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一阴镜子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5本章字数:3478字

    大胡子看我不明白,于是就解释道:

    “你们难道看不出来,这是一艘废弃的航空母舰,你们感觉它停靠在那里?”

    大家一看逃脱无望,就都又聚集在了一起,听大胡子说话。

    我说道:

    “当然是停在海上啊,是不是弟兄们?但不知道是太平洋还是印度洋?”

    驼背狱警、张班长和高三海一个个都灰头土脸的,满心害怕,只不过还是连连点头,表示同意我的说法。

    唯独只有大胡子摆摆手,说道:

    “你们都不懂,我们现在是停留在三维时空和四维时空的交界地带!所以,这艘船不是在海洋上,而是在人鬼阴镜子海上。”

    “啥?!阴镜子海?”我们四个不明白大胡子说的是啥,都吃惊地问道。

    大胡子说道:

    “你们不知道,我也是听兰宁县城里那个被关在鬼监狱里的,那个叫瞎子鬼的囚犯给我讲的。他说:人鬼二界,也就是三维世界和四维世界中间就横亘着这样的一片阴镜子海,就如同人神世界一般……”

    我立刻打断大胡子的话,接着替他说道:

    “就是人神世界之间,也就是四维世界和五维世界之间,那里隔着真空一样,或者是天空一样,是不是?”

    大胡子说道:

    “对对对哦!就是,我表达不清楚,但就是这个意思!”

    驼背狱警这会儿索性也不害怕了,他说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就是说,下面,甲板下面的这个鬼监狱,其实就是鬼魂世界,是三维时空,而我们现在逃出了这个三维世界,现在正在三维和四维——人类世界的边界上,是不是?”

    大胡子点点头,说道:“你们终于明白了,真他妈的解释起来费劲啊!”

    一直不善于表达感情,老实巴交的高三海,这会儿却突然激动了起来,大声吼道:

    “你说这些啥三里四里的有啥用?!别再他妈的磨叽了!你说,我们现在到底怎样才能逃出这个鬼地方?!”

    大胡子说道:“要想逃出去不难,那得需要一艘船!”

    高三海气得摇头,指着一望无尽的大海,说道:

    “你这等于没说。我们都知道,没有船,我们是不会逃出这个鬼地方的!可是这里那有船啊?”

    大胡子说道:

    “你不明白,我说的船不是普通的船,普通的船是不会帮助我们离开这里的,我说的船是速度船,你们明白吗?”

    我赶紧自作聪明地说道:

    “哎呀,我明白了,你说的就是那种速度很快的小游艇吧,我在北京的什刹海坐过,速度的确很快的!”

    这回轮到大胡子垂头丧气了,他摇着头说道:

    “我说的速度船,就是没有物质重量,可以以光速移动的量子船!”

    驼背狱警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大胡子的说法几乎割断了他的做人底线。他气急败坏,从腰里拔出自己的手枪,打开保险,然后用它指着大胡子的鼻子,说道:

    “现在危在旦夕,你小子要是再敢戏弄我们,看我不一枪蹦了你!”

    我们几个赶紧上前拉开他们两个。

    大胡子还不服气,跳着脚骂道:

    “死驼背!我早就看不惯你了,给我们送的饭菜经常偷工减料,难吃的要命!你他妈妈的,你有枪,老子就怕你了?!我也是当过兵的,杀过人的!谁怕谁啊?”

    驼背狱警一听大胡子敢说他是驼背,心里这个又羞又气,当场又提着手枪冲了前来,骂道:

    “你小子我看是活腻味了!我这就一枪结果了你!”

    骂完,驼背狱警竟然真的上前,朝着大胡子就是一枪!

    我首先想到:

    “完了,完了!这次越狱,我们算是彻底的失败了!这底下的那些死鬼狱警没有追上来,咱们自己先就自相残杀了,完蛋鸟!”

    但是,奇怪的是,驼背狱警射出的子弹,竟然就像慢镜头里的子弹一样,慢腾腾,晃晃悠悠的,速度很低,一直朝着大胡子而去!

    我们几个这个吃惊,看着这颗似乎永远也无法抵达大胡子脑袋的子弹,都好像是在看外星人降临甲板一样吃惊。

    大胡子其实心里也没有底,就在驼背狱警射出子弹的那一刻,他也眯上了眼睛,心想,这下完了!

    但等他等待了老半天,感觉没有动静,这才又睁开眼睛一看:吓!那颗子弹,竟然刚刚离开驼背狱警的枪口不到三厘米远,只是在半空里朝着他走来!

    大胡子终于印证了瞎子鬼的理论:这里就是一个人鬼交界的双维度地带!

    大胡子整整衣襟,用手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然后人模狗样地说道:

    “现在你们总该明白了吧?这是一个啥地方?”

    我们四个由吃惊转而佩服,都凑上前来,一边看着那颗子弹在航母甲板上一点一点地挪动,一边问大胡子道:

    “胡子哥,你说这到底是咋回事?”

    大胡子气势很傲慢,斜着眼睛,看着我们说道:

    “你们知道个叼?我告诉过你们,这里是一个错维地带,就是人与鬼时空交叉的地带,你们还不相信!你们看,这水,这水是水么?”

    我们几个赶紧来到航母甲板的最边上,将头都伸出甲板,看了半天底下破涛汹涌的大海,然后回过头来问大胡子道:

    “没有啥啊?这不就是普通的海水么?”

    大胡子鄙夷地说道:“再看看,里面可有鱼儿?”

    张班长将头又伸出甲板,仔细看了老半天,就在我们觉得没有啥稀奇古怪的时候,他却大呼大叫起来了:

    “快看!快看!水里有人!”

    我们赶紧都跑到甲板边缘,扶着隔离带往水里看去。

    可不是么?水里不但有人,而且有楼房和街道,还有汽车,简直就是车水马龙,简直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类世界!

    大胡子说道:

    “怎么样,看清楚了没有?这就是为啥这个海叫做阴镜子海的原因!”

    我头一回这样吃惊。

    我虽然在二龙山人祭台上看见过两色湖,但那时是因为我有点幻觉,而且看到的那个两色湖规模很小,但这个阴镜子海,规模之大,简直是让人难以置信。

    而且,这个大海之深,恐怕至少也要几千米吧?

    因为我们可以看见,那波浪就像是从深不可测的地狱里头泛滥上来的一半,很是冰凉和阴森吓人!

    大胡子容许我们继续观察了一番才说道:

    “其实,我也是头一回看见这样的阴海洋,以前,我只是听说瞎子鬼说过,但没有见过,而且也不敢相信,但现在看来,这世界上的确是有这样的海洋啊?”

    我回头看了看那颗子弹,竟然还在甲板上慢吞吞地飞行着,而且依旧朝着大胡子原先站立的方向飞去,我猜想:这可能要到猴年马月,这颗傲慢的子弹才会抵达人鬼交界地带,但到那时,这个大胡子,恐怕早就已经死了!

    驼背狱警震惊不已,也老实了许多,重新点头哈腰的不耻下问,问大胡子道:

    “胡子哥,你说这是镜子海,那我们到底能不能越过这个海洋啊?需要啥运输工具啊?你赶紧吩咐,我们看能不能找到!”

    大胡子说道:“没用的,接近光速的飞船,咱们是找不到了,咱们只有一死,才能跨越这道阴阳门槛!”

    驼背狱警又打算勃然大怒,但他还是忍住了。

    他压住火气,说道:

    “大胡子,你就不要逗我了,我们之所以费这么老大劲,为的就是如何活命,你说让咱们去死,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不是开玩笑吗?”

    大胡子说道:

    “你们不懂!你看,那些城市,就是落在水里的那些城市,其实就是阳世上!”

    我吃惊地问道:“阳世上?你的意思是阳世间是在水里?!”

    大胡子说道:“阳世上不是在水里,是在海水的那一面!”

    张班长还是老奸巨猾,他拍着脑袋说道:

    “哎,我明白了,你说的阳世间,也就是人类世界,其实是在海洋的那一面,是不是?”

    大胡子说道:

    “哎,这就对了。这就是这个海洋之所以被称之为阴镜子海的原因!阴的意思就是看不见,隐藏的意思,镜子的意思就是,从这片海洋里,我们可以看见人类世界,也可以看见鬼类世界,明白了没有?”

    我急忙问道:

    “你的意思是,我们看见的这个城市,”我一指甲板下面的水中城市,说道:

    “我们看见的这个城市,就是镜子那面的世界?”

    大胡子说道:

    “阴镜子海洋,就像是一面大镜子,通过它,我们可以看见人类世界,也可以看见我们现在身后的鬼世界。这艘鬼航母,其实就像是一片海滩,或者是港口一样的东西!”

    我们几个终于开窍了,都点着头,表示理解。

    高三海是个没文化的人,他还是没有听懂大胡子的高深理论,但他就关心一个问题,于是,他问我们几个道:

    “你们说了大半天,我就想问,我们到底怎样哗啦过这片海洋?”

    大胡子纠正他道:“不是飘过这片海洋,而是如何穿过这片海洋?”

    “这不是一个意思么?”高三海一头雾水。

    我跟他解释道:“就是要如何穿过这面镜子,我们才能到达人类世界!”

    “啊?这个可怎么办?游过去都不可能,还怎么穿越啊?”

    高三海面露难色,说道。

    大胡子说道:

    “所以,我说过,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陆有两条,一是找个光速飞船,但这个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无法控制这种飞船;二一个办法就是:我们几个都得死!才能穿过这片黑暗海洋,抵达人类世界!”

    一听到要用死来换取自由,我们几个似乎都不愿意。

    大胡子继续鼓动我们几个道:

    “你们难道没有读过: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所以,为了自由,我们只有一死,才能变成没有质量的灵魂,才能以光速穿越这道阴镜子海,才能抵达人类世界!”

    我第一个气愤地说道:

    “胡子哥,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就是一套十足的投胎理论,就是让我们死,然后通过这个阴镜子海,加速投胎,是不是?”

    大胡子点点头,算是同意我的说法。

    我第一个反对:“我不同意,好不容易长这么大,我不想又回去做婴儿!”

    刚说到这里,一阵子阴风就从甲板地下吹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