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三火烧塔台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5本章字数:3358字

    守山人高三海一声喊叫,将我们几个的注意力又引向了航母甲板。

    透过航母塔台的玻璃,我看见那个矮小的监狱长,正在亲自指挥着几十个凶神恶煞般的死鬼狱警,将一个像是叉子一样的染血刑具支在了航母甲板的正中央。

    那副刑具由两根长杆子交叉着搭建而成,就像是一个斜放着的十字架,在这个交叉刑具的前面,摆放着两个箩筐。

    其中一个箩筐里的框子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刀叉,还有大大小小的斧头,还有就像是杀猪用的利刃;另一个箩筐里则是空空如也,啥也没有。

    我们都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刑具是用来干什么的,也不知道它有何种厉害功能,只是心里都感觉,这种阵势绝对不是什么善茬。

    在蒸缸刑具和斜十字架刑具的旁边,放着一个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古代刑具,那就是狗头铡刀。

    金光闪闪的狗头和明晃晃的铡刀,让人一看就不由联想起了包青天断案时,摆在皇亲国戚和贪官污吏面前的那种杀人铡刀。

    除此之外,还有一样古代刑具,也被这些死鬼狱警给抬到了这座废弃的航母甲板上来了。

    这种刑具,聪明人一看便知道了:

    五根粗大的铁链子,每根铁链子一头都有一个圆箍,另一头则有几个大铁环。

    这就是臭名昭著的古代刑具:五马分尸刑具!

    如果将五根铁链子分别套住一个人的脖子、上肢和下肢,然后锁死,链子的另一头则用马拉,或者牛拉,或者是人拉。

    今天看来,马拉是不可能了,人拉也没有,剩下的就是那些死鬼狱警来亲自拉。

    ……

    等到这些刑具都被布置妥当,那个监狱长一挥手,那几百名监狱狱警,就都被招呼到了一块儿,然后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之后,都等着监狱长训话。

    你不要看这个监狱长个子小,但他的声音可不小。

    他的声音就像是一面人皮鼓一样响亮,穿透力非常强,以至于我们远远地躲在塔台上的这几个人,都能清楚地听见他说些石马。

    在长篇大论之前,那个矮小的监狱长一把抓过来几个死鬼狱警,让他们一个个头对头,跪在地上,伸直了脊梁骨,构成一个讲台的基础。

    然后,他又整过来两个死鬼狱警,让他们爬到那四个死鬼狱警的背上,也是头对头,撅着屁股,伸直了脊梁。

    这个矮子监狱长鼓捣了半天,一直将这些狱警叠加了三层,我们几个这才明白:原来,这个小个子监狱长,是想做一个椅子或者是讲台出来。

    等到最上面的那个狱警摆好了姿态,伸出了自己的脊背,这个鬼监狱长才由两个身材异常高大的打手,帮着将他像是架小鸡一样,给架到了这个由人体搭建而成的讲台上。

    监狱长在人形讲台上掌握好了平衡,这才张开了他那破鸭子嘴巴一样的大嗓门,恰似一只充气的青蛙一般,呱呱呱地对着周围的那几百号监狱工作人员讲了起来:

    “大家一定要听清楚!今天的这个越狱事件,性质是很严重的!这是我们这个海上监狱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越狱事件,影响十分恶劣,后果十分严重。这要是让神州鬼国的血咒家族给知道了,下面的这些刑具,可能就是给我们准备的了!”

    几百号监狱死鬼都吓出一身冷汗,开始不安起来,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鬼监狱长停顿了片刻,直到大家都议论完了之后,这才又呱呱呱地讲道:

    “最为耻辱的是,我们内部竟然出了一个叛徒!他公然带领着这几个,也就是701的几个死囚犯,集体越狱。这绝对是不能接受的!今天,我们大家要全力搜索,一定要将这个叛徒给找出来,一定要让他一一品尝这些古代酷刑刑具的厉害!”

    下面的死鬼狱警都直着脖子喊道:

    “将他千刀万剐,以解我们心头之恨!”

    死鬼监狱长大声说道:

    “只要抓住他,我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这个行刑的过程不会立刻停止,而是要持续很长的时间,一直持续到大家满意为止,一直持续到我满意为止,一直持续到血咒家族和川东鬼王满意为止!”

    下面的那个烂嘴狱警,就是抓住我大腿,不让我上梯子的那个死鬼狱警,第一个大声嚎叫道:

    “要让他们都吃够这些带血的刑罚,要让他们慢慢地痛苦死去!”

    其它的狱警都发出一阵喝彩声,都为即将到来的甲板酷刑喝彩。

    在一片喝彩声中,一个高个子的鬼狱警喊道:

    “到底要将这些死坏分子处罚上多少次,才会停止行刑?”

    鬼监狱长问道:

    “你希望他们被处罚多少次?”

    高个子狱警说道:

    “我认为有三次就够了!”

    鬼监狱长一变脸,突然说道:

    “这么说你是心疼他们了?”

    高个子鬼狱警说道:

    “我是害怕他们弄坏了我的刑具!”

    鬼监狱长说道:“那就先用你来润滑润滑这些刑具,这不就损坏不了吗?”

    鬼监狱长此话一出,呼啦一声,就有大概几十具像恶鬼一样的死狱警,都冲了过去,将那个高个子狱警给高高抬起来,然后丢在了那口正在加热的大缸里面。

    高个子狱警就像一个气球一样,在那缸热水里起起伏伏,不停地嚎叫着救命救命。

    大家将那个狱警丢进了热水里,然后就像是没事人一样,都回到了监狱长的脚下。

    鬼监狱长又问道:

    “现在你们说,这几个逃跑的家伙,到底要惩罚多少次?!”

    大家都回答道:“N次!”

    鬼监狱长说道:

    “大家说得对,对付这种人,惩罚就没有尽头,要一直处罚下去,直到这些人渣化为肉末子为止!直到他们的灵魂被吓得发抖为止!”

    下面的这些鬼狱警一听,都一个个高兴地欢呼雀跃起来。

    最后,那个鬼监狱长接着喊道:

    “大家先不要激动,我问你们一个关键的问题,怎样才能找到这几个越狱的家伙呢?希望你们群思广议,想个办法!”

    一个狱警喊道:

    “我知道,他们可能跳海逃跑了!”

    监狱长摇摇头,对他的回答极其不满意。

    于是,他一挥手,对那个死鬼狱警说道:“那你就跳下海去找找看!”

    说完,就又有几个凶残的鬼狱警过来,将那个不会回答问题的狱警给抬了起来,丢进了波涛汹涌的阴镜子海里面去了!

    另一个狱警高声表现道:

    “这些家伙一定是藏在了甲板的旋梯之下,我去把他们给抓出来,奉献给大家!”

    鬼监狱长摇摇头,对他的回答也不满意。

    于是,鬼监狱长又挥了挥手,紧接着,又有几个凶残狱警跑了过来,将这个不会回答问题的狱警又丢进了那个大缸里面。

    加上前面的那个狱警,两个死鬼狱警就在那缸热水里唏嘘扑腾,看起来热的要命。

    我们几个在那个塔台上看的是心惊肉跳,心想:这个死鬼监狱长看来是个变态,对待自己的手下都这样凶残,更不要说我们了。

    驼背狱警知道这个监狱长的厉害,所以吓得脸色惨白惨白的,不说一句话。

    鬼监狱长又问了几遍,但是,下面的人都不敢再回答了。

    找遍了所有地方,几乎都没有满意的答案,所以,这些鬼狱警的目光,就开始转向了那座孤零零地耸立在甲板上的塔台上,然后都有点恍然大悟地指着塔台说道:

    “哎,我们知道了,他们几个一定就藏在那个地方!”

    我们几个看见那些死狱警都朝着塔台看了过来,就吓得赶紧底下了头。

    鬼监狱长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说道:

    “这回你们算是猜对了,我早就料到,这几个鸟人,他们是没有胆量跳海自杀的,所以,他们只能蜷缩在那个塔台上等死了!”

    几个心急的狱警一听,就赶拿上绳子,打算向塔台那里猛扑过来。

    那个监狱长一声断喝,制止了这几个狱警的不文明行为,然后对他们说道:

    “我这个人一贯不喜欢动粗,我要让他们乖乖地从那个塔台里面自己走出来,然后束手就擒,这样,才显得我们是多么的法制和民主啊!”

    下面的那几个狱警说道:

    “他们几个吓破了胆子,肯定不会主动投降的!”

    监狱长大声问下面的打手道:

    “你们有什么办法,让这几个鸟人乖乖地走下那个塔台?”

    狱警们都一头雾水,不知道用啥办法才能将我们这几个越狱犯给弄出来。

    监狱长嘿嘿一笑,说道:

    “你们就是笨啊!我之所以能当这个领导,就是因为我比别人要损,要阴。弟兄们,听我的,从监狱里抬来柴火,我要火烧这个塔台!”

    我们几个其实现在就是笼中鸟和陷阱里的野兽一样,根本没有必要架起一堆火来烧,只要打发几个死鬼狱警上来,就能将我们几个生擒活捉的。

    后来在我回忆起这段故事的时候,我才明白,那个鬼监狱长,其实是想要故意折磨我们,是想逗我们玩,就像猫捉老鼠一般。

    他不但要折磨我们这几个敢于越狱的人,同时,他还要用这种非人的手段,来告诫他的那些个手下,今后不要想着越狱的事情,因为那样做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不知道这个鬼监狱那里来的那么多的干柴,不一会,几百个死鬼狱警,就从甲板下面的鬼监狱里,像蚂蚁搬家一样,抬上来了一堆像小山一样高的干柴,然后一起堆在我们的脚下,也就是塔台的下面。

    紧接着,在那个监狱长的指挥下,他们将干柴用水都浇湿了,然后用火镰从下面点燃了这些柴火!

    当浓烟四起的时候,我们几个躲在塔台之上的几个人才明白:

    这个死鬼监狱长,是想要用烟熏的办法,让我们乖乖的出来投降!

    看着塔台下面的烟雾越来越重,我们几个有点心灰意冷,就想早点跳海而死,以免被这个残忍变态的监狱长给活活折磨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