冲去,抢占座位啊!

    穿越小鬼大天王虽然对地尸门恨之入骨,但他们也没有发起挑衅,公然来抢走他们的张大虎,所以,张大虎就和我被一块儿带进了那个阴气森森的胡吃海喝大酒店。

    什么叫地狱?这就是活生生的地狱!

    这个大酒店虽然建在地下一层,但据我估计,至少距离地面有三十几米,因为我们顺着扶梯,不知下去了多少台阶,才好不容易来到了酒店里头。

    蜘蛛网布满天花板,尘土悉悉索索地往下掉落,墙皮因为潮湿都脱落了,这就是步入这个酒店给人的第一印象。

    昏暗的酒店大厅里,摇曳着蜡烛和灯盏的光芒,把那些穿着紫色衣服的,脸上擦着人油膏的女鬼服务员摇晃的面目更加狰狞恐怖。

    阴风从各个角落里吹了出来,形成自然空调,吹得人不觉打起了哆嗦。

    我和张大虎就夹杂在地尸队伍里头,勾头哈腰地向那些殷勤招呼的女鬼服务员打着招呼,不时用手扶开迎面飘来的白绫和黑仗,就像在甘蔗林和青纱帐里前进一般。

    好不容易来到了一个气势恢宏的餐厅里时,眼前才突然之间豁然开朗起来。

    人类的酒店算个什么,这个鬼酒店那才是个大啊!

    这个餐厅之大,真是世所罕见,从东到西,从南到北,总共有三个足球场那么大,里头至少能摆得下两万张大圆桌,几十万人一起就餐那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

    关键的问题是,这样的餐厅能吃饭吗?

    餐厅之大世所罕见,但餐厅里布置奇特,也是人间少有。

    有一万多张大圆桌,黑压压的看不见尽头,一直派到了不知什么鸟地方去了。就算是每张桌子上坐上十个鬼尸,保守的估计,这个餐厅里至少可以安排十万具死尸就餐,这绝对可以让人类七星级酒店望桌兴叹的。

    左面三千张桌子准备的是人头骨火锅,就是阿婆说的那种头盖骨火锅,因为大概有几万个人的头盖骨就被放置在这些火锅桌子上,一鬼一份,看起来白森森的一片,格外吓人。

    头盖骨下面都烧着碳火,煮得头盖骨里的骨头汤汁泛着白色的沫子,看着就让人恶心。

    桌子上摆放着各种蔬菜和瓜果,还有牛肉羊肉,还有海鲜等等,就跟人类的自助火锅一模一样,可以随意取用,不限量的。

    东面的三千张桌子比较奇特,最显眼的是桌子上都有一个小圆洞,仅容得下一个人的头通过,桌子下面摆着铁链子,不知道是何种吃法。

    大厅正中央有三千张大长桌,大长桌中央都布置着一张铁板凳,铁板凳周围摆满了鲜花和圣女果,桌子周围架着碳火、铁板烧、刀叉一类的东西,看来有点像韩国烧烤类型。

    地尸小头目将集资来的冥钞一大把一大把地洒向收银台,几名面色青紫,脸上毫无血色的女鬼服务员就将钱全部捡起来,点清楚之后,张嘴向后堂大喊一声:一万桌酒菜,准备!

    十几万地尸就像饿疯了的猪一般,你推我搡地抢占起了座位。

    我和张大虎被挤在一个角落里,面对着桌子上的那个小圆洞发呆。

    鬼服务员,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多服务员,几乎是一个桌子有一名鬼服务员负责上菜添茶,很快就拿上来了一付付餐盘和一个个勺子,放在了我们这些食客面前。

    靠近后厨的那些地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他们已经砸吧着嘴皮子吃上了。

    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悲惨的吃法,如果你不相信,可以尽管放马去川东鬼城吃一吃试试看,然后再告诉大家你的感受,绝对是死的心都有了。

    一个大活人被服务员推推搡搡地带到了大家面前。

    接下来的一幕让人的心都碎了:几个地尸上前,帮着那些鬼服务员,将那个人推进桌子底下,然后将他的头从桌子上的那个小洞里塞了出来,再用铁链子将这个人的手脚死死捆住。

    那个人已经吓得失语了,只是睁大了眼珠子向四面张望。

    一个满脸横肉的男服务员突然拿起一把榔头,照着那个人的天灵盖就是一下。

    天灵盖碎了,服务员用叉子挑去头盖骨,露出白花花的脑髓食品来。

    地尸一拥而上,很快就抢食完了。

    那个可怜的人就这样咽气了,连羊的咩咩叫声都没有发出就死了。

    紧接着又是下一位牺牲品被推了上来。

    ……

    等到另一个大胖子游客被牵到我和张大虎坐的那张桌子跟前时,我就起身离开了那张桌子,我实在是看不下了,更不要说吃上两嘴了。

    张大虎也不打算挽留我,却挽起袖子,擦了擦嘴,准备大快朵颐。

    我站在餐厅正中央,看见西边的人骨火锅也已经开席了,地尸们一个个吃的满嘴流油,满头大汗,直呼过瘾。

    正中间的烧烤长桌上,情况更加惨不忍睹:

    一个活人,是一个女人,被剥去了衣服,赤条条的躺在那张大铁板凳上。

    周围的鬼食客都伸出自己手里的菜单,鬼服务员就按照这些食客的具体要求,从那个女人的身上切下来耳朵鼻子之类的食材,然后递给流着口水的地尸,让他们架在火上烤着吃!

    地尸们在惨叫声中往那些肉上撒着盐巴和孜然粉,一个个烤的不亦乐乎。

    不一会,那个女游客就被分割得剩下一幅骨头架子了。

    紧接着,又一名人类替补发抖着登场。

    我后来才知道,这就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活人全尸宴!

    在餐厅正面的一个大舞台上,一具吊死鬼女歌手,正在披头散发地演唱着一首歌曲:我早已知道,一出悲剧在上演,剧中没有喜悦,有的只是活人宴……

    一股酸味突然从我的胃里头泛起,看着几千名活人被这样活活宰割,血流满地积聚成河,我踉踉跄跄地跑出了胡吃海喝酒店,趴在人鬼皆无的正阴大道上吐了个昏天黑地。

    我痛苦不堪,一个人在这个了无人烟的鬼城大街上徘徊游走,毫无人生目标,不知道回家的路在何方。

    我这时才发现,在这个如同沙漠一样的世界上,我其实什么也不是,什么也算不上,什么也干不了,什么无能为力,原来,我只是一粒毫不起眼的沙子。

    我是一粒沙,一粒黄色的沙,任凭风吹雨打,我还是那一粒沙!

    我是一粒沙,改变不了世界,也改变不了自己,甚至改变不了身边任何一粒沙。

    狂风吹过,我才能挪动自己的身体,但很快就会平静下来,变成不再激动的一粒沙。

    我是一粒沙,漫漫征途,仅凭自己无法前进的一粒沙。

    ……

    诗词还没有做完,一阵尖锐的警车鸣叫声就让我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