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三十七泥潭骚乱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304字

    张成顿继续说道:

    “那些市政工人喜滋滋地拿上了那些钱,正准备离开时,只见两个白色怪物里面的一个突然一挥手,从黑暗的暗河河道尽头,就立刻冲出了七八个白色怪物,他们嚎叫和将那些市政工人给团团包围了起来!”

    我终于忍不住了,想要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于是就对张成顿说道:

    “你看,这就是螳螂扑蝉,黄雀在后,这些市政工人帮助那些地下白妖怪扑食人类,但到头来他们也是被吃的货啊!”

    张成顿厌烦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离开开了主题,讨伐我道:

    “李锐,你知不知道一个人正在演进的时候,被别人给粗鲁地打断了的滋味吗?那就像是被抽了一记耳光一样的难受!在欧洲中世纪,如果有人敢于打断皇帝的讲话,那是要被割掉舌头,然后用热油烧炸了之后,让他本人来吃的!”

    下面的那些骷髅鬼又有些不满了,他们想要听得是惊险的故事,而不是我们两个的斗嘴表演。

    张成顿居然还是那样罗里吧嗦的,我发现他一旦离开自己的讲述,就一定要绕上一个大弯子,才会从迷失的地方又重新开始的。

    所以,因为我多嘴,他又变成了一只迷途羔羊,继续说道:

    “李锐,我就发现你比起那些中世纪的欧洲绅士来说,素质简直是太差了!我估计这个也不能怨你,现在的这个人类世界,听说好像都是这样的,越是有钱,越是讨人厌,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只有半截胳膊骷髅鬼在下面带头喊道:

    “张成顿,你能不能讲完你的故事?!我们还要看你穿新衣服的样子呢,你就不要再磨叽了!你要是不想要这个人皮衣服,我就要了!”

    ……

    我知道这些骷髅鬼的险恶用心,他们这是要催促张成顿赶紧下手,将我给扒皮抽筋了,然后做成一件人皮草包,给这个话唠鬼穿戴上,然后赶紧让他走。

    其实,那个失败的骷髅鬼心里也很清楚的,这个张成顿一旦讲起一个故事来,就不会停下的,这个是他多年在这个泥潭里面,给这些骷髅鬼讲故事形成的一个习惯,不会轻易改变的。

    所以,他故意激起大家对这个话唠鬼的不满,然后让大家都讨厌他,然后起来反抗他,最后他就可以趁着鹬蚌相争,然后来个渔翁得利,名正言顺地获得我这个人皮衣服了。

    ……

    可是,这个书呆子,不!应该是话呆子张成顿,他死活就是不开窍,你看他那个懒洋洋的样子,根本就将这个潜在的危险局面不当一回事嘛!

    他继续批斗我道:

    “李锐,一个人讲话的时候,最烦别人打断他,你知道吗?这是一个很不礼貌的行为,要是在中国古代,谁要是敢于打断皇帝讲话,他就要遭到严厉的惩罚的,你知道不知道?比如要用……”

    我索性豁出去了,再打断了他一下,说道:

    “我知道了,不就是割下舌头,然后烹饪了给他吃吗!”

    张成顿断然否定道:

    “错!你说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在中国古代,皇帝不会煎炸你的舌头的,他会以大不敬的罪名,将你们全家满门抄斩,有的时候还要诛灭九族的!”

    我现在太佩服这个话唠干尸的想象能力了,我觉得他会将一个根本就不会出现的事情,比如说打断别人讲话,然后受到惩罚这样的事情,一直想象下去,甚至是永无止境地想象下去。

    这在心里学上,就应该叫做那个啥强迫症吧?

    张成顿的这个现象,应该有点话语强迫症的病态,他的这种病态,不但会折磨自己,还会不断地折磨着他身边听他故事的那些人。

    果然,有一些骷髅鬼已经忍无可忍了,他们在泥潭里疯狂地扑打起了水花,这个动作的意思就是:我已经受不了了,求求老天爷,给个雷劈死这个话唠鬼吧!

    ……

    在这种强迫症的驱使下,张成顿根本忍不住还要说:

    “李锐,这样看来,不管你是在欧洲,或者是在中国古代,粗鲁地打断别人的讲话,都是要被处以极刑的!比如……”

    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于是怒喝一声道:

    “住口!你这个话唠鬼!你这个变态,你到底能不能讲完你那个该死的故事!你看,大家都已经等不及了!就要爆发了!”

    我其实并不是真心骂张成顿,我在心里对张成顿还是很感激的,要不是他这样一直讲故事,我估计自己,可能早经被这些臭泥潭里的骷髅鬼给折磨死了。

    我的意思是在暗暗地警告他,他可能已经丧失了骷髅鬼领袖的魅力,大家好像是要造他的反了。

    目前的这种状况是很危险很危险的!

    ……

    我不知道,就在臭泥塘上方,此刻就有两个人趴在水鬼的粪便里头。他们隐蔽地非常好,下面的那些骷髅鬼一点也看不着他们。

    这两个人就是白板哥,也就是胡戈和毛蕨两个人,他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他们认为这个臭泥潭里面,现在就是一个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危险的。

    不过,他们两个也在暗自庆幸,这个臭泥潭居然能够爆炸,这为他们解救我提供了一种可能的方案。

    ……

    这是我在后来才知道的,白板哥胡戈和毛人国的毛蕨,这两个人其实早已经来到了这个臭泥塘的上方,不过他们一看下面的泥潭里面,居然漂浮着至少不下五十多具骷髅干尸,所以他们两个怎敢轻举妄动。

    白板哥趴在泥潭上面的岸上,一边用手往身上扒拉水鬼粪便,构成临时保护色,一边对毛蕨说道:

    “你看,这个泥潭里面有这样多的臭骷髅,咱们怎么才能将李锐给救出来呢?”

    毛蕨故意说道:

    “要不咱们直接冲进这个屎坑里面去,拉上李锐就跑,行不行?!”

    白板哥看了看趴在他身边的毛蕨,心里骂道:

    “你他妈的是故意的是不是?直接冲进泥潭里面去救人,那不得于是去送死吗?!那样多的骷髅鬼,都等着脱胎换骨哩,只要咱们一下去,就无异于羊入狼口,还能有去有回吗?真是的!”

    不过,这是心里想的,白板哥当然不能说出来,所以他嘴里说道:

    “你这不是开玩笑嘛?咱们不能直接闯进去,而是要用智取,知道不?”

    毛蕨说了一句话,立刻让白板哥对他有了看法,毛蕨说道:

    “这个李锐,也该死!该被扒皮抽筋!其实我是有好办法的,但是他踢了我那么多脚,我所以就不救他!看着他死才好。”

    白板哥一听这个话,于是就将身子往毛蕨那里挪动了几下子,然后直面着他,严肃地说道:

    “毛蕨老弟,你这个思想就有点问题了,虽然李锐一时生气,踹了你几脚,但是他也不是啥坏人,也不至于去死吧!更何况咱们三个人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死了谁都不好,所以你就不要再狠他了好不好!”

    白板哥这样一说,毛蕨好像被说的有点不好意思起来,于是支支吾吾了哼了半天,这才说道:

    “白板哥,我有一个这样的注意,你看行不行?”

    ……

    当这两个搭档正在上面商量如何解救我的时候,下面的泥潭里面就突然出现了一些异常的行为。

    两具小骷髅突然为争抢听故事的座位,突然打了起来。

    这就像是一个炸药包上的导火索一样,顿时引燃了整个本来就是危机四伏,不太平静的这一滩臭水坑。

    那个被张成顿击败的臭骷髅鬼,他突然从泥浆里面跳了出来,大声喊道:

    “大家看一看,这个张成顿,他跟这个姓李的家伙是高中同学,所以他们才这样拖延时间,他们打算一同逃离咱们的骷髅王国!”

    他这样一喊叫,下面的那些非常健壮的高大骷髅就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个个用手拍打着泥浆,义愤填膺地喊道:

    “抓住他们两个!杀了他们!”

    啥叫做一呼百应,这就叫做一呼百应,就这一声喊叫,你再看一看这个臭泥潭里面,那些大大小小的骷髅鬼都从臭泥浆里面突然蹦了出来,举着骨头胳膊,高声应答着这些想要造反的骷髅鬼道:

    “对!杀了他们这两个鸟人!”

    “砍下他们的头颅!”

    “别让他们跑了!”

    ……

    我一看形势已经挖有些失控,就一把拽住张成顿,说道:

    “赶紧跑!你看你的这些手下,他们要造反了,再迟就没命了!”

    可是,让我生气的是,这个话呆子居然不为所动,仰着个头说道:

    “没事,没事,我的故事还没有讲完哩!”

    我大声提醒他说道:

    “你再讲个屁!命都快要没有了,你还讲啥故事!你看见那个断胳膊的骷髅鬼了没有?他带着几个骷髅干尸都已经过来了!”

    张成顿目光呆痴,自言自语地说道:

    “李锐,不好意思,我的故事没有讲完,所以我也不能穿你的人皮衣服了,真是有点太遗憾了啊!”

    我听罢惊得目瞪口呆,结结巴巴地问张成顿道:

    “啥?你真的想要我去死!然后获得我的一切东西?!”

    因为我以为这个张成顿,他会看在我们是高中同学的面子上,假如泥潭里面没有发生变故,他也会放过我的。

    但是,我其实是想错了,就是没有变故,张成顿也不会饶了我的,不信,你听他说了些是啥话!

    张成顿说道:

    “李锐,你想一想,谁愿意呆在这个非人的臭泥潭里面,谁都不想!所以我其实根本不打算让你活这样长的时间的!可是,我跟这个臭泥塘里的弟兄,还是很有感情的,所以,在我离开之前,我要再给他们讲一个故事。”

    张成顿接着说道:

    “等到我一说完这个故事,你就会被扒皮割肝的,我期待着这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