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六双面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4080字

    大家看着桂长三惊恐万分的眼神,都很吃惊,都不约而同地向窗子外面看去,却发现没有一个人呆在那里,再向长长的死囚牢房过道看去,那里黑漆漆地也没有什么人。

    等到大家都回过头来时,就看见那个贵州人桂长三已经倒在了地上,牙关紧咬,用双手紧紧抱住自己的肚子,腿死死弯曲着,全身抽搐,看来已经痛苦不堪了。

    大胡子有急救经验,赶紧说道:“是羊羔疯,绝对是羊羔疯犯了,李锐,你扒开他的手脚,大老憨,你拉着腿子,我来按人中!”

    我们也都听说过,这癫痫病人一犯病,就要掐人中,抽脚底板,缓一会就会好了。

    大胡子伸手去按压桂长三的人中,由于心里紧张,几下子都没有找到地方,我赶紧去掰开桂长三抱在心脏前的那两只胳膊,但我感觉这个家伙真有劲,或者是痉挛的原因,反正我是使上了吃奶的劲道,硬是没有把他的胳膊给掰开!

    大老憨还是劲大,他一个人压住桂长三的一条腿,竟然将他蜷曲婉转的大腿给活活拉直了。

    张班长,就是那个文物看管员班长,还有快递小刘,再加上高三海和李英堂,大家硬是把那个蜷曲就手的桂长三给捋直了。

    直到现在,我一直为自己的这种鲁莽行动后悔不已,这不等于是在帮那些日本鬼浪人杀人么?我们那次竟然成了日本鬼浪人的帮凶!

    等大家顺溜直了桂长三,那个大胡子才终于找到了他的人中,他下手去压,但那个桂长三张开口,一口就咬住了大胡子的手指头,疼的那个复转军人皱着眉头直哼哼。

    桂长三一口咬住大胡子的手指头不松口,我一看坏了,知道这癫痫病人要是咬住个东西打死都是不松口的,就像老母猪咬住大白菜一般,难得放手的。

    我想找个东西给撬开了那个家伙的嘴,观察了一下,没有发现四周有筷子什么的东西。

    桂长三越咬越紧,大胡子再不哼哼了,变成了嚎叫,我一看,情况危急,一急,脑子里就突然蹦出一个好主意。

    我冲上前去,刚要去捏住那个贵州人的鼻子,但就听见压着胳膊的张建名张老汉突然吃惊大叫道:“我的妈呀,这是怎么了?”

    我低头一看,同时大家也都看见了,一道刀口子,就连衣服带肚皮的,就自己在那个桂长三的肚子上,从上到下拉开了。

    你们见过拉拉链的情形么?当时就是那个模式。那把无形的刀子,缓慢而又坚决地往下贯彻,我们看不见那把刀子和那个开膛手,但绝对可以感觉到这个人就在我们身边,正在用刀子划开桂长三的肚皮!

    从肚子眼开始,那把刀子先是上下拉开,然后是左右拉开,形成一个完美的十字,然后是猛地戳了进去,极有规律的搅动聊几下,最后才拔了出来。

    带着脂肪的肠子就一节节从哪个开膛口里冒了出来,但是血却很少冒。

    我们几个急忙拿手胡乱去格挡那把无形的刀子,但除了是在空气里哗啦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感觉到,石马东西都没有挡得住。

    我赶紧起身,用手左右击打,希望能赶走作案的凶手,但没有一点用,我根本阻止不了这些隐身暴徒的攻击。

    大家都吓得往后直躲,只看见那个桂长三肚子一起一伏的,然后就是呼吸的频率慢了,接着渐渐衰竭,最后,伴随着嘴里冒出一些血沫子,呼吸就消失了。

    大胡子指头还被那个贵州人死死咬住着,大老憨一看桂长三体温还没有彻底散去,就赶紧抢在牙齿固定之前,跑上前去,用双手掰住他的上下牙槽子,使劲上下一用力,大胡子才惊险逃离。

    桂长三最后的一个动作是,借助掰开的口,呼呼往外吐了几大口黑血,然后一切就归于了平静。

    我再看桂长三的那张脸面,已经因为恐怖,五官都彻底崩溃了,七窍东一个西一处的扭曲变形,眼珠子直往后瞪着,好像是在看屋上面一样。

    这把大家给吓得,一个个哆哆嗦嗦地不知道该怎么办?

    大老憨还是镇静,他赶紧说道:“等一会狱警来了,咱们可要统一口径,一口咬定就是自杀,明白不?”

    大胡子扶着手,一边用一些卫生纸包住伤口,一边摇着头说道:

    “统一个啥?你看看,除了我们几个,现场刀子也没有,凶手也没有,我们能说得清楚?我看,我这回是活不到秋后了,保准是一个提前执行,不信,你没看着吧。”

    张班长还是老练,他说道:“嗳,大家先别怕,我们又没有杀他,我们还在帮助他,警察现在也是以证据说话,没有证据,他们不会找我们的麻烦的!”

    大家还想说什么,监狱里的警报声就哇哇地响开了,然后所有的氙气灯都突然打开,几名警察风风火火地就冲进了我们的那间死囚牢房里来了。

    大家都被狱警给赶到了一处临时监牢里,然后过了没多久,法医就穿着白大褂进了我们的那个房子。

    在我们转移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死囚牢房里人还真不少,都探头探脑地问我们发生了石马事情,是不是又出人命了?

    我给一个大光头说道:“我们那里闹鬼了,一个人被鬼给杀了!”

    光头哈哈大笑道:“别逗了,是你们打架了吧,我听见你们那个房子里昨天晚上好像是一宿没睡,肯定是出啥事了。”

    光头的狱友也说道:“就是,我半夜里还听见过道里有人走动,还有说话的声音,叽哩哇啦就像是日本鬼子讲话一样,反正人很多,听不清说啥。”

    我心里一惊,想问个究竟,但有一位狱警提着电棒,将电火花打得呲呲的闪着,吆喝着将我们驱赶到了另一个死囚房子。

    大家惊魂未定,就有几个警察,当然还有那个兰宁县派出所的王警官和那个女警花李靓,就是上一次审问过我的那两个警官。

    这几个人都来到了我们刚刚被赶进来的这个临时监牢里,王警官看着我,问道:“李锐,昨天夜里是怎么回事?”

    我小声说道:“我也不知道,以为他犯了羊羔疯,但后来就那样了。”

    警官又问大胡子道:“武清,你不是里勾外联吧?”

    大胡子赌咒发誓,举着受伤的手指头说道:

    “我哪里敢杀他,我与他无冤无仇,我不敢杀他的,你们看,我的手都为了救他都被咬成这样了,疼得很!”

    “疼死你小子算了,就你最活泼,嘴没个锁子,一天到晚说个没完,现在老实了!”

    一个歪脖子狱警骂大胡子道。

    大胡子讨好一般地嘿嘿傻笑。

    我都不知道为啥这个当时对我特凶的李警官,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她一把将我拉倒监牢房外面,单独对我说道:

    “李锐,你听好了,你在这里,一定要好好反思,”

    然后她将嘴凑到我的耳朵旁边小声说道:“我现在才知道你是被人栽赃的,我那时还真的以为是你杀了那些游客的。”

    哎呀,这真是真心朋友啊!我李锐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还有美女警官为我出来站台,我他妈的这真是运气好啊!

    我刚高兴着,就听见王警官给里面的那些狱友说道:“你们半夜里睡迟一点,观察一下监狱里的情况,看有没有其他的人员夜里出没,一旦发现,就赶紧按下去墙上的那个报警器,听明白了没有/”

    大家一听王警官的这个口气,心里都松了一口气,想着这事情看来跟我们没有关系,就都齐声答应道:“请警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

    警察抬走了桂长三的尸体,然后都打算离开,那个李靓警官离开了的人,突然跑过来又对我说:“李锐,忘记告诉你了,待会你那个女朋友要来看你!”

    我先说谢谢,然后才吃惊起来。

    等警察走了,大胡子才问我道:“你小子认识那个女警官?”

    我赶紧回头说道:“是她当初审问的我,我跟她不熟悉。”

    我们两个刚说话,就听见旁边的大老憨突然说道:

    “我听说那些狱友说,昨天晚上,有几个长头发的日本浪人在咱们的监狱外面溜达,警察可能已经调取了监控录像,他们怀疑是这些浪人杀死了桂长三!”

    大家都惊叹不应,说道:

    “看来那个桂长三死前说的没错,还真的有一些日本鬼浪人在暗地里杀中国人,这真是奇耻大辱!等我们出了监狱,一定要请一个民间阴阳高手,专门做法,抓住那些死鬼子!”

    大胡子说道:“先别说这些,自己保命要紧,今天晚上,大家就别睡觉了,继续讲鬼故事,你们看怎么样?”

    我说道:“那好,反正警察也说了,要让我们晚上小心,我看咱们就都别睡了吧,继续讲恐怖故事,同时注意一下周围的动静,免得那些鬼浪人又来害我们!”

    “那就这么定了!”

    大胡子刚说完,就听监狱广播开始说话:31号,701室的31号,做好准备,接受探视,时间三十分钟!

    我还没有明白,大老憨就喊道:“你小子可好,有人看你来了!”

    我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这701的31号,其实说的就是我。

    狱警咔咔咔地接连开了三道锁,这才打开701室的大门,将我带到了探视室。

    探视室外面坐着一个女人,我早已经对这个女人没兴趣了,虽然她之前还是我的女朋友,但是,现在,除了愤怒和质问之外,我对她早已经没有任何感觉了。

    我一直恨着她,然后坐下,直接问道:“你现在满意了吧?我给你做了替身,你可以堂而皇之地到阳世间报道去了!你对我可谓用心良苦啊?!”

    蒋飞燕抬起头来,冷静地说道:“你恐怕是认错人了,那个让你做替身的人是我,但又不是我!”

    我哈哈哈大笑,摇着头说道:“你到现在还在编谎,用哲学悖论来吓唬我,难道你真的以为我是一个傻子么?”

    蒋飞燕擦了擦眼泪,突然说道:“李锐,你知道双面人么?”

    我吃了一惊,因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双面人。

    “我想你一定不知道,我其实就是那种双面人,白天是人,夜里是鬼,自己无法控制,天生就是这样。”

    我眼睛盯着蒋飞燕看着,鄙夷地说道:“你就这样演戏吧,你为啥不说你是十面人?那时候,你不就有更多的理由可以害人了吗!”

    蒋飞燕眼睛里含着泪水,说道:

    “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没有办法的,我得了一种怪病,也就是有人给我下了咒,我白天活在四维时空里做人,晚上就会退回到三维时空里去做鬼,我很痛苦,真的,我没有办法,我只有不断的自杀、上吊,然后再活过来做人。”

    “我二十四个小时,就要自杀一次,比如上吊之类的,然后被医生救过来。我晚上是一个植物人,灵魂出窍去做鬼,大白天却是一个又醒过来,成了一个正常人,然后晚上又自杀,然后又变身成鬼魂,四处游荡。”

    我感觉她说的不像是假的,就问道:“那时候我为什么见到的你总是那么活泼?现在就成鬼了?!”

    蒋飞燕说道:“其实,我那个堂哥也是一个鬼,也有这种UI暗病,精神病院的医生就这样称呼这种病,所以,那时候你们大学生都不知道,还老是夸奖他的饭做得真好吃!”

    “李锐,你记不记得,那时候,一道晚上,你就看不见我和我那个堂哥了?”

    我有些印象,的确,那时候一到晚上,她和她堂哥就说是去爬山,然后就不见了,直到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才会姗姗来迟,我那时候还为这个事情吃了好多醋。

    蒋飞燕说道:“那时候,我们晚上就去山上,找一个没人的地方上吊自杀,然后躺在一个空坟墓里,静静地躺着,看着自己的躯干变凉变烂,然后是灵魂出窍!”

    “你看!”

    蒋飞燕说着,突然撩起她的裙子,底下露出两条大腿。我一看,吓得不轻,发现她的双脚

    已经开始腐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