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四植入虫卵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636字

    趁着这几只大蟑螂正在呼唤同伴的时候,我悄悄地翻转过身体,爬起来,然后飞也似地向着肠道东面的方向逃跑了。

    虽然我的大腿根和四肢都受到了攻击,留下了些许流着血的伤口,跑起来的确很疼很疼的,但是,为了不被这些鬼东西给活活撕碎了,我还是挣扎着拼命跑着。

    那几个该死的肠道寄生虫,你不知道它们的反应到底有多快,反正是在我刚刚跑出没有十米远时候,这些个大蟑螂,就像是发了疯一般,鼓动着它们肉乎乎的短翅膀,啸叫着从后面追了上来!

    人类的奔跑能力已经退化了,爬树的能力也退化了,所以,任凭我有一颗坚定的逃亡之心,但是,我还是跑不过多条腿的这些恶魔。

    那只带头的大蟑螂,突然跳起身来,挥动着它无数条毛茸茸的小毛腿,频率快得就像是一排排高速滚动的火车轮子一般,几乎没有费吹灰之力,就快要追上我了!

    ……

    我的面前,刚好有一个肠道拐弯,我打算利用这个独特的地形,来甩开追我的这些食人恶魔。

    我最先转过那个肠道拐弯,然后猛地加速,打算在它们拐过弯子的时候,我要跑出更远的距离。

    肠道拐弯减缓了那几只大蟑螂的速度,我甚至都能够听见,这些鬼东西高速运动,遇到拐弯时,那些毛腿子在肠道壁上发出的减速摩擦声。

    一阵子火花,在我的身后溅起,那是这些鬼东西踩刹车时跟肠道面摩擦时,制造出来的电火花。

    你就可想而知,它们之前的速度应该有多快!

    其实,我估计这些死鬼蟑螂,它们也应该吃惊我这个大食物的速度了,因为我觉得,我逃命时的这个速度,如果放在奥运赛场上,打破那个牙买加飞人博尔特保持的记录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我昂头挺胸,尽量直起自己的后背,双手上下频繁的小幅度挥动,然后将小腿高高弹起,弹起,不断地弹起,大腿蹦上劲道,向前拼命奔跑着。

    我都惊奇了,我怎嘛就一直能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一直就这样跑了下去?不管不顾,拼死去逃命,不管谁在后面追我,我也不会屈服的。

    我直到此刻,才发现了自己唯一的天赋,那就是被埋没了得奔跑天赋啊!

    我之前以为自己在体育项目上,比起那些大学同学,也就是那些肌肉男,应该更加没有任何优势的,但是此时,我才真正发现,我的体育潜力根本就没有被挖掘出来,就像是一座没有被发现的活火山一样,能量都被埋没在自己的身体和懒惰的器官里了。

    但是,尽管我如此卖力地跑着,如果有一个秒表的话,我甚至是能够打破奥运纪录的,但是,这一切都是徒劳无功的。

    因为那些多腿蟑螂,它们的速度绝对不是我们人类可以比拟的,它们奔跑的速度,在昆虫界里面,都算是数一数二的了。

    而且,最要命的是,等到拐过那个小肠肠道,我的面前居然开阔了起来,就像是进入了另一个更大更高的时空隧道里面一样,如果不计算肠道弧度的话,面前的赛场就应该可以描述为一马平川。

    这样描述,恐怕都还有点谦虚的意思。

    我心里暗叫不好,我恐怕是来到了这个巨水鬼的大肠里面。

    这个该死的水鬼好像最近也是在闹饥荒,所以它的大肠肠道里几乎空无一物,没有被消化剩下的食物残渣,也没有人类成员的骨头和尸体一样的障碍物,看起来没有任何可以阻挡那些追我的鬼蟑螂的东西可以利用。

    这对我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的征兆!

    果然,在这个宽敞笔直的大肠赛道上,我根本不是这些家伙的对手,没有过几秒钟,那只讨厌凶残的领头大蟑螂,就已经追到了我的身后!

    我的脚后跟非常快的挥动着,所以这个家伙试验了好几次,都不敢去咬它,怕给我踢到它的头,所以,它很快就改变了主意,突然猛地蹿上了肠道壁上方,竟然贴着大肠壁的上表面,就像是壁虎一般,倒立在肠道壁上,然后从上面追我。

    我知道这个狡猾死鬼蟑螂的意思,它是想要从我的头顶上方超越过我,然后转身再下到地面,迎面拦截住我,之后和后面追上来的同伙一同将我围住擒获。

    我虽然知道这个鬼家伙的伎俩,但是,我也没有一点办法,因为我实在是跑不过它!

    ……

    结果大家肯定是很明白的,我根本逃跑不了,在三分钟的肠道追逐赛之后,我就像是非洲草原上的疣猪一般,终于被那些猎豹给追上了。

    那只领头大哥,就是最凶狠的那只死蟑螂,它从我的头顶上轻松跑过,然后跳了下来,在前面很远很远的地方落地,只等着我来报到。

    后面的另外两只大蟑螂,它们也很快就赶上了我,然后喘着气,跟我一样,打算歇息一阵子后再好跟我算账。

    ……

    我还挣扎着打算超越过那个领头蟑螂的防线,但是,让我没有料到的是,这个死鬼臭东西,它不但会短跑,而且竟然会摔跤!

    它猛地扑到了我的脚腕子上,我只感觉一阵毛茸茸的酥痒难耐,之后就感觉我的两条腿给啥东西绊倒了!

    原来,这个死鬼蟑螂,居然用它的触角和鞭毛,将我的双脚给活活地缠住了,然后我只要往前一迈步,就会轰然倒塌的。

    我以一个渺小无比的人字形,终于倒塌了在这个高大空洞的巨水鬼肠道里面,然后等待这些食肉恶魔的任意宰割!

    ……

    这一会,我算是死心塌地了,因为经过这样拼命逃跑之后,我还是没有逃出这虎口,这恐怕就是我的宿命,就是我的归宿地了。

    我嘴里说道:

    “安息吧!我的朋友,不要紧,就算是扑街了,三十年之后,我恐怕又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了!会携新书重来的!阿门,上帝啊,老天啊,我就要死了!”

    这几个大蟑螂并不想在这里处死我,它们在休息了一会儿后,竟然聚集在了一起,交头接耳一番,好像是在出啥馊主意。

    我的天啊,它们根本不考虑我这个人类智慧成员的内心感受,竟然分工明确,一只蟑螂负责一条腿,一只蟑螂负责一条胳膊,那只领导负责我的头颅,一起用劲,打算将我重新拖到原来的小肠肠道里面去。

    这一点我是坚决不同意的,大丈夫可杀不可辱,它们的意思简直是太露骨了,打算将我运送回原来的出发地,然后跟那些肠道寄生虫大军,一起来分享我的这幅新鲜肉体。

    我不同意,于是就狠命地往后坠着,不想让它们成功。

    但是,你是知道的,这些死鬼蟑螂是很聪明很聪明的额,它们虽然生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水鬼肚子里,但这不但似乎没有影响它们的发育,反而似乎是加速了它们的发育,要不然,它们的鬼主意怎嘛会这样层出不穷呢?!

    那只首领爬了过来,不!是走了过来,因为它的神态和步伐,简直是狡猾可耻极了,跟智慧超凡的人类成员,是有过之无不及的。

    所以,我是不能将它们的移动称之为爬的,而是要用走这个字。

    如果读者以后也遭遇到这样的大蟑螂,希望千万不要把它们当成一只简单的蟑螂,要将它们视为比人还要狡猾,还要坏的敌人才行,否则,有你好看的!

    这就是我遇到的鬼国生物之一,一种超级智慧生物,跟我们人类有的一比。

    ……

    它径直走到了我的脸上,然后蹲下,撅起屁股,准备干坏事!

    我暗叫不好,因为我已经品尝过它们的臭味弹的厉害了,所以我赶紧闭住七窍之中的两窍,就是口和鼻子,准备迎接轰炸。

    它将屁股对准了我的嘴巴和鼻子,然后使劲一个收缩,一枚漂亮的超级大便,就从天而降,直接落到了我的脸上!

    ……

    我其实根本不知道,它的屁股挤出来的根本不是大便,而是蟑螂虫卵,一种可以再任何地方疯狂繁殖的种子!

    等到我看见了那些白色的卵,我终于明白了,它要将自己的后代,那些讨厌的小蟑螂,给产在我的鼻孔和口里,然后让它们在我的体内繁衍!

    这一招真的是太狠毒太阴险了,它要将自己的卵,种植在我这个活体的体内,然后肆意繁衍生息。

    我当然是不会答应的,我知道这种蟑螂卵的厉害,它们要是进到了你的身体里面,结果可想而知。

    它们会在我的肠道里繁衍生活,然后在里面纵横驰骋,就像它们的父辈,在这个巨水鬼的肠道里驰骋一样,你想一想,那个恐怖的情况是如何让人食不安寝的。

    我赶紧闭住嘴巴,捏住鼻子,打算拒绝这些就像是透明的圆球一样蟑螂卵。

    但是,那些蟑螂卵一落到我的脸上,就突然喷的一声炸开了,在飞溅出一股子绿色的汁液之后,成千上万的白色卵点,就蜂拥而出了。

    我用双手胡乱擦着脸面,打算将这些白卵给抹掉。

    这个动作竟然激怒了那几只正在拖我的大蟑螂,它们三个一起下嘴,猛地咬住了我的肉!

    我感觉自己的大腿,胳膊,还有脖子,就像是被火烧了一下子一般,疼得我龇牙咧嘴,不由自主地就张开了自己紧闭着的嘴巴。

    一些白色的卵,我估计大概有几千个吧,就这样顺势滚进了我的嘴巴!

    我感觉嘴里有一股子甜甜的味道,然后就感觉喉头一凉,那些白色的蜜汁蟑螂卵,就哄开了我的喉咙,顺顺当当地进入了我的喉管里面去了。

    我又疼又怕,但主要还是害怕和恐惧,因为我很清楚,这些个白色的卵,如果一旦进入我的消化道,它们很快就会孵化的,到那时,就算我不死,也是要被这些孵化出来的小蟑螂给活活折腾死的!

    紧接着,植入自己种子的运动还没有结束,那只狡猾残忍的大蟑螂,居然拿着它的大钳子,很快地撕开了我的裤子,将它的白卵,竟然产在了我的屁股上面。

    我知道,这个家伙的用心良苦,它希望它的后代,能够通过我的肛门,然后种植进我的肠道里面去。

    它们大概就是以这种手段进入这个巨水鬼的肚子的,所以它看起来对这种植入方式非常的熟悉。

    我当然不能让这些白色的卵,顺利地进入我的后门,所以,我憋住气,打算拒绝这些肠道寄生虫。

    但是,它们有的是办法,让我打开后门!

    那只讨厌至极的大蟑螂,爬到了我的身上,抬起它的大钳子,对着我的屁股蛋子,就是狠命的咬了一下子!

    一阵剧痛,我的一肚子气就这样的泄了!

    那些白色的小蟑螂卵,就这样大张旗鼓地趁机滚进了我的肠道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