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白金梦 (五)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2091字

    “别站我旁边,心烦,这份东西老刘催着要哩!”小婴皱眉,粗短的手指在紫色键盘上蠕动。

    小婴说的是阿根廷铁路机车项目,正在最后的竞标阶段。小婴的前任是个大肚皮,项目和孩子一同孕育成长。项目推进到关键时刻,孩子也要生了。这次进来的新人就属小婴的英语水平鹤立鸡群,老刘便安排她做这个项目的“催产婆”。对于一个刚进公司两天的新人来说,诚属难得。而我,在写一份阿联酋地铁车辆的询价函。巧了,也是刘跃进今天要的。

    我想,他是存心要验验我俩的成色。

    过了半小时,打印机吐出两页纸,白哗哗的,小婴攥着就奔向刘跃进的办公室。二十分钟后,小婴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甩一张苦瓜脸。

    “怎么?没通过?”我问。

    “是啊,老刘叫我好好看看大肚皮以前写的邮件。说很多措辞都不规范。”

    过了一小时,打印机又吐出两页纸,白哗哗的,小婴又攥着奔向董事长办公室。过十分钟,小婴又从董事长办公室出来,红个眼眶。

    “怎么,又没通过?”我咋呼。

    “恩。这次老刘更凶了,说我语法错误多。“小婴抽一下鼻子,“还说压根看不出我的英语专业背景。”

    “他是看不出你的身材。今天穿得太保守了,面试的时候可不是这么穿的。”我手里调整着修辞,嘴上用笑话来消除小婴眼眶中持续上涨的泪水。

    “去你的!”一块橡皮飞过来。

    “你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他心情不好?”我帮她分析。

    “额……没什么奇怪的呀。”小婴瞪着通红的眼睛,“恩……他先看纸张反面,然后再正过来看我写的。那眉头,都打上结了。”

    “你可以去请教一下老刘的秘书。姓章的那个姐姐。肯定有什么道道。”我给她出主意。这个主意一半是出给我自己的。以小婴的英语水平尚且如此,那我这个学电子怎么能过得了关啊!

    过一会儿,小婴摇着头回来了。

    “极品了,极品了!”她嚷嚷,“给老刘看的函件都要用废纸打印,不然他会不高兴!我说他看反面干啥,那面又没有字!”

    “废纸打?为什么?”我瞪眼。

    “省钱啊!”

    过了二十分钟,打印机吐出两页纸,黑漆漆的,小婴再次攥着奔向董事长办公室。十分钟以后,笑眯眯走了出来。那笑把红肿的眼眶诠释成喜极而泣。

    “过关了!”她脸上贴着一层胭脂,“就改了两个标点符号,居然过关了!”

    正好,我也刚写完。打印机吐出两张白哗哗的纸,我攥着就要往董事长办公室冲,一把被小婴拖住。

    “你傻啊,不是告诉你了,要用废纸打!”

    “可是我没有废纸啊。”我瞪眼。

    “没有废纸把我的拿去!”小婴递来两页纸,“章姐姐关照了,她手里没废纸的时候都是随便找一份文件打一遍,再翻过来打给老刘的!”

    “这不是浪费油墨嘛!”我嚷嚷,“他这么节约,你们还……”

    “知道老板节约就应该知道怎么做!”小婴掐断汽笛,“给老板添堵,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你要是下不了班,别怪我没提醒你哈!”

    我伸手接过小婴手里的废纸,鼻子一酸,春天般的温暖呵!

    我的刻板印象中,皇城根底下的人,就该像《大宅门》里的七爷,挣钱无数,花钱没边,财来如山呼海啸,财去如大海决堤。可如今看来,这刘跃进不免淮北为枳,沾上了江州人的精明和算计。

    一月逝去,我与小婴逐渐适应了Pt国际的环境,也适应了电脑龟爬一般的速度。偶尔用上台正常的机器,都感觉快得像电灯泡。日常工作就是一手联系国外办事处,一手联系国内生产商,两手都要硬。Pt国际精细化管理的核心价值观中包含了写函的精细化,就是要求写出来的语言世故圆滑不留破绽。我和小婴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努力钻研那些奥妙世故的文字。

    一天,徐小婴给万里之外的阿根廷办事处写邮件,手指有节奏地敲击键盘,发出踢踢踏踏的声响,像在弹钢琴。我问小婴,老刘是不是说要把我们都送到阿根廷去学习一年啊,怎么还没动静啊?

    聘用意向书里写的吧?小婴扬起一个正中下怀的笑,咱那时候太纯情,没看清那句话里的玄机。

    我问,啥意思?

    小婴一字一顿地背起来:“公司有意向将新近员工派遣到阿根廷,是‘有意向’,不是‘决定’,懂不?”

    我憬然有悟:“你是说‘有意向’其实是‘逗你玩’?”

    “那就是老刘给咱画的饼,你还真想吃到嘴里啊?办事处已经有三个人,送你个新人过去干嘛?就算你不吃不喝,光来去机票就得一万块!”小婴哼一声。

    “那你可得好好干,哪天去了办事处,拿八千美金一个月。”

    “八千美金,你想得美!”小婴在键盘上重重地顿上一个句号。

    “这是老刘招聘会上亲口说的呀!说得比珍珠还真呢!”

    “八千是八千。”小婴悠着调子,“不过货币单位得改一改,是人民币,不是美金。我昨天刚跟阿根廷那边通了电话,办事处的小陈同我讲的。”

    我心里又把小婴好好地佩服了一遍。就凭着国际长途那似有若无的通讯质量,小婴就能套出这么重要的情报来。更不用提对方是半个陌生人。也许,万里之外素未谋面的小陈将小婴想成了一个大美女,填补在阿根廷的空虚寂寞冷,才掏心窝子掏到这种程度。

    忽然,小婴桌上的电话轰鸣起来,她恩恩两声,兴冲冲奔出去。

    几分钟后,小婴手里拿了一个信封回来。她很想放声大笑,却又咬着嘴唇拼命压抑。胸部剧烈起伏,那笑只从两边嘴角漏出一些。

    “什么事儿这么开心?”我问。

    “你马上就知道了。”

    我的电话也骤然响起来,“小郭啊,到财务部来领工资!”

    原来是发钱啊!

    “喏,喏,给。这里你签个字。”

    那是一个厚厚的信封,想来里面的内容应该很丰富,我没好意思当面数,直接签了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