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四十四下刀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211字

    师爷骷髅鬼一听张成顿大王的这个办法,他激动地差点哭了起来,哽咽着对周围的那些干尸说道:

    “大王真的不愧是扒皮高手,这个办法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张成顿嘿嘿一笑,说道:

    “我也不过是自己多做了一些思考而已,没有啥超人的能力,不过这个办法应该非常管用,而且不会损害一个人的皮肤,真是完美极了!”

    马彪比较木讷一点,他领着几个高大的骷髅鬼,走过去大声问张成顿道:

    “张成顿,你说的这个办法到底灵不灵?要是不灵光的话,人皮损毁的后果要让谁来承担呢?你还是师爷?!”

    张成顿看着马彪说道:

    “这个办法是我苦思冥想想出来的,我觉得应该能成,跟师爷没有关系,要是出了啥差错,后果又我一个人来承担!”

    马彪哈哈大笑,回过头来对周围的干尸骷髅们说道:

    “你们可听清楚了?这个办法是咱们大王最新的发明,但是从来没有在实践中运用过,所以不会知道效果怎样,这不是屁话么?!如果他一旦失败了,就自动滚下台!”

    张成顿愕然,他指着马彪说道:

    “我是大王,你怎么能这样对弟兄们说话呢?”

    马彪仰天大笑,继续说道:

    “大王,大王说的对,咱们弟兄们就会听的,如果大王说的是不正确的,那么我们也要听吗?弟兄们,你们说,是大王厉害,还是真理厉害?!”

    其实,下面的骷髅鬼早都看不起这个话唠鬼张成顿了,你看他当这个大王当的,简直是太窝囊了,讲故事讲得罗里吧嗦暂且不说,那个到手了的人皮大衣也被人家给抢走了,你说他还能当这个大王吗?

    所以大家都有推翻这个话唠鬼的意思,于是就都喊道:

    “我们当然相信真理,不相信大王说的!”

    骷髅鬼马彪慢悠悠地回过头来,嘻嘻嘻笑着对张成顿说道:

    “张成顿,你看看,大家都还是讲道理的,相信真理,不相信权威,这就对了!咱们自从开国以来,大概是一百多年前建立骷髅王国以来,每每得到一具新鲜的尸体,都要洗净掏空了,然后用刀子划开背上的皮肤,然后沿着脊背拉开一道长长的口子,再朝两面掰开了,最后就会得到一副完美的人皮大衣……”

    张成顿断然打断了马彪的讲话,说道:

    “马彪,凡事一直墨守成规是不行的,我考虑了好几个晚上,再结合古人用过的办法,才决定创立出了这样一个扒皮的新办法,可以说真的是来之不易,你就不要瞎掺和了,成不成?”

    马彪说道:

    “我们这里水银有的是,都是以前为了给人皮大衣消毒时储存下来的,但是,你的这个在头皮上割开一个口子,将水银灌进去就能得到一张人皮的话,我是打死都不相信的,弟兄们,你们相信不相信啊?”

    周围踩着水花保持平衡的那些骷髅鬼都喊道:

    “从没听说过!”

    “不相信!”

    “不行让大王先示范一下!”

    张成顿被大家喊得心烦,突然跑到了我的跟前,说道:

    “李锐,对不住你了,我要拿你做个试验,让这些弟兄们看一看,他们才放心,要不然,我的这个骷髅国大王可能要保不住了!”

    我差点又啐了这个话唠鬼一口痰,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害怕过于刺激这个已经开始有点疯狂的家伙,然后让我在下来的扒皮之中受尽折磨。

    我将师爷塞在我嘴里的那块的石头,给压在了舌头下面,这才勉强能够说话,于是就装作可怜,苦苦哀求着对他说道:

    “张成顿,看在咱们是同学的份上,你就一刀子结束了我的生命吧,就不要再折磨我了吧,行不行?”

    张成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道:

    “李锐,你的死不是我所决定的了的,这是一个骷髅国神圣的解刨仪式,在驱赶出你的兽灵之前,扒皮的主刀者是不会让你死的,明白?”

    我气的要死,嘴里呜呜呜地骂这个话唠鬼道:

    “你真是一个该死的干尸,连一点点人性都没有了,你活该在这个泥潭里面待上一辈子,就吃这些臭屎吧!呜呜呜,呜呜呜。”

    张成顿说道:

    “李锐,你不久就要加入我们这个骷髅鬼行列了,所以你要尊重我这个老同学,或许会让你以后的日子好过一点。”

    我还没有放弃策反这个话唠鬼的希望,于是我悄悄地对他说道:

    “老同学,我看这儿的形势对你不利,所以我觉得你不如带着我,咱们跑出这个臭水坑里面,然后远走他乡,行不行?”

    张成顿苦笑着说道:

    “李锐,我知道你的用心良苦,但是,我如果一旦离开了这个泥潭,就再也没有机会获得肉身了,所以我只有在这里等,等到下一位游戏者掉落进这个泥潭,我才有机会获得他的肉身,然后堂而皇之地离开这里,这就叫做毕业,你懂吗?”

    我无可奈何地说道:

    “张成顿,你就别做梦了,现在游戏者会越来越少,所以你根本是等不到一个像我这样傻得大活人的,所以……”

    “你别说了!”张成顿断然打断我的话,然后毅然转过身去,对身后的那些骷髅鬼大声说道:

    “你们都给我听着,我的这个扒皮新办法,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个创举,它不但能够得到一副完美的人皮,而且可以让这个人的所有血管露在外面,我们就能够很好的驱赶藏匿在他心脏里的兽灵了!”

    师爷蹦蹦跳跳地跑了过来,跟张成顿肩并肩地站在了一起,支持他说:

    “我相信张成顿大王的新办法,一定很好,大家要是不相信,就让他当场演示一下吧!大伙儿看行不行?”

    周围的这些干尸都鼓掌道:

    “好好好,现场演示一下!现场演示一下!”

    那个马彪本来是想要张成顿出个丑,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倒给张成顿一个表演扒皮的机会,要知道,在这个崇尚一张完美人皮的骷髅国里面,谁要是掌握了扒皮绝技,谁就会被推崇为神的。

    但是,大家都要当场看一看效果,所以马彪也不好阻拦,于是就极不情愿地说道:

    “那好,张成顿,你就当场给大家演示一下子,如果成功了,我们就全力拥护你,假如失败了,我们就不打算听你的了,知道不?!”

    张成顿摇着头冷笑着对马彪说道:

    “此次扒皮试验,我只许成功,不能失败,但是,我估计我一定会成功地,你就瞧好了吧。”

    张成顿一说完,就来到了我的跟前,双手抱拳,对我说道:

    “对不起了,李锐,我要拿你开刀了,你要忍着一点,我尽量不让你痛苦的时间太长,你明白不?”

    说实话,我现在终于觉得这些家伙要对我下手了,所以我心里吓得要死,感觉裤子里的那个东西又不争气了。

    一股屎尿混合物又沿着我的大腿根子流了下来。

    ……

    张成顿一把抓住我的头发,然后从那个骷髅鬼屠夫的手里要过了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子,嚓嚓嚓几下子,就将我天灵盖上面的头发给剃落在了地上。

    我都服气了,这个该死的话唠鬼为何有这样好的剃头功夫。

    其实,我不知道,这个话唠鬼张成顿,他刚开始就是这个骷髅小国的扒皮师,外号张扒皮哦,那些长老会的董事穿的人皮大衣,都是他当年给扒下来的,等到他当上了大王,他也就不再亲自上阵了。

    现在,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所以他打算从头开始,以我为模板,开始尝试一种全新的扒皮技术,然后重新获得大家的尊重。

    ……

    我现在终于不抱任何希望了,那两个鸟人,白板哥和毛蕨,是指望不上了,这个高中同学张成顿也不听我的一套,至于其他的想法,你就咋想的咋收回去吧,就自己这个游泳技术,那里跑得过这些天天泡在水里的骨头人呢。

    我真是倒霉啊?从二龙山来到了这个鬼泥潭里面,就要死在这个臭水坑里面了,我心有不甘啊!

    我睁开了眼睛,最后看了一眼天坑的顶部,除了一片碗口大的光亮之外,再也看不见青天了。

    我哀叹了一声,将眼睛一闭,就等着这个张成顿下手了。

    ……

    张成顿将我的头顶上剃得锃光瓦亮,然后用手压低了我高贵的头颅,就像是把玩一个皮球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尊重。

    他首先用手指甲在我的头皮上划了一个十字架,然后死命压低了我的头,对周围围过来的那些骷髅鬼示范道:

    “你们看一看,要记住了,先是剃掉人尸头顶的毛发,然后用指甲,当然也可以用刀子来划,划开这样一个交叉十字架……”

    那些骷髅鬼都垫着脚,伸长了脖子看着,张成顿停下了说话,更加用劲地压低了我的头颅,好让他的手下看个清楚。

    看了半天之后,张成顿又开始说道:

    “下面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大家注意听了,我下一步就要用这把刀子,切开这个画在人尸头顶上的十字架了,注意要下刀快!”

    我不由缩起了脖子,同时心脏也似乎收缩了起来,我又感觉下渗了,因为有一股子热热的液体从裤裆里面流了出来。

    我这才知道了,那个被凌迟处死的驼背大老刘,他要比我坚强许多了,他被切割了几百刀子,也没有叫唤一声,我这还没有下刀子,就已经大小便控制不住了,这他妈的就是人和人的最大区别,真的有好有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