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将错就错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6本章字数:2972字

    于是雅琪打开手机,给鹏飞发了一条微信:“你到了没有?”

    鹏飞在洗手间听到手机响,打开一看,是雅琪的微信,于是马上回复道:“到了啊!我们不是在聊天吗?”鹏飞故意用了问句,他想引来雅琪的回复。

    雅琪在外面一看鹏飞的回答,立刻变得六神无主,她一边走来走去的思考着,一边自言自语道:“死啦!死啦!这下把人丢到珠穆朗玛峰了!我跟人家面对面坐着,还发微信问人家到了没有,这不是耍人家吗!等一下过去我怎么解释啊?”

    雅琪在洗手间外面走了几个来回,慢慢冷静下来,她想该面对的终究要面对,总不能一直不回去啊!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走回座位,见到那男的她挤出一丝假笑,说道:“对不起!我刚才……”

    哪知那男的没等雅琪说完,就打断她的话说道:“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刚才梵高的问题确实太枯燥了,我们来谈谈莎士比亚吧!”

    “啊?”雅琪听完想死的心都有,即使她再怎么淑女,心里面还是忍不住狠狠的爆了一句粗口:“你tmd耍老娘啊?我那么辛苦才在洗手间把梵高背下来,你现在竟然又要跟我谈莎士比亚?”

    雅琪心里暗暗后悔,为什么刚才跟红红说的是十分钟,而不是五分钟,他再这么问下去,自己活不活得过十分钟还是个未知数啊!

    鹏飞在洗手间没有再等到雅琪的回复,心中烦躁。他想,如果对面这个女孩真的是雅琪,那么她刚才发微信问自己到了没有,显然也是觉得自己并不是她心目中想像的那个人,她想再次确认一下。

    确认完没有再回复,说明是对自己死心了。既然大家话不投机,也无谓浪费时间,干脆挑明一拍两散算了,省得大家尴尬!

    想到这里,他不自觉地又打开雅琪的微信相册看了看,一边看一边摇头道:“本来长得也挺漂亮,干嘛非要P成别人的样子?连底板长什么样都看不出来了,我恨发明PS的这个家伙!他老婆长的一定奇丑无比!”

    陈鹏飞下定了决心,匆匆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看来有时候见面和网上聊,感觉不太一样啊!”鹏飞笑着对那女的说道。

    “所以有句话叫,闻名不如见面,见面不如不见!”那女的倒也很坦诚,说的够直接,鹏飞听着多少心里有点受打击。

    “没错!今天很高兴跟你见面,也很佩服你母亲!不管是她的效率还是毅力,都是我们学习的榜样!”陈鹏飞开始做总结陈词,准备离开。

    “这个你永远也学不到,因为你没那个功能!”女孩微笑的面容里似乎夹杂着一丝挑衅的意味。

    鹏飞愣了愣,心中的怒火开始慢慢燃烧起来,他不客气的回敬道:“即使我有那个功能,我也不会跨越六个女孩,去追求那个没有结果的男孩!”

    “谁说我们家是为了要男孩才生这么多女孩儿的?男人有什么好?就像你这种既没情调又没风度的男人,多一个都是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显然陈鹏飞踩到了女孩儿的要害,她果然发怒了。

    “什么?竟然说我是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鹏飞心中的怒火终于被彻底激发出来了。

    他故意刺激那女孩道:“我猜你们家本来是想生七个金刚葫芦娃,没想到却生出了七朵金花,最后连个七星伴月都没捞到!”

    “你……你真是个无赖!”说完女孩端起酒杯,对着鹏飞的脸泼过去。

    鹏飞被泼的满脸满身都是红酒,他呆呆地坐在那里,显然,他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显得有点猝不及防。红酒顺着脸颊聚集到下巴上,滴答滴答的掉在桌子上。

    足足过了有十秒钟,鹏飞才缓过劲儿来,他用手抹了一把脸,然后走进了洗手间,对面的女孩早已不见了踪影。这可真应了那瓶酒的名称——苦涩的回忆。

    雅琪正不知所措地面对着那个男人提出的,一连串深不可测的问题发呆,这时,救命的手机终于响起来。

    雅琪兴奋地接起电话,为了让对方也听清自己不得不走的理由,她故意打开了免提:“喂!”

    “还喂什么喂呀!出大事了,你快回来呀!”对面传出一个紧张而焦虑的女人的声音,这个人正是红红。

    “雅琪故意不紧不慢的回答道:“什么事啊?这么急?”

    “你离家出走的前夫,带着你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回来了!”

    雅琪听完差点从椅子上弹起来,心想:“我有前夫,还有私生子?我这生活得多乱啊?”她赶紧一把挂掉电话,惊魂未定的手还在不断的颤抖,额头上也渗出了一圈冷汗。

    “骚扰电话!”雅琪苦笑着说出一个连自己都不相信的借口,脸上觉得热辣辣的。

    “是啊!现在确实好多骚扰电话,把你背景摸得一清二楚!什么姓名、电话、家庭住址,甚至连结过几次婚,有几个老公都知道的清清楚楚,真是太离谱了!”

    “什么?几个老公?”

    “哦!不是,是几个孩子!”

    “哦!我可没结过婚,更没有孩子!”雅琪澄清道,这可是一个女孩子的清白问题。

    “我明白,我明白!骚扰电话吗!他们的信息是买的,总会有点误差!”

    “这不是误差,这简直就是谋杀!”雅琪着急的解释道。

    这时电话又响起来,还是红红。

    “我去接个电话!”说完,雅琪拿着电话跑进洗手间,她不敢再冒毁掉自己清白的危险,去接这个傻婆娘的电话了!

    “哎呀!雅琪你干吗挂我电话啊?你前夫说你再不回来就放火烧了你们家的房子,你快回来啊!”

    “大姐!你想我死吗?”雅琪气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她大声的质问红红道。

    “怎么了?”红红感觉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头。

    “我让你找个理由把我叫回去而已,不是让你败坏我的名节啊!难道你就再找不出一个能保住我名节的借口吗?我真被你害死了!”

    “不是你说让我找一个不可拒绝的理由吗?”

    “难道除了把我说成一个傻傻的怨妇,就找不到一个正常点的理由吗?”

    “这样……那个男人,才会毫不犹豫的放你走啊!”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没时间了!”雅琪挂掉电话,是既生气又庆幸,好在自己没有当面再次接红红的电话,要不然脸都不知道该往哪隔了!

    雅琪在洗手间里走来走去,她不知该怎么回去面对那个可能是陈鹏飞的男人。

    “丑媳妇终究要见公婆,死就死了!”雅琪洗了把脸,终于鼓起勇气走了出去。

    这时,陈鹏飞也正好洗完身上的红酒,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两人碰了个照面,不由得都多看了对方两眼,但今天两人的打扮,都与那天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有很大的差异。更何况,又好长时间没见了,虽然心里很有感觉,但也不敢贸然确认。

    倒是雅琪急中生智,她把手机放到耳边,假装打电话说道:“刘猛吗?我是赵雅琪啊!陈鹏飞在家吗?”

    鹏飞一听连忙对着雅琪指了指自己:“我!我是陈鹏飞!”

    雅琪假装打电话的手放了下来,她盯着鹏飞半天说不出来话,过了好久才指着鹏飞说道:“陈鹏飞!你才是真的陈鹏飞!”

    “赵雅琪!你才是真正的赵雅琪!”鹏飞也指着雅琪说道,两人几乎同时都笑了,这时终于真相大白。雅琪几乎笑得眼泪都出来了,这顿饭吃得真算是够奇葩了!

    “我还以为你整容了呢!”鹏飞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你会易容术呢!问的问题也那么老土!”

    “跟我吃饭的那个你,已经被我气走了,跟你吃饭的那个我,还在吗?”

    “还在呀!我正在发愁该怎么圆场呢!”雅琪点点头,无奈的说道。

    “没关系,我来处理!”

    “你身上怎么了?”雅琪这才留意到鹏飞身上的红酒印。

    “是苦涩的回忆!”鹏飞不好意思的苦笑了一下答道。

    “是那个跟你吃饭的我干的?”

    “是!你说我为跟你吃顿饭,我容易吗?”鹏飞点点头自嘲的说道。

    “那你到底能不能搞定跟我吃饭的那个你啊?别把事情越搞越复杂!我可不想被人泼一脸冷水!”

    “我刚才是故意气她走的!话不投机半句多吗!”

    “那你处理的低调一点,别让大家尴尬啊!”

    “放心!处理这事我最拿手!”

    “你越这么说,我心里就越没底了!我刚刚求助的那个朋友也是这么说的,我刚才想死的心都有,真的!”

    “我靠不靠谱,你不知道?”

    “不知道!”雅琪摇摇头。

    “好!那看我的!Showtime!”

    说完,鹏飞独自来到雅琪的座位,冲着对面那个男人点头笑笑,然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