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爱之梦 (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96字

    是啊,我有女朋友了吗?我忍不住问自己。对面的小婴慢慢落下头。我认真审视这张被我拒绝的脸,不知为什么,竟然俊气了几分。皮肤水润白皙,可以称得上蛋白质女生了。只是,我的心里有一扇小门,曾经有个她走了进来,关上门又锁上锁。之后没有任何人可以轻易接近那个角落。

    她的存在让我无法妥协。

    咖吧里的电子音乐不断滚动。思绪变奏着,跳跃着,伴我回到诞生我的小镇。那里见证了我的童年、少年,也见证了我的十六岁。那个花一般的年纪。

    那个时候的男生,身体和心灵都在接受上帝赐予的剧变。每天都能感受到脑后泌出的激素,滋喽滋喽的。雄性荷尔蒙在让嗓音变粗身体变壮的同时,带给我一种感觉,一种很特殊的对异性的感觉。

    我总在回想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又为什么这么特殊。后来有了答案,许是身体突然闯进未知领域,性的疆域在感性的作用下无限放大。每一寸皮肤、手、足、头发、衣物、甚至文具都能成为敏感区和兴奋点。除此之外,还有更广大的空间,就是一切不可触的,如眼神、语言、表情。比起成年人直奔主题式的爱欲,青春期的性更朦胧,更广大,因而也更美。

    那年,是一个不小心碰上女生衣服角都能幸福很久,三天神游窗外都拽不回来的年纪。

    那年,我刚刚以直升考第一名的成绩升入Q中。直接分入一班,代理班长。

    那年,我正忙着熟悉新学校的假山花园,忙着测试操场跑道和乒乓球桌的弹性,忙着按照班主任要求领书本、发书本。

    那年,花钱的加上不花钱的,Q中的高一史无前例地扩充到十四个班,每个班又扩招到五十多人。除了同班同学天天见能喊出名字之外,其他人都成了穿同款校服的甲乙丙丁。

    那年,我们相遇了。

    高一的十月,秋高气爽。学校组织大家到附近的旱冰场溜冰。为什么组织去干那么一件危险的事儿,始终是个谜。也许,学校一手抓学习,一手抓体育,两手都要硬。也许,溜冰场老板是校长的表亲。也许,这就是老天冥冥中安排的,我的初恋就要从一场危险开始。

    女生是天生缺乏安全感的动物,此时一般都很团结,三三两两拉着小手,前扑后仰蹒跚学步。有五六个女生连成一串糖葫芦,结构很稳定地妨碍交通。男生就野得多,撒开八个轮子到处横冲直撞。高手们还能左右交叉向后倒溜,穿梭出漂亮的弧线,秀着性感的翘臀。

    而我那个时候的水平属于初级萌芽,处于刚刚学会走又很想飞速跃进的阶段。

    我先热了一下身,扶着场地边缘栏杆溜了一圈。恩,感觉还不错,左右交叉向前,有那么点意思。看着身边嗖嗖飞过的高手,不免心痒痒。还有人向我挑衅,嘿,哥们,走一个!

    走一个就走一个,不疯魔不成活。我把手推离岸边,但又不敢离岸太远,恩,先试试身手。气沉丹田,重心放低,左右交叉,加速,加速,再加速!嘿,还真飞起来了。那感觉就像泰坦尼克船头的Rose,I,am,flying!

    我这艘万吨巨轮忘乎所以全力加速,前头岸边一片白花花里突然伸出一条小腿,像一座冰山挡住去路。我急忙左满舵,手忙脚乱一番,右腿还是结结实实撞了上去。

    “砰!”身子一个趔趄离开地面,向前摔了个满怀,我生平第一次和女生的大规模身体接触就此交待。

    “啊呀,同学,对不起,你没事吧!”肇事者立马上来。

    对不起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没事伸条腿出来,这不存心嘛!落地时,我的手本能地撑了一下,这时候正生疼。

    我扭过头,好让对方认真瞅瞅我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

    两秒钟后,我怔住了。

    眼前的这个女生穿着雪白的连衣裙,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削着时下流行的齐刘海短发,正低头一汪秋水地望着我。两边头发垂下来半遮着红彤彤的脸庞。淡淡的眉毛轻轻锁住,一边嘴唇咬了咬,柔美的锁骨形成两个洼,在紧张的空气中微微起伏。

    我就这样被征服,忘了疼,更忘了爬起来。

    “对不起!”她柔柔重复,随即伸出双手。

    我的火气抛到九霄云外。后来想想,有些猥琐,像足了水浒里的西门庆——正待发作,但一瞅见那美貌的妇人,怒就扔到了爪哇国,全然没了脾性。

    “哦哦,没关系。”我也红脸伸手。

    她的手很软,很柔,还有点润,小小的。她努力向上拉着,指甲调戏我的手背。我大腿带着屁股发了点力,站起来。

    她的眼光从俯视变为仰视,眼波流转,刹那芳华。我被牢牢吸住,身体涌入一股暖流,而她的手就是源头。

    “哦,对不起,我刚才跟小青比划怎么溜怎么溜,下意识就伸了腿,不是故意的。”一摊红晕延续着道歉。

    我很想说,我倒宁愿你是故意的。

    她轻轻抽了一下手,我才发现有点失态,慌忙松开。

    “没撞疼你的腿吧?”我上下打量。

    “唔……还好。”她脸上的红晕似乎变了颜色。

    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在那样的时空里,所有的语言和表情都只是灵肉间沟通的幌子。我说,没撞疼你的腿吧?实际上说的是“你吸引了我”。她答“还好”,也许是说“你是我喜欢的类型”。用物理的理论解释,那就是触电,正负离子吸在一处,别想撒开。用化学的理论解释,这情形叫做“性化学作用”。一对男女最初产生激情,性化学扮演着重要作用。

    “尹霜,快去换鞋子去,班主任叫回了!”我的耳朵灌入刚认识的高一三班班长独特的嗓音。那是个身材敦实,嗓音跟身材一样敦实的女干部。各方面都很女干部。

    “没事就好。那,我走了。”她回头笑了笑,踩着滑轮飘然而去。

    尹霜,好美好飘逸的名字。

    不出两个回合,我的大脑捕捉到以下信息——她叫尹霜,高一三班。

    不用加微信加微博加这个加那个。这,已经足够足够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