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来自北方的狼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6本章字数:2645字

    陈鹏飞在火车站已经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火车如期晚点了。他在出站口焦急地走来走去打着转儿,像热锅上的蚂蚁,等侯着跟自己相识20多年,从小穿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刘猛,这个自就小喜欢打家劫舍,不安分守己的发小。心里既期待,又忐忑,十年没见了,这个小时候,外号叫做“北方的狼”的家伙,不知会给他带来怎样的新生活。

    陈鹏飞几年前南下广州打工,后来把妹妹也接了过来。虽然没有达到大富大贵,但总算在一家外企做到了市场部经理,也算小有成就,在广州供了一套房,也算是有个稳定的住所。

    一个星期前,多年不见的刘猛,忽然打电话给鹏飞,说他也想来广州闯闯,反正自己一个人在广州也很孤单,刘猛来了也能给他做个伴儿,于是他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刘猛。

    火车喷着白色的烟雾姗姗来迟,震耳欲聋的笛声,似乎是在为自己的迟到而道歉。终于进站了,一个长相魁梧,身材略微发胖的壮汉从车上走下来,这个人正是刘猛,陈鹏飞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刘猛下了火车,站在站台左右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人。

    刘猛不由得,有些反感的皱了皱眉头,嘟囔着说:“这破地方有什么好啊?这么多人打破头往这儿挤?这不也破破烂烂的吗?这有什么呀!”

    这时川流的人群从他身边檫肩而过,刘猛不耐烦的瞪了旁边的人一眼:“你挤什么挤啊?”刘猛一边嘟囔着,一边用胳膊顶了一下旁边挤过来的人。

    刘猛随着人流,从出站口出来。外面到处都是来接车的人,黑压压的一片。刘猛像机器人似的,停下脚步环顾四周,从左到右扫描了一遍,他没发现陈鹏飞的身影。

    “这家伙,做事永远都不靠谱!火车迟了一个多小时,他来的比火车还迟!”刘猛一边发着牢骚,一边左右留意着来来往往的人流。

    “说谁不靠谱呢?”突然一个声音在刘猛耳边大声问道,把他吓得打了一个哆嗦。

    刘猛战战兢兢地回头一看,陈鹏飞正站在他背后笑呢!

    “你个臭小子!原来早就来了?我还以为你把我骗来广州不管我了呢!”说着挥起一拳打在陈鹏飞的身上。

    陈鹏飞一把搂住刘猛说道:“我们是兄弟,怎么可能这么没义气呢?”

    “那可说不准!南方人一切向钱看,几年没见你,谁知道你变成什么样了?”

    “放心吧!再怎么变,对兄弟的心永远不会变!你就放心的跟我走吧!”说着接过刘猛的背包,搂着他向车站外走去。

    陈鹏飞带着刘猛出了站台,一起上了公交车,两人站在拥挤的车厢内有说有笑,回忆着过去的陈年往事。路上稍微有点塞车,车走走停停,行进的非常缓慢。刘猛一边和鹏飞聊天,一边欣赏着窗外广州的路边风景。

    刘猛旁边坐着一个老人家,怀里抱着个三四岁大的小孩儿。这时,忽然听老人家对孩子说:“宝贝你看外面那个王(黄)色的M是什么?你吃过吗?”

    “吃过!”

    “那是什么啊?”

    “不知道!”孩子回答道。

    “那你跟着爷爷读,学会了,下次想吃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告诉爷爷了,好不好?”

    “好!”

    “跟爷爷读,马登楼(麦当劳)!”爷爷读的非常认真。

    “马登楼(麦当劳)!”孩子学的也很认真。

    “好!宝贝读的真好!再跟爷爷读一遍,马登楼(麦当劳)!”

    刘猛看着笑了,对鹏飞说道:“早听别人说,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广州人说普通话,这广州人的普通话还真够差劲的,我感觉我到广州都可以当普通话老师了!”

    “行了,你不吹牛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哎!你来广州这么久,你知道广州为什么叫羊城吗?”刘猛问道。

    “你知道吗?”鹏飞还真不知道,他疑惑的看着刘猛,有点不相信这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竟然还会关心这事,难道是来广州之前做了功课?

    “你没听广州人说话整天都在讲,咩呀?咩?咩?”刘猛在车厢里学着羊叫的声音,边说边乐。

    “你小声点!别让人家听见了,这可是在广州!”鹏飞警告道。

    “没事儿!他们听不到!”说完刘猛回头看了一下。这一回头才发现,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正用仇恨的眼神瞪着他,刘猛赶紧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鹏飞一看刘猛老实了,故意调侃道:“哎?怎么老实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你继续说啊!”

    刘猛心中窝火,他不甘示弱的说道:“我是没什么好说的了,有说的我照说,谁怕谁啊?”

    话音刚落,还真有没事找事的,刘猛忽然听到有人在后面对他嚷嚷道:“借借,借借!”

    刘猛回头瞪了那人一眼,撇了撇嘴没动地方。

    那人看刘猛没动,又继续说道:“借借,吾该,借借!”

    刘猛一听就火了,转过头来冲着那人说道:“我靠!我刚才已经转过头来给你看过了,我他妈是纯爷们儿,你眼瞎啊?你再叫我姐姐,小心我把你打成猪头!”

    陈鹏飞一听,赶紧把刘猛拉开,给后面的人让出一点位置,好让后边的人过去,一边还不断地道歉。

    后面那人从刘猛身旁走过,临下车时使劲瞪了刘猛一眼,还对着刘猛狠狠的说了一句:“痴线!”

    刘猛虽然不明白那人说的什么意思,但看那表情总不是什么好话,他正要回骂那个人,陈鹏飞一把拉住他说道:“行了,行了!是你不对在先!”

    “我说你现在这胆儿怎么越来越小了?别人这么骂我,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给别人道歉?你他妈还是不是爷们儿啊?到了南方咋连点爷们儿样都没了?”刘猛不高兴的说。

    “老师早就说过你,没有文化真是可怕!你刚才挡住了人家的路,人家想从你后面过去,跟你说借光!你不懂粤语,还跟人家瞎咋呼,你丢不丢人啊?”

    刘猛一听,噘噘嘴不好意思了:“真的?”

    “我骗你干吗啊?你没看到整车人看你都像看外星人一样吗?”

    “行行行!是我错了!我以后不乱发火了,行了吧?”

    “你在广州可千万别再出丑了!我告诉你,这里可不比家里,在家里你惹了事随便找人可以帮你摆平,这里我可真没这个本事,你可千万别给我惹事啊!”

    “哎呀!知道了,别啰嗦了!”

    “别挡在门口了!一会儿还有人上车,往里面走走吧,我们还早呢!”鹏飞指一指车厢里面对刘猛说道。

    刘猛在前面,陈鹏飞跟在后面,两人往里面挪了挪。这时,刘猛旁边有人下车,刚好腾出一个坐位来,旁边坐的还是个美女,刘猛一看,赶紧一个箭步冲过去,成功把座位抢了下来。他一屁股坐下去,正在为自己矫健的身手而得意,忽然看到鹏飞反感的瞪了他一眼,刘猛不好意思的问:“你坐不坐啊?”

    “我不坐!你坐吧!”鹏飞没好气的说。

    这时,只听旁边的美女跟前排的另一个美女说道:“这些天可把我累坏了,生意好的不得了,我吃也在床上,睡也在床上,做生意也在床上,人都快散架了!”

    “是啊!而且,他们好像越到晚上越兴奋,他们不睡,咱也不能睡!得陪着人家啊!谁让人家给钱呢!”另一个美女答道。

    刘猛一听,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那美女,人都被惊呆了,心想:“这广州也太开放了吧!做这种事情,竟然还敢在公共场合这么大声的讲?她这是在说给我听吗?难道我看着像是好那口的人吗?”

    美女忽然发现刘猛盯着她看,那种不怀好意的眼神,她知道刘猛在想什么,不由得勃然大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