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雨一直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7本章字数:2265字

    原来装在右边口袋里的钱包不见了,这可非同小可,里面除了价值不菲的现金外,还有身份证和信用卡。这次因为刘猛,可谓损失惨重了。

    陈鹏飞努力地回忆着刚才的过程,他估计有可能是因为刚才跑得太急,钱包不知不觉中掉在路上了。

    他明知回去找到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他却不得不回去碰碰运气,里面的东西对他太重要了。可是,如果回去找,就有再次碰到那帮流氓的危险,他们刚才知道被骗,一定正气急败坏,气得牙根痒痒。要是再次被他们撞到,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该怎么办呢?

    鹏飞此时,心里真是矛盾重重,可眼见就要下大雨了,再不决定就没机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于是,鹏飞终于把心一横,决定冒险一搏。

    陈鹏飞一路小跑,沿着来时的路,仔细的搜寻着。同时,他还不得不时时刻刻的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以防不小心又撞到了那帮人自投罗网。

    但一直找到了健身房,钱包的影子也没见到。鹏飞推断,钱包最有可能掉,就是在健身房附近地段的丢失的。在这里,他被人追的急,跑的特别快。

    陈鹏飞努力地回忆着当时的情景,似乎又重新身临其境的体验了一回刚才发生的状况,肯定就是在那帮人追自己的时候,钱包不知不觉的掉在地下了。但已经都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是被路人捡走了。没办法了,只能期待奇迹的出现了,看看能不能碰到拾金不昧的活雷锋了!

    似乎是为了衬托陈鹏飞此时糟糕的心情,雨也越下越大了。陈鹏飞垂头丧气地往回走着,全身的衣服都慢慢湿透了。但他似乎根本感觉不到,也许这段时间接连不断的遭遇,让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挫折和失败。他想淋淋雨,也许这样可以让他变得清醒。

    刘猛拼命的跑回家,也早被淋成了落汤鸡。新月看到刘猛回来,急忙迎上去问道:“你没和我哥在一起吗?”

    刘猛听新月这么问他,先是愣了愣,然后紧张的问道:“他还没回来吗?我们刚才是在一起!”

    “那现在呢?他人呢?”

    刘猛鼓起勇气抬起头,对新月说道:“新月!我对不起你!”

    “你怎么啦?你的脸这是怎么回事?”新月这才发现,刘猛的脸又被打得像猪头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

    “新月!对不起!”刘猛哭着,扑通一声跪在地下。

    “到底怎么回事啊?你快说啊!”新月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她着急的问道。

    “我!我不是人啊!”刘猛这才把整个经过一五一十的跟新月说了一遍。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报警啊?”

    “我很害怕,鹏飞说他跑的快,只要我走了,他自有办法,肯定能跑掉!我以为他已经先回来了!”

    “你竟然把我哥一个人留下被一帮流氓打,你自己却跑了?刘猛!你还是不是人?”

    “对不起啊!新月,我不是人!”说完刘猛扑通一声把头撞在地上。

    “那你为什么不打电话给我?”

    “我的手机和钱包都被那帮人抢了,我打不了电话,也坐不了车,我都是一路跑回来的!”

    “你可以借别人的电话,你可以借公用电话,你是猪啊?”新月几乎是在怒吼了。

    “我不记得你的号码!”刘猛低下头喃喃的说道。

    “刘猛!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竟然连我的电话号码都不记得?你这个骗子!”

    “你的号码平时都保存在快捷键的第一位,平时都不用拨号码,所以不记得了!”

    “我哥说的对!我真是瞎了眼!我竟然相信了你?为了你,我哥丢了工作,我竟然怀上了你的孩子,现在我哥为你生死未卜!如果我哥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新月失望的流下了伤心的泪水,她懒得再跟刘猛废话,赶紧拿起手机准备拨号。

    “你打给谁啊!”

    “警察啊!还不赶紧报警吗?”

    刘猛忽然一把抓住新月的胳膊说道:“现在不能报!”

    新月诧异的看着刘猛,愤怒的问道:“刘猛,你干什么?”

    “现在不是报警的时候!”

    “为什么?我哥失踪了,我为什么不能报警啊?”

    “人口失踪要24小时以后才能立案啊!现在才几个小时,警察不会理你的!而且,你哥这个时候也许早就跑掉了,你这是报假警,很可能要吃官司的!上次我们已经被110抓了一次了,已经有案底了,这要是再报假警的话,那可能二罪并罚,是要从严处理的。”

    “那怎么办?那我们就在这里干等着吗?”

    “当然不是!我们可以找电视台,找城市热线,他们最喜欢找题材,他们一定可以帮我们找到鹏飞的!”

    “那你还等什么?还不快去找电话号码?”

    “哦!”刘猛像无头的苍蝇一样,站在原地转了个圈儿,然后用手指指新月手中的手机,小心翼翼的说道:“我用你手机上网查查!”

    说完,轻轻的从新月手中把手机拿过来,新月一动不动的瞪着刘猛。刘猛把手机拿在手中,低下头正准备上网查号码,忽然,新月一脚踹过去,刘猛“哎呦”一声坐在地下。

    “我怎么就瞎了眼找了你这么个窝囊废?还害了我哥,我哥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跟你同归于尽!”

    刘猛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他知道自己这次真的是闯了大祸,一个劲儿的只知道点头认错。新月更来火了,怒吼道:“快查啊!”

    “哦!少安毋躁!少安毋躁!”

    刘猛的手一边颤抖着,一边打开网页查找城市热线的电话。

    “找到了!找到了!”刘猛激动的喊道。

    “打啊!”新月声嘶力竭的吼声几乎要穿透刘猛的身体。

    “哦!”刘猛战战兢兢的拔通电话:“喂!城市热线吗?”

    路上的行人渐渐的少了,还没回到家的,要么是在躲雨,要么就是打着伞,快步的奔向自己的目的地。只有陈鹏飞一个人,既不打伞,也不着急,而是沿着路边,低着头慢慢的在漂泊的大雨中散着步。

    不过,他想不走也不行啊!他能怎么办呢?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想坐车也不行啊!让他这种大男人,上了车跟司机说钱包丢了,想搭个顺风车,他说不出口。鹏飞的自尊心是绝对受不了司机用那种怀疑的目光来审视他的。当然,他更无法承受被赶下车的风险,毕竟,不是每个司机都那么好说话的。

    正在这时,雨忽然停了。他觉得很奇怪,明明下着雨,自己又走在马路的空地上,没遮没挡的,雨怎么会停了?

    鹏飞奇怪的抬头一看,原来是有个人撑着伞,帮他遮住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