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6本章字数:3244字

    美女忽然发现刘猛盯着她看,那种眼神,她知道刘猛在想什么,于是气呼呼的说道:“你想什么呢?我是开网店的!”

    “哦!没有,没有!咱们是同行,我也是开网店的,不过,我一般都在地下!”

    刘猛看到鹏飞站在旁边偷笑,感觉实在是太没面子了!心想:“真是出师不利啊!这刚到广州怎么不是被人瞪,就是被人骂啊!这也太点背了!”

    这时有位大妈慢慢吞吞的走到刘猛面前示意他让座,刘猛正憋着一肚子气呢,他看了那大妈一点,假装没理解。谁知那大妈不乐意了,把嘴一撇就开骂了:“现在的小伙子可真没素质!见到老人也不知道主动让个位子!”

    刘猛一听,顿时就火了:“你TM天天在我家楼下跳广场舞跳得那么利索,怎么一坐车就不行了?”顿时车内一片寂静,大妈默默地在下一站下车了。

    鹏飞一看心里来火了,生气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啊?给老人让个座你会死啊?你看你搞的难堪不难堪?”

    “我让座没问题!但我最讨厌的就是她倚老卖老!”

    “我不跟你废话!我告诉你,再有老人过来,你必须主动让座!”

    “知道了!”刘猛无奈的点点头。

    两个站之后,车上又上来不少人,这时有个老人家颤颤巍巍走过来,陈鹏飞对刘猛招招手说:“快起来,给老人家让个位置!”

    刘猛极不情愿地站起来,把位置让给了老人。老人嘴里不停的感谢道:“唔该!唔该!唔该晒!”

    刘猛看了老人一眼,悄悄地对陈鹏飞说:“这广州人都什么习惯啊?别人给他让位置,他还说不该、不该,不该你干吗又要坐?虚伪!”

    “你小声点!不懂就别乱说!这是粤语,意思是谢谢你!以后没事,你多学学广州话,别出来竟闹笑话,跟你丢不起这人!”

    “知道了!”刘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陈鹏飞让刘猛往前面走一走,再有两三个站就下车了。刘猛倒是活学活用,他一边往前挤,嘴里一边喊道:“姐姐啊!姐姐!姐姐!”

    陈鹏飞是又气又乐,他拍了一下刘猛说道:“你小子!脑子倒是挺快,马上就知道活学活用!”

    “那当然了,我当时就是不爱学习,我要是用点功夫,那哪儿轮得上你当班长啊?”

    “行了!不吹牛你会死啊?你那发音都跑到你姥姥家了,还好意思吹呢!准备下车吧,再不下车,车都被你吹跑了。”说着,鹏飞用拳头轻轻的在刘猛肩膀上打了一下,准备下车。

    汽车到站,两人下了车,鹏飞问刘猛道:“饿了吗?”

    “你别说,还真有点饿了!火车上那饭根本不能吃!”

    “那行!我们先去吃点东西,让你尝尝广州的特色!”鹏飞带着刘猛来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小饭馆坐下,两人叫了几个菜,两瓶啤酒,准备先填饱肚子再说。

    这时,有位老人家买完单准备离开,只听老人对老板说:“唔该!老细!(谢谢老板!)”

    老板:“唔使唔该!(不用谢!)”

    老人:“都系唔该晒!(都是多谢了!)”

    老板:“唔使,准备出街?(不用,准备到街上转转?)”老板边问边指了指外面。

    老人:“系呀!去街度睇睇!(是啊!到街上看看!)”

    老板:“睇好细路仔啊!(看好小孩子啊!)”老板说着摸了摸小朋友的脑袋。

    说完,老人带着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离开了,刘猛傻傻的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愣了半天才问鹏飞道:“这俩人刚才是在说相声吗?”

    “说什么相声啊?人家在说客气话呢!”

    “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到客气啊?我就听见他们说什么该呀、晒呀的!我还以为他们在吵架呢!”

    “不懂别瞎说!”

    “你不信?作为一个不懂粤语的外地人来讲,我就用他们刚才的动作,给你重新配个音,你看像不像吵架!”说着刘猛把脸一绷,学着刚才两个人的表情开始表演起来。

    “老板!不对啊!”

    “绝不可能!”

    “就是不对啊!”

    “不可能,再吵滚出去!”刘猛边说,边学着刚才老板的样子指了指外面。

    “我靠!有种你等着!”

    “看好下一代啊!”刘猛说着模仿的做了个摸小孩子脑袋的假动作。

    鹏飞看着也乐了,笑着说道:“刘猛,你小子这才华都没用到正经地方,你要真去好好学个表演什么的,还说不定真能成为一代丑星!”

    “你这是夸我呢还是贬我呢?前半部分听着挺叫人待见的,怎么说到后面就那么不中听呢?什么叫丑星?那这叫实力派明星!”

    “行行,大明星,我去洗下手啊!喜欢吃什么,你随便叫!”说完,鹏飞去洗手间了。

    这时,有个服务员端上来一只特大号的空碗放在桌子上,刘猛一看觉得非常奇怪,就问道:“你们广州吃饭,用这么大号碗啊?这可比我们北方还豪放啊!”

    “这个是叫你死(洗)滴!”服务员解释道。

    广州人在外吃饭,都有个自己用开水洗碗的习惯,这个特大号的碗是用来装洗碗水的,但刘猛不懂啊!

    “你还真直接啊!刚进来就让我死?信不信我先弄死你啊?“

    “不是叫你死,是叫你死(洗)呀!死(洗)当然要用大碗,小碗不够你(洗)死啊!”服务员极力解释,可越解释越不明白。

    ”大碗也不够死!就我这身肉,想让我死,你怎么也得准备个大桶啊!我告诉你,别以为我是外地人,你就想宰我,我可不吃这一套!想让我吃不了兜着走?没门!给我换小碗!”刘猛恶狠狠的说道。他心想:“我是谁啊?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黑店我见多了,想宰我?你还嫩着呢!”

    “你都痴线(神经)的!”服务员不满意的嘴里嘟囔道。

    “吃线?我告诉你,你们南方的米线,那玩意我吃不惯,我要吃米饭,你别给我瞎指挥!再说了,这要吃饭还是要吃线,这也不是你说了算啊!”

    “费事跟你啰嗦,你到底死(洗)不死(洗)?”

    “不死!你还能把老子怎么样?要不高兴,把我剁了,做人肉包子!”刘猛发火了。

    “爱死(洗)不死(洗)了!你死(洗)也不关我事,不死(洗)也不关我事!死(洗)不死(洗)是你自己的事!”

    死不死当然是我自己的事了,你以为你是谁啊,新龙门客栈啊?“

    正在这时,鹏飞回来了,看刘猛好像在跟人家吵架,连忙过来问怎么回事。刘猛一看鹏飞这气就不打一处来:“陈鹏飞啊陈鹏飞!你不想我来广州就直说,干吗领我到一家黑店?”

    “什么黑店啊?”鹏飞被问的莫名其妙。

    “这是新龙门客栈吗?这家伙准备拿我做人肉包子!拿我做的包子你吃得下吗?”

    “你这哪儿跟哪儿啊?我洗手洗了五百年吗?怎么就穿越到新龙门客栈了?”

    “我就是拿个碗叫他死(洗)碗,就这么简单,他不死(洗)就跟我在这里吵架!”服务员一脸无奈的说道。

    “就这事是吧?行了,你去吧!看我让他怎么死(洗)!”

    服务员一脸不高兴的转向离开了,鹏飞指着刘猛说道:“你能不能装的有文化一点啊?人家给你拿这个碗,是让你装洗碗水的,你能跟人家扯到人肉包子,我算服了你了!”

    刘猛听完一拍脑袋笑道:“真的?哎呀妈呀!今天这人可丢大了!我也真算是领教了你们广州人说的普通话了,那真是让人生不如死(洗)啊!”刘猛一边学着刚才服务员的发音自嘲,一边给自己找台阶道。

    两人点完菜,刘猛还一直回味着刚才的事情,笑个不停。鹏飞也是觉得挺乐,他一边劝刘猛吃饭,一边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笑。

    吃完饭,鹏飞叫来老板买单,顺便问了句:“老板有水果送吗?”

    “有!稍等!”老板说完转身去拿水果。

    “就这么两片啊?”刘猛一看就送了两片西瓜,觉得太抠门了,忍不住问道。

    “你喜欢吃,就你吃大便(片),让他吃小便(片)吗!要不大小便(片)都让给你吃,他不吃也可以的!”老板客气的说道。

    “老板!你这叫怎么说话呢?什么叫我吃大便,他吃小便?你不能把舌头捋直了跟我说话啊?我怎么跟你一说话就上火呢?”刘猛不乐意的说道。

    “老板让你吃大片,你知道他普通话不标准,你就别在这较劲了!”鹏飞赶紧解释道。

    “是是!我普通话不标准,你别在意!上次有个姑凉(姑娘)来我这里吃饭,她问我新区好还是旧区好。我就开玩笑说,站在床头(船头)望娇妻(郊区),新妻(区)总比旧妻(区)好。结果那个姑凉(姑娘)以为我老不正经,吓得饭也没吃就跑了!”

    “哈哈!你这老板太有意思了!以后我没事就过来跟你学广州话!”刘猛听鹏飞翻译完,终于又乐了。

    “好好!你来我一定打劫(折)!”

    “怎么还打劫啊?你这还真是家黑店啊?”

    “老板是说打折!”鹏飞又翻译道。

    买完单,两人一边回味着刚才闹出的笑话,一边走出饭店。陈鹏飞带着刘猛来到一座旧楼房前,楼虽然是有些旧了,但有20多层高,看起来仍然挺有气势。

    刘猛抬头看了看这栋楼,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有什么想法。可他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里他将遇上自己一辈子的缘分,并开启陈鹏飞失控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