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十八活好当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3419字

    ……

    实话告诉你,没有出十分钟的时间,地尸王就带领着他的那些地尸喽啰,再加上那个鬼行长和背叛了我们的快递小刘,将那个满身焦黄的大老憨给吃了个干干净净,一点不剩,除了咬不断的骨头之外。

    我们几个躺在那个大墓里动弹不得,只好看着这些家伙吃饱喝足,然后一个个意犹未足的悻悻离开。

    突然,一阵阴风刮过之后,有两个人提着一个灯笼,从很遥远很遥远的地方走来,恍恍惚惚之间,一看见地上躺着的我们几个,就大声说道:

    “你们这几个家伙,还不起来!看看都几点了?太阳都晒到屁股上了!快起来!放风的时间到了!”

    我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好像又回到了牢房里头,四下里是大白粉刷下的墙壁,还有这几张熟悉的高低铺位。

    我再一看那两个手里提着灯笼的人,并不是古代打更的人,而是监狱里的狱警,他们手里提着的不是灯笼,而是手电筒。

    ……

    我赶紧起身坐起来,问在一旁发呆的大胡子道:“胡子哥,这昨天晚上到底是咋回事?”

    “咋回事?还不是勾魂术做的怪!”

    大胡子说道。

    “勾魂书?”

    我和张班长、高三海、李英堂都不明白他说的是啥意思。

    大胡子一脸鄙夷,说道:“给你们说你们也不知道,就是躯干在这里,但意识让人家给勾到那个古墓里头去了!”

    护林员高三海说道:“我还以为是在做梦,没想到这是真的事情?”

    大胡子说道:“这是真正的事情,所以,我们以后恐怕再也见不到大老憨和那个快递小刘了!”

    这一句话突然提醒了我,我赶紧说道:

    “大老憨死球子了,我们赶紧报告狱警啊!“

    张班长也说道:“对啊!小李说得对,咱们看见大老憨被害,我们得赶快报警!”

    大胡子点点头,说道:

    “这才两个晚上,就死的死,走的走,没有了三个兄弟,所以大家要小心啊,我感觉这个监狱里很怪异的,大家一定要注意了!”

    ……

    那个手提电棒的狱警不知道啥时候走了过来,看着我们几个还在磨叽,就大声说道:

    “哎,你们几个耳朵聋了?!怎么还在这里磨叽,赶快出来放风,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听懂了没有?!”

    我赶紧往前一步,说道:“报告狱警大哥,我们这里少了两个人!”

    狱警将头从窗子里探了进来,四下里一看,说道:“少了谁了?”

    大胡子说道:“大老憨死了,快递小刘失踪了,都是昨天夜里的事情!”

    狱警并不惊讶,说道:“死了就死了,这不关你们的事情,你们几个活着就好了,赶快出来!”

    我对狱警的这个态度有点不满,但又不敢说啥,就低着头出了那个小监牢,然后跟其他囚犯一道去院子里放风。

    隔壁监牢里的一个大胖子突然凑近我,小声问道:

    “听说你们号子里,也就是牢房里,昨晚又死了一个人,是不是?”

    我看看四下里无人,就举起两个指头,悄悄对他说道:“半夜三点,死了一个,失踪了一个,一共两个!”

    大胖子吓得吐了吐舌头,说道:“我说呢,我们半夜里听见你们牢房里惨叫连天的,把我们吓坏了,原来真的出事了。”

    我点点头。

    大胖子又问道:“你们知道是咋回事吗?”

    我摇摇头。

    “我听说,”大胖子神秘兮兮地透露道:

    “我听说,他们两个是被警察带走的。半夜里,我们都偷偷看见了,听说,他们两个泄露了啥秘密,所以要被提前处死的!”

    我大吃一惊,问道:“你真的看见是警察将他们两个给带走了?!”

    大胖子赌咒发誓地说道:

    “那还有错!我们牢房里的人都看见了,一共来了四个警察,还有一个是女的,他们将你们牢房的那个小伙子和那个老汉给带走了。”

    我一听,立刻没有心情放风了,赶紧找着大胡子,将他拉着跑回到我们牢房里,把门一关,然后对他说道:

    “胡子哥,我听说大老憨和快递小刘是让警察给带走的,这到底是咋回事?”

    大胡子说道:“这个我早就知道了,听说是泄露了石马秘密,所以要处死的!我想,这些警察,也是阴阳两道,不是些简单人,我们今后一定要注意了,明白?”

    我刚想说明白,就听见监狱的大广播里喊道:

    “701的某某号人员,请速到会见室,有人探视!”

    我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这个时候,谁还能来探视我呢?

    我心里满怀忐忑,磨磨蹭蹭地向探视室里走去。

    我隔着探视室玻璃一看,有个表情冷漠的女人坐在探视室外面,冷冷地看着我。

    我都搞不明白,我的母亲,怎么态度转变的这样坚决。

    只听她在外面说道:

    “李厉,你不要怨你妈妈,我也是没有办法的,你犯下了滔天罪行,我决定不为你聘请律师辩护了,所以,你好自为之吧!”

    这几天来,支持我活到现在的唯一力量就是我的母亲,虽然她这个人瑕疵不少,爱发脾气,但她还是深深地爱着我的,我想到了现在,谁都会抛弃我的,只有我的妈妈她绝对不会弃我而去的。

    这就是我活下去的唯一勇气。

    但是现在,情况急转直下,我的母亲好像也要放弃我了。

    我趴在玻璃窗户上,对着电话话筒喊道:“妈妈,我是李锐,我不是李厉,你搞错了,李厉不是个人,是个恶鬼。”

    母亲瞪着眼睛说道:

    “我差点让你这个白眼狼给欺骗了,你就是那和厉鬼,你就是李厉!你骗不来我的!我有证据!”

    我喊道:“你有证据,拿出来我看一看!”

    母亲打开他的华为手机,拉开屏幕,提取出一段刚刚,也就是昨天拍摄的视频画面,凑近了的面前,放给我看。

    ……

    一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家庭环境立即映入了我的眼帘。

    一个与我极为相似的人,就站在我妈妈的身后,与她笑眯眯地合着影。

    ……

    我大吃一惊,张口结舌地问道:“妈妈,那个人是谁?”

    “别叫我妈妈,我没有你这样一个孩子,你在好多年前就失踪了,我没有想到,你居然做了那么多坏事,杀了那么多人,你该死!谁都救不了你了!”

    我赶紧说道:“妈妈,那个家里的我不是我,他就是我的哥哥李厉,你不要被他骗了啊!你要当心!”

    母亲冷冷地说道:

    “我再也不相信你的话了,从今天起,我没有你这个儿子,你也没有我这个妈妈,我们一刀两断,永不再见!我走了!”

    说完,我的母亲就提起她的那个时尚包包子,转身毅然决然地离开了探视室。

    我垂头丧气地从探视室里走了出来,抬头看见过道里挂着的电灯都变成了黑色的,你可想而知,我这时候的心情有多糟糕。

    ……

    一个用手啪啪我的肩膀,意思是想要安慰我,我回过头去一看,是那个李靓警官。

    美女警官笑嘻嘻地说道:“怎么,跟你妈妈反目成仇了?”

    我摇着头,叹息着说道:

    “我现在是彻底的完蛋了,可以说是众叛亲离,只剩下我一个孤家寡人。哎,你们的宣判结果啥时候下来,现在看来,我死了还算是一件好事啊!”

    李靓警官睁大了眼睛说道:“看不出来啊,你也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啊?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毫无人性的杀人恶魔呢。”

    我无可奈何地说道:

    “大小姐,你就不要再笑话我了!你看我现在有多背,我那个鬼哥哥做的好事,他杀了游客,将罪责全都推向了我,他倒好,现在呆在马家坡我的家里,挑唆的我的母亲都不认我这个儿子了。你说我背不背?”

    李靓警官说道:

    “这有啥?人生就是一场阅历,阅历越复杂,说明你活的越有意义,因为整个太阳系里头,一个人只有一回活头,如果简简单单来,又简简单单离开,然后永远再不回来,那有石马意思?”

    我摇着头,说道:

    “看不出来,你倒是很喜欢追求刺激的,我跟你不一样,我一直希望有一个安宁的生活,然后每天看着日出日落,过着种菜养猪的生活,岂不美哉?”

    李靓一笑,说道:“你说的是田园生活,等你死了之后,你一定会实现这个理想的!”

    ……

    我麻麻木木的离开了过道,回到了我们的监牢,大胡子他们都在那里等我,都露出很关心的样子。

    我开门见山地向他们说道:

    “算我倒霉,那个李厉,现在就在我们家里呆着哩,我妈妈被他教唆,现在不认我这个儿子了!”

    大胡子说道:“那你的上诉怎么办?律师还请不请了?”

    我说道:“再请个屁!我妈妈都跟我断交了,我还那有指望啊!”

    大胡子说道:“那也好,反正我觉得,就你犯下的这个罪,想要活命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活一天算一天吧!”

    “活好当下!兄弟,活好当下!”

    大胡子、张班长、高三海还有李英堂,还有我,我们几个人将手往一块儿一搭,齐声说道:

    “对!活好当下!”

    看着这几张诚恳的脸面,我的心情略有好转,于是问道:

    “今天晚上谁讲鬼故事啊?”

    张班长张大着嘴说道:“还讲啊,都死了两个人了,还敢讲?!”

    我说道:“怎么,你害怕了?反正大家迟早都是一死,讲就讲了,怕什么,都将肚子里的存货给讲出来,免得被憋死了!”

    大胡子在一旁鼓掌道:“说得好!那今天晚上谁讲啊?”

    张班长说道:“让高三海讲吧,他那里是看山的,山里头全是老尸,他肯定遇到过,所以他先讲!”

    高三海赶紧说道:“我就是一个看山的,有啥说的!”

    我说道:“大兄弟,你就别推辞了,我们几个都快要死了,你说不讲鬼故事,这半夜里可怎么过啊?您就见讲吧,随便怎样都可以的。”

    高三海说道:“我还没有构思好,你们先讲吧!”

    在一旁呆着的李英堂生气地说道:

    “好,你不讲我讲,我就不怕还能再死一个人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