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白金梦 (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2010字

    我屁股一顶,双手接过来。一份藏在透明文件夹里的A4纸,一眼望下去,页眉是Pt国际的logo(标志),底下透出“一、二、三、四……”仿宋体。

    “你先去会议室,我待会儿过来。”

    我连声称好,小心翼翼把椅子复了位,轻轻退出来。真不错,正规!

    会议室的落地窗前已坐一排人。徐小婴雄霸了最正中的位置,见我进来,咧开笑容。身后的光线给她的轮廓蒙上一层朦胧的光辉。她身边的位置是空的,留了个缺口,桌面上放着一个紫色的包。她把包挪开,打手势让我坐过去。我知道,那位置是为我留的。

    “你来看看。”她把文件翻到第二页,在第五条“劳动报酬”下划线处,赫然写着“2000”。

    我心里猛地一抽,忙翻开我那份,翻版,同样的娟秀字体:“2000”。那个“2”还艺术性地向上勾着尾巴。

    “不是说好了3500吗,怎么变成了2000?”我皱眉。

    “我也不知道。”,徐小婴讨说法式地摊开双手。

    在众人的期待和疑问中,王庆霞姗姗来迟。

    “感谢大家选择了Pt国际。”职业的微笑带动鼻头上的红痣翕动一下,“这次公司从江州五场大学宣讲会、十场社会招聘会,总共两千人中精挑细选了各位,恭喜成为Pt国际的一员。”

    其实这就像J大的考古学专业,每年就招这么几个学生,也大可以说是从全国范围所有莘莘学子中选拔的,并没有什么稀奇,绝不代表你就是那所有人中的最强大脑。不过王庆霞这么说,还是让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王庆霞切入正题。Pt国际的合同为期三年,试用期三个月。提及工资报酬一栏,她的语气平淡祥和:“这一栏填写的金额,主要是出于公司避税的考虑。请大家放心,公司一定按照聘用意向书中的金额发放大家工资,不会少一分钱。”

    “避税”两字说得稀松平常,没有一丝躲闪。合理避税嘛,听说过,是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提高企业竞争力的一种方式。开公司的都不容易,不足为奇。既然领导已经发话,便也不好再说什么。

    “可是……”徐小婴似乎想说什么。

    “请大家再看看合同。如果没有什么问题就签字吧。注意是一式两份,一份公司存档,一份自行保管。”

    “签吗?”徐小婴把话吃回去,拱了一下我的手肘,向我讨主张。

    “签!”

    我无比豪爽,工工整整地在“乙方”下签了我的名字。“甲方”下早已盖好了Pt国际的公章,齐眉压线,鲜艳红润。

    开弓没有回头箭,我已经将Pt国际的名字郑重其事地填上三联单(离校必填,反映毕业生去向),已经向父母信誓旦旦地保证我能坚持,已经向兄弟们夸下海口我能成功。所以,在伟大梦想面前,这样的小小的疑问被湮没无踪,再也不被想起。

    签完合同后,前台领我们入座。办公大厅规整气派,蓝色隔板将空间分割成独立的小单元。格子里是私下空间,可以有自己的小动作。格子外是公共空间,插科打诨嬉笑怒骂也被允许。我和小婴被分在业务一部,学习出口项目。很好,迄今为止,是我想象的模样。

    可想象终究是想象,美梦都没做上一天。我的想象中断在下午的一个电话上。那个电话来自行政部,让我和小婴去领电脑。

    我们兴冲冲奔去,想象自己美滋滋从纸板箱和泡沫塑料中拆装电脑的快感。可就在三十秒后,积攒了一上午的好心情立刻烟消云散。

    根本没有纸板箱和泡沫塑料,电脑的各个器官裸露着,在角落里颓废地放了两堆。一望便知,是从仓库的众多配件里临时凑了两套。主机箱上落满了灰,散着仓库的霉味。

    而那两台炮筒式的显示屏一下子让我回到了上世纪,那个邓爷爷说,“电脑要从娃娃抓起”的青葱岁月。市面上能买到的主流配置都是薄薄的17吋液晶屏了,眼前这台笨重的方方正正的15吋Crt屏着实彰显上世纪的科技水平。

    “电脑你们先装起来,有什么困难跟公司提哈。”,王庆霞路过,礼节性地关照一下。

    “没有困难,没有困难。”,我们满脸堆笑,随后七手八脚地把那两堆物件搬进格子间。鸡爪子不断挥舞着,台上、桌下,桌下、台上,线头穿过办公桌各个吝啬的小孔,将大大小小的器官连接成整体。

    我忐忑不安地摁下了“Power”键,生怕它不理我。

    主机发出一声尖利的“吱嘎”,吐出长期不活动的慵懒。过了三四秒,屏幕显示出从左到右奔跑着的蓝色进度条。又过了两分钟,桌面图标一个、一个、一个排队式地跟了出来。

    “这也太慢了吧!”我吼。

    “完全不能忍了!”徐小婴吼。

    “你来看看,键盘还是个紫色的,颜色都不配。”

    我跑去一看,小婴电脑的速度跟我差不多,只是紫色键盘和灰色机箱颜色有点不太协调。

    “要不我把我那个键盘换给你吧?”

    “你一个大男人哪里能用紫色的呀,算了算了,就当是混搭风了。”小婴垂下眼皮。

    我的鼠标滚轮还有点不灵活,和行政部好说歹说才换了个光电的。这套上世纪九十年代的设备可以整个搬进博物馆,作为人类科技进步的一个停滞点来展览。

    电脑是写字区域的住持,入定之后,一应辎重才能皈依。我这才发现,徐小婴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时尚风向标”。无印良品文具盒、复古的搪瓷茶杯、各种冲泡原料的玻璃罐子、加湿器、雅诗兰黛的护肤化妆品、hellokitty限量版玩偶都陆陆续续穿越回上世纪,围拢到“大炮筒”旁边。办公桌被显示器占去了很大一块。但她就像一个艺术家,总能为各个小玩意儿找到合适的位置。东西很多,但凌而不乱,拥而不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