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一十七又被擒获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280字

    我和白板哥正在讨论人鬼战争史的话题,冷不防就看见,那些肠道寄生虫大军,已经来到了大肠拐弯处。

    七八只大蟑螂和四五只白蚂蚁,它们探头探脑地从拐弯的地方看着我们两个人,口器里不断流出着像是哈喇子一样的白水。

    好在是,这些肠道恶魔待着的上半截大肠肠道,距离我们待着的下半截肠道,中间有大概十几米高的落差,所以这些家伙不敢轻易落下,因为感觉太高了。

    我看着这些垂涎欲滴的食肉家伙,赶紧对白板哥说道:

    “白板哥,咱们先不要探讨这个人鬼战争的事情了好吗?你看这些鬼东西已经在我们的头顶上方了,我们还是尽快往肠道下游跑吧!”

    白板哥摆摆手,说道:

    “没事的,它们下不来的。我们趁现在赶紧解决理论问题,以后实践起来就会得心应手的,奥,我刚才说道哪里了?”

    看见白板哥好像胸有成竹,所以我也就不着急了,于是提醒他说道:

    “你说到那个血咒家族要对人类来一次比较大的清洗。我觉得这个几乎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一个莫须有的鬼国,还能够对抗强大的人类极其科学不成?!”

    白板哥一看我不相信,急忙说道:

    “你知道不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道理吗?”

    我回答说:

    “我当然知道了,可这跟人鬼战争有啥关系呢?”

    白板哥无可奈何地摇着头说道:

    “李锐,我以前觉得你是很聪明的一个人,但是,你现在怎么这样笨啊!你居然连这个意思都不懂?”

    我故意装疯卖傻,说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明枪和暗箭指的是啥意思!”

    白板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

    “李锐你看,这个人类的科技的确强大,但这个鬼国的血咒家族他们躲在黑暗里面,他们不会通过正面战争,来跟人类拼消耗战,他们是通过其他卑鄙手段,来清除人类!”

    我哑然失笑,问白板哥道:

    “你说一说,他们能通过啥卑鄙手段来清除强大的人类呢?”

    白板哥说道:

    “实话告诉你,我听瞎子鬼说道,这个血咒家族已经制定了一个神秘计划,就是通过哪些秘密武器,比如流行病毒,或者是癌症细胞,来定期地清除人类!”

    我吃惊地问道:

    “你说的可是真的?!这样说,哪些癌症和肿瘤,居然都是这个血咒家族捣的鬼不成?这不太不可思议了吧?”

    白板哥嘿嘿一笑,轻蔑地看着我说道:

    “所以我说,李锐,有的时候,大多数人类成员就像是你一样,顽固不化,而且还自以为是,自己已经落进了鬼国陷阱,但还是执迷不悟,可怜啊!可悲啊!”

    我一听就急了,追到白板哥的跟前,大声问道:

    “你说的这可是真的?有没有证据啊?”

    白板哥慢悠悠的说道:

    “李锐,我说的句句是实,没有半点虚假,如果你不相信,你就等着瞧好吧,不出十年,人类就要损失一大半成员,最后只剩下老弱病残,然后再不出十年,就会完全灭绝的,你知道吗?!”

    我哈哈哈大笑着说道:

    “我开始不大相信你说的话了,你说的太玄乎了,而且似乎没有一点科学依据!”

    白板哥说道:

    “科学依据?人类痴迷科学,但迟早要受到惩罚,那个鬼国没有科学,但他们有的是阴险狡猾的手段,我听说血咒家族正在培养一种叫做飞细胞的病毒,打算从地下给释放出来,然后让这些飞细胞在空气中传播,进入每个人的肺部,最后让人生病!”

    我半信半疑,问道:

    “你说的这个血咒家族竟然有这样的手段?!”

    白板哥说道:

    “之前的疟疾、天花和之后的非典,你们都不知道,其实都是血咒家族给搞出来的,只不过他们做的有点天衣无缝,所以没有被发现罢了。”

    我仰天大笑,笑得连连哽咽着说道:

    “你是不是说印尼海啸和汶川地震,也是这个血咒家族搞的鬼?这些大灾难不是自然规律,而是鬼界成员所为,是不是?真是有点太搞笑了!”

    白板哥凑到我跟前,神秘兮兮地说道:

    “李锐,你还不要不相信,这个汶川地震,还有印尼海啸,其实真的是中外野鬼家族联手搞出的一出悲剧!”

    我边笑边唱道:

    “我早已看见,一出悲剧在上演,剧中没有喜悦,有的只是一派胡言!”

    唱罢,我才说道:

    “白板哥,你说的不是神话吧?这个自然灾害,你居然说是神州鬼国所为,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我打死都不会相信的额!”

    白板哥急了,结结巴巴地说道:

    “李,李,锐!你不要笑,我说的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情,没有跟你开玩笑,如果你看见了神州鬼国和血咒家族的灭绝人类计划,你就会笑不出来的!”

    我继续笑着,因为我觉得这个白板哥说的有点太不靠谱了,简直比天方夜谭还要天方夜谭,所以,我说道:

    “白板哥,这个领导我已经答应当了,这个始作俑者的罪名,我也愿意承担,所以你就不要处心积虑,想着法子来激怒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要让我当一个挽救人类命运的伟大神灵,但我实话告诉你,我不是三岁小孩,你说的这些鬼话,是骗不了我的!”

    白板哥说道:

    “李锐,我没有骗你,真的,我听说这个血咒家族,最近就要从地下放出这些飞细胞,或者飞病毒,如果他一旦得手,我们人类可就惨了!”

    我继续轻蔑地说道:

    “你就胡编吧!继续编,直到别人都不相信你为止!”

    白板哥大声说道:

    “这种飞病菌其实是一种癌症病毒,可以借助空气和水源来迅速传播,比那个流感病毒还要厉害,所以,只要这种病毒一旦上升到空气之中,人类的末日恐怕真的就要来临了,你信不信由你,但这就是事实!”

    ……

    就在这时,那些食人寄生虫,居然开始对我们两个发动了一场新的追剿战斗!

    就在我们两个争论的时候,这些异常狡猾的鬼东西,它们竟然让后面赶来的蛔虫,就是比那些眼镜蛇都要长的肠道蛔虫,相互缠绕了起来,首尾勾连,做成了几十条长达十几米的蛇绳,相互缠绕着,从肠道上方放了下来,就像是一把梯子一样。

    那些大蟑螂和白蚂蚁,就像是饿疯了的野猪一样,拼命地沿着那个蛔虫搭成的梯子,连滚带爬地从上面降落了下来,然后翻滚着身子,从肠道里面爬了起来,开始向我们追击了过来。

    我抱怨这个白板哥有点太啰嗦了,我早就告诉过咱们赶紧跑,可他就是不听,硬要说他那个虚构的神话故事,结果让我们又陷入了困境!

    我大喊一声道:

    “快跑!迟了就来不及了!”

    几乎在同一时间,我和白板哥拔腿就跑,以近乎疯狂的速度朝着下一个大肠肠道拐弯的地方奔去!

    因为我们两个都知道,只有下一个肠道拐弯处,也就是肠道降落处,才会让我们脱险的,别无他法。

    但是,从这根笔直的大肠肠道里,要跑到下一个肠道拐弯处,需要跑出至少两公里的距离,才能到达。

    我的天哪!在这一段距离之内,我这一个不善于奔跑的家伙,肯定要丧命在那些白蚂蚁的大钳子下面了。

    ……

    那些肠道寄生虫的速度,我是领教过的,尤其是那些大蟑螂,它们奔跑起来,就像是飞奔中的袋鼠一般,起跳,飞奔,起跳,再飞奔!

    但是,比起那些蚂蚁,大蟑螂又会甘拜下风的,可想而知,这些白蚂蚁的速度有多吗快啊。

    ……

    没有跑出一公里的距离,我就已经不行了,感觉口干舌燥,喉管发疼,气都呼吸不上来了。

    我对跑在我前面的白板哥喊道:

    “白板,哥,你跑吧,我实在是跑不动了,我休息一下!”

    白板哥一听,就在原地打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然后折返到了我的跟前,拉起我的手,喊道:

    “现在绝对不能休息,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就能逃脱了,快跟我一起跑!”

    后面的啸叫声越来越近了,我甚至都能够听见那些白蚂蚁摩擦它们口器和牙齿的声音了。

    我踉踉跄跄地被白板哥拽着,用尽了一切力量,燃烧了不知道多少脂肪,最后还是没有跑赢那些该死的白蚂蚁!

    我被两只最先到达的白蚂蚁给围在了肠道壁上的一个角落里,吓得发抖。

    那两个巨大的白蚂蚁,差不多跟狗一般大,它们围着我直转圈,然后用它们的前腿,故意挑拨我的衣服,好像是在逗我玩一样。

    我吓得只是双手作揖,因为我猛地记起了,说是泰国有个人遇到了一只老虎,他一直作揖祈祷,求上帝保佑,结果那个老虎居然就放过了他,没有吃他。

    我也想运用这一招,来解除目前的困局,希望这些能够绕我一命。

    但这个作揖的办法好像对这些肠道恶魔一点都不起作用,它们两只该死的蚂蚁,居然用口器一口咬住我的腿子,打算把我给回拉去。

    我疼得咬牙咧嘴,嘴里骂道:

    “你们这些该死的寄生虫,如果我能过了这一关,我一定要将你们给统统消灭了的,妈的,该死!”

    白蚂蚁好像听见了我在骂它们一样,所以拉扯我的劲道更大了。

    最后,我已经被吓傻了,基本上已经丧失了反抗能力,所以只有任凭这两只白蚂蚁胡作非为,将我往哪个宰割的肠道案板上拉去。

    我的嗓子里发出嘶哑的叫声,我的本意是呼喊白板哥快来帮我,但声音发出之后,居然像是在牛嘶一样,没有成型。

    看来,TMD!我这会真是要死翘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