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白金梦 (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1980字

    “哟,郭荣,你不是学电子的吗?听你们宿舍的老刘说你手里都三个offer(工作邀请)了,怎么还来跟我们英语系抢饭碗啊?你还让不让我们的活了呀!”徐小婴的嘴巴笑成个圈,飞扬的眉眼告诉周围她成功在英语系内部捕获了一个电子系的特务来。选手们停止闲聊,目光手电筒一样打在这个已经有三个offer还来争食的恶人身上。我差点被众人眼神杀死,脸红得像关公,赶忙堵她嘴:“别瞎说,那都还没谱呢!”

    其实我在扯谎,作为J大里长相还不赖的男生,手里没三四个offer都不好意思见人。就拿那个出卖我的老刘来说,昨晚上床前还捻开一手扑克牌似的offer,感叹“花落一家”的无奈呢!

    面试只有一个用英文问的直截了当的问题:你怎么看待国际贸易?。我瞬间想起在《读者》上看到的一则寓言故事,大意是一家公司派出A、B两个业务员去开发某太平洋小岛的拖鞋销售业务,A回来说岛上没人穿鞋所以肯定没有市场,而B回来说正因为岛上的土著都不穿拖鞋,所以如果能够让人改变生活方式,那就市场巨大,说不定还能换两车皮黄金象牙回来花花,很有前景。

    结论当然就是B很牛,做国际贸易就得有这样的战略眼光。我把这个故事用英文翻译了一下,再配上肢体语言绘声绘色描绘了一番,惹得王庆霞笑得只见牙齿不见眼睛,当下一字一顿地表态:We,will,contact,you,soon,for,next,interview,in,our,company.(谢谢你,我们会尽快联系你来我公司进行第二次面试。)被导师留了灯的我当然很是开心,红着小脸thankyou个不停一路退出了房间。

    第二次面试是在两周之后。现在的企业招聘不搞个一面二面三面的都觉得不过瘾。就像是相亲,总得多接触多了解了解,才能决定到底有没有好感,有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既要有时间上的跨度,也要有空间上的转换,不然双方都觉得不踏实不过瘾。可接下来的事儿着实有些赶着上花轿的踉跄。

    Pt国际坐落在志丹路的一栋商务楼中,八楼,整整一个楼面。黄金地段,临近地铁,进楼有门卫,出门有超市。外观高端大气上档次,内装低调奢华有内涵。我在宿舍一米多宽的床上憧憬过毕业后的白领生涯,应是在能看到东方明珠塔尖儿的地方,周边围一圈徐静蕾档次的女同事,才不枉寒窗十数载。美女同事且不去说它,而在Pt国际那一大扇朝南的落地窗前,我真的见到了塔尖。要是角度拿捏好,还能勉强看到下面的那个球。

    不出意外地,我又见到了徐小婴。为了配合二面,她递进式地上了浓妆,戴复古的板材眼镜,与白净面皮相得益彰。什么都能修饰,只是脸蛋胖胖鼓鼓没法改,包着婴儿肥过剩的尴尬。在一次校园联谊会上,下手太慢的我与孤单寂寞的她牵起了友谊的双手。之后,她就似有若无成了我的“朋友”。徐小婴具有强大的信息获取能力,念英语系实在可惜。比方说她能不动声色地打听出哪个年轻教授家外有家。比方说,她能准确地打听到我手里有三个“offer”。再比方说,她那天不动声色坐到我身边咬耳朵:

    “诶,你知道伐,这家公司的老板是北京人!原来央企里做的!”

    她说的就是Pt国际的董事长刘跃进,我们人生的第一个老板。这与我接下来见到的“盛京老者”的形象对上了号。

    人的头发由黑变白分成三个过程,一是黑发丛中稀稀拉拉生出几缕白发,染了霜似的,沧桑中尽显男儿本色,比如吴秀波;二是半拉白发日益猖獗,大有赶超之势;三是头发完全变白,鹤发童颜,飘逸潇洒,比如武侠小说里的风清扬。

    很不幸,刘跃进的头发处于第二阶段,最是尴尬。前来凑趣的还有眼角皱起的鱼尾纹和从皮肤深层淡淡析出的褐色黄斑。我从他的名字分析,大跃进,五八年生人。那不会超过五十岁。可惜人如其名,这脸结结实实跃进了一把。

    但他还是用职业化的笑容和皇城根特有的儿话音征服了我和小婴。我第一个语文老师也是这样的调调——温暖、入耳、具有欺骗性:

    “公司从国有企业脱胎而来。江州从事大型机电出口的只有我们一家,是江州‘走出去二十强经贸企业’。公司历来重视人才培养,致力于为员工提供发展空间。大家的收入会结合业绩发放工资和奖金。公司曾经一次性支付过100万的项目奖金。公司正值用人之际,今后会不会突破这个数字也未可知。公司在伊朗和阿根廷都设有办事处。办事处的同事也会有流动,结婚啊生孩子啊我们也不耽误。办事处离乡背井,工作比较忙,工资是一个月8000美金。”

    老早就听说做外贸赚的多。工资只是小头,保底的,奖金才是大头。我在心里迅速做了下乘法,要是在海外工作,五万多人民币呢,一年六十多万,够得上江州黄金地段商品房的首付了。

    从王庆霞嘴里说出的数字,在刘跃进嘴里一滚,便成了庄严承诺。

    回想起来,当时的我太感性了。和尚当久了,遇上个描眉画目的漂亮妞儿就忘乎所以。全然不顾脾气性格、身体健康、能否持家。甚至不顾那艳抹浓妆之下盖着的是怎样一副真实的脸孔。

    六月的一个晚上,野猫在窗外三长两短地叫春。我在宿舍发光的屏幕前亢奋不已。别误会,我只是收到了Pt国际的正式offer,而不是看一些不该看的。我的E盘里没那些个东西。六月是一个结束又开始的季节。即将结束四年大学生涯的我是时候决定从哪儿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