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百四十六科学程序

    更新时间:2018-08-09 14:30:18本章字数:3284字

    在周围那些骷髅鬼的窃窃私语之中,张成顿继续说道:

    “长老会觉得,之前的砸碎骨头吃里面骨髓的办法太过原始野蛮,所以他们今年下达了新的吸骨髓的办法,就是用吸管来吸食骨髓的办法,小的们,拿一根吸管来!”

    我又吓了一个哆嗦,赶紧抬起头来,看这个该死的话唠鬼是不是又要玩啥花样了,是不是打算吸食我的骨髓了。

    有一个干尸,很快就潜入到了泥潭底下,不一会儿就抱着一个大箱子,浮出了水面,然后将那只黑箱子交给了张成顿。

    张成顿打开箱子,从里面拿出一个白色的塑料袋子,然后拉开封口,从里面取出了一些像是针管一样的几只东西来。

    这个家伙举着那些针管说道:

    “这些宝贝来之不易吗,是一个在医院里面伪装成医生的长老,他冒险偷出来的,然后又冒险进入这个天坑,才给我们搞了这些医用针管,啧啧啧,真是难得的好东西啊!今天刚好派上用场!”

    我拼命地抵抗着李师爷的压制,努力地抬起自己的头,喊道:

    “张成顿,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敢用这些针管抽吸我的骨髓,我就是变成了干尸,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张成顿从那一堆针管里面挑选出了一根又粗又大的针管,将里面的空气都推干净了,然后举着那根针管,奸笑着来到了我的面前,说道:

    “李锐,你可要忍住哦点,我就要下针了!”

    这个话唠鬼说完,就吩咐那两个抬着我的骷髅鬼道:

    “你们这个正笨啊!还不将他给翻过来!就这样,我怎么下针官子?!”

    两个骷髅鬼一听,赶紧就将我往空中高高丢起来,然后逆时针将我的腿上翻转了180度,就像是山东人摊煎饼一样,把我翻了过来。

    现在,我的后背都暴露了出来,然后就光溜溜地单等着,张成顿这个下贱小子给我下针了。

    张成顿一手提着针管,一手抚摸着我的后背脊椎,然后给那些围过来的干尸说道:

    “这个下针管吸骨髓的办法还讲究一个技术,既要下的稳准狠,又要不要一下子就要了人尸的性命,所以你们要多跟我学一学,以后好自己去吸食骨髓!”

    马彪带着那些比较有地位的骷髅鬼,都来到了我的身体前面,然后说道:

    “大王,你就开始吧,我们仔细看着哩。”

    ……

    现在,你们看一看,这儿像不像一个露天手术台,那个张成顿就像是我的主刀大夫,我就像是那个接受手术的病人,其它的围观骷髅,就像是那些实习大夫一样。

    可是,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人类做手术是要麻醉的,但这儿抽骨髓根本不需要麻醉,这才是跟人类手术台最大的区别。

    我最害怕的也就是这一点,如果这些该死的骷髅麻醉了我,就算是被他们给活活大卸八块,我也是死而无悔的。

    我想到这里,赶紧叫停,努力抬起被那个师爷鬼压住的头,哀求张成顿说道:

    “你先停一停!我要说最后一句话。”

    张成顿停下手里的针管子,然后对周围的干尸说道:

    “看,这就是比较清醒的被扒皮者,是一具十分新鲜的肉身,因为直到现在,他的灵魂还在他的体内游走着,偷窥着我们,还没有被吓跑。”

    然后,张成顿这才问我道:

    “你想要说啥,你就说吧!”

    我低声问这个该死的话唠鬼道:

    “有没有麻药给我注射一点,我求你了,我不害怕死,但是我实在怕疼!”

    周围的那些骷髅一听,都哄堂大笑,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死去活来的。

    马彪笑完了之后,说道:

    “你这个小子真是会开玩笑的,打麻药?你以为这里是人类的手术台啊?实话告诉你,就是有麻药,也不会给你用的,就是要看着你痛苦地挣扎,我们才满足吆!”

    张成顿慢吞吞地从黑箱子里面取出了一个小瓶子,举到了我的脸跟前,故意说道:

    “李锐,看看,这就是你说的麻醉药,但是,这个我们是不能给你用的,因为一旦要是给你用了这个麻醉药,你就不会感觉疼痛和害怕了,那么,我们靠啥来驱赶你身体里面盘踞的灵魂呢?”

    我流着眼泪说道:

    “我现在已经灵魂出窍了,求求你,给我上点麻药再下手吧!”

    师爷一把掰开我的眼皮,说道:

    “灵魂出窍的最好检验办法就是看你的瞳孔放大了没有,如果瞳孔放大了,就说明一个人的灵魂已经飞离了他的肉身,你们看一看,他的瞳孔就像针尖那样大,还说他的灵魂已经出窍了,你骗鬼啊?!”

    张成顿说道:

    “根本不需要看瞳孔,只要看一看他的腰椎骨是否闭关了,就知道他的灵魂是不是离开他的肉体了。”

    师爷听得有点惊奇,追问张成顿道:

    “你说的我没有明白,是啥意思?”

    张成顿抚摸着我的脊柱,然后将手停留在了命门那个位置,好像是指着那个地方,因为我看不见,只能估计,说道:

    “人的结构是很诡异的,我们先从这里下针管子,然后沿着他的脊椎骨缝隙,将这只针头给插进他的骨髓里面去,等到咱们吸食的差不多了,他的脊椎骨就会自动闭关,然后骨髓也就抽不出来了,这个时候,这个人的灵魂也就会飞出体外的。”

    马彪听完张成顿的话,就丧气地说道:

    “要是这样,我们大家可能都吸食不到他的骨髓了!”

    张成顿摇摇头,说道:

    “你们不懂,这个脊柱骨里面的骨髓是很少的,所以我们不能一次都吸食完,吸食完后李锐就会当场死亡的,所以,我们要先从他的四肢开始吸食,等到吸食完了他的四肢后,再吸食他的脊椎骨,这就是科学的吸髓程序!”

    那些骷髅鬼都听得高兴,齐声山呼海啸一般地喊道:

    “张成顿大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等到大家的声音如潮水一般退去之后,师爷才有机会干笑着说道:

    “张成顿大王您真是一个解刨高手,按照您的这种办法,我相信每一个弟兄们都会分到一口新鲜骨髓的,是不是?”

    张成顿慢悠悠地说道:

    “大家按照从大到小,从高到低的原则,然后在这里排好队,按照秩序来,每一个兄弟都会吸上一口李锐的骨髓的。”

    师爷骷髅赶紧说道:

    “您的这个办法太好了!大家都知道,骨髓对咱们干尸的重要性,如果我们的骨头里面没有了骨髓,那么我们的生命也就要结束了,所以大家都要来上一口才算公平!”

    张成顿瞪了一眼师爷,说道:

    “错,你说错了,不是每个人一口,而是大王级别的骷髅鬼每人要吸上三四口,因为他们付出的脑力要比其他人多一点,马彪,你说是不是?”

    马彪一听,自己也算是一个大王级别的骷髅鬼了,所以当然愿意多吃几口,所以就大声赞成道:

    “我这辈子头一次跟你张成顿没有走岔,那时必须的,大王级别的人物要多吃几口骨髓,也好补充补充失去的精力嘛!”

    ……

    这些家伙没完没了的讨论如何分配我的骨髓,我都听得有点头昏脑涨了,于是就尖叫了一声,说道:

    “你们这些臭死鬼,要杀要剐就来吧,我已经等不及了!操他妈的!”

    这些骷髅被我骂的兽性大发,于是都围住了我的身体,对张成顿喊道:

    “你怎么还不下手!?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的同学,你就想要包庇他,然后故意拖延时间,你说,是不是?”

    这一顿骚扰,整的这个张成顿也不再啰里啰嗦了,他赶紧提起手里的针管,照着我的腿骨,就是猛的一插!

    也许是这个家伙好久都没有解刨过人了,所以这一下子针走偏锋,咔嚓一声就扎在了我的小腿骨上。

    一阵比较迟钝的疼痛,很快就从我的腿子上窜到了我的全身,我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嘴里喊道:

    “你这个变态鬼!我就是死了做鬼,也不会饶了你的!”

    张成顿发现扎错了,赶紧又拔出了针头,一股子鲜血也就从我的小腿上冒了出来。

    那个师爷骷髅一看见鲜血,就像是疯了一样,冲上前去,喊道:

    “这是我的,你们都滚开,这是我的血液,我要一个人喝了它!”

    说完,这个万恶的干巴骷髅,居然爬在了我的腿上,张开了那副恶心的骨头嘴巴,对着我的伤口就舔舐了起来。

    ……

    说来也奇怪,不知道是这个骷髅鬼的嘴巴上有毒药,还是其他的原因,反正他一开始舔舐我的伤口,我居然感觉那里开始有点麻酥酥的不疼了。

    就在我刚刚喘了一口气的时候,那个张成顿突然又狠下了心,照着我的胳膊肘子又是一针!

    这一针绝对是很疼的,针尖进入我的骨头缝隙的一刹那间,我就感觉整条胳膊就像是被切割了一样,疼得我不由得冷汗直冒,哇哇大叫起来!

    那些围观的骷髅鬼一个个被刺激地兽性大发,都嘻嘻笑着,快感很快流动到了他们的骨头架子里面,所以感觉兴奋极了。

    张成顿将针管调整好了,就用两只手死命拉着针管尾部的活塞,直到抽满了整整一针管骨髓之后,才将针尖从我的胳膊上的骨头里面拔了出来。

    又是一股子鲜血从刚刚拔出来的针孔里面冒了出来。

    又是那个师爷干尸,瞪着两个空空荡荡的眼眶子,嗅了嗅我的胳膊,然后又开始用他那骨头上下唇舔舐我的血液了。

    我拼命扭过头去,一看,差点没有心疼死。

    我看见,那个该死的张成顿,他居然将那一管子属于我的骨髓,都推射到了他的大腿骨头里面去了!

    TMD!这就是他们的吸食我骨髓的科学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