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十八人尸快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4142字

    我踉踉跄跄地回到关押我们几个人的那间死囚牢房,一屁股坐在地上,傻呆呆地站着起不来了。

    我的心里可以说是翻江倒海一般的难受。

    其实,这几天来,虽然说我就要快被执行死刑了,但我心里至少是亮堂的,因为我至少知道自己是一个什嘛东西,自己完全是被那些恶鬼和烂人们合起来给冤枉的。

    但现在呢?

    我难受极了,我该怎么回答?我该怎么面对?我突然之间就又变成了一个怪病病人,医学上叫做什么UI暗病,民间称之为双面人,或者是双面鬼。

    如果我真的像是燕子那样说的,是一个人鬼双面怪物,那么,可以毫不含糊地讲,这四十多天里发生的一切事情,恐怕其实都是真实的了!

    这就是说,我之前碰到的那个所谓的我的双胞胎鬼哥哥,他根本不是别人,他其实就是我!就是黑夜里的那个我!

    我之前还曾经想过,要是有那一天再碰到我的那个鬼哥哥,我就要当面质问他:“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吗?”

    他,也就是我,突然当场就借着我的嘴,不客气地回答我道:“什么有意思没意思的?你讲清楚了!”

    我也大声质问他,其实就是质问我自己道:

    “你作恶多端,炸飞机,吃小孩,杀毫无反抗能力的老人,还以二龙山为基地,诱捕世界各地的游客,将他们卖给胡吃海喝大酒店当人肉包子和脑髓宴席,而且还开着一家什么兰宁县人血酒厂,专门抽活人血来做鬼酒。”

    “你做就做了,男子汉大丈夫,做就做了,敢作敢当,为什么还要将这一切罪恶都赖在我的身上?害得我为你背黑锅,关在聊这里等着注射死刑,你说,你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另一半我愤怒地回答道:“你放屁!这都是你干的,不要看你大白天里道貌岸然,像个正儿巴结的报纸编辑,其实,你就是一个伪君子,虚伪透了,我承认那些都是我干的,其实这全是你心底里想的!我是替你在完成你的任务!不要脸!虚伪的狗东西!”

    然后另一个我又狞笑着说道:

    “你还不知道,好的事情还在后头里,我有更大的报复,我有更大的理想:那就是要将人像狗熊一样关在笼子里,然后活活抽取他们的胆汁,而且,我还要像河滩上杀狗的那些屠夫一般,将你们都吊在树上,然后给你们嘴里灌开水,用开水活活呛死你们!”

    “还有,你知道那家医学院楼上的狗狗试验么,那些垂死挣扎的小狗有多难受,我就要让你们也多难受!去剁肉坝看看,那里就有一个我新建的活人痛苦忍受力试验场,说实话,地狱都比不上我那里的舒坦滋味!”

    “还有……”

    我断然呵斥住了我的那个鬼哥哥的狂言,用手指着我看不见的另一半骂道:“你给我听着!从今天起,我要跟你这个鬼东西彻底决裂!你是你,我是我,咱们井水不犯河水,你滚吧!”

    一阵子阴险之极的笑声,突然从死囚牢房的外面笑着传了进来,然后就听见一个声音,似乎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喊道:

    “你做梦,你永远摆脱不了我的,哈哈哈!”

    这回我听清了,那是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笑声。

    我听得吓了一大跳,更别说我的那些狱友了。

    之后,诡异的事情就上演了:在大家的瞳孔深处,一只像白狐狸一样的东西,突然从我的脑袋瓜子上慢慢破开一个洞子,然后探出了头来,使劲挣扎着从我的脑袋骨头里拔出绒软的身子。

    那只奇怪的动物,大概长着几百个头,每个头上都长着成千上万个吸管一样的触角,就像是鲨鱼摆动着的触须一般,四下里探索着。

    这是那些狱友们后来形容给我说的。

    他们说,等到那个百十几头狐狸一起跳到地上,那些长在它头上的小头,就全跟它的身子分开了,然后变成了一个个独立的狐狸个体,一个个从死囚牢房的地面上刷的一声都钻了进去。

    狱友说道,剩下的那个最大的白狐狸,向四下里张望了一下,吱溜一声凭空就飞走了!就连监狱的铁门铁窗都挡不住它的身子。

    我没有看见这诡异的一幕,因为这些个鬼狐狸就藏在我的脑袋里,我头上又没有长眼睛,所以根本发现不了它。

    但是,大胡子和快递小刘他们几个就看见我的脑袋上,突然生出一堆白花花的东西来,它们都没有爪子和翅膀,但是一个个会钻地,会飞翔。

    等到那些鬼东西一离开我的脑袋,我突然一下子就感觉轻松了好多,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的确是有些失态,自己骂自己,可能吓坏了旁边的狱友吧。

    大胡子战战兢兢地伸过来自己的手,擦了擦我的脑门,没感觉到发烧,这才感觉更加惊奇了。

    大老憨也站起来,悄悄走到了我的身边,将我凌乱的头发一攒攒扶起,在我头皮上研究了半天,没有发现一丝一毫的伤口,然后直惊奇地摇着头说道:

    “怪了,怪了,你的头上没一点伤口,怎么竟然长出来一大堆白狐狸?真他妈的邪乎啊!”

    我赶紧问道:“这些白色的鬼东西都去了那里?”

    快递小刘心惊胆颤地往地上一指,说道:“都钻到地里头去了。”

    我伸手探查了一下地面,发现全是厚厚的水泥层,于是心里更加感觉蹊跷。

    大胡子思索了半天之后,才说道:“我们刚才发现你好像是疯了一样,自己跟自己说话,自己跟自己吵架,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叹了一口气说道:“一言难尽,胡子哥,你见多识广,那你到底知道不知道,这世界上是不是有一种人鬼结合的动物,就叫做双面人的怪物?”

    大胡子不知道我为啥问这个,有点吃惊,说道:“,啥?啥叫人鬼双面人?我怎么不知道!”

    我耐心地说道:“就是大白天是人,晚上是鬼魂的一种生物i”

    大胡子赶紧说道:“嗨,我以为是石马哩,你说的就是吸血鬼啊,有有有!外国就有,而且英国最多!”

    我摇摇头说道:“不是传说中的那些吸血鬼,我说的是地球上存在的一种不明动物,是现实世界里活生生的一种新生物——人鬼双面人!”

    大胡子糊涂了,摇着头说道:

    “我只知道吸血鬼大白天藏匿,黑夜里出来吃人喝血,但那都是传说,没有见过一个真正的吸血鬼。你说的这个人鬼双面人,我听都没有听过,不知道其他人见过没有?”

    我们几个环顾四周,突然发现那个快递小刘不见了。

    一阵微弱的抽泣声竟然从咱们监牢的一张窗板底下断断续续的发出。

    大胡子胆子大,一步上前,揭开被单,就发现,原来那个快递小刘就哆哆嗦嗦地躲在睡铺底下,正在抱着头抽泣。

    大家一起合力将这个家伙从睡铺底下拉了出来。大老憨一边拉,一边还埋怨我道:“你看你,你这头长上出了一个狐狸精,看把人家小伙给吓得。”

    我刚想给小刘道歉,就看见这个家伙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擦了擦眼泪,一脸惊恐地对我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见过双面人,就是她们害得我进了监狱!”

    大家一听,尤其是我,都吃惊地问道:“你真的见过人鬼双面生物?!”

    快递小刘突然又放低了声音,说道:

    “实话告诉你,这双面人不但有,而且还很残忍的,她们不但喜欢吃活人来补充自己体力,还必须吸食人的脑髓,来补充它们的灵魂币值。她们还建立了一个灵魂销售网络,就借助我们人类的互联网+,来搞灵魂币值的秘密交易!”

    大胡子嘿嘿一笑,用手擦了擦快递小刘的脑袋瓜,问道:“你没毛病吧?这里已经有一个二混子了,你怎么又成这个样了,难道咱们真的是让那些日本鬼浪人给缠上了不成?”

    快递小刘摆摆手,将大家聚拢到一块儿,压低声音说道:“我本来不敢说这件事情的,但现在已经有人提起了,我才敢说的,我就是因为这个事情才给关进了监狱,被判了死刑的,你们不知道,这事情可邪乎着哩!”

    大老憨和张班长等人一听就来了精神,他们都问道:“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递小刘摇了半天头,又唉声叹气了半天,才开口说道:

    “你们不知道,我以前就是一个送快递的,虽然辛苦一点,但日子还过得凑活。我经过几年努力,有了媳妇有了家庭的,还在城市买了房子。媳妇给我每天做饭洗衣服,带孩子,我就起早贪黑,没日没夜、风雨无阻的给一家快递公司送快递,这原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嘛。”

    “可是,有一天,我们快递公司的老板,我们叫他二郎三,因为感觉这个老板就像是有天眼一样,可以明察秋毫。我们送快递在外面偷个懒,尿个尿啥的,他都隔着一座城市,好像都能看见一样。”

    大老憨说道:“现在的老板都这个熊样,社会主义的树上结出来的资本主义水果,一句话,都是转基因食品!你快说!说惊险刺激的,再别绕弯子了!”

    大胡子怒道:“你就是屁话多,你就听人家慢慢讲,这跟老婆那个都有个前戏哩,你家伙总是心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知道不?别管他,你慢慢讲来!”

    快递小刘吞下一口口水,然后又说道:

    “我们老板看我干活老实,于是,有一天,他就专门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而且关上门窗,单独对我说,让我不要再送那些普通快递了,让我去专门给一个银行里送快递,而且不管送多少,只要完成银行任务,工资照样拿。”

    小刘说道:“你想,这个任务好啊!别人送快递是按照件数子发工资,就是你送的越多,拿的就越多,可这回让我专门送一个地方,而且工资一样,八千多,这真是一件美差事啊,我能不答应吗?”

    我说道:“那是那是,那当然要答应的了。”

    “但是,我们那个老板也不傻,他也有个要求,就是不管遇到石马事情,就是天塌下来了,让我也不要察看我给银行送的那些快递,如果你小子私下打开了客户的快递,你注意自己的小命不保!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的!”

    大胡子一听说道:“哎,这送快递还有这么邪乎?还居然有生命危险?”

    快递小刘说道:“我刚开始也没在意,因为干我们这个行当的,当然知道自己不能随意拆开人家的包裹,因为那是违法的事情。但后来我才明白,这位老板之所以说这句话,那是有深意。”

    “什么深意/”

    “就是,就是,我送的那些快递,他妈的,”小刘哭咛咛地说道:“我送的那些快递,全是一些人尸碎块!”

    “不会吧?你绝对是瞎掰的!那有这样的快递公司,那样做就是人体器官买卖,那是个犯法的!知道不?”

    文物看管员张班长在一旁摇着头说道。

    快递小刘睁着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个否定他讲话的张班长说道:“我要是骗人,就他妈的天打五雷轰,今天晚上不得好死!”

    大胡子赶紧劝道:“好好好,我们都相信你,你就别再赌咒发誓了,我发现这个监狱里风很邪的,千万再别应验了!”

    快递小刘的眼睛重新恢复到聊正常,说道:

    “我刚开始还真的不知道,屁颠屁颠地给那个银行送了几天快递,还不知道我包裹里送的竟然全是一些死人的肉块。”

    “直到有一天,我记得很清楚,是一个下雨天,我从邮局的分拣中心接到一些很沉很沉的货物,搬了半天才搬到车上,然后刚想骑着电动三轮去送,就听见我的那个同事,突然对我说,刘哥,这几天你怎么不对劲?”

    “我回头一看,是那个小张,跟我关系不错的那个快递员,于是我就问他,我哪里不对劲了?”

    “那个小张就说道,你一天送的是些啥东西?怎么闻起来臭乎乎的?”

    快递小刘说道:“银行里的包裹。不会吧,我怎么闻不到?”

    小张说道:“我这几天就一直就闻着不对劲,你送的到底是啥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