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浪漫满屋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7本章字数:2008字

    陈鹏飞和雅琪一起来到雅琪的家,家里很干净,装饰的也很别致。一看就知道,女主人是个蛮有格调和情怀的女孩。

    两人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陈鹏飞站在门口,看着洁净的地板,有点不好意思进去,雅琪见状笑着说道:“进去吧,没关系!大不了,以后请我吃饭做补偿。”

    鹏飞尴尬的笑笑说道:“那岂不是太便宜我了?有机会请美女吃饭,求之不得啊!”

    “想不到,你是口花花啊!”雅琪宛然一笑,先走了进去。

    雅琪先走进到洗手间,不一会儿,只见她拿着一块毛巾一边擦头,一边说道:“等下我去给你拿块新毛巾,先把身上擦干。”

    “不用了,别麻烦了!”鹏飞有点害羞的说道。

    雅琪并没理会,而是一边擦头,一边进了里屋。鹏飞站在门口的地板上,显得有些不自然,雨水顺着裤脚不断的嘀嗒在地上,慢慢形成了一滩水渍。

    这时,雅琪一手拿着自己擦头的毛巾,另一只手拿着一条新毛巾走过来,递给陈鹏飞说道:“你也赶紧擦擦吧!那边是洗手间,里面有电吹风,赶紧把头发和衣服吹干,不然会感冒的!”

    “谢谢!”陈鹏飞忽然感觉像触电似的,一阵暖流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

    鹏飞感激的冲着雅琪点点头,然后快步走进洗手间关上门。全身湿漉漉的,的确是非常不舒服。他脱掉上衣,在洗手间一边擦着头上和身上的雨水,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中不由得暗暗对自己说道:“这真像是一场梦,我怎么就会稀里糊涂的来到一个,才见过几次面的女孩家里?现在还光着膀子,站在人家的洗手间里。陈鹏飞啊陈鹏飞!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咖啡好了!”鹏飞正在发呆,忽然听到雅琪在外面的招呼声,紧接着又听到她打开电视的声音。

    “哦!我也好了!”鹏飞赶紧穿上衣服,匆匆开门出来。刚一出来,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咖啡香味,飘进鹏飞的鼻子里,鹏飞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真是沁人心扉啊!

    这时,他才发现雅琪已经换了一身,在家里穿的休闲服,与刚才亭亭玉立的时尚美女相比,又多了一份居家主妇的温馨与亲切,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不知为什么,鹏飞心里忽然有点紧张,却又忍不住,悄悄多看了雅琪两眼。

    想不到,这一小动作竟被雅琪撞了个正着,她不由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然后奇怪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很土啊?”

    “不是,不是!”鹏飞不好意思的连忙摇摇头打岔道:“你煮的咖啡好香啊!”边说,鹏飞边轻轻的品了一口。

    “那当然了!不过你要记得,这个可不是免费的啊!”雅琪得意的说道。

    “哼!你这商家也太坑爹了吧?我喝了一口你才说,有没有的退啊?”说着,鹏飞从旁边拿了把椅子坐下,他没有坐沙发,他怕把沙发弄湿。

    “你说呢?”雅琪宛然一笑。灯光下,雅琪优雅的端着咖啡看着陈鹏飞,这倒让鹏飞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笑什么啊?我这副落难的样子很好笑吗?我怎么总感觉,你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啊?”鹏飞苦笑着问道。

    “没有……真的没有!雅琪强忍着没有大笑出来。

    “你平时喝酒吗?”雅琪忽然转了个话题问道。

    “不喝!怎么了?”鹏飞奇怪的问道。

    “像你这样脾气忽好忽坏的人,我以为都喜欢喝酒呢!”不知是故意调侃,还是想找后账,雅琪忽然带着指责的语气说道。

    “我的脾气忽好忽坏吗?你认为我是那种喜欢耍酒疯的人吗?你到底是对我有成见,还是故意冤枉我啊?”鹏飞略带委曲的说道。

    “不知道啊!所以,确认一下!”

    “你的推测,从来不需要根据的吗?看来你对我的误解太深了!你有必要对我进行全面的了解,以纠正我在你心中被扭曲的形象。也可能是,这段时间遇到的事太多了,我都快被折磨疯了,平时我也不是这样的,那天吃饭你见到我的表现了!”

    “可今天,我也见到你的表现了!”雅琪真是有点哪壶不开提哪壶。

    “今天,不是心情不好吗?”鹏飞说着,低下了头。

    “那别人心情不好的时候是借酒消愁,你不喝酒借什么消愁呢?”雅琪笑着说道。

    “借酒消愁愁更愁!我们都是文化人,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方式来释放自己吗!”

    “例如呢?不会是借雨吧?那晴天借什么呢?借太阳?”

    “你总这样,咱们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啊?”

    “好好!那你为什么不喝酒啊?还是戒酒了?”雅琪的好奇心好像很重。

    “喝酒需要理由,不喝酒还需要有理由吗?”鹏飞觉得这根本就不应该是问题。

    “需要啊!因为大部分男人都喝酒,你跟大部分男人不一样,当然需要理由了,不然别人不会觉得你很怪吗?”

    “怪吗?这只能说明我是绝种好男人啊!这怎么会怪呢?我倒觉得你是一个朵从火星嫁接过来的奇葩啊!”

    “我怎么了?”

    “为什么在你这里,什么都需要理由呢?杀人需要理由,不杀人需要理由吗?”

    “需要啊!”雅琪笑呵呵的说道。

    “你家有酒吗?”

    “你不是不喝酒吗?”

    “可跟你在一起,能不喝酒,那确实是需要理由!”陈鹏飞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

    “为什么啊?”

    “郁闷啊!”鹏飞一边拍着胸口,一边痛苦的说道。

    “我家只有苦涩的回忆!你喝吗?”雅琪笑着说道。

    “别总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好吗?”

    两人正聊着,这时,电视里忽然插播了一条寻人启事:

    “现在播报一条寻人启事,陈鹏飞,男,28岁,于今天下午五点钟左右,在珠江新城附近走失,走失时上身穿一件白色衬衣,下身穿一条牛仔裤,脚穿绿色休闲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