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一抽吸灵魂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4032字

    “女保洁员讨厌地看着小刘,问道:“‘你冲干净了没有?这外面的人是绝对不让上我们银行里的厕所的!你知道不知道?真是讨厌!’”

    小刘赶紧说道:“大姐,我冲是冲了,但我感觉,我感觉这里好像是不对劲啊?那个水,那个水……”

    小刘吓得不敢再说。

    保洁员的眼睛直逼着小刘,问道:“那个水怎么了?!”

    小刘说道:“厕所里,厕所里全是血!”

    保洁员不相信,一把搡开厕所门,意思是让小刘看个够。

    有个人壮胆,小刘才敢凑上前去看,一瞅,咦!满池子的血倒是没有了,剩下的全是自己的五谷轮回之物。

    而且,那几个染血的婴儿手臂,也都凭空消失了,再没有从池子里伸出来抓他。

    那个保洁员一边恶心地捂住自己的嘴,一边万分嫌弃地指着坑子说道:“快!快!冲冲冲!”

    小刘一看,自己也尴尬地不行,于是就又按下冲水按钮,眼看着水箱里出来的全是清水。

    小刘擦了擦眼睛,直愣愣地看了半天,然后直摇头,心里想:这真是邪门了,啊?自己刚才明明看见便池里冲出来的全是浓稠的血,但这会儿怎么就成了清水了呢?是不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那些小手呢,也不见了?不会吧……

    那个保洁员看见这个快递员站在那里发呆,就恶狠狠地朝他说道:“记住!以后别再上这个厕所了,否则有你好看的!神经病!”

    小刘悻悻地下了楼,打算赶快离开这个怪异银行,一抬头,突然发现那个凶脸保安正在大厅里到处找他,一看见他下来就说道:

    “哎,你叫啥名字?我们主任正在找你哩!”

    小刘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叫刘成刚,你们主任找我干啥?我又不认识她。”

    凶脸保安说道:”找你干啥?!你自己心里最清楚,还问找你干啥?你自己去看!这一次你有大麻烦了!”

    ……

    回忆到这里,快递小刘拿过自己的水杯子,喝了一口水,砸吧砸吧嘴巴子,然后继续对我们这几个死囚犯说道:

    那个恶保安将我带到银行主任的办公室里,就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有一个操着一口河南口音,留着一个河南人特有的发型,就是那种短头发,但都偏向脑袋一侧的那种发型的一个女人问我道:

    “你叫石马名字?是不是快递公司的人员?”

    小刘赶紧回答道:“我叫刘成刚,是专门负责给你们银行送水产品的那个快递员。”

    银行女主任看了小刘一眼,说道:“我们这里的每一个地方,外面的人是不能进去的,你难道不明白?你们张老板难道之前没有给你讲过?”

    小刘一听,心想:这个银行真是奇怪啦,不就上了个你们的厕所么?这至于吗?”

    小刘这么想着,嘴里就说道:“我们老板倒是给我交代了,但是我一急,就全忘记了!这跟我们老板没有关系的。”

    银行主任看了小刘一眼,又问道:“你是不是偷看我们的货了!?”

    小刘心想:这下坏了!这个贼主任莫非是发现少了两个包裹的事情?不会吧?她不会是咋呼我吧,想到这里,小刘赶紧说道:

    “大姐,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们张老板特意给我交代了,我们送快递的是绝对不能打开客户的包裹的,这些最起码的职业道德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我是绝对不会偷看你们的货物,真的!”

    那个女主任瞪着眼睛看了小刘半天,这才说道:“我发现你这个小伙子一点也不老实,你这样做是要吃大亏的!你知道不知道?”

    小刘一听,心想:现在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承认了,索性顽抗到底,看她能把自己怎么样?

    于是,他就大声说道:“大姐,您这是什么话?我哪里不老实了?实话告诉您,我是我们快递公司里最诚实的一个,我都干了三年了,没有一个客户投诉过我!”

    那个主任一听,就说道:“你不知道,我们这个银行比较特殊,平时接待的都是一些上流社会的优质客户,所以我们这里的要求都很严格,如果谁要是工作失职,丢了客户的包裹,那是要受到惩罚的!”

    小刘一看,隐瞒看来是不行了,就嗫嚅着嘴巴说道:“大不了扣点工资,赔给客户就行了,有啥大不了的!”

    “什么?!”那个银行主任差点跳起来,大声说道:“你能赔得起吗?你有灵魂货币吗?”

    小刘一听,赶紧问道:“石马?石马货币?”

    主任说道:“给你说你也不懂,灵魂货币,就是一种只有在特殊客户之间才可以流通的货币,一考斯的灵魂货币,兑换人民币1000万元,你有那么多钱吗来兑换灵魂货币吗?”

    小刘一听,感觉这个主任今天有点讹人的架势,就说道:“不就是丢了两件水产品包裹吗?怎么,你要讹人啊?我赔给你们银行不就行了吗?还什么灵魂货币的?吓唬谁啊?”

    主任一看,这个愣头小伙,真他妈没救了,于是就说道:“灵魂货币,你能赔得起?你知道你丢的是什么东西吗?你赔得起吗?还什么水产品,你可把我们给害苦了!”

    小刘是丈二高的和尚够

    不着自己的头,咋就越听越不明白了呢?

    “你看!”那个主任将自己的头伸向快递小刘,说道:“你看,灵魂货币就是从这里抽出来的!”

    小刘一看面前主任伸过来的那个脑袋,不由吓了一跳。

    只见有几根玻璃管子,从那个主任的脑袋上插了进去,然后一直接到一个塑料袋子里,将一些像是空气和血液一样的混合物,都不断抽吸到那个塑料袋子里头去了。

    小刘吓了一跳,赶紧往后一躲,说道:“主任,你的头是咋的了?是不是有病了!”

    主任将头发捋顺了,重新盖住了那些管子,然后小声说道:“这就是提取灵魂的办法,然后用我们自身的阳气,去换取灵魂货币,然后去交罚款,知道不?!”

    小刘吓得不轻,直摇头。

    主任坐下来,然后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说道:“你到我们银行来,都看见什么了?”

    小刘感觉这个银行诡异的要命,被主任问的心里直发凉,于是就哆哆嗦嗦地说道:

    “没,没,没有看见啥啊?”

    “没有就好。我们这里是一个高度保密的特殊银行,所有客户的信息是严格保密的,你要是看见那里不对劲,或者发现有什么异样的东西,一定不要向外面泄露,有啥就告诉我,记住了?否则……”

    “否则怎么了?”小刘一张嘴,就后悔自己这一句话。

    “否则,”主任将一张苍白无血丝的脸伸向小刘,说道:“否则,你会活不过今年的!”

    快递小刘一听,吓了一个趔趄,但等到他看清楚了那个主任的一双眼睛时,他更加吃惊了!

    这个主任的眼睛,竟然没有黑眼仁,里面全是白眼珠,而且向上翻着,就像是一个瞎子一般。最奇怪的是,从她的眼睛里,居然伸出一些更加细微的透明管子,不仔细看,还看不清楚,这些细小的管子,也都通向了那个塑料袋里,滴滴答答地往里头渗着血水子。

    小刘大吃一惊,不知道面前的这位盲人主任在搞啥鬼,为啥在自己的头上安装那么多的医疗用具。

    主任扶着桌子想站起来,但因为看不见,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小刘赶紧上前搀扶了她一把,问道:“主任,您这是怎么啦?”

    主任苦笑了一下,说道:“不小心做坏了一笔生意,就让人给弄瞎了眼睛!”

    啊?小刘一听,差点没有叫出声来。

    就听那个盲人主任又接着说道:

    “没关系的,我已经习惯了。在我们这个特殊银行里做事,危险系数是很高很高的,弄不好不是保命的问题,弄不好就是下地狱,万世受罚的问题,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就都是这个银行害的!该死!你看我这张嘴,说漏了!”

    小刘一看,感觉此地绝对不宜久留,赶紧撤吧,于是就放开搀扶主任的手,说道:“主任,您就别送我了,我走了,再见!88!”

    “回来!”那个主任大喊一声,说道:“你给我回来!你还不能走!”

    小刘心里咯噔一下,脚下刹住车,不敢回头,问那个主任道:“怎么,您还有事么?我还得回公司去,迟了要挨批的!”

    那个瞎子主任白了小刘后背一眼,说道:“我们吴行长还要跟你谈谈!”

    小刘一听,心想:这下搞大了,行长谈话,一定是出大事了。表面上,别看这个瞎子主任好像是要放自己一马,但这回又抬出行长来,恐怕是自己的饭碗要保不住了!

    小刘支支吾吾地说道:“主任,我一个送快递的,跟行长谈啥哩,我看就算了,我不去!我要走了。”

    主任冲着大厅喊了一声:“保安,拦住他!别让这个人走!”

    那个凶巴巴的保安一听,就立刻冲了过来,一声不吭地挡住了小刘的去路。

    小刘一看这个阵势,心里立刻有点气愤起来,心想:这是个啥鬼银行啥?还限制人的人身自由,我就偏要离开,看你们能把我怎么样?!

    小刘刚刚想朝银行门口跑去,就看见有好多个银行柜员,大概有十几个,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就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一般,都一言不发地向自己逼近,然后将自己团团围住在银行大厅里。

    这些女柜员都不说话,只是呆呆地看着他,就这样看着他,一声不吭的。

    小刘再仔细一看,这些个女柜员似乎在身上也背着一根根透明的管子,管子的一头都插在她们的太阳穴上,就像那个鬼主任头上插的一样。

    小刘一看这个架势,感觉自己今天如果能够活着出了这个怪异银行,那都是一个奇迹了!

    在这种层层包围的情况下,小刘只好乖乖就范,极度惊恐地被那个盲人主任带到了行长办公室里。

    吴行长的办公室在二楼的一个阴暗角落里,里面却很宽阔,装修得就像是豪华宫殿一般。

    两个人骨架子,就分别立在这个行长办公室的门口,左面一个,右面一个。

    办公室陈列架上,有几个动物标本放在那里,好像是一些老虎和草原狼什么的,都呲着牙咧着嘴,摆出一副对来访的客人很不客气的样子。

    一个橡皮女孩,就坐在办公室的一把摇椅上,吱吱妞妞地摆动着椅子,好像是活着的一个东西一样。

    一位大脑袋的先生,大白天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不合时宜的黑色马褂,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好像是看着小刘,但又是像看着窗外一样。

    盲人主任一进行长办公室,就说道:“吴行长,这个快递员我给您带来了!”

    行长一听,将头转了过来,阴阳怪气地说道:“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

    小刘一听,还以行长问的是自己,他刚想回答,就看见身边的那个主任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声嘶力竭地说道:“行长,我知道自己错了,我错了,您这回就饶了我吧,再不要抽了,再抽我真的就要受不了了!”

    行长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不抽你的,难道还要抽他的不成?!”

    行长用手一指小刘,说道。

    小刘不知道其中的厉害,一看这个行长这么不讲人情,就大声说道:“东西是我丢的,要惩罚就惩罚我吧,跟这个主任没有一点关系!”

    那个行长离开办公桌子,踱着小步来到小刘面前,观察了半天,突然哈哈大笑,说道:“好好好,你小子有勇气,我们喜欢的就是这样的壮小伙,阳气多。来人啊!抽他!”

    不由分说,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女柜员,就从门外面扑了进来。

    跨擦一声响,一堆像是实验用具一样的玻璃管子就丢在了这个姓刘的快递员的脚下,一把锋利的手术刀,直接就拉向了小刘的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