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二十五游戏作弊者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7本章字数:3231字

    白板哥一听毛蕨这样说话,就说道:

    “我们是这样想的:如果这个外面,也就是这个粪便天坑的外面,比较安全的话,我们就出去,如果外面比这里还要凶险的话,我们还不如待在这里的好,有吃有喝的,等到那一天五维世界里的神灵,解除了对我们的诅咒,我们再出去不迟啊!”

    毛蕨将最后一口烤蛔虫肉咽下去之后,拍了拍手上的黑灰,然后说道:

    “我估计这样恐怕是不行的!你们只有出去,可能才有活路,否则的话,哼!”

    我一听这个毛人话里有话,就凑上前去问道:

    “要是不行,会是怎样的?!”

    “会是怎样的?!”那个毛蕨瞪着眼,狠狠地说道:

    “你们要是想在这里避风的话,上面的世界是会看见的,结果就是那样!”

    毛蕨一指天坑的半山腰,然后接着说道:

    “看到了没有,那里挂着一幅一幅的骨头架子,他们就是上一次恐怖游戏过关的主,最后全挂在了那里!”

    实话告诉你,自打掉进这个深达三十米的水鬼茅坑里头,我还没有抬头看过这个天坑的内部结构是啥,现在终于仰头一看,我的天哪!

    在天坑的半腰上,距离地面有十几米的样子,沿着东边,一直到西边,一圈子居然挨着个地挂满了人的骨头架子!

    我借着火光,仔细一数,MA GOD!至少不下两百多具人骨架子。

    ……

    我想白板哥也是看清楚了上面的情况,所以我们两个都是吃惊万分,赶紧问那个毛茸茸的家伙道:

    “这些人都是咋的了?怎么都被挂在那里?!到底是怎吗回事?”

    毛蕨摇着头说道:

    “你们就以为只有你们两个人,在恐怖游戏里闯关闯到了这里?实话告诉你们,走到这里来的人多的去了,但都是因为偷懒,或者是作弊,就被挂在了那里!知道不!”

    我和白板哥吃惊地有点目瞪口呆,因为我们只是将这个毛家伙当成了一个野人,但不知道他竟然知道这个恐怖游戏的事情。

    白板哥急忙问道:

    “你也知道这个恐怖游戏的事情?!”

    毛蕨哈哈哈大笑,说道:

    “笑话!在我们毛人国里,没有不知道这一件事情的,而且,在整个神州鬼国的大地上,也没有不知道这种恐怖诅咒的人,这是一个公开的地下秘密。”

    ……

    我其实已经不在乎了,因为谁知道,谁不知道,又有何用?

    反正我们这些被拐骗到这里来的人类成员,就像是小白鼠一样,是这些鬼东西的玩物而已,没有自己的自由和尊严,更谈不上活命,迟早都是在实验完毕之后,被杀死后丢弃到一旁罢了。

    但是,我也知道,人活着的时候,其实不要计较你到底那一天就死,也不要计较人活着的时候,你那一天发财,没有用的,我们的命运,包括我们的生命,如果这还能算作是生命的话,其实一切都掌握在那些更高智慧的手里,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

    比如那些试验玻璃柜中的小白鼠,它们从出生到被注射某种毒药而死,那就是它们的命运,它们没有选择,也不能反抗,这就是命运!

    所以,不管你进入了那个阴谋和圈套,即使是关在笼子里悲惨的小白鼠,或者是被医学院学生在手术桌上掏掉内脏、奄奄一息的小狗,我们都要享受这个过程!

    对!命运既然不能把握,但过程可以尽情享受的,不是吗?

    所以,我现在是不害怕了,一点也不害怕了,纵然在这个堆满尸体,流着鲜血的神州鬼国里,我还是要高兴乐观起来。

    人的精神力量通常是强大无比的,它可以影响一个人的言语和行为,于是,我问那个毛蕨道:

    “游戏不游戏的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我倒是很好奇,你们这样的毛人家伙,居然也成立了一个所谓的国家?”

    那个毛蕨对我态度大为不敬,但是,看在白板哥的面子上,他还是跟我勉强说话了,他说道:

    “那是当然了,你以为只有你们人类,才有像模像样的国家?!实话告诉你哦,我们毛人,数目也是不少,而且也有一个国家,就叫做毛人国!知道不知道?!”

    我看着这个家伙傲慢无比的样子,就刺激他说道:

    “哈哈,你们这个毛人国,就是吃生肉的那个毛人国吧?!茹毛饮血,过着原始人的野蛮生活,是不是?”

    我还不知道,这个毛蕨脾气其实很大,他愤怒地看着我,大声说道:

    “哼!你不要小看我们毛人国,在这个神州鬼国的地盘里,我们也是很厉害的,比你们那些人类成员,我们的地位要高很多的!知道吗?”

    我哈哈哈大笑不止,笑罢继续问道:

    “地位很高,你骗人的吧?就你们,没有任何知识和文明,地位还很高?可能吗?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毛蕨说道:

    “在这个鬼国里,我们毛人家族经常以捕猎那些鬼国成员为食,你说我们厉害不厉害?地位高不高?!”

    这句话让我吃惊不小,于是我赶紧问道:

    “你说的不是真的吧?你们毛人国竟然吃鬼?!这太不可思议了!”

    毛蕨看见我吃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仰着头说道:

    “那当然了,我们毛人国在神州鬼国地位很高,是给血咒家族负责惩罚鬼类不法分子的家族,很厉害的!你们不要以为我是在吹牛!真的。”

    白板哥听得实在是糊涂,于是不能再沉默了,张口问那个毛人道:

    “你说的我实在没有听明白,你说你们是给血咒家族除恶,到底是啥意思?”

    毛蕨有点不耐烦了,说道:

    “你们难道不知道啊,这些孤魂野鬼靠啥力量才能活在这个地下?”

    我觉得这个家伙要说出实情了,就赶紧问道:

    “你说,这些孤魂野鬼靠着啥生存的?”

    毛蕨轻蔑地说道:

    “哼,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他们要在这个地下活着,首先靠的就是法律和规矩,然后才是人血和人肉,还有人类体内生长着的阳气之类的东西!”

    我说道:

    “你说的这个,没有啥稀奇古怪的,这个我是知道的,那些孤魂野鬼,要经常吸食新鲜的血液,吃新鲜的人肉,补充新鲜的阳气,这才能够活下去,是不是?”

    毛蕨说道:

    “这个你都知道了,还来问我干啥!”

    我说道:

    “这个我也是在人世间听说的,不过在快递小刘被害死之后,我才知道这个地下居然隐藏着一个灵魂银行,专门买卖人的灵魂和肉体,来给那些恶鬼享用的。”

    毛蕨说道:

    “这个没有啥稀罕的,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人以其他生命为食,比如蔬菜和肉食,但是,孤魂野鬼则以人类为食,毛人又以孤魂野鬼为食,这样才能保证食物链不至于断裂,让一种智慧生命变得无比强大,不可控制!”

    白板哥半天才憋出一句话:

    “这就是生存法则,相互利用,相互享用,才能保持一种宇宙进化。”

    ……

    听了毛蕨的这一番话,我们才知道,这个宇宙食物链原来是这样的,人吃植物和粮食,鬼来吃人,毛人又来吃鬼,如此循环,永世不息。

    毛蕨看我们两个人老实了,就说道:

    “你们知道不知道?你们人类世界上就有吃鬼的人!”

    我和白板哥都楞了一愣,说道:

    “说起吃鬼的人,我们在现实中还真的没有见过的,但在民间传说里,倒是听说过有吃鬼的男孩,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毛蕨神神秘秘地跟我们两个说道:

    “实话告诉你,那些吃鬼的孩子,其实就是我们毛人国的使者,去到你们阳世间里捉鬼吃,为啥?因为这些被抓的鬼,都是不听话的孤魂野鬼,跑到人世间去寻欢作乐,所以要被定期清除的!知道不知道?”

    ……

    看来,这个毛蕨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我和白板哥也是一时无从考证的,但是,现在的关键不是谁要吃谁,关键的是我们要从这里怎样出去!

    所以,我问这个毛人道:

    “既然你们这个家族是这样的高贵,还能捉鬼吃鬼,所以你应该知道怎样带着我们两个从这便坑里出去吧?”

    毛蕨听了就点头道:

    “你们跟上我,可以出去,没有问题的,但是出了这个天坑,外面全是江南水鬼,就是那些被淹死的南方人,变成了恶鬼,他们全在外面等着你们,在那些白水鬼的手里,你们能活命吗?!”

    白板哥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如果待在这里,还安全一点是不是?”

    毛蕨摇着头,连连摆手,说道:

    “待在这里永不出去,等于是在游戏里作弊,知道吗?看看那些人!”

    毛蕨一指天坑壁上挂着的那些人骨架子,然后对我们两个说道:

    “要是在诅咒游戏中违规,耍赖的话,就要被活活吊在这个天坑壁上,然后让蚂蚁和蟑螂一口口咬碎吃掉,最后只剩下这幅骨头架子!”

    毛蕨接着说道:

    “这里就叫做人骨遗像馆!专门展览那些在鬼国游戏之中作弊的人的地方!”

    我听得气愤不堪,大声问他道:

    “要是按照你的办法,我们两个就只有一死了?!出去也是死,留在这儿也是死,只有一死,没有选择了?”

    毛蕨冷冷地说道:

    “他不会死,死的应该是你!”

    我没有听清这个毛人说了个啥,急忙问道:

    “你说啥?谁死谁活?!”

    毛蕨狠狠地说道:

    “你会死的!他……”

    毛蕨用手一指白板哥,继续说道:

    “他死不了,因为他对我好,你死定了,因为你对我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