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蒋南天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330字

    我们四个真是倒霉,眼看逃脱了酷刑折磨,但却打死都没有想到,这一不小心,就跳进了正在睡觉的巨水鬼的肚子里。

    我们四个一个个仰着脖子,看着巨水鬼偌大的一个肚子,感觉到非常迷茫,不知道该从哪里爬出去。

    大胡子在粗大的肠子周围观察了半天,才终于制定了一个翻越计划。

    他说道:

    “你看,我们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找个地方,进到这个巨水鬼的肠子里,然后沿着他的肠子,再进入到他的胃里面,再在胃里面给他折腾一番,然后伺机从巨水鬼的嘴里逃跑出去!”

    我也赞成大胡子的说法,因为持此之外,我们根本没有其他的办法来离开这个巨大的肚子了。

    于是我也说道:

    “胡子哥说的没错,咱们到了他的胃里头,就使劲折腾,给他折腾个翻江倒海,我就不信他不恶心、不反胃,然后把我们四个再给吐出去!”

    张班长还是胆小,他哆哆嗦嗦地说道:

    “不行我们几个就先呆在这个怪物的肚子里,然后看能不能有啥奇迹发生,比如这个巨水鬼突然死了咋的,我们再伺机出去,你们看这样好不好?”

    大胡子嘿嘿笑着说道:

    “你想得真是太简单了!这个水鬼又没有啥大毛病,他怎么能死呢?而且,你不知道,现在他正在睡觉,所以他的肠子不蠕动,他的消化液也没有分泌,但只要他一醒来,那我们就惨了!”

    我吃惊地问大胡子道:

    “你说他一醒来,他的消化液就要排泄下来,我们是不是会被淹死的?”

    大胡子点点头,肯定地说道:

    “那肯定是!他的消化液是一种巨酸液体,跟我们人类的那个硫酸和盐酸,还有王水一样,甚至比这些东西还要厉害。你们想一想,这些消化液要是铺天盖地地从我们头顶降落下来,我们不被腐蚀死了么?”

    高三海急忙在一旁说道:

    “这个水鬼到底要睡多长时间?”

    大家听着高三海这样说,就都转过头去看着大胡子,希望他能够给大家解释清楚这个问题。

    大胡子思索了大半天才说道:

    “我想这些巨水鬼,他们通常是在夜晚出来找东西吃,现在是大白天,所以,我想他们就会潜入到这个阴镜子海里面,然后睡觉吧?”

    我一听这个大胡子吞吞吐吐的,所以感觉心里更加有些不放心了,于是追问他道:

    “你说的这个到底靠不靠谱?”

    大胡子说道:

    “这个我也是不太确定,根据我以前在盗墓时听他们说过的,这些产自江南的巨水鬼,他们就喜欢在黑夜里捕捉食物,然后在大白天里睡觉。”

    我一听就明白了,于是我说道: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有八个小时的时间,来从这个巨水鬼的肚子里逃跑出去?!”

    大胡子摇着一个指头,说道:

    “不不不!是十六个小时,因为这个神州鬼国的时间跟我们人类的不太一样,他们的夜晚只有六个小时,而白天有十六个小时,所以我们四个只有这些时间,因此一定要赶快想法逃出去!”

    张班长听了我们几个的分析,感觉自己有点力不心,因为他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这几天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恐怖之中,所以他实在是不愿意走了,就叹息着说道:

    “我看我还是留在这里吧,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你们赶快走吧!”

    大胡子说道:

    “你怎么能留在这里呢?!等一会要是这个巨水鬼醒来了,咱们呆在他的肚子里还能活命吗?赶紧走吧!”

    我和高三海也上前劝说张班长道:

    “现在是关键时候,我们几个要一起行动,然后相互帮助,才能爬出这个巨水鬼的肚子,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那只有一死,我们怎么能忍心呢?”

    张班长一听,突然张开口来,嚎啕大哭道:

    “我这辈子虽然没有干过啥大事,但是也没有遭遇过啥大的坏事,可自从到了这个博物馆里,当了个文物看管员,而且被评了个先进文物看管员,这个倒霉的事情就开始接连不断了,先是死了老婆,后来是被情人陷害,失手杀了一个人,于是就被不明不白的关进了这个死鬼监狱,你说,我容易吗?我这辈子……”

    张班长边哭边说,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看起来心里的确是很难受的。

    我看着这个花甲老人哭的这样伤心,自己心里也不由得心酸起来,猛然之间感觉自己也是这样的倒霉,从深圳的那个航班上一下来,坐上一辆不知是开往那里机场大巴,然后就糊里糊涂地来到了这个鬼地方,最后竟然呆在这个巨水鬼的肚子里,真是有点啼笑皆非。

    现在,你看,这想死也似乎还没有这样容易,似乎在这个阴阳迷城里,还没有受尽折磨,还要接受更加残酷的摧残,最后才能被注射死刑的。

    大胡子在一旁劝道:

    “张哥,你就不要再伤心了,面对现实吧!我比您还惨,当个兵进了一个鬼兵营,逃出鬼兵营,又入了盗墓贼的团伙,因为分赃不均被迫杀了两个人,然后被关在了这个死鬼监狱里,受到的惊吓还少吗?所以,你就是哭死也没有用,没有人同情咱们的,咱们还是另外想办法吧!”

    高三海也在一旁劝张班长道:

    “你看大家都是这样的遭遇不幸,也不是你一个人这样,所以你就别伤心了,赶紧起来走吧!要是迟了,我们四个就会没命的!”

    ……

    我刚开始不相信那个瞎子鬼,也就是驼背大老刘的话,现在一看这个场面,我终于有点相信了。

    他说的没错,瞎子鬼是被下了酷刑折磨的咒语,而这三个人是被下了恐怖折磨的咒语,所以,他们三个人都要承受越来越多的酷刑折磨,似乎这辈子是难以摆脱这个魔咒的控制的。

    但是,这个恐怖折磨的事情我还不敢跟他们说,因为我不敢确定,他们几个听到后是不是会受不了。

    ……

    张班长被我们一说,就摇着头说道:

    “我看这样的样子,我还不如死了的好,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了,整天里生活在一种无边无际的恐怖空气之中,我是一个人啊,我怎么能受得了这样的摧残呢?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我一看满脸泪水的张班长,心里突然感觉,还是将这个下咒语的事情告诉他们吧,否则,他们就是被吓死了,也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将他们三个拉倒一个比较宽敞的地方,看着四面红色的肉壁,闻着腥臭无比的味道,然后问他们三个道:

    “你们记不记得自己以前,就是上辈子是干啥的?!”

    张班长和高三海都摇着头,说道:

    “你这个真会开玩笑,我们怎么能够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干啥的,这辈子都搞不清楚,还上辈子哩!”

    看来我从他们两个嘴里是问不出啥东西来了,于是我就问大胡子道:

    “你上辈子到底是干啥的?比如是不是土匪啥的,杀过好多人什么的?”

    大胡子反问道:

    “李锐,你问这个是啥意思?”

    我回答道:

    “没有啥意思哦,我就是问问。”

    大胡子思索了大半天,才说道:

    “我之前老是梦见一个地方,好像是在地下,黑洞洞的看不清,而且,我发现那里是非常繁华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有商店和学校,还有银行,还有一个大酒店,叫做啥胡吃海喝大酒店,里面全是食客,生意很兴旺的。”

    “而且,除了经常梦见这个梦之外,我还梦见有一个老道士给我托梦说,说他是蒋南天,是我的好朋友,还说他是有名的殷商武士,还说我们要是一有机会,就要揭竿造反的!”

    我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心想:坏了!看来这个瞎子鬼说的没错,他们大概真的是被下了咒语了。

    我赶紧问道:

    “你真的梦见了胡吃海喝酒店,还有那个蒋南天,是不是?”

    大胡子点点头,说道:

    “就是,我不会骗你的,我经常梦见这些个梦,但就是不知道这个梦意味着啥,我到现在都不知道!”

    我刚想说啥,就听见那个话很少很少的高三海突然说道:

    “你们说的是蒋南天?!”

    我和大胡子都吃惊地说道:

    “就是,是蒋南天,你难道认识他?!”

    高三海说道:

    “我倒是不认识他本人,就是在梦里,我也经常梦见一个道士打扮的人,说他是石马蒋南天,要让我跟他走,去揭竿造反啥的。”

    大胡子问道:

    “你真的也梦见这个人了?!他穿着个道服,拿着一把宝剑,看起来很是威风凛凛,是不是?!”

    高三海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说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人,我天天晚上都梦见他,他天天晚上都来缠着我,我都不知道怎么遇上他了!”

    张班长也在一旁说道:

    “你们说的有啥吃惊的,我也是经常梦见有一个老道士,名字是啥记不清楚了,但他也给我说了一些怪话,说什么我们要团结起来,推翻啥的。”

    我摆摆手,意思是我明白了,你们就不要再说啥了。

    我放低了声音,悄悄地对他们三个人说道:

    “这都是因为你们被下了诅咒!”

    “什么?!诅咒?啥诅咒?”

    我问大胡子道:

    “我先问你,那个驼背大老刘就是瞎子鬼?你不是认识他吗?”

    大胡子一听,摇摇头,吃惊地说道:

    “我认识的那个瞎子鬼,跟这个瞎子鬼不一样,他其实没有瞎,他是装的,这个驼背大老刘根本就不是那个瞎子鬼!”

    我说道:

    “你说的我知道了,咱们先不管他是不是真的瞎子鬼,我先说一说你们被诅咒的事情!”

    ……

    让我我根本没有想到的是,我跟他们三个说了他们遭到恐怖诅咒的事情,没想到那个张班长听了后,居然就去自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