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零六食人蚁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6本章字数:3477字

    我急中生智,赶紧对那个还发呆的高三海说道:

    “你先装死,然后让我来对付这几个讨厌的大蟑螂吧!”

    高三海这一次还算醒悟的早一点,动作还算麻利,他赶紧躺下,睡在了那个巨水鬼的肠子壁上,然后双腿一蹬,就像是死了一般僵硬,看起来一动不动了。

    我都惊奇了,这个护林员真他妈的会装死,乍一看绝对就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活生生地就是死尸!

    ……

    我猫着腰,就像是一个守株待兔的农夫一样,手里提着工兵锹,单等那几个狡猾异常的大蟑螂来吃这个装置死高三海。

    果然,在它们的大部队没有到达之前,那几个鬼头鬼脑的大蟑螂,就想首先独自享用一下这个刚刚死去的高三海尸体。

    三个大蟑螂摇头晃脑地摆动着它们嘴上的大钳子,晃晃悠悠地摸到了高三海的大腿根子那里,先是拿自己的口器嗅了嗅老高的腿肚子,然后一路朝上,又朝着他的下身那里嗅了过去,大蟑螂的意思是很明显的,那里味道最冲,它们就打算朝着那里下手!

    我几乎差点笑了出来,因为我看见,那个高三海,只吓得哆哆嗦嗦,躲开也不是,伪装也不是,就差吓得哭出声音来了。

    我就怕这个家伙突然演戏演穿帮了,所以我赶紧凑了过去,准备做一个螳螂扑蝉黄雀在后的惊人计谋,那个高三海就是那只死蝉,蟑螂就是那个螳螂,反正它们都是螂字辈的。

    而我,就是那只黄雀!

    一只大蟑螂已经开始用它的那只大钳子,打算将高三海的裤子给撕烂了,然后照着他的命根子就要下口!

    高三海吓得哆哆嗦嗦的,就像是阴风吹着他的衣服,在暗夜里颤动一般。

    ……

    我怯怯地、悄悄地猫了过去,拿起铁锹,照着那只正在啃食高三海裤子的大家伙,就来上了一铁锹。

    咔嚓一声,那只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大蟑螂,就被我突然拦腰砍成了两段。

    它的一段掉在了地上,还挣扎着想要找到它的头和身子,但它的另一半,却毫无知觉,竟然还爬在高三海的腿子上,摇摆着口器,撕扯着高三海的裤子。

    直到过了一分钟左右时间,那只该死的大蟑螂,才从被我砍断的伤口那里,冒出了一些绿色的汁液,喷射了一会儿,最后彻底死悄悄了。

    高三海斜着眼睛一看,心里又惊又喜,惊的是那只鲁莽的蟑螂,差点咬到了自己的命根子,喜的是,李锐家伙的计谋还是有用的,这不很快就消灭了一只吗?

    ……

    其实,人的智商,并不见得就比这些昆虫和小动物厉害,但是,这些小动物只知道动脑子,但就是不知道使用阴招。

    人类在相互的斗争中,最善于使用阴招损招,而且他妈的将这个优势发挥到了不能再操蛋的地步了。

    所以,虽然这些肠道寄生虫狡猾异常,但却架不住人类的阴招对付!

    ……

    一击命中,高三海继续躺在地上装死。

    剩下的那两只大蟑螂一看同伴突然变成了两半截,它们两个好像是忽然明白了过来,都踮起了自己的身子,对着我呲牙咧嘴,意思好像是发现了我这个黄雀一样。

    我被这些家伙的智商给震惊了,它们似乎知道这个损招是我出的一样。

    出了损招,心里难免心虚,所以我就退后了几步,打算躲开这些肮脏的家伙。

    那几个剩下的白色蚂蚁可不管这些,它们好像是饿极了,忽的看见地上躺着这么大的一堆食物,可高兴坏了,也不管啥黄雀在后,都调转身子,扑向了高三海!

    这些蚂蚁并不急着跳上高三海的身体,而只是在周围绕着高三海转圈,然后聚在了一起,好像是商量了一番,然后这些家伙竟然不自量力,打算合力将那个高三海给抬走!

    三只蚂蚁展开它们的嘴巴,分别咬住高三海的两条腿和一条胳膊,然后一起用劲,准备将这个大食物给抬到它们的洞子里去。

    我刚想趁机动手,就看见那两个大蟑螂急了,它们感觉这些白色的蚂蚁要抢夺它们的食物,这可是一件要命的事情,它们绝对是不会答应的。

    两只蟑螂立刻展开翅膀,将之竖起来,发出沙啦沙啦的声音,疾步跑了过去,去咬那些白蚂蚁的腿子!

    白色蚂蚁当然也不是那么好逗的,它们一看蟑螂来挑战,为了食物,它们也要跟比自己大十多倍的蟑螂作战。

    蟑螂一口咬住了一只蚂蚁的一条腿子,摆着头狠命撕扯着。

    那只蚂蚁也调转过头来,对着那只蟑螂的触角就是一口!

    看来那只蟑螂的触角是比较敏锐的地方,给蚂蚁咬了一嘴,似乎很疼很疼,直疼得哆嗦着身子,痛苦不堪,但就是不放开自己的大钳子,依旧咬住蚂蚁的后退不放。

    ……

    这几只肠道寄生虫捉对厮杀,这可让我得手了。

    我提起工兵铁锨,嘁哩喀喳几下子,把原本很难砍到、狡猾灵活的蟑螂和白蚂蚁就都给剁成了两半截。

    高三海一看敌人都已经被消灭了,赶紧一个咕噜从地上爬起来,赶上过来,冲着我的胸膛就是一拳。

    我被这个护林员给打蒙了,踉踉跄跄的往后倒退了几步,然后才站住,问道:

    “怎么?!”

    高三海说道:

    “李锐,你他妈的,真有你的主意,你简直是太阴险了,老子差点让这些鬼东西给活活咬死了!”

    这也算是他对我的报复吧,因为我让他躺在地上,恐怕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这会儿安全了,他就来报复我。

    我被打得生气,张嘴就骂高三海道:

    “你这个该死的看山农民,那我躺下,你来砍啊!你又不会,你还敢打老子,看我不削死你!”

    我提起手里的工兵铁锨,就想给这个农夫来上几下!

    ……

    一阵子奇特的啸叫声突然从肠道拐弯处传了过来。

    原来,这些寄生虫大部队这会儿才找对了方向,然后冲着我们掩杀了过来。

    寄生虫大部队还没有到来,一股子白色的蚁酸烟雾就已经提前抵达,然后在肠道尽头烟雾缭绕的弥漫起来。

    我生气高三海对我动粗,所以这次我没有理他,因为时间太紧迫了,我就独自一个人开始挖跟前的那一堆人的、鬼的,还有死鱼的骨头混合累成的小山了。

    我拼命挖开那些盘根错节的骨头和腐肉,然后闭住呼吸,一下子就躲到了那个小洞子里面去了!

    因为我心里清楚,就是几只大蟑螂和几匹白色蚂蚁,我们都很难对付的,更何况后面上来的成千上万的大部队,那简直就没有办法,只有一死了。

    所以,还是开国领导说得对,他一辈子只干过两件事,就是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这就是真理。

    我也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打不过这些肠道寄生虫大军,索性就躲起来,看它们能把我怎么样?

    高三海不知道,他看见我钻到了那一堆人骨鬼骨的当中,还以为我怕他了,所以沾沾自喜,站在原地摇头晃脑地高兴呢!

    ……

    我本来就是想要吓唬吓唬他,没成想这时间上来不及了,先头抵达的白色蚂蚁,大概有一百多个,嘴里都喷着白色的蚁酸,冲着那个站立在肠道里的高三海就刺了过去。

    我喊道:

    “高三海!赶紧钻进骨头堆里去!快!”

    我的声音和那些蚁酸喷流,几乎同时到达高三海的身上,一股子进入了他的耳朵,一股子弥漫到了他的身体各处。

    我这会儿才体会到了啥叫超音速,这些蚁酸的渗透速度简直就是超音速!

    高三海刚明白我的意思,可是就已经来不及了,蚁酸已经进入他毛孔,并迅速麻醉了他神经系统,然后瘫痪他肌肉的速度,比我的声音还要快好多。

    高三海只感觉全身一麻,然后立刻就失去了行为能力,想要抬腿就走,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了,他就像是一宗蜡像一般,呆立在了原地,一动不动了。

    几百只白色的蚂蚁,从他的腿上开始,迅速就爬到了他的全身,然后占领了他的所有地方,开始啃食起来。

    ……

    对此我只能是无能为力,因为只要我一露头,那些疯狂的蚂蚁,就会将我也撕碎成人肉碎片的。

    我只有眼睁睁的看着高三海受罪,高三海也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我躲在那个人骨鬼骨小洞子里龟缩着不敢出来。

    你们没有看见过这个高三海的眼神,那简直是恐怖之极度的一种眼神。

    他虽然没有了知觉,但他的视觉和听觉还在,所以他只能感觉自己身上的肉被千万次切割的感觉,但是没有疼痛的感觉,而且,他还能清楚的听见这些蚂蚁撕咬自己血肉之躯的声音,还有狼吞虎咽咀嚼的声音。

    不知道大家感受过手术台上的场景没有,大夫拿着手术刀,朝着你的肚子或者是心脏部位就是一刀,而你正好是半麻醉,能够通过屏幕看清楚那个医生正在下刀子。

    你那时的感觉,恐怕虽然不痛,但可以想象出那种疼痛吧,这种想象出的痛苦,我感觉不比那真正的疼痛差到那里去。

    高三海正在感觉着这种想象之中的疼痛,所以他被吓坏了,但意识不灭,他就要忍受这种恐怖切割。

    ……

    那些蚂蚁也就勉强切割了一分钟左右吧,后来的蟑螂大部队就疯狂而至,直接接管了高三海这个猎物。

    白色的蚂蚁当然地位要低一些,所以一看见蟑螂部队来了,就都退避三舍,极不情愿地让开了到手的猎物,摇头晃脑,不甘心地退下了。

    我偷眼一看,差点惊呼出声来,我的老天!

    就是这一分钟不到的时间,那个高三海,他的满身肌肉,还有脂肪部分,就被那几百只蚂蚁给撕咬掉了三分之二,只剩下一些红色的里肉,粘贴在他的骨架子上面,看起来恐怖至极!

    刚才是因为被那些白色的蚂蚁给遮挡住了,所以没有看见高三海伤的有多厉害,这会儿看见了,我心里想到:就让他快点死吧!

    高三海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然后似乎悲痛欲绝,抬起头来,不敢再看了。

    我似乎还听见高三海嘶哑着声音说道:

    “李锐,救救我!救救我!”

    我想,他都成这个样子了,竟然还不想快死,这可见人是多么的爱好活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