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四恐怖之夜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4本章字数:3532字

    第四天晚上,驼背狱警送来晚饭,就说道:

    “听说你们701经常讲鬼故事,我这个人没有结婚,一个人住在监狱里的一个院子里,晚上特别寂寞,所以,我今天晚上就偷偷地不回去了,我也来听你们讲恐怖故事,你们看还不好?!”

    我一听就说道:“那很好啊!我们正愁没有一个带枪的来保护我们,今天晚上有你,我们就可以尽情地讲鬼故事了!”

    ……

    吃完晚饭,驼背狱警早早地就拉下了电闸,咔嚓一声将监狱里的灯都熄灭了,然后悄悄地钻进了我们701牢房,单等着大胡子讲鬼故事。

    电灯都灭了,监狱里四下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啥也看不见。

    我们几个索性擦着黑,爬到了各自的睡铺之上,就听大胡子讲述抄墓碑的故事续集。

    驼背狱警一个人坐在地上的一把椅子上,也瞪大着眼睛在那里听着。

    ……

    大胡子咔了一口痰,啪得一口吐在地上,然后清了清嗓子,又咳嗽了几声,才说道:

    “那是我们当兵的第七天,我们连长和班长,就派我们四个新兵蛋子,去郊区的一块墓地里抄墓碑。他说是让我们新兵练练胆子,然后随时准备打仗,还说这是上级的任务,谁都不能违反军令,否则就要在鬼屋子里关禁闭的!”

    张班长将头伸出被窝,催促着大胡子说道:“你赶紧讲,别再绕弯子,我都等不及了!”

    黑暗之中,大胡子就开始讲起了他如何抄墓碑和如何最后死了老乡的故事。

    ……

    后来,我们连长给我们四个新兵蛋子约法三章,说这次行动保证为了真实有效,你们每个人只允许拿一个小手电筒,一张纸和一支笔。

    然后,你们每个人都要至少抄回来一百个死人的墓碑,碑文要丝毫不差,可别想欺骗我啊,我第二天要亲自去墓地里对碑文,如果谁要是糊弄我,我绝对关他禁闭!

    大胡子问道:“连长,你说我们几点出发?”

    连长回答:“夜里十二点出发!凌晨四点返回!不能早也不能迟,听明白了没有?!”

    我们四个新兵蛋子一起回答:“听明白了!”

    但我们心里都嘀咕,这子夜时分,到那个墓地里去,这不明摆着是要去招鬼么?!

    当天夜里,连长定下了时间,我们一直不敢睡,等到子夜时刻一到,就听见班长一声哨子响,我们四个新兵蛋子赶紧从睡铺上爬起来,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然后跑到操场上集合!

    操场上静悄悄地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们五个人站在那里。

    班长憋着嗓子喊道:“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报数!”

    我们四个一口气报上了数字和名字,班长检查了一番,还算满意,紧接着就命令道:

    “目标正前方!方位296!目标名称:民间公墓,攻击开始!”

    刚开始,我们四个新兵蛋子根本将这件事没有当回事,只觉得很好玩,嘻嘻哈哈地跑出操场,一路上向西面个跑去。

    可是一离开操场和兵营,沿着乡间小路一直往西面跑去的时候,我们几个才感觉越来越害怕!

    山路上没有一个人,天上还刮着一丝风,四下里安静地要死,树都一团团的缩着身子,黑乎乎地站在那里,懒得看我们一眼,就像是在静观我们的笑话一样。

    夜里跑步就是快,我们四个没有用上一个小时,就来到了那个公墓区。

    我们在大白天探路的时候,公墓区里还有一个老汉在门口值班,可在这时,那个老汉也消失地无影无踪,公墓区除了上千座矗立的墓碑之外,再也没有一个活人了!

    大胡子喘了一口气,然后接着讲道:

    按照连长的要求,我们要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一个人一组,然后入侵公墓区,那就意味着我们都是要单干,单兵作战,他妈的,你说要命不要命?

    ……

    我爬在睡铺上说道:“大胡子哥,你们那个连长也是够损的,这世界上那有这样练胆子的!”

    大胡子叹了一口气,说道:“我们是第一次当兵,那里知道这些事,人都老实的不行,就按照我们连长的吩咐,打算分成四个支队,各抄各的!”

    ……

    可是,大胡子继续说道:

    可是,那个河南来的新兵,叫个什么李二江的,他着急,出来时竟然把手电给忘记带了。但后来我估计,这个李二江可能是故意的,因为他害怕啊,所以就将手电给藏了起来,这样的话,他就可以和我分到一组了。

    就这样,为了照顾李二江,我们四个人分成了三路,我和李二江一路,那两个陕西兵各自一路,分手之后,就都一头钻进了那个烟雾缭绕的公墓区里,手里拿着手电,就没头没脑地抄起了墓碑!

    这个公墓区绝对是一个吓人的地方,单不要说地底下埋着多少死人,就说那些冒出在地面上的墓碑,就黑乎乎的立在那里,黑底白字,阴森森地泛着青光,别提多害怕了。

    我没文化,写字不成,就打着手电筒照明,让李二江去抄墓碑上的文字。

    刚开始还好,这个李二江还算抄的好,等到抄到第十三个墓碑的时候,李二江突然停下了笔,哭着对我说道:

    “大哥,我们不抄了行不行?我害怕!”

    我拿脚踹了这个河南兵一脚,气呼呼地说道:

    “你小子赶紧抄吧,我们两个今天晚上是二百个碑文,一个都不能少,你还磨叽啥啊?难道真的想要去那个鬼屋里关禁闭?!”

    李二江不吭声,我用手电一照他的脸,只见那个家伙满脸恐惧,嘴唇哆哆嗦嗦的都发青了。

    我刚想骂他,只见他将手里的那张纸片伸给我看,我借着手电光一看,我的妈呀!这真有点邪乎!十三个坟墓里竟然全埋的是一些小孩子!最大的超不过七岁,最小的只有几个月大。

    我的头皮有点发麻,不明白这个地方到底是咋的了,怎么全埋的都是一些小孩?

    李二江悄悄地对我说道:

    “你知道不知道?俗话说得好,这阎王爷好见,这小鬼最难缠,这鬼里头最喜欢闹的就是这些小鬼,如果被附身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赶紧踢了一脚李二江,骂道:“你小子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赶紧抄写,别他妈废话了!故意吓人石马?”

    李二江一听,就哆哆嗦嗦地又抄了起来。

    大胡子张着脖子往东西面看去,那两个陕西的战友,他妈的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一大片墓地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手里打着一个手电筒,就像是幽灵一般,在墓碑之中转悠着。

    李二江也朝着四外一看,就说道:“哎,安徽老乡大哥,我看咱们这样照着手电不成,你看这黑夜里,就我们两个照着手电,这不是有意暴露自己吗?不行,我们将手电给灭了,你看成不成?因为手电亮着,即使过来一个小鬼,咱们两个还不知道呢。”

    大胡子一听就气呼呼地说道:“灭个屁!灭了手电,你还怎么抄写啊?”

    李二江鬼点子很多,他说道:“咱们灭了手电,然后用手哗啦墓碑上的字,然后记录下来,你看行不行?”

    大胡子一听,感觉也行啊,于是就关了手电,用手一哗啦墓碑上的字,果然能够搞得清楚。

    李二江说道:“大哥,你念给我听,我就记录在这张纸上!”

    大胡子说道:“这也行,我就念给你听,然后你就记录在本子上,要快点!”

    于是,我们两个就关掉了手电筒,四下里一下子立刻陷入漆黑,啥都看不见。

    大胡子用手擦着隔壁的一块墓碑,碑文上写的是先父江苏李学举之墓!

    大胡子再往一边哗啦,是先母江苏王小小之墓。然后旁边又是先母河北李阿曼之墓。

    咦?这个坟墓里头居然埋着一个男人两个老婆,你说奇怪不奇怪?

    大胡子感觉有点不对劲,就打算对李二江说,这是个公墓区,怎么这坟墓里居然还是一夫多妻,真是咄咄怪事啊?

    大胡子刚想说,李二江在一旁催促道:

    “你赶快念啊,是个啥碑文,我还在这里等着写哩!”

    大胡子对李二江说道:“你说奇怪不奇怪,这个坟墓里头,居然埋着一个男的,两个女的,难道是这个人生前有两个老婆不成?”

    李二江说道:“你真是老土啊,现在流行冥婚,知道不?一个阳婚,一个冥婚,所以就貌似有两个老婆,知道不?”

    大胡子一听才明白了,于是说道:“奥,原来是这样的,我说呢,那我给你读下去,你赶快抄写!”

    我给李二江念了一遍碑文,然后用手又向下一块哗啦过去,打算看是不是也是一个三人合葬墓。

    大胡子刚一伸手,就听见一旁的李二江咯咯咯地笑着说道:“别挠我的痒痒肉,我要痒死了!”

    大胡子一听吓了一跳,赶紧跳过那个墓碑,赶到李二江的面前,压低声音说道:“你小子是故意的,是不是想要吓唬我?!”

    李二江说道:“没有啊,我感觉有人在背后挠我痒痒,我还以为是你哩。”

    大胡子说道:“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在公墓区,我敢跟你开这个玩笑,我没有。你小子能不能快点,你看时间都过去一个小时了,咱们才抄写了十几个人的,要是抄不完两百个,我看你怎么回去交差?!”

    李二江一听,赶紧拿起纸笔,跟在我身后,向公墓区深处走去。

    大胡子选择了一个地方,又在黑暗里头用手哗啦着估计墓碑上的字,一看是一个小伙子的墓碑,年龄是二十四岁。

    大胡子刚想念碑文,就听见身后的那个河南兵李二江又笑了起来,咯咯咯地大笑不止,而且越笑声音越大,直到狂笑不止。

    大胡子一看不对劲,急忙上前踹了李二江屁股一脚,说道:“你他妈的能不能别笑了?你要吓死人啊!”

    李二江又笑又喊道:“别挠痒痒了,别挠痒痒了,我受不了,痒死我聊,哈哈哈!”

    大胡子又上前踹了李二江几脚,但他还是狂笑不止。

    大胡子一看不对劲,就往李二江的身后看去。

    这不看还好,这一看,大胡子也吓了一跳。

    在黑暗之中,大胡子还是能够借助夜光,迷迷糊糊地看见,有几个就像是影子一样的调皮小孩子,都跟在李二江的屁股后面,伸着手向他的衣服里面进去,嘻嘻哈哈笑着,不停地挠着他的咯吱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