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十七请喝稀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5本章字数:3438字

    我们几个商量好了之后,我就打算一个人孤身闯虎穴,然后试一试运气如何。

    大胡子还是老练一点,他急忙说道:

    “咱们几个先别紧张,再看一看下面的情况,然后你再出去也不迟!”

    张班长也赶紧说道:

    “对,咱们先看看情形再来行动,不要盲目出击,反倒让咱们吃亏,再看一看!然后再行动不迟。”

    于是,我们四个就又爬到了废弃航母塔台的玻璃窗上面,将脸面紧贴在冰冷的玻璃上面,往下看去。

    甲板上的场面更加血腥:

    驼背狱警大哥已经被割了一百多刀了,胸脯和弘二头肌都已经被切割的面目全非了,肌肉下面的骨头都白查查的露了出来!

    你再看哪个驼背大哥,面貌看起来简直是有点惨不忍睹。

    他努力地将头向上抬起,不敢看自己的身子,而且有点呲牙咧嘴,像是害怕冷不丁那里又来上一刀子。

    这种不可预料的痛苦其实是最痛苦的,因为你不知道,也不敢看,哪些个屠夫的下一刀子会切割到你的那个地方。

    那个地方都疼啊,那个地方都是肉啊,这个谁不害怕呢?

    就连那些个死鬼狱警,这会儿也都看得心惊胆颤,忍受力低一点的那几个,都扭过头去,趴在甲板上呕吐了起来。

    ……

    你说这个死鬼监狱长,也就是那个马狱长他坏不坏,他竟然命令那些个手下,将那几个不愿意看这个血腥场面的狱警,给一个个捉了回来,然后押着跪在驼背狱警的面前,将他们的头都强行抬起来,然后掰开他们的眼睛,让这些人看个够!

    之后,马狱长坏笑着对那几个胆小的手下说道:

    “你们要多练习着适应这样的场面,因为以后我们还要进行比这更加惨烈的人鬼大战,你们这样胆小,以后怎么出来做事啊?!”

    我大老远一听马狱长说的这话,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于是问身边的大胡子道:

    “胡子哥,这个死鬼监狱长说的人鬼大战到底是啥啊?”

    大胡子心有余悸地说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神州鬼国有一个伟大的计划?”

    我们几个都摇头,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这鬼国还能有啥伟大的计划。

    大胡子说道:

    “其实,我之前也是不知道,这个暗藏在地下的孤魂野鬼,他们竟然也有一个惊天计划,那就是,他们打算通过十年的时间,通过各种阴险狡猾的手段,将人类成员基本清除完了,然后由他们占据整个四维空间,最后一统天下!”

    我一听立刻哑然失笑,说道:

    “不会吧,人类这样强大,孤魂野鬼那样弱小,怎样那个能够战胜人类呢?”

    大胡子赶紧说道:

    “我刚开始也不相信,这个孤魂野鬼他能够征服人类,那不是笑谈么?但是,后来,我就相信了,因为那个瞎子鬼给我讲过,人类千万不要小看这些孤魂野鬼,他们厉害着哩,三百年前,他们被一个叫血咒的家族给统一了,然后建立了一个新的神州鬼国。”

    我有点吃惊地问道:

    “什么,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一个神州鬼国?”

    大胡子说道:

    “那当然了,不信,你看看这个场面,就是这艘废弃的航空母舰之上,光天化日之下,这血淋淋的场面,难道不是孤魂野鬼干得好事?”

    我摇着头说道:

    “我也觉得奇怪,我当晚报主编的时候,只知道这世界上有人,根本不知道这世界上居然有鬼,现在误入阴阳迷城,这才知道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只是人类一个,而是还有更加多的智慧生命存在啊!”

    大胡子说道:

    “其实,这个神州鬼国,他们的人口比我们人类还要多,几乎是我们所有人类总数的几百万倍,甚至是几千万倍,所以,你们说一说,这到底是人厉害,还是鬼厉害?”

    高三海问道:

    “大胡子哥,你说的是啥意思,我咋就不明白呢?”

    大胡子说道:

    “你看,我给你打个比方,比如一个人死了,他到底去了那里?”

    高三海回答道:

    “人死如灯灭,那当然是没有了!”

    大胡子摇了摇头,说道:

    “不是这样的,这人死之后,他的肉体,也就是物质结构是没有了,但他的灵魂,也就是他的基因组合,明白不?就是他的信息组合,其实还是存在的!”

    不要说高三海,就是我这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也未必就懂得大胡子的这一套理论,到底说的是什么。

    大胡子说道:

    “给你们这样说嘛,这一个人死了之后,他的信息组合,就是他的出生、成长和壮大的而一切过程,都不会消失,而是存储在一个三维时空之中,也就是编码信息库里头,我们就将这个编码信息库称之为鬼魂信息库,或者直接就叫鬼魂世界!”

    我赶紧问道:

    “你说的意思就是,一个人的死亡,其实只是一种转化而以,他死了之后,他的肉体,也就是物质结构就会瓦解,但他的信息组合还要到另一个世界里继续演化,而且一直要演化下去,是不是这样的?”

    大胡子就像是遇到困难的学生看见老师一样,高兴地喊道:

    “对对对!你说得对,我虽然明白这个意思,但我这个人拙嘴笨舌的,不会表达,所以给你们说不清楚,意思就是这个意思,就是比如我死了之后,其实我并没有完全消失,而是以另外一种状态,比如毫无质量和重量,可以自由飞行的形式,在另一个世界里继续演化,直到这个宇宙彻底毁灭为止!”

    我说道:

    “按照你的这个意思,霍金教授说的那个信息永远不会消失,这的就是这样的事情,是不是?”

    大胡子说道:

    “你说得对,那个瞎子鬼也这样说,一个人的信息和演化,其实永远不会消失,只会一直保存下来,而且要一直演化下去,直到进入一个黑洞为止!”

    张班长说道:

    “我也听说过黑洞,说是一切东西只要进入这个黑洞,就会被完全瓦解的!”

    大胡子说道:

    “不对,你们说的不对!其实,这个黑洞,也是不会让宇宙信息,包括你我的信息,给丢失的。只不过,这些信息一旦进入黑洞,就要被重新加工,然后你和我,已经所有的人和鬼,都要被重新组合,然后在一个新生的子宇宙里重新出现!”

    我说道:

    “到那时,我们谁都就不认识谁了,是不是?”

    大胡子说道:

    “这才是关键!你要想记忆母宇宙里的自己和自己的朋友,还有其它人,你就要打通玄关,也就是你的信息锁子,你才能知道前世今生,才能知道将来和未来,最后成神!”

    我故作聪明的说道:

    “如果一旦打通玄关,我就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神灵或者是上帝,是不是?”

    大胡子摇摇头,说道:

    “你说的是人工上帝,要成为人工上帝,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成为三界,也就是人神鬼三界的智者,这倒是还有可能的!”

    我又回过头来问道:

    “那你说的这个鬼国的伟大计划到底是啥?”

    大胡子说道:

    “就是通过各种手段,比如车祸,火灾,还有地震,还有制造癌症,等等等等,来消减越来越多的人类成员,直到完全控制人类为止!”

    我恍然大悟地说道:

    “我知道了,这个川东鬼城,现在干的事情,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是吗?”

    大胡子点点头,算是回答。

    我正在吃惊,就听那个张班长叹息着说道:

    “你们就不要再说这些遥远而且不能实现的事情了,先看一看咱们的处境再说吧!”

    张班长的一句话,将我们几个人又从虚幻的世界里拉回到了残酷的世界里。

    ……

    我朝着窗子外面一看,吓,那个高个子屠夫,正低着头,狠命地拿着刀子在宰割驼背狱警的左腿。

    因为,这个凌迟处死是有讲究的,一般先是割左面,然后才是右面。

    这大概才一个小时,那些屠夫就将驼背大哥给割得遍体鳞伤,鲜血直流。

    驼背狱警大哥还是那个姿势,呲牙咧嘴面朝天,不敢看下面,而且,这会儿由于神经麻木,所以似乎也不觉得疼痛了,只剩下恐惧和颤抖了。

    我一看不能再等了,意识就想冲出塔台,去跟那个死鬼监狱长理论一番。

    可就在此时,就听一个屠夫高唱道:

    “一时三刻钟,割肉一千零九十片!现在休息!”

    那个死鬼马狱长一听,就挪步过来,在那个驼背大老刘的身边转了几圈,然后狞笑着说道:

    “死驼背,这会儿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啊?”

    驼背狱警大哥这会儿就是想要骂人,也早已经没有力气了,他实在是太疼了,因为这海风一吹,那些伤口那个疼啊,没办法说的。

    死鬼马狱长一看这个驼背不言语,就笑着说道:

    “那就让他抽签吧,看他的手气怎样,可千万不要抽个下下签啊!哈哈哈!”

    几个狱警急忙端着一个盘子,盘子里有几个纸团,纸团里大概写的就是下一步的刑罚名称。

    驼背大老刘大哥那有力气去抓阄啊,一个狱警就替他拿起一个纸团,拿到他的眼前给他看,意思是你同意不同意。

    驼背大老刘点点头,那个死鬼狱警就喊道:

    “看签了!看是不是个下下签?”

    这几个死鬼狱警就凑到一块儿,解开那个纸团,然后都高声唱道:

    “啊哈,上山签,签名是喝稀饭!”

    我们几个听得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这些个鬼家伙真是能折腾人,居然要让这样的受刑者去喝稀饭,这不明摆着是让人受罪吗?

    那个马狱长嘿嘿一笑,然后凑到驼背大老刘的面前说道:

    “你这小子就是手气好,居然抓到一个上上签,不是抽肠子的签,所以这中午我们只能休息了,要到下午才能给您重新上刑的!哈哈哈!”

    说完,马狱长一挥手,喊道:

    “小的们,赶紧将犯人解下来,然后就地埋锅造饭,中午大家喝稀饭!”

    那些死鬼一听,就都跑开了去忙,一边解开驼背大老刘的绳子,一边在甲板上架起了锅和火,真的煮起了粥来。

    大老刘被丢在冰凉的甲板上,血流满地,没有人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