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零八乘人之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539字

    那个人浑身是血,而且在脸上涂抹了好多粘稠的消化液粘液,闻起来又臭又酸,简直能把人给熏死了!

    我退后了几步,心想:这一定是那位无名幸存者,侥幸没有被这个巨水鬼的肠胃给消化了,所以活到了现在吧?

    那个人一看我看着他直发呆,就哈哈大笑着说道:

    “李锐,怎嘛,你不认识我大胡子了?!”

    我一听又惊又喜,赶紧凑到他跟前一瞅,妈的!这不就是大胡子吗?他怎么从我的头顶上落了下来呢?

    大胡子摸了一把脸上的粘液和血,说道:

    “刚才,有一个肠道寄生虫大军刚从这里开拔了过去,我差点给它们活活吃了,幸亏我反应快,一个绷子挖到了肠道的上面去,才躲过一劫!”

    我摇着头,无可奈何地说道:

    “还是你厉害,我也差点给这些鬼东西给咬死了!”

    大胡子朝着我的左右前后看了半天,突然问道:

    “唉,李锐,那个高三海高大哥哪里去了?”

    我有点垂头丧气地说道:

    “这个你还看不出来吗?他被那些白蚂蚁和大蟑螂给吃了,就剩下了这个东西!”

    我一边说,一边从地上捡起了刚才被吓得丢掉的那颗高三海的头颅,然后提着给大胡子看。

    大胡子一看,就说道:

    “我就告诉过你们,不要往这个巨水鬼的肠子上游里去,哪里是他的胃和胆囊,哪里全是强酸,咱们是根本出不去的,可是你们就是不听,你看看,这不是又牺牲了一个吗?真是的!”

    我一听就怒不可遏地说道:

    “哎!大胡子,你到底还是不是人?!你既然知道上游是那样的凶险,为啥不早告诉我们?!等到高三海被害死了,你才在这里放屁!有用吗?”

    大胡子也反唇相讥,吼道:

    “李锐,这不都是怨你!你要是早一点答应了我的请求,这不啥事都没有了吗?这都是因你而起的!是你害死了老高!”

    ……

    TMD!

    我现在的感觉就是:我想吃人!

    我实在是怒火烧天,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这些怨气,大概是我被拐骗到这个阴阳迷城之后,全部积攒下来的怒火吧?

    反正我感觉我的两个眼珠子都红了,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刚好给大胡子这样一擦,就像是千万年的一桶汽油,突然遇到了自己的知己——火苗一般,不烧光了天地人和,都不算是汉子一个!

    我从褴褛不堪的衣服上撕下一块破布,狠命咬在嘴里,然后嚎叫着冲向了对面的大胡子,照着他那张丑奴肮脏又臭气汹天的黑脸面就是一拳!

    其实,大胡子当过兵,小的时候也跟着爷爷练过三脚猫的功夫,对付我应该是绰绰有余,但是,人的胜利就在这气势上,即使不会拳脚,但只要有让对方必死的决心,那就会从宏观上震慑住对手的!

    大胡子就被我的凶恶气势给焊死在了原地上,连躲避的反应都被吓没有了。

    噗通一声,我的一拳就重重的击打在了大胡子的那张脏脸上了。

    我都不知道我的这一记老拳积攒了多少正能量,或者是负能量,反正大胡子当场被打得踉踉跄跄,然后跌坐在巨水鬼滑溜溜的肠道壁上。

    我一击中敌,想要赶尽杀绝,所以趁机又冲上前去,对着地上的那个大胡子就是一顿大脚暴踩。

    我也不知道我一连踩了多少脚,我后来估计大概有七八十脚吧,直到我的气焰全部通过左右脚,给满满当当地,舒舒服服地释放完毕之后,我才累的要命,一下子瘫坐在了肠道壁上,就像是泄了气的猪尿泡,缩成了皱皱巴巴的一团。

    ……

    那个大胡子被我一顿暴踢,吓得双手抱着头缩在一堆烂肉上,不敢抬头看我。

    大概过去了有一刻钟的样子,大胡子这才敢偷偷的抬眼看了我一眼,发现我已经发泄完了,就像是插在草堆里的强弩之末一样,没有了当初刚射出时的呼啸之声了。

    看着大胡子哆哆嗦嗦的模样子,我心里突然就有了一种愧疚的感觉,感觉自己刚才的确是做的有点太过分了,而且我知道,大胡子要是一还手,遭踩得人应该就是我了。

    所以我感觉有点太不好意思了,所以自己倒是低下了头,不敢面对大胡子了!

    ……

    大胡子起身过来,我就等着他的责骂和报复了,但他却对我说道:

    “李锐,你刚才的样子,绝对像是一代枭雄得样子,不得了,有气势!所以我认定你了,你当我们新鬼国的领导吧?”

    “带头朝着那个黑暗的血咒家族开战吧!”

    “打败他们!重新建立一个全新的新鬼国!”

    “最后统一三界!”

    ……

    这人TMD就是贱啊!这都让我给大脚了这一百下,他还是不想放弃他的理想,而且似乎更加坚定了。

    我有气无力地问大胡子道:

    “张班长的遗体呢?”

    大胡子默默不做声,走到肠子的一个褶皱处,弯下腰,捡起一块东西,拿到了我的眼前,让我看个够。

    我一看,就噗嗤一声吐出了一口液体,好像是胃里头犯上来的酸水。

    大胡子拿给我的是半截小腿,上面血肉模糊,还有很不规整的骨头茬子,一些肉串子就粘连在那些骨头断面上。

    我一边吐一边说道:

    “赶紧拿开,我恶心死了。”

    大胡子将张班长的唯一遗物——半截小腿子丢在了一边,说道:

    “那些肠道寄生虫大军过来时,就把他给弄成了这个样子,还有他的头颅,被几个白蚂蚁给抬走了,我估计是给它们的崽子做房子去了吧!”

    我没有再对此表态,因为我见过这些家伙啃食高三海的过程,那绝对是凶险万分的,所以我无话可说,因此只能问大胡子道:

    “我们下一步给怎么办?难道在这里等死?!等那些肠道寄生鬼来结束我们的生命吗?”

    大胡子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道:

    “李锐,只要你同意做我们的领袖,我就告诉你逃跑的办法!”

    这一句差点又把我早已经熄灭的怒火给重新点燃了,我又想站起来,但这时候我才发现,经过了刚才的疾风暴雨,现在,就是连一道彩虹,我也闪亮不起来了。

    因为我这时候才发现,我都多少天都没有吃东西了,那还有力气来跟这个赖皮一样的大胡子计较呢?

    我坐在满是血水子和烂肉的肠道壁上,气若游丝地说道:

    “大胡子,求求你了,就别再说这些没用的话了,我不是当鬼国领导的那号人,你还是再斡旋一个新人吧,你就告诉我,怎样才能跳出这个黑坑?!”

    大胡子不说话,沉默了好半天,才说道:

    “我还是哪个态度,你要是不答应我,来当这个鬼国领袖,我就不会告诉你这个出口,直到你答应我们,包括死去的大老憨,快递小刘和张班长,以及高三海等等,这些人其实都是十分赞成你当这个领导的,你就从了吧!”

    我感觉有点像是逼婚,我刚想开口骂道:

    “你奶奶个腿!你这是威胁我啊!我当不当领导跟你有个毛上的关系!这真是咄咄怪事啊?世界上还有逼着让人当领袖的?!”

    可是,我的这句话刚说到了毛字,就听见那种熟悉而又恐怖的啸叫声,又从肠道的下游朝着我和大胡子的方向铺天盖地的赶来了!

    ……

    大胡子反应还是奇快,他冲我喊道:

    “李锐,赶紧跳到天花板上去!快!”

    我知道大胡子说的天花板是啥,就是这个巨水鬼的肠道壁上方,只要爬到哪里,这些鬼东西就会从下面跑过去,也不会发现我们的。

    但是,四周油水光滑的,我扑腾了半天,就是爬不到上面的那个褶皱里面去。

    大胡子一看我不行,就赶紧跑了过来,蹲在下面,喊道:

    “李锐!快爬到我的身上去,赶快,然后藏到上面的褶皱里面,那里面很大很大的!注意,在里面千万不要呼吸!”

    我登上这个志愿者人梯,一下子就蹦到了头顶上方的一处褶皱壁里面,然后拼命往里面爬去!

    大胡子的嘴也没有闲着,他边顶着我,边说道:

    “李锐,你赶快答应我,当我们的头吧!”

    我没有想到,直到这个时候,这个大胡子还在公关,要是在和平年代,或者是人世间,这个家伙一定是个拉保险的好员工啊。

    我一边往上爬,一边答应他道:

    “我考虑考虑,研究研究,你先让我上去行不行?”

    大胡子执拗地说道:

    “现在就给我一个答案!我已经等不及了!”

    我气得要命,压低了声音说道:

    “大胡子,要是我死了,你就啥也别想得到!更不要说当领导的事情了!”

    大胡子还是故意不直起身子,所以我就上不到那个褶皱里面去,我打算踩他几脚,但害怕他要是一松手,我就会掉落下来,然后毫无疑问,会成了那些肠道恶魔的牙祭的。

    大胡子好像十分了解我的心里,所以他继续逼问道:

    “李锐,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就一句话,废话不要说!快做决定吧!”

    我站在这个死家伙的背上,可以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我不答应吧,眼看那些寄生虫恶魔就要来了,我可不想体验被蚂蚁咬,被蟑螂啃得滋味,然后被蛔虫用没有牙齿的嘴巴给活活吞下去!

    绝不!我要活着,我害怕疼痛,我害怕被活活撕碎,我……

    “我答应你吧!我来做领导!”

    我带着哭腔终于屈服了。

    我能够感觉到大胡子激动地在下面发抖,然后就听他大声说道:

    “李锐,你敢发誓吗?!”

    他妈的!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乘人之危啊,不要脸的东西!

    我又顺从地发了毒誓。

    最后,大胡子的一句话,让我差点跳了起来。

    “李锐!这个决定我们还要签订一个合同!准备好了,我丢你上去!”

    ……

    大胡子看着我惊险进入了肠道褶皱壁里面,这才嗖的一下子,窜到了一个较矮的褶皱壁哪里,蹦跶了几下,然后用手抓住褶皱壁边缘,晃晃悠悠地就将自己提了起来,然后一个倒翻,就滚进了那个褶皱壁里面。

    我不由惊叹这个大胡子还是有两下子,要是我,肯定是上不去的。

    ……

    我跟大胡子刚刚躲好,就听见悉悉索索的啸叫声从远处传来,然后是就像吵吵嚷嚷的喊叫声,最后是密密麻麻的喘息声从下方升起。

    我偷眼一看下面,只见前面是白蚂蚁开路,后面是大蟑螂居中,后面是那些长长的肠道蛔虫,慢悠悠地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