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一抄墓碑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3本章字数:3789字

    我们大家都问大老憨道:“那个行刑鬼到底把你怎么样了呢?”

    大老憨吸了一口气,说道:

    “怎样了?说起来不要是人,连鬼都不相信。你们说邪乎不邪乎,半夜两点,行刑鬼正在破我的背,不成想,那个被我入室盗窃时砍成植物人的家伙,突然在医院里活了过来。这就意味着,我判不了死刑,至多是一个无期,所以法院当然不能对我执行死刑,所以那个行刑鬼就跑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异口同声地说道:“你他大爷的运气真好!”

    大老憨说道:“后来,监狱里将我送到一家大医院,外科专家们抢救了两天两夜,这才把我从鬼门关里给拉扯了回来。”

    “警察们也不知道这是咋回事,不清楚我怎么会伤的这么严重,后来,警察调查了几个月,发现我的狱友都没有杀人动机,他们也没有办法查明真相,就说我是自杀!”

    大胡子说道:“这种诡异情况,警察是根本查不清楚的。”

    大老憨说道:“他妈的,老子自杀也够不着自己的后背啊!”

    “那你后来是不是提前出狱了?”

    我问道。

    “那个家伙没有死,所以我被改判为十年,”

    大老憨咽下一口口水,继续说道:“后来,我保外就医,我贼心不死,又和人干了几票,绑架了一个有钱人,不小心就弄死了那个老板,结果二罪并罚,被判死刑了!”

    我脑海里突然兴起一个问题,问大家道:“关在这里的人是不是全是死刑犯?”

    大胡子呵呵叫道:“你小子说得真新鲜啊,看一看你的囚服,再看一看你的铰链和手铐,再看看你吃的,全是大鱼大肉的,不是死囚,谁还能有这个待遇?”

    我一听,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差点嚎啕大哭起来,我大声说道:“我要揭发,那些游客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不是我干的,我知道是谁干的!”

    大胡子一听,说道:“那你说是谁干的?难道另有其人不成。”

    我说道:“川东鬼王朱江山才是真凶,我是被冤枉的。”

    紧接着,我就将我如何来二龙山,以及如何被陷害的过程,一五一十的向这个七个狱友都讲了一遍。

    大胡子听后,说道:“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你就是一个背黑锅的,你想一想,这些地方人鬼势力联合起来,杀了那么多人,所以他们得找一个替罪羊,你就是这些人的替罪羊!”

    “我还能有什么办法?”我问大胡子道。

    “这个情况看起来是没治了!”

    大胡子说道:“不出七天,魔鬼快递就会送达你的手中!”

    我问道:“什么魔鬼快递?”

    大胡子说道:“就是死亡判决书啊。”

    “照你说的,我就没有上诉的机会了,也就是我活不过七天了?”

    我冷静地问大胡子道。

    “你这种情况,上诉根本是没有机会的,绝对过不了七天,就会执行注射死刑,不信,咱们两个打个赌!”大胡子伸出两只手和一副手铐说道。

    我哭着说道:“大哥,我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心思跟你打赌!”

    大老憨一听,突然说道:“这等死的日子最难熬,其实,直接死了到不害怕,慢慢地等死才是最恐怖的!”

    旁边的那个小伙子问大老憨道:“你有什么办法,让这位大哥度过余生,至少不再担心害怕的,有嘛?”

    大老憨举着一个指头,说道:“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毒攻毒,以恐怖战胜恐怖,晚上讲鬼故事,白天睡大觉,七天七夜,吱溜一声就过去聊!”

    大胡子一听,高举大拇指赞叹道:“咦,他奶奶的,你这个办法不错!但是老子是秋后问斩,这得讲多少鬼故事才行啊?”

    大老憨说道:“给先死的讲,让他们死前也过得快活点,最后死的人,就自己给自己讲,自己吓唬自己,时间照样过得快。”

    大胡子说道:“反正这个李什么的只有几天的活头了,不行这么来,你们看行不行?”

    “怎么来?”大家都问他道。

    “这样,咱们每个人一个晚上,讲述一件自己亲身经历的恐怖事件,就像天方夜谭中的一千零一晚上那样,算是给这位兄弟,在死前压压惊!你们看行不行?”

    大家打算鼓掌,表示一致同意,但手都被烤着,无法鼓掌,于是就都大声说道:“这个办法好,就照胡子哥说的办!”

    大胡子看看表,说道:“现在是下午三点,等我们吃完晚饭,我第一个讲,你们看咋样?”

    我心里又烦又怕,只关心自己的判决,也没有心思听什么鬼故事,只是胡乱点着头,算是答应了。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土办法还真管用,对付死亡恐惧,只能是用比死亡恐惧更恐惧的东西才行,否则,其它办法根本没用的。

    晚饭是红烧肉和炒鸡蛋,我没有胃口,一把扯住那个送饭的狱警,心惊胆颤地问他道:

    “大哥,你知不知道我这次能不能活?”

    送饭的狱警白了我一眼,说道:“你这个家伙,一开始不是很狠的吗?怎么了,现在害怕了?”

    我说道:“没有,没有,狱警大哥,我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还以为自己早死了,所以不害怕,后来才知道自己是被骗了,反正,我一时半会给您说不清楚。”

    那个狱警打量打量我半天,这才说道:“你到底杀了多少人?我听说至少不下三千人,我都不敢相信,这又不是战争年代,你一个人竟然还能杀这么多人!?”

    我头摇得像中了风一般,连连否定。

    狱警一看我不承认,无奈地说道:“现在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反正全世界都被你的犯罪行为给惊呆了,一个人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竟然接连作案几百起,杀人伤人共计三千多名,你说,你该不该死?”

    我争辩道:“大哥,这不是我干的,是另有其人!”

    狱警懒得跟我斗嘴,说道:“你光说是别人干的,那你拿出证据来啊?证据!现在讲的是这个!”

    我刚想揭发川东鬼王,那位狱警隔着监狱听风口说道:“打住!打住!我不管这个,反正过不了几天,你就知道宣判结果了,不是死刑,我都不敢相信的,有什么话,留着给自己家里人说去吧!”

    说完,那个家伙就哐趟一声关上了那个送饭的小窗口,哼着小曲子走了。

    我那有心思吃饭,一个人默默地走向牢房的一个角落里,独自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将头夹在双膝之间,一个人品味着临死之前的孤单和无助。

    也不知道过了几个钟头,忽然掱地一声响,监狱里的灯都就熄灭了。

    我抬起头,只见大胡子点着一根火柴,他不知道从哪里搞的一盒火柴,还有一包皱皱巴巴的黑兰州牌香烟,拿出来,给大家一人一根,然后招呼大家围坐在一起,装腔作势地说道:

    “我现在就要讲鬼故事了,大家可听好了!”

    大家都伸长了脖子,对他的鬼故事期望值很高。

    我大口大口地吸着烟,心里六神无主,根本没心思听他胡掰。

    大胡子突然对大老憨说道:“你登记一下,看这几个哥们以前都是干啥的?记住,每个人都要讲一晚上的,不能瞎胡编,要讲真人真事!”

    大老憨一听,就问大伙儿道:“各位小哥们,你们都自我介绍一下,之前都是干什么的,准备讲个什么故事?”

    那个小伙子第一个抢着说道:

    “我之前就是一个送快递的,不知道谁跟我开玩笑,将死人头、脚趾头和人的内脏都装在快递盒子里,我不知道,就送给了几个银行职工,这家伙,警察死活查不出凶手,最后就认为我是那个杀人碎尸罪犯,所以就将我送到了这里关起来了!”

    大老憨说道:“哎,感情这个好啊,等会你就讲一讲,啊哦,还不知道你叫啥名字?”

    小伙子说道:“你们就喊我小刘就行,送快递的都这么叫我。”

    大胡子一指一位总是笑眯眯的半大老头问道:“这位老哥是咋回事?您打算讲个啥?”

    我一看那个老汉,虽然大概有六十多岁了,但精神很好,一头黑发,脸上那个富态劲,一看就是一个当过官的人。

    老汉愁眉苦脸地说道:

    “我以前本来是一个泥瓦匠,后来,我托关系成了博物馆里的一名文物看管员,我又是党员,还是个看管员班长,而且年年被评为优秀看管员,可哪里知道,我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我看的那件国宝级文物,竟然被我的那个女人,与她的另外一个男人合伙给偷走了!”

    “啊!”大家都不相信。

    老汉又说道:“打死你们都不相信的,我值班的那天,我的那个女人约我出去,结果他的另一个男人,也就是那个男的,就偷偷地偷走了我看管区域的那件国宝!”

    “后来呢?”大家赶紧问老汉道。

    “后来,为了私了,我去找她们两个要,不小心就把她和她的那个鬼男人都给杀了!”

    大胡子一听,高兴地说道:“老汉先生,这个好!博物馆里是不是有好多恐怖事件?”

    老汉说道:“别叫我老汉,我叫张建名,叫我张班长就行,实话告诉你,我之所以杀了那两个鸟人,都是因为粘了博物馆的鬼气,然后我的那个死了多年的老婆,就在背后鼓捣着我,结果我就杀死了那两个偷文物的家伙。”

    大家一听这个故事讲起来一定精彩极了。

    身边还有三个人,大胡子又问了他们都是干啥的,那三个里有一个叫桂长三,是一个在医院里背死人的家伙,还有一个叫高三海的,是在南北山上守山的人,还有一个叫李英堂的家伙,是在水泵房里值班的。

    登记完了之后,大胡子突然开口说话,声音都变了调门,说道:“我刚刚到部队当兵的那年,我才十八岁,是一个新兵蛋子,我们班长为了让我们新兵练胆子,就让我们黑天半夜里,去坟地里抄墓碑!”

    “半夜里抄墓碑?你们班长也够损的,出了这么一个馊主意。”

    大家都说道。

    大胡子叹了一口气,说道:“实话告诉你们,这还真是一个馊主意,这个抄墓碑的鬼点子,几乎毁了我的一生啊,我盗墓的邪念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你也盗过墓?”我暂时收起自己怕死的思维,吃惊地问大胡子道。

    大老憨在一旁对我解释道:“你别小看他,他厉害着哩,他不但盗过秦王大墓,而且还盗过西汉皇陵,还买卖国家一级文物,也就是国宝,并且屡教不改,还因为分钱,杀了同伙,这才被判了死刑!”

    “哎,不说这个了,听他讲抄墓碑的事情!”

    那个送快递的小刘赶紧说道。

    大家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只听大胡子一个人幽幽地说道:“我靠,那是一个冬天的晚上,张班长把我们带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的公墓区里头,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雪下的大,风也吹得紧张,我们将这种天气叫做鬼吹雪天气!”

    “那个公墓区很大很大,一眼望不到边上,大概至少有几千人埋在那里,我们班长把我们带到公墓区,他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