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三十八宇宙巫师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286字

    周围的那些骷髅鬼不知道啥时候,已经悄悄地包围了过来。

    但是,我对此一点也无能为力,我跑也跑不掉,逃也逃不了,只有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这个话唠鬼张成顿的身上了。

    因为我知道,如果有他的那怕是一点点帮助,我至少可以抵挡一会儿,然后趁机伺机逃脱。

    我于是大声对面前的这个话唠鬼说道:

    “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珍惜我们的同学关系了吗?高中同学关系,这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友谊了,是没有啥东西可以比得上的!”

    张成顿哑然失笑,说道:

    “李锐,我知道这个同学关系是很珍贵,但是,比起自由和生命来,你觉得那个更重要些?!”

    我哀求道:

    “我如果是你的话,就一定会放同学一马的,真的!”

    张成顿听罢哈哈大笑,大声说道:

    “李锐,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被那些暗湖湖怪囚禁了整整一年时间,然后又帮着他们去干了好多罪恶的勾当,但是,最后,这些白色的怪物,他们还是没有放过我,他们还是活活将我给吃了!”

    我听得有点惊讶,问道:

    “张成顿,你被那些湖怪给逮住了?!”

    张成顿叹息了一声,说道:

    “湖怪抓住了那几个要走的市政工人,将他们当场开膛破肚,然后当着我的面给一口一口地吃了,现场太血腥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就从暗河河道的角落里跑开了。但是,很快,湖怪们就发现了我,他们抓住了我,同时又逮住了其他的几个市政维修工,然后让我们继续为他们服务。”

    我差点喊出声来,问张成顿道:

    “他们也让你去干那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了?!”

    张成顿点点头,说道:

    “湖怪每隔一段时间,就要逮住一些下到地下管道来的市政维修工,或者是地铁线路上的巡道工啥的,然后让他们专门为他们服务,设伏捕猎人类,如果有人胆敢不服从,他的家里人肯定是都要受到伤害的。”

    ……

    那些骷髅干尸已经都凑到了我和张成顿的周围了,但就是不敢轻易下手。

    当然这个并不是因为有我在的缘故,而是张成顿也是他们骷髅鬼国的领袖,所以多少还是有些威望的,他们不敢直接攻击他。

    现场有些僵持,有好几个胆大的骷髅鬼,就绕着我和张成顿一圈一圈地示威,单等着有个机会就下手。

    有几个小骷髅鬼,他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虽然不敢对张成顿下手,但是对我已经有点不太客气了。

    一个骷髅鬼甚至跳到了我的面前,伸手想要摸一摸我的肥瘦和尺寸,然后又用手比划着自己的身体,意思是自己十分想要得到我的肉体。

    我正坐在一具骷髅鬼的肩膀上,所以我就抬起脚,照着这个讨厌的死鬼骷髅的头颅上就踢过去了一脚。

    只听见嘭得一声响,那个干尸骷髅的脑袋竟然被我给一脚踹飞了,咕咕噜噜地飘出了大老远,然后吧唧一声掉在了一滩泥浆里面。

    剩下的那几个对我大不敬的小鬼骷髅,都被我的勇气吓得往后缩了缩脖子,然后赶紧退场了,不敢再对我扎刺了。

    当然,我也是星星沾了光月亮的光,要不是有张成顿在我的身边,单就我这一脚,也不知道要激起多少众怒的,这些家伙肯定会蜂拥而上,折断我的双腿,然后举起来嘎巴嘎巴地咬着吃了的!

    那个丢掉了头颅的干尸骷髅,因为没有了头,所以只有摇摇晃晃地在泥潭里面去找他的头颅。

    但是,直到这时,我方才才知道这些骷髅鬼的世界里是多么的残酷了。

    有几个可恶的小骷髅,居然从泥浆里面刨出了那个倒霉骷髅鬼的头颅,然后把他的头颅当成了足球,在臭泥潭里面踢起了足球。

    被我踢飞了头颅的那个骷髅鬼,只好追着这些小鬼,在泥潭里面讨要自己的脑袋。

    ……

    张成顿看着泥浆里面已经开始的足球大战,转过头来对我继续说道:

    “李锐,你不知道,这里就是这样的残酷,我第一次被那些湖怪给丢进这个泥潭的时候,也是被这样折磨的,所以,谁愿意呆在这里呢?要是你,你会愿意么?你肯定不会愿意的啦,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我大声质问道:

    “但是,你们既然知道这里是一个非人的场所,那么,你们就不应该将那些无辜的人给欺骗到这里来,然后设下这么多的泥潭陷阱,将他们给活活淹死,这是不道德的!”

    张成顿嘿嘿一笑,说道:

    “你知道啥?!你啥也不会知道的!这就叫做宿命,是上天注定要让我们执行的。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都是游戏者,都是上天派来的罪人,都是受到诅咒的人,都是不可原谅的人!”

    张成顿仰头看着那些还悬挂在天坑壁上的骨头架子,说道:

    “你看,那些人,他们都是游戏者,都参与了这个史无前例的,一场庞大无比的天地游戏,最后因为无法成功过关,或者是在游戏里面恶意作弊,才被扒皮掏心,然后挂在了那里,等待自然风干。”

    我也大声说道:

    “张成顿,我知道这个游戏,也知道这个恐怖游戏的的幕后指使者是谁!”

    张成顿底下了头,问我道:

    “你说,是谁在幕后操纵着这个游戏?!”

    我回答道:

    “这个人不在我们的宇宙之中,而是在联想宇宙之中,名叫联想巫婆!如果你们现在放了我出去,我就带着你们去向那个巫婆宣战,打败她!然后解除安置在咱们身上的诅咒!”

    此话一出,张成顿,包括那些包围着我们的干尸骷髅,先是一阵沉默,然后都一个个开始仰面哈哈大笑了起来。

    张成顿笑罢,说道:

    “李锐,你真是太天真了!这就是我们的宿命,宿命,你懂吗?就是永远不可改变的东西,即使这个命运烂得像狗屎一样,我们也不能去改变的,也无法改变的!”

    我继续高声说道:

    “张成顿,你有没有想过,咱们面对的这一切都是这样的不公平!包括人类,包括鬼类,包括你们,还有和我一样的被诅咒者,都是这样的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上,难道这就是自然界的法则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公平正义么?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宇宙大法么?”

    我说的开始有点激动,对着下面的干尸骷髅们慷慨陈词道:

    “不对!我们不是被诅咒者,我们是自由的人!我们是宇宙万物之灵,不应该受到这样不公平的惩罚,所以,我们要起来反抗,推翻这个万恶的联想巫婆!”

    ……

    我的鼓动言论居然就像是投入死水的一张纸片一样,不但没有掀起一丝一毫的波浪,反而激起了大家的众怒。

    那个断胳膊的骷髅干尸带头喊道:

    “杀了这个人类的叛徒!拔下他的皮,掏出他的心脏,然后咱们抓阄决定他属于谁!大家说好不好!”

    其它的几十具干尸听完后,一个个踊跃起舞,说道:

    “好好好!简直是太好了!抓阄来决定谁离开这个鬼地方,这真是一个好主意!来吧,现在就开始抓阄!”

    ……

    张成顿斜着眼睛看着我说道:

    “李锐,怎么样?我说你不要企图来推翻这个宿命,宿命就是宿命,你没有资格来研究它的正确与否,你只有遵照它的命令去行事,你才能够存在,才能够昙花一现,否则,你就连存在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踅摸着逃跑的机会看来已经非常渺茫了,所以我也豁出去了,继续大声说道:

    “石马叫做宿命?宿命就是他们这些恶魔的借口而已。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宿命的,相信的人多了,就有了宿命!所以,只要我们不惜性命,来跟这个万恶的宿命作斗争的话,这个宿命也就会烟消云散的!”

    张成顿摇摇头,说道:

    “李锐,你看见那些羊羔了吗?你看见那些兔子了吗?你看见那些角马了没有?它们平和而又温顺,从来不做对不起上帝的事情,但是,上天对它们好吗?不好!给它们的赏赐就是冷血和杀戮!它们难道也不知道反抗吗?它们不能反抗,甚至是不知道何为反抗,除了恐惧和悲哀,它们剩下的就是奉献了!”

    我大声抗议道:

    “你说的是有道理,但是,我们人类是高尚的智慧生命,不是牛羊,任人宰割,所以绝对是要起来反抗这个宇宙暴政的!”

    张成顿哈哈大笑,然后问我道:

    “李锐,你知道人类是啥嘛?”

    我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我当然知道了,人类就是宇宙最高等的生命体,是宇宙你的精灵,是至高无上的智慧生命,是那些低贱的牛羊不可比拟的生命!”

    张成顿摆了摆一个手指头,说道:

    “李锐,你说错了,人类不是至高无上的生灵,人类是跟那些牛羊一样可怜的低级生命,我的这个比较当然是指相对于联想巫婆而言的,人类在这些宇宙设计者的眼里,就是一文不值的,没有多少价值!”

    我一时语塞,因为我也知道,相对于那些制定游戏规则的宇宙巫师来说,我们人类的的确确就是他们圈养的一条狗,甚至还算不上他们一条狗。

    张成顿平静了一会儿,然后心平气和地说道:

    “所有的人类成员,包括你我,以及所有的宇宙生灵,除了那些个宇宙巫师之外,其它的所谓智慧东西,其实都是这场旷日持久游戏的参与者,和受害者,没有人能够改变的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最后,张成顿总结道:

    “所以,李锐,你就认命吧!不要做无谓的牺牲了,就坦然面对自己的宿命吧,然后主动献出自己的皮肤和内脏来,成全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