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白金梦 (十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0本章字数:2045字

    我俩以百万雄师过大江的讨伐之势冲进人事经理办公室,王庆霞正在和业务三部的经理低声商讨着什么。也许是今天午饭吃什么,也许是日后公司怎么瓜分。总之怎么看怎么猥琐。王庆霞努一下嘴,让我们去会议室,她一会就来。我们去了,会议室还是之前我们入职时签合同的模样。可天气变了,心情也变了,不再有朝阳洒落进来,木质桌椅由内而外透着森森寒意。

    “什么事儿?”王庆霞虎张脸。这张褪去了笑容的脸真像一只虎,额头上的深深沟壑和告诉我们:兔子没资格跟老虎谈判。

    “黄总,为什么我们五个月的工资才一万块?”小婴开门见山。

    “工资都是按照合同发放的。没有任何问题。”王庆霞仰着头。

    我一下反应过来,一万除以五,就是两千,合同上的数字。换句话说,两千乘以五,就是一万,信封里的数字。

    “可当时您说,合同上的数字是公司基于避税的考虑。我们工资应该按照聘用意向书里的发,这是您亲口承诺的。我们一年半以来的税前工资都是三千五百块!”小婴唱白脸。

    王庆霞咧开大嘴,这个表情我在员工大会上见到过一次,上次是让我们尽早另谋出路。那时候我一直想不明白那样一个表情覆盖着什么样的心理活动。是碾压之后的嘲弄?是尽在一切掌握的算计?同样的表情,连同之后的解释,似乎让我明白了些。

    “此一时,彼一时。”王庆霞竟然也拽起成语,“公司情况你们不是不知道,刘总把所有的流动资金投入股票。股票被银行冻结,抛不掉。之前的贷款呢,银行催着我们还。公司开着门,水、电、都需要钱的。物业管理费也已经欠了三个月了。你们现在拿到手的工资,是我们从牙缝里省出来的。”牙缝两字,不像说出来的,倒像嚼完之后吐出来的,带着施舍的热气。

    小婴不响,我顶上去唱红脸:“黄总,我们的工资也不高,公司呢,再怎么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知道,有几个项目还在运行,也不至于就差我们这五千块钱。您看……能不能还是按照谈好的来?”

    王庆霞的眼神摁到我的脸上:“小郭啊,你可能不知道,当时刘总被捕的时候,我们几个人就打算把公司结束掉。之所以没这样做,一方面,就像你说的,有几个项目还在做,一下子断掉有点可惜。二方面,我们希望给员工一个缓冲期,趁这个特殊时期去找找工作,不至于大家一下子全体失业。三方面,要偿还债务,银行的,公共事业的,员工的,都要偿还,各个方面都吃紧啊!”

    我听得频频点头,差点又要被王庆霞的一二三征服。小婴白嫩的脸上却写满刚毅,而且是有备而来:“黄总,劳动法规定,员工工资是不能拖欠的,是优先于其他一切债务的。”

    一提劳动法,王庆霞微妙地眯一下眼,明白过来些什么。两秒钟后,鼻头上那颗痣的红和亮上升到颧骨上,眼睛一下子探出凶光,在小婴脸上狠狠刮了两道:“要讲法律是吧?可以啊。你们在合同上签的就是两千块钱。按合同办,两千就是两千!”

    “诶?你怎么能耍赖呢?”小婴急得涨红脸。

    “谁耍赖?合同一式两份,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王庆霞一下子彪上了,“你们也不看看你们现在是什么状态?像是工作的样吗?小徐,你天天摆块镜子在那里化妆,开舞会啊?小郭,你天天趴在那里做习题考公务员,你出去打听打听,哪家公司能容许你这样做?骑着马找马?啊?”

    我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满心委屈,就好像在课堂上被老师揪住看闲书一样尴尬。这不是您老开大会让我们另谋出路的吗?而且,这炮仗又不是我点的,火药倒烧到我这厢来了。

    “你们这些年轻的,别光想着钱钱钱,也不看看,为公司做了什么贡献!照我看,两千块都给多了!”老虎发完飙,甩一把会议室的门,扬长而去。

    “诶!我怎么空降到这里来了!”小婴仰天长啸。

    我们颓丧地回到办公大厅,彼此无言,脑海里翻滚着王庆霞的脸。我对着天花板看半天,说,王庆霞说的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我们这几个月确实也没干什么,就是在放羊。拿到这笔钱也算对得起自己了。可能公司现在就是很困难,要不就算了吧!小婴不语,反问我,有没有听过一个面包之于朋友、爱情和社会的理论?我好奇,啥?

    她幽幽地说:“我饿了,你有一个面包,你分我一半,这是朋友。我饿了,你有一个面包,你全给我,这是爱情。我饿了,你有一个面包,你把面包藏起来告诉我说,你也饿了,这就是社会!”

    我哈哈一乐,说,你把爱情想象得太美好,把社会想象得太糟糕!要不,我把我那一万分你一半?那你就平衡了。

    小婴俏着半张脸与我玩笑,要不你全给了我吧!

    她又说,丫竟敢这样私藏面包,我就跟丫死磕到底。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悠哉了两个礼拜,王庆霞终于向小婴下手了。人事部向小婴下达了解除劳动合同通知书——这个月底请您以圆润体面的姿势将自己卷成一团离开公司,否则公司将采取强制措施让你滚蛋。那一天,离我们签订的三年有效期的合同,还差整整八个月。

    小婴提着包进来,就见到了那份小东西。认真读完上面的每一个字,她的脸涨成了猪肝色。小婴问我有没有收到这个。我红着脸说没有。小婴嘟哝一句,妈的,枪打出头鸟了。然后不响,佝偻着身子陷在位子里,化妆的心思都没了,感觉都要哭出来了。我赶紧安慰,王庆霞指不定憋着什么坏呢,也许要慢慢整我。而且,听业务三部的老李说,公司快完蛋了,这层楼面就要被法院执行掉,咱们也都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