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零五肠道恶战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455字

    我的这一阵惊人的叫声,跟我心里想象的一模一样,竟然吓呆了那一大团异常团结的水鬼肠道寄生虫。

    它们都磨砺着自己的口器,探头探脑地不敢再朝前逼过来。

    它们摸不清我和高三海这两个人状怪物,到底是不是它们的食物,因为它们一直呆在这个巨水鬼的肚子里,看到的经常是一些死人和死鱼,还有死鬼,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能够发声和怪叫的东西。

    就在这一诧异之间,我已经卯足了劲道,用手一拉那个还在吓得发抖的高三海,悄悄地绕过那些正在研究我们的各式寄生虫的身旁,然后拔腿就跑!

    ……

    我们两个沿着肠道上方,也就是朝着北面的地方,一路狂奔,希望在那些肠道寄生虫醒悟过来的时候,能够逃到这个水鬼的胃里头。

    高三海一边跑,一边问我道:

    “小李子,你发现了没有,那些肠道寄生虫怎么那样巨大啊?”

    我气喘吁吁地回答道:

    “那当然了,这些东西呆在这个巨水鬼的肚子里,环境优雅,无雨无风的,而且食物肯定是十分丰富的,有好多吃的东西,还是肉食,它们哪能不大呢?”

    高三海说道:

    “我从来没有看见那样大的蟑螂,就像是鸽子一般大小,看起来像是要吃人的架势!”

    我说道:

    “就是,还有那些蛔虫,看起来跟野外的眼镜蛇一样粗细,而且似乎都是些食肉动物了,这真是他妈的匪夷所思啊!”

    ……

    我们两个边说边跑,很快就又来到了一处肠道拐弯的地方。

    这里突然变得宽敞了起来,而且食物残渣也似乎少聊很多,除了一些人腿子和死鬼狱警的头颅堆积在哪里之外,啥东西都没有了。

    我们两个打算还想朝着北面跑过去,但发现这里已经到了肠道尽头,再也没有可供长跑的跑道了。

    我和高三海相互扶持着,费了好大的功夫,这才爬上那堆又臭又腥的人和鬼的骨头累成的骨头小山,站在上面,伸直了脖子朝上看去:

    我的老天!在我们头顶上方,大概有十层楼高的地方,有一个黑乎乎的大窟窿,就像是一个水井的井口一般,突兀地悬挂在高空之上。

    一些食物残渣和消化液的混合物,稀稀拉拉地从哪个黑窟窿里滴滴答答地往下掉落着,落了我和高三海一脸一身。

    高三海看了半天,摇着头说道:

    “小李子,我看不对劲啊?这里是一个死胡同了,出不去了!怎嘛办?”

    我也研究了大半天,才对高三海说道:

    “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黑窟窿,就是这个巨水鬼的胃下端入口!只要我们爬出这个黑窟窿,就会进到这个怪物的胃里头去了!”

    “就是我不知道我们该怎样上去?”

    ……

    我的话音还没有落地,一股子粘稠的液体突然从距离我们两个很远的地方坠落,就是从哪个黑窟窿里坠落的,吧唧一声掉在了肠道里头。

    幸亏我们两个距离较远,否则会被这些强酸消化液给当场烧死的!

    那一堆跌落下来的消化液,在地上四处蔓延,最后流动到了一条死人的腿子下面,呲呲一阵响动后,一股子白烟冒过,那条死人腿子就被溶解了!

    然后,这一堆实力强大的消化液,一会儿就消化了好多堆积在水鬼肠道里头的东西。

    我摇着头,站在摇摇欲坠的那一堆人骨山上,因为下面的一些骨头,差不多都被那股子消化液给腐蚀掉了,所以开始变得不稳当了,对高三海说道:

    “老高,看来咱们两个弄错了,这个方向大概是逃不掉的!那个大胡子还是狡猾的,他就知道从胃里直到嘴里的这条路根本是走不通的!所以他不来,而是看着我两个来送死!这个家伙真坏!”

    高三海一听,立刻颓丧地往死人骨头上一坐,抱着头说道:

    “李锐,咱们是不是又被恐怖诅咒了?!费了这么大的劲,我的双脚都跑麻了,这怎么就出不去呢?!”

    我对高三海说道:

    “这不是啥恐怖诅咒,你不要害怕!不行我们就往回跑,然后去找大胡子,看再想一个办法,成不成?”

    高三海吃惊万分,喊道:

    “啥?!再跑回去!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点点头,意思是我们只有这样做了,别无他法!

    ……

    不要看高三海是个个子高大,行为老练的男人,他听我这样一说,居然就瘫在地上,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也不怪他,这些天来,他受到的惊吓简直太多了!

    我赶紧安慰他道:

    “你看一看,光就是这个胃的下面这个黑窟窿,我们两个没有工具,是万万不能爬上去的!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就是有梯子,爬上这个黑窟窿,但也不能进入这儿胃里头,你知道吗?这一点我们事先没有考虑清楚,知道不?!”

    高三海带着哭腔问道:

    “为啥不能进入这个鬼东西的胃里面,一旦我们进到了胃里面,那不就离嘴巴不远了吗?而且,你们说这个水鬼睡觉的时候,嘴巴不是张开着吗?我们不就可以从张开的嘴巴里面逃逸了吗?”

    我依旧安慰他道:

    “话是这样说的,但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你看,我们事先就没有估计到这些消化液,你可知道,这个巨水鬼的胃里面有多少王水吗?”

    高三海哽咽着说道:

    “啥叫王水?”

    我嘿嘿一笑,说道:

    “就是这个家伙胃里头的消化液!堪比王水。王水就是比硫酸和盐酸还要厉害百倍的一种腐蚀剂,就是钢铁也架不住它的腐蚀,都要融化的!”

    高三海一听,哭闹的声音更大了,他一边哭,一边喊道:

    “好了,我打死再也不跑了,就让那些王水猛烈地过来吧!索性将我给活活烧死了算了,也比在这样的恐怖诅咒怪圈里东奔西跑的好!”

    ……

    高三海的这一阵子喊叫,比平常里更加响亮,所以在这个安静异常的肠道里传出去了很远很远。

    结果,果不出我的预料,那些刚才被我们蒙骗了的肠道寄生虫,忽然就出现在了肠子拐弯的那一头!

    因为,它们的游骑兵,也就是探路的几只蟑螂,已经探头探脑地出现在了我们的脚下,还有几只白色的蚂蚁,大概有老鼠那样大,也出现在了我和高三海的面前。

    在这些游骑兵的后面,一阵巨大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很清晰很清晰了。

    还有那一堆肠道复合寄生虫的独特的啸叫声,也已经像风一样的传到了我们两个的耳朵眼里了!

    ……

    一只大蟑螂,摩擦着它的嘴巴大钳子,将两只探路的触角向我的脚伸过来了。

    同时,高三海也没有比我幸运,有三四只白色的透明蚂蚁,已经将他团团围住,大概要先吃了他!

    我一看阵势不妙,急忙对高三海喊道:

    “快拿手里的铁锨,砍死它们!快!”

    高三海被我一喊,这才醒过神来,他提起手里的那把工兵铁锨,朝着那几只白色的蚂蚁就砍了过去!

    在这个环境之中,那些鬼东西因为也要争抢食物,所以也练就了一声非凡的凶恶本事,因此是不容易就被砍到的!

    高三海挥动着铁锹,一阵疯狂的挥动和砍杀,但回过头一看,除了砍下一只蚂蚁的一条透明腿子之外,剩下的那些白色鬼东西,根本就是没有伤到。

    这些白色的大蚂蚁,摩擦着它们的巨大口器,一张一合的示威,围住高三海绕着圈子,打算把这个食物给搞晕了再扑上去咬死他!

    我的这儿也不太平,我本来计划一脚置敌人与死命,但那里成想,这些死鬼蟑螂,并没有我心中估计的那样愚昧。

    我冲着一只蟑螂狠命踩了下去,感觉将这只死蟑螂给踩死了,但没过一会儿,我就感觉脚底下一阵锐利的刺疼。

    我赶紧抬起脚来一看,MA GOD!那只被我差点踩死的蟑螂,竟然用它的嘴巴上的大钳子,刺穿了我的皮鞋底子,然后将它的口器插进了我的脚底板上!

    我疼得一个趔趄,拔出口器,然后就看见那只被我踩扁了的蟑螂,虽然掉落了两条腿子,但还是安然无恙,跌跌绊绊地又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又加入了围捕我的行列。

    ……

    高三海那里也战果不佳,几只白色的大蚂蚁围住他,眼看就要上手了。

    高三海拼命挥动着手里的铁锨,山下劈刺砍杀,也好,他是干过护林工人的,所以还是手上有力气,动作也快,三下五除二,就砍死了三只蚂蚁!

    可是,剩下的那一只蚂蚁一看不妙,就突然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努起自己的嘴巴,也就是口器,朝着正在挥舞铁锹的高三海,就喷出了一股子白色的液体。

    我心想:不好!那绝对是蚁酸,这下子老高可要倒霉了。

    那股子蚁酸在空中突然稀释开来,然后就像是白色的烟雾一样,四散扩张,最后弥漫到了整个肠道里面。

    高三海距离这些白色的蚁酸烟雾最近,所以受伤最厉害,他的眼睛里钻进了蚁酸烟雾,只感觉一阵刺痛,然后是一阵麻痒难受,最后实在是忍不住了,只好丢掉了手里的铁锨,拿起双手,摸起了自己的眼睛来。

    那只大白蚂蚁趁机扑上前去,照着高三海的脚腕子就是一口。

    这一口大概是积攒了很长时间,所以下口很毒,一口就从高三海的脚腕子上活活地撕下一大块肉来。

    一阵鲜血喷涌而出之后,高三海只有撕心裂肺的哭喊了!

    那只蚂蚁不管这些,只顾底下自己的头,嘁哩喀喳地狼吞虎咽,不一会就打算将那块肉给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头去!

    我趁机赶到那只蚂蚁的背后,照着它的蜂腰地带,也就是它的细腰处,咔嚓就是一铁锨,这只蚂蚁正在吃高三海的那块肉,所以没来得及躲避,就被我挥铁锨给砍成了两半截。

    让我和高三海吃惊不已的是,那只蚂蚁虽然被砍成了两段,但它居然还有心思吃肉,而且直到将老高身上的那块肉全吃到了嘴里,这才闭目而死。

    剩下的那几只蟑螂,又乘机围攻了过来!

    而且,最要命的是:后面的寄生虫大部队很快就要赶上来了,我们的赶快想个办法才行,不然就会被活活撕碎吃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