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白金梦 (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2155字

    回到办公室,心头压抑着的喜悦终于像喷泉一样汩汩而出,我们乐得像两只摔进米缸的小老鼠。实在地说,这样的狂喜有些莫名其妙。本来么,工作就是来赚钱的,付出辛苦,拿到工资也是理所应当。

    “赶紧数数,数数。”小婴催促。

    “哦,好”,我打开信封,立时江山如画。

    我像模像样地往手上吐了点唾沫星子,将能屈能伸的钞票折了腰,一二三四点起来。

    信封里一共装了3100多元,除了百元大钞外还有几张小面额和几个钢蹦。

    “恩,看来公司没骗我们。”我喃喃道,3500元扣除税以后差不多就是这个数。

    “咦,你看看这个是什么?”小婴从信封里抽了张身材瘦长的小纸条出来。

    是工资条,里面有两项内容,基本工资和岗位津贴。基本工资1500,岗位津贴500,加起来2000。

    “这跟合同是一对。”我说。

    “是啊,合理避税嘛。”小婴尖着嗓子学着王庆霞的调调,然后放下碗骂娘:“都什么年代了,还发现金,银行卡走账才安全呢!”

    “哎,不去管它了,拿到手的不差就行。”

    这是我人生的第一笔收入,我拿回家,数到手抽筋。没成想,入职才一个月就奢侈地体验了一把数钱数抽筋的感觉。人家是钱多得数不过来抽筋,我是一笔小钱来回数抽了筋。数目不同,喜悦却是相同的。学生党的时候盯上什么好的,便一定会向父母讹诈,逼出一笔钱来。父母最多也就五块十块地给,还要看表现。手里停留过的最大笔现金也仅仅是年底拿的百元红包,但很快也会被没收,换个红袋袋变成人家的囊中之物。

    如今这笔钱,可能微不足道,许是名模脚上的一双高跟鞋,许是大老板的一顿午饭,却是我挣的。一月来挤地铁出臭汗,每一次写邮件眼睛发涩,都有了代偿。所以,每一张钱在指尖划过时都心神摇曳。与其说享受的是拿钱的快乐,毋宁说,我是在体验不再拖累父母的轻松和有力量报恩的幸福。

    我想,这才是我和小婴像疯子般开心的真正原因。

    来年开春,为我们充当军师的章姐姐从Pt国际辞职了。她是Pt国际的总经理助理,就是老刘的贴身秘书。说起她的离职,又是个故事。Pt国际实行所谓的精细化管理,要求老板开会,秘书不能走。不但不能走,还得加水,二十分钟进去加一次。老刘是工作狂,也是虐待狂,伙同王庆霞等人从下午五点一直开会到凌晨两点。期间章姐姐共加水二十七次。这个数字她是不记得的,是我们帮她算的。章姐姐问,有没有加班费?老刘答,你看那么多中层,有谁要加班费的?我还没要加班费呢!从公司出来以后,地铁和公交都没了,章姐姐就打了个的。第二天,把的士票据拿到财务处报。财务处请示了领导后作答,这是非正常开销,不予报销。于是,章姐姐就走了。

    都说离职的人各有各的理由,但都逃不开两个原因。一是钱没到位,二是感情受伤害。我想,章姐姐是两者兼而有之。走那天,小婴陪她吃了大楼底下新开的“馋宝宝”,帮她在离职前填补了最后的心愿。我们也终于得知了Pt国际的那个密码。

    我问小婴,章姐姐气坏了吧?小婴说,章姐姐很平静。还说,她能体谅老刘的难处,开企业的都不容易。只是,她不适合在Pt国际发展下去罢了。她还跟我说了很多,很你想不想听听?小婴俏过半张脸,热切地看着我,就像她是指出我致命错误的先知。

    我害怕地点点头。

    “Pt国际给新人开出的工资还是符合市场标准的,但在毕业后的几年中几乎没有增长。你现在是三千五,她做了两年还提了总助,副经理级别,工资不过四千五。咱那几个项目是十年不开张,开张吃十年。做项目的副经理更惨,Pt国际不和他们签提成协议,给不给奖金全凭老刘喜恶。由于项目周期长,很多人没等到项目执行就走了。她说,与其拥抱一个不一定能开花结果的种子,守着刘跃进那个‘一百万’奖金的空头支票,不如找一份收入增长稳定、符合市场标准的工作,这样至少能负担生活开销。”

    我问:“咱们公司不是有江州电力和华东电网两家大股东吗?国有企业都有完善的薪酬标准,做的也都是上亿的项目,总不至于故意压低员工工资吧?那俩股东是咱网站这么写,对外的,总不会明着造假吧?”

    “假倒是不假,这两家是国有企业,也是大公司,是刘跃进在公司初创时邀请入股的。但你知道吗?这两家股东只是参股,根本就不控股,全部股份加起来才百分之四。刘跃进占股百分之四十一,还有百分之四十五你知道是谁的?”

    “谁啊?”

    “刘跃进的老婆!”

    我气结。

    “小同志,别幻想了,我们公司是一家大股东小股份,小股东大股份的民营企业,还是家夫妻老婆店。你也不看看你桌上的电脑,像是央企的做派吗?你用的每支笔、每张纸都是人家家里的。那两家股东就是噱头,摆出来的面具,要不这样怎么能吸引你这个纯情少年?”小婴说。

    “还有你这个纯情少女!”我反唇相讥。

    我像一个即将坠下悬崖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不放手:“我们公司不是‘江州走出去二十强’企业吗?背景多多少少应该还是有一点的吧!

    “章姐姐说了,所谓的背景只是刘跃进在北京积累的经验和人脉,并没什么阳光照不到的地下宝藏。这个‘走出去20强’是2002年的时候外经贸委评选的。那一年阿根廷铁路机车项目刚刚执行,对江州原本空白的大型机电出口领域来说是零的突破。评比本身是政府鼓励企业创新,帮扶企业发展的一种手段。各个部门每年度都会举办各类评比活动,多如牛毛。工商部门有驰名商标,质监部门有名牌产品,外经贸委嘛就有‘走出去’、‘引进来’。咱们的‘走出去20强’是2002年度的。那还有2003、2004、2005……年度的呢。所谓的20强是在某一种环境下,符合某一类评比标准的20强,并不能简单理解为公司本身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