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十五坟地女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5本章字数:3734字

    在这个阴森森的公墓区里,大胡子看着李二江睡在地上笑得快要断了气,心里感觉毛骨悚然,心想这个河南兵是不是鬼上身了?

    大胡子刚想上前抓住他胳膊,扶他起来,冷不丁就听见身后有一个声音说话道:“你们抄错了,你们抄错了!”

    大胡子吃惊地周身长毛了一般发憷,他猛地一回头,发现身后没有一个人!

    大胡子再回过头来一看,看见那个李二江笑得气都上不来了,而且拼命护住自己的咯吱窝,在地上打着滚,笑得死去活来的。

    大胡子又惊又怒,心想,我还是跑吧,这里真是有点太邪乎了!

    大胡子刚想迈腿跑人,就忽然听见那个李二江停止了笑声,而且,自己的身边有一阵香气扑鼻而来,然后是一个清脆好听的女人声音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大胡子抬头一看,没人,再四下里瞅瞅,也没人,等到心惊胆颤地回头一看,妈呀!只见一个女子,就站在一个残破的墓碑那里,手里还撑着一把油纸伞,背对着他们两个人一言不发地笑着。

    一个女子,有啥好怕的?大胡子心里想道。于是,他壮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从后面仔细研究了这个女人半天,觉得她不像是一个鬼,倒像是一个人!

    李二江这会儿已经起身,用手摩擦着几只不知道从那里来的黑猫的长毛,嘴里还高兴地说道:“我最喜欢猫了,真可爱!”

    大胡子冲着那个女人的后背喊了几声,但那个女人好像一点都没有听见一样,也不回答他。

    大胡子打开手电筒,照着亮走了过去,伸手搬了一把那个女人的肩膀。

    油纸伞转动了一下,那个女人突然转过脸来。大胡子做好了见鬼的一切心理准备,但看见的是一张笑魇如花的脸面,没有一点鬼的模样子。

    大胡子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放了下来,他没有想到,这么晚了,居然还有人,而且是一个女人,来到这个空无一人的墓地里来看风景,真是胆子大啊!

    女人笑眯眯地看着大胡子,不说话,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

    大胡子回头看了看李二江,只见他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直着一个脖子,只是看哪个女人的面部和屁股。

    ……

    大胡子觉得这个李二江就是一个急猴子,他妈的就连女鬼也不……

    等到大胡子骂着李二江,再度回首的时候,惊恐的一幕就瞬间发生了:

    哪个女人突然猛扑到了他的面前,哇的大叫了一声,美丽的脸庞一下子就瓦解了,不见了!代之而来的是一张异常扭曲恐怖的血脸,两个眼眶彻底炸裂,变成了破裂形状,鲜血四溅,就像是里面安装了一些小型炸弹,突然爆炸了一般。

    眼珠子从眼眶里掉了出来,挂在腮帮子上滴溜溜地转动着!

    嘴巴有点扭曲爆裂,牙齿也长长了许多,就像是老虎的牙齿一般,又长又尖锐!

    大胡子当场心脏罢工,一下子被这个女鬼给吓了个半死不活的,丢掉了手里的手电筒,抱着头,趴在女鬼面前,嘴里哆哆嗦嗦地说道:

    “姑奶奶,姑奶奶,饶命啊!饶命啊!”

    大胡子一连告饶了大半天,这才那个女鬼并没有下一步动作,自己并没有当场被掐死!

    过了老半天,这个大胡子才敢睁开眼睛,往那个私下里一看,发现自己的手电筒就躺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道光亮从手电筒里发出,一直照向了远处。

    大胡子心里有点放松,于是就往远处看了看。

    这一看不要紧,他又被吓了一跳,只见在手电光的光照之中,一双绣花鞋就站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那双绣花鞋在手电筒跟前呆了一会儿,然后就绕开地上的这个现代化东西,开始对它失去了兴趣,开始朝着公墓区深处走了进去。

    大胡子还是跪在地上,不敢起来。但他竖着的耳朵告诉他,那个李二江,就是那个新兵蛋子,突然也没有了声音。

    大胡子有点怀疑,这个李二江是不是给笑死了?或者让那几个小鬼给挠痒痒给活活的挠死了吧?!

    突然,就在大胡子胡思乱想的时候,一双脚就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大胡子心里咯噔一下子,心想坏了!又有一个鬼魂从坟墓里爬出来了,自己这一会儿恐怕是要死定了!

    “哎,老乡,你跪在地上干嘛哩?是不是看见你先人了?!”

    大胡子一听,这不是李二江么?赶紧抬头一看,嗨,果然就是之前那个睡在地上,看起来像是死人一样的李二江。他这会儿正站在大胡子面前,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大胡子赶紧从地上起身,一把抓住那个李二江,搡着他的身体转了半天,问道:

    “那些小鬼都走了?他们没把你怎么样?!”

    李二江惊讶地问道:“那些小鬼?你说的是啥啊?什么小鬼/”

    大胡子吃惊地说道:

    “就是刚才一直挠你痒痒的那几个小孩子啊?”

    李二江哈哈一笑,说道:

    “你看错了吧?那是几只猫,大黑猫,我跟它们闹着玩呢。那几个猫的主人就是一个特别特别美丽的女子,那几只猫,是她养的小动

    物!她说她是来这里给自己的父亲上坟来的,迷路了,还说我们两个很可笑,三井半夜的在这里招鬼!”

    大胡子摇摇头,说道:

    “你小子中了邪了吧?刚才那个女人,他分明是一个鬼,一个恶鬼,我都看见她变脸了,不信,你看!”

    大胡子说着,拿起手电筒,朝着公墓区深处照了过去!

    他扫来扫去地照了大半天,但没有发现公墓区里有半个鬼影子。

    大胡子觉得更加诡异,他对李二江说道:

    “咦,李二江,咱们两个一定是遇到鬼了,所以此地不宜久留,我两个还是赶快抄完墓碑,一刻再也不敢停留,赶紧回兵营去吧!”

    就这样,大胡子和李二江,一个拿着手电筒,一个拿着纸笔,两个人又开始全神贯注地抄起了墓碑。

    没有过一会儿,两个人就合力抄下了一百九十九个墓碑碑文,还差最后一个碑文没有抄。

    大胡子刚想去下一块墓碑,打算让李二江赶紧抄写,完了就撤,赶快离开这个黑乎乎、阴森森的公墓区,回军营交差。

    可当他刚一打开手电筒,一照隔壁的一块墓碑,就听见身后有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

    “两位大哥,这最后一个碑文我来给你们抄吧?!”

    大胡子全身打了一个冷战,鸡皮疙瘩都长了出来,吓得半天才敢回过身来。

    但等他回过头来,那个李二江,却已经跟那个长头发的漂亮女人,或者是女鬼,聊的十分开心,嘴里还说着:

    “哎,大姐,你不应该这么晚了来这里,会迷路的,而且,现在坏人多,比如,”

    李二江说着,用嘴巴朝着大胡子努一努,又说道:“你一定要跟着我,还有你的这几个可爱的猫,不要再给坏人偷了去!”

    女人扭扭捏捏娇滴滴地说道:

    “哎呀,这位大哥,那是个好人啊,我本来是黄昏时分出来给我父亲扫墓的,谁知道被这几个淘气的猫给带着,转来转去的就在这里迷路了,幸亏遇到了二位,不然我就要被吓死了!”

    李二江说道:

    “你一个外地女子,人生地不熟的,不应该一个人来这里,你那个男人也是粗心,叫你一个人来这里,真是的!”

    女人赶紧解释道:“我男人早就死了,我只是一个人,没有家的。”

    李二江怜香惜玉,接着话茬忙不迭地说道:“既然是这个样子,你不如跟我们到我们的兵营里去,等到天一亮,你再走不迟,你看行不行?”

    女人高兴地说道:

    “啊呀,这位小哥就是体贴人,说话让人从心底里暖暖的。我看你们两个不像是坏人,都是老实人,我就跟你们去兵营,明天一大早,我就回家!”

    李二江高兴地屁颠屁颠地直乐。

    大胡子一把将李二江扯到一块墓碑后面,说道:

    “你看见那个女人带着的那几只猫了没有?那几只猫全身乌黑乌黑的,只有眼珠子是白的,所以我看这个女人三井半夜里在坟墓里面游荡,一定不是啥好东西,你赶紧让她走,千万不要将她带到兵营里去!”

    李二江气愤地说道:

    “你还是不是个当兵的?这叫见死不救,懂吗?!一个弱女子迷路了,你竟然不让我救她,你这是何居心?”

    那三只猫,一身乌黑,都瞪着白色的眼睛,突然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大胡子和李二江的面前,嘴里发出十分凶恶的呜呜叫声。

    李二江说道:“你还修炼过阴阳八卦,你不知道,如果那个女人是鬼,那她还敢养这些猫?简直是胡说八道!”

    大胡子看着那几只满怀敌意的猫,说道:“你看着办吧,我不管了!反正要是出事了,你可不要怨我,现在,咱们赶紧抄完最后一个墓碑碑文,就回去交差!”

    说完,大胡子就赶着李二江往那一块墓碑那里走去。

    大胡子照着亮光,李二江刚想提笔抄写碑文,就听见旁边那个女人说道:

    “哎,你们等一等,这好像是我爸爸的墓碑,年久失修,你看上面刻的字,看不清楚了。这样,要不我来抄吧,反正我知道我爸爸的名字!”

    李二江赶紧笑嘻嘻地故意说道:

    “那也好,那也好,你来抄写,免得有些人怀疑你是鬼,你写几个字让他看看,鬼是不会写字的!”

    那个女人接过纸笔,冲着李二江莞尔一笑,然后就低头写了起来。

    她在纸上写到:先父何雄壮之墓!

    大胡子一看,这个女人那个字写得还真是好,一顺子的楷体,很漂亮的。

    大胡子心想:咦,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是不是我多心了,她根本就不是鬼?

    看着密密麻麻,翻里翻面抄写的二百个墓碑碑文,大胡子赶紧催促李二江说道:

    “现在是夜里三点了,咱们赶紧回兵营里去吧!”

    两个人和那个女人,外加上三只大黑猫,等到这一行人回到兵营的时候,大胡子才知道,那两个陕西兵胆子小,根本就没敢去抄碑文,所以在公墓区一分手之后,就拿着手电筒,一溜烟跑回兵营里了!

    连长正在训斥那两个陕西兵,一看大胡子和李二江领着一位漂亮女人走进了自己办公室里面,就表现出很警惕的样子。

    漂亮女人一看连长,t突然就直愣愣地盯着他看,好像是以前认识一般。

    连长也看了几眼那个女人,大半天也没有回忆起她到底是谁。

    两个陕西兵在一旁趁机问道:“连长,我们两个是不是可以走了?”

    连长冷冷一笑,说道:

    “走,走到哪里去?你们没有完成任务,知道怎么处决么?!”

    两个陕西兵不知道怎样处决自己,都呆呆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连长脸色突然剧变,喊道:“班长,带他们两个出去,给埋在兵营后头!”

    ……

    大胡子终于停顿了一下,说道:“我没有想到,那两个陕西兵,真的就让那个鬼连长给活埋了!我还以为是开个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