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你欠我一个解释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1:07本章字数:2013字

    第二天,陈鹏飞睡了个懒觉,昨晚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几点才睡着的。陈鹏飞睡意朦胧的睁开双眼,习惯性地拿起手机一看(回家换了另一台旧手机),立刻“砰”地一声坐了起来。感觉像是被一盆从天而降的冷水淋了个透心凉,他立刻完全清醒了,而且全身发凉。

    原来,网络上关于他的帖子,再次创造出了新的剧情。杀人未遂的谋杀犯,与替他洗雪冤屈的女主角,竟然是一对地下情侣,两人利用城市热线,精心策划了寻人启事的惊天骗局,并成功引起公众的再次关注,疑为某公司的自我炒作。

    “我靠!”陈鹏飞一把把电话扔在床上,怒不可遏的说道:“这tmd都是什么事啊!这帮网友都是脑残啊,还是看电视剧看多了?怎么想象力就这么丰富?”陈鹏飞无奈地坐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过了好久,鹏飞才从床上爬起来,他想去洗手间方便一下。他顺手拿起手机,打开朋友圈边走边看。这时,他发现又有人发了视频上来,圈子里发的一般都是些搞笑的内容。此刻,对于一个心情极度低落的人来讲,他急需一些能让他调节心情的东西,来放松一下。

    于是,鹏飞很自然的点开了视频,视频在缓冲中。他拿着手机,来到马桶前开始脱裤子,可刚准备坐下,屁股还在半空中,鹏飞忽然听到马桶里传来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尖笑声:“哈哈哈哈哈!”

    鹏飞吓得汗毛倒竖,冷汗都冒出来了,整个人像坐在弹簧上一样,从马桶被弹飞了起来。他提着裤子,惊慌失措的低头望向马桶,里面竟然空无一物。鹏飞的脑门、鬓角上已现出了一圈的冷汗。

    “难道这段时间时运差,TMD撞鬼了?”鹏飞心里暗自打鼓道,他又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时,忽然又一阵笑声传来,鹏飞吓得往门口倒退了几步,他打开厕所门,转身站到了厕所外面,探头向里看。笑声停止了,四周静的可怕,鹏飞还从来没有这么害怕过,而且是在自己家里。

    他正在琢磨,这声音到底是从哪儿发出来的。忽然,他听到身后又传来一阵笑声,他吓得面无血色,猛的回头环顾客厅四周,可声音依然从背后传来。

    这时,他忽然想起自己的手里拿着手机,背在背后,他赶忙拿起手机一看,原来声音真是从手机里传来出的,手机正在播放他刚才打开的视频。

    “我靠!吓死你大爷了!”鹏飞这个气真是不打一处来,他举起手机就想打它摔了。

    这时,忽然有短信的声音过来,鹏飞这才冷静下来。他打开一看,是刘婷发来的。

    “你欠我一个解释!我给了你一整夜的时间,到现在你竟然连一个道歉都没有?我在你心里到底算什么?你跟那个女孩子有没有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我们分手吧!”

    陈鹏飞一看急了,他抬头看看墙上的表,这才发现已经中午12点了,半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他连忙打电话给刘婷:“喂!刘婷,我是鹏飞!”

    “终于想起来我了?”

    “对不起,我昨天睡的太晚了,刚刚才醒过来,我才看到你的短信!我们面谈一下,好吗?”

    “哼!你的口气就像个领导,什么时候想约谈我就约谈我?”

    “不是,至少给我个机会解释一下吗!”

    “哼!本来我应该是你最重要的人,本来我应该是你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可是……我不想说那么多了!”刘婷的声音哽咽起来。

    “我的电话坏了,当时谁也联系不到!”

    “你知不知道?我一下飞机就第一时间联系你,想给你个惊喜,想不到你却关机了。我打电话给新月,当我听说你有危险的时候,我都快急疯了!”

    “对不起!刘婷,是我不好,害你担心了!”

    “本来我以为你接电话时听到是我的声音,一定会很开心,但想不到,你的语气中除了意外,我什么也听不出来!”

    “不是,我当时是很开心!但那种情况下,我也不好显的太夸张吗!”

    “怕另一个女人吃醋吗?”

    “刘婷,你说什么呢?这完全是一场误会!”

    “你知不知道,在接通电话那一刻,当我听到的竟是另外一女人的声音时,我的心全都碎了!”

    “我跟雅琪真的没有什么!”

    “雅琪?叫的这么亲切,还说没有什么?我们拍拖几年了,你都还一直叫我刘婷,这么快就叫人家雅琪了,还说没什么?”

    “我跟她真的只是见过几次面而已,我们真的没什么!”

    “昨天晚上,我们所有人都要为你急疯了,而你深更半夜的,却在另一个女人家里过夜,还说跟你没什么?鬼才信啊!”

    “我冤枉啊!这真的是巧合!我们真的什么都没做,就喝了杯咖啡!我们真的是清白的,我发誓!”

    “男人的誓言就像放屁!狂风暴雨、月黑风高、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为喝一杯咖啡?你们还真浪漫啊!”

    “不管怎么样!我们见个面,你听我当面解释好不好?”

    “来不及了,我两点钟就要赶往机场了,本来昨天回广州并不在我的行程安排里,只为见你一面,我专门找了个借口回广州停留一天,早知道就不回来了。希望我昨天的态度没有影响你新女朋友的心情,祝你们幸福!”说完刘婷挂断了电话。

    “喂!喂!”鹏飞还想说什么,对面只留下一串忙音。

    刘婷放下电话后看了看表,现在是12点半,她刚才故意告诉陈鹏飞,自己两点钟出发去机场,其实是在暗示他。这是刘婷留给他的最后机会,她想最后再考验一下鹏飞,看看他对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心。如果他真的有心,就应该能听出来,而且一定能想到办法跟自己见面的。

    “希望你不要再让我失望!”刘婷心中默默的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