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三背死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3本章字数:4093字

    就听这个大胡子复转军人继续说道:

    “我被这两个鬼连长和鬼班长给注意上了,因为我渐渐地发现了他们的秘密,但这是后来的事情,也就是我当兵都快半年之后的事情了。刚开始,我们都很傻,还被抄墓碑、关701禁闭的事情整的不亦乐乎,还以为自己是在练胆子哩。”

    大老憨赶紧说道:“我们都急死了,你就赶快先讲一讲,刚开始当兵,你们是怎么给人家糊弄着去公墓区抄墓碑的?”

    大胡子一听,就说道:“这件事情还要从头说起,你们听着……”

    大家都听得十分紧张,我一看表,时间正是夜里一点整。

    其它牢房里头的人全都睡觉了,整个监狱里静悄悄地就像没有一个活人一般,昏黄的灯光照着扑朔不定的死囚牢房过道,将这个阴阳两界之间的临时客栈,装点的让人有些紧张地想尿尿。

    大胡子人模狗样地坐在死囚牢房的正中央,我们几个迟早都要死的人,就这样垫着一张张苍白的面孔,都团坐在他的周围,听他开始讲当新兵蛋子时候,那些抄墓碑的传奇故事。

    大胡子向快递小刘要了一杯子凉水,咕咚咕咚一大口喝完,抹了一把嘴,转眼看了看我,伸出手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

    “兄弟,不要怕,虽说你七八天之后就要打针了,但是你也不要伤心,其实,这人和鬼啊,就他妈的是一个模子里到处来的两个双胞胎,白天是人,夜里是鬼,没有多大区别!”

    快递小刘在一旁赶紧催促道:“胡子哥,你就再别拐弯子了,赶紧说吧,你看都几点了!”

    大胡子说道:

    “几点了?不就是晚上一点么,不用急,到天亮还早着哩,我经常干夜活挖墓,所以一到晚上就特别精神,睡不着觉。你看,大家伙能到这里来聚会,肯定是上辈子有很大的缘分,说不定之前我们不但认识,恐怕还一块共事过哩!”

    大老憨在一旁说道:“咦,你说的有点道理啊,我自打第一眼看见这个小伙子,就感觉特别面熟,感觉绝对在那里见过他!”

    说完,大老憨就指着我,我听他的话,还以为他说的是快递小刘,看着他的指头方向,他原来说的是我啊。

    我赶紧说道:“大爷,您就别开玩笑了,看您的年龄,比我爸的我爸的年龄还要大,我怎么能认识您啦。”

    那个博物馆看管员大老张也凑过那张很富态的脸面来,上下打量了半天我,也说道:“对啊,这个小伙子我感觉也很面熟,就,就跟我经常做梦时梦见的那个鬼小孩很像的。”

    我赶紧说道:“你们就别在研究我了,赶紧讲故事吧!”

    大胡子说道:“你们都不知道,这个生命啊,就是一个阴阳结合体,现在看来大家好像都是男的,但上辈子说不定就是个女人哩,所以我说人鬼就像两口子,是不分家的,关键是在环境的塑造。哎,说这个你们也不懂!”

    大老憨一挥手,说道:“你的意思我懂,你不就是说,人鬼就像公猪和母猪一样,是两个牲口,所谓公的怕母的,母的怕公的,不就是这回事吗?”

    大胡子将脸面一沉,说道:“大老憨,你到底有没有一个正形?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哲学话题,这是上等人经常谈论的话题,你竟说些石马公的母的,是不是不觉得有失体面吗?!”

    大老憨说道:“我是个粗人,一天嘴里没个好的,别人都说我是一天不说B,那个日头不落西!我没文化,看待事情都是原始人的想法,你就别笑话了!”

    大胡子摇着头说道:“我之前就认识你这样一个家伙,但现在记不起来是在那里认识的,整天里没个正行,嘴里尽说些不是Q就是B的,我记得我还经常跟他吵架。”

    大老憨将脖子一横,说道:

    “我就是一个2货,要不然能干盗窃杀人的勾当?我平时里最恨那些书本上的玩意儿,还有那些知识分子,臭老九,一个个装模作样的像谦谦君子,但背地里要是看见光屁股女人,这些人比那疯了的猪还要厉害!”

    大胡子刚要反驳,大老憨赶紧嬉皮笑脸地说道:“大哥,我叫你一声大哥行不行,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讲你们抄墓碑的事情,我的心里都快要痒死了。”

    大胡子指着大老憨说道:“你要是一个女人,也不是一个好女人,保准是一个卖B的。”

    ……

    看着他们两个斗嘴,我心里想到,谁要是知道自己七天之后就要离开这个活蹦乱跳的世界,谁能不伤心?谁能不忧愁和烦恼哩?

    我强压着自己的记忆,试图不再去想明天的事情,但死活就是没有办法,压不住,那些无孔不入反的恐惧感,就像一把刀子一样无情地刺戳着我的大脑和心脏,我现在才觉得,上帝,如果有的话,他就是通过这种欲罢不能的办法来惩罚我们的。

    我害怕狱友们不再讲鬼故事了,害怕他们一个个倒头呼呼大睡,没有人理我,到那时候,我可怎么熬过这慢慢长夜啊?

    所以我赶紧也鼓捣着大胡子快点讲鬼故事,大胡子眯缝着眼睛,半天才说道:

    “为了照顾咱们这个兄弟,我的建议还是没有失效,那就是我们死囚牢房里一共八个人,每个人想好一个鬼故事,然后轮着来,抓阄,谁先抓上,谁就负责那天晚上讲故事,但一定要是真实的故事的,不要胡编乱造,我先带个头!”

    大老憨道:“这个感情好!就这么来,你们看怎么样?”

    大胡子说道:“你们都知道,等这几个故事讲完了,这个兄弟就要上路了,不过,咱们也得约法三章,不管发生了石马事情,谁都不要停止讲故事,明白不?要是他妈的讲不好故事,或者说半路上不讲了,我们可要惩罚他的!”

    我赶紧问道:“怎么惩罚?”

    大胡子黑着脸说道:“我就是做鬼也要去挖他的墓!”

    大家一听都哈哈哈大笑,说你这个大胡子,真会开玩笑的。

    大胡子讲完笑话,就说道:

    “李锐,你拿张纸笔来,今天晚上我讲抄墓碑的故事,明天后天,你按照登记的,一个人接着一个人来,不许偷懒,要一直讲上七个晚上,这是个硬性规定,跟喝酒过关一样,谁都不能耍赖的!听明白了没有?!”

    大家都点头表示同意。

    我拿过来笔和纸张,这些都是狱警们给我们给的,让写遗书的,于是,我郑重其事地挨个儿问这些可怜的兄弟,就像下菜单一般征求他们的故事主题。

    大胡子讲抄墓碑的故事看来已经是确定无疑了,我接着问大老憨道:“老伯,明天晚上你接着讲,您打算讲什么呢?”

    大老憨傻傻一笑,看了看大家,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不好意思,我在干盗窃这个行当之前,实际上是干,干那个的,所以我就讲那个……”

    大胡子看他磨叽的这个样子,就说道:“赶紧说啥,你是干那个的?”

    大老憨说道:“就是给法院开车的。”

    “嗨,这有个啥?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我说道。

    “唉,你们不知道,我开的是押送死囚犯的车,就是那些押送要去被执行注射死刑的囚犯的车。”

    大老憨一句话又提醒起了我的记忆,我心情立刻变坏,有点不高兴起来了。

    大胡子赶紧骂大老憨道:“你是故意的是不是,这七壶水都开了,但你偏偏就提那一壶不开的,你故意的是不是?”

    大家也都抱怨大老憨,骂他这不是揭人伤疤吗?明明知道李锐不久就要被注射死刑了,你为啥还专门讲这个!

    大老憨一看大家气愤不堪,于是赶紧摆手说:

    “你们别误会,我真的是一个司机,而且就干那些送死人的活,我一点也没有说谎,我之所以不愿意说,就是怕咱们这个兄弟伤心,要不,我还是不讲了吧?”

    我擦了擦眼泪,说道:“没事,我不介意,反正都是死,说一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就讲你如何送死囚犯的事情!”

    大老憨瞅着我,问道:“真的?那我可就讲这个故事了。”

    我登记了一下,说道:“你先攒着,等明天晚上讲给我们听!”

    大老憨点点头,然后他问下一个人道:“兄弟,你讲一个好的,别像我,一辈子就干了两样子活,开车盗窃,没啥可讲的。”

    “还有杀人,第三样事情!”大胡子补充道。

    大老憨急眼了,刚想说话,就被我的手势给打住了。

    一阵滴滴答答地声音突然从监牢外面传来了。

    大家赶紧起身去看,吓,大家看见,一个值夜班的狱警正在我们隔壁的牢房门口尿尿。

    大家又回来坐下,我示意那个贵州人赶紧讲。

    那个叫桂长三的贵州人也犹犹豫豫地不敢说。

    大胡子一看,说道:“你们这是咋的了?一个个吞吞吐吐地就像是婆娘要干那事情一样,赶紧说,你看都几点了?”

    大家都看我的表,一看已经深夜两点了,于是就都催促那个桂长三,让他赶紧登记故事主题。

    桂长三没有办法,于是说道:“实话说吧,我也是一个吃死人饭的。”

    大家都有点惊愕,心想,这到底是咋的了?怎么这个囚房里全是这样的一些人。

    桂长三说道:

    “我在医院的停尸房里干了十三年,推过无数死人,后来又去了日本,听说那里工资高,从楼梯上往下背死了的小日本,因为电梯不让用,所以经常从十几楼上,一个人背死人下来,而且都是夜里,但是,我就没遇到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啊?”

    我引导桂长三说道:“你想一想,到底有没有石马诡异的事情发生过?”

    那个贵州人想了老半天,突然一拍手道:“有了,我记得那次背一个日本鬼子,我使了个坏,因为我也痛恨这些日本人,尤其是那些曾经侵犯过中国的日本人,所以,我就,就,我就给……”

    大胡子催促道:“赶紧说,你怎么啦?”

    桂长三说道:

    “那家子人住的高,在三十四楼,而且是半夜里两点多,这些日本人把那个九十多岁的小鬼子往我身上一背,给我手里塞了一大把钱,我一看,眼睛都绿了,他娘的全是美元,一大把,至少有五百多!”

    大家都说道:“不错,不错,看来这背死人还是一件蛮不错的事情啊?高收入!”

    桂长三说道:“高收入个屁,你别看小日本,那精明着哩,之所以给我这么多钱,那是因为别人都不愿意背。”

    我感觉奇怪,就问桂长三道:“这有啥,不就是背一个死人么,还不敢背。”

    桂长三急忙说道:“你们不知道,这个死了的小日本不一般,他就是当年侵华日军里,比赛着杀死几百多中国人的那个日本鬼子!”

    我赶紧问道:“你说的是野田毅?!”

    “不是,是第六师团的田中军吉!”

    我哑然失笑道:“你说的田中军吉,就是那个日本第六师团的那个上尉,一个人活活砍杀了三百多中国人的那个家伙?你肯定是搞错了,这些人战后都被国民党给弄死了,哪能活到现在呢?”

    桂长三将眼睛一瞪说道:

    “不是,死了的是野田毅和井敏明两个人,那个田中军吉后来伪装逃回了国,然后隐姓埋名,在东京的一个繁华闹市里偷窃狗剩,一直活到了将近一百岁左右,才死求子了!”

    我问道:“你那天晚上真的背的是死了的田中军吉?”

    桂长三说道:“骗你们的话我就活不过今天晚上!我在日本打工好多年,也认识日本文字,这个家伙的牌位上就写的是田中军吉,我还能看错么?”

    我摇了摇头,感觉有点不大相信。

    桂长三一看大家都不相信,就说道:“你们猜,我那天晚上将这个还有点温暖的死尸,给背到那里去了?”

    我们都不知道,就问他道:“你把这个死鬼子给背到那里去了?”

    桂长三突然压低声音说道:“他们让我将这个死鬼子给背到靖国神社去!”

    啊!?我们都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