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爱之梦 (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66字

    三班在二楼,我的一班在三楼。从那天起,二楼楼梯转角黑色铃铛下面的那个“2”字成了我的牵挂。

    班干部就是班主任的脚力。特别像我这样的“代理班长”,更要履行好作为一头大牲口的职责以求落实编制。每次要去教务处领粉笔,或是到办公室驼回忘拿的作业本,黄莺一定抓上我的现差。于是,我便有了无数次上下楼的机会。每次见到楼梯转角那个“2”,她的影子就会不自觉地晃动出来。我期待与她再次偶遇,就在那个楼梯转角,该有多好!

    邪乎的是,老天爷没再给我偶遇的机会。于是,我主动加强上下楼的频率,但凡有什么取粉笔拿本子的机会全部揽在自己身上。黄莺和其他任课老师一致得出结论——郭荣是个勤快的好小伙子,有责任感,勇于担当,没看错人!我也想过,最奏效的方式应该是乘着下课间隙偷偷混到二楼。女生爱静,喜欢倚着栏杆晒太阳。那里面一定有她。

    可我终究是不敢那样做的。一个一班的男生,还是班长,放着三楼的栏杆不倚,老混到二楼去,意欲何为?总不可能是为了两个班的友好邦交吧?都是青春期的男孩女孩,谁不知道谁啊?那时候的我,身处高考从高一的开始的谆谆教导中,身处不得早恋的禁令中,身处落实班长编制的努力中。为了爱情,全体皆抛的勇气终究是没有的。

    亏了我的大脑,还是想出了办法。教学楼是双楼道的。到了二楼,我可以刻意经过三班,再从另一侧的楼梯上到三楼。路过,总没问题吧?

    可要在“路过”的过程中准确定位,也是个技术活。步子不能太慢,眼神也不能太直,否则一样落人话柄。又得把活干了,又要不让人发现,练的是军统盯梢的本领。搜索了好几次,终于锁定到第三排的位置。Q中要求学生的座位每两周整排平移一下,所以我要一个个筛查过来才能看到她。有的时候在东面,有的时候又跳到了西面,嘿嘿,真调皮。我不敢盯着看,总是偷偷溜到人家教室后面,从最后一扇窗户里往里瞥。

    每一次只获得一个剪影,或立,或坐,或斜着身,或正面,或侧面,或背面——不过肩的短发别着一个白色的发卡;眉梢似乎比我见到时更立着些,更英气些;肩膀窄窄的,把蓝白条纹的校服衬得跟时装似的;个子比我前排的女生高些,应该还有成长空间;下巴是个好看的弧度,与白皙的脸颊很搭;文具盒是圣斗士星矢的,据说要二十块钱一个;书本用挂历包装得十分精致,是有棱有角的包法;书包在位肚里安安静静地摆着,垂下两条粉红色的肩带……

    我把这些剪影在脑海中拼凑成一个整体。她的模样,她的爱好、她的性格,她的家庭背景,甚至她的学习成绩、偏文偏理都从这个幻影中萦绕出来,牢牢把我锁住。

    每次见着,我心中就涌起一阵狂喜。无论是奋笔疾书,指页默读,整理文具,从位肚里拿书都那样轻盈洒脱。只穿校服,可比电视上顶级的时装模特都好看。见不着时,我就情绪低落,猜想她可能去了哪里。

    可我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我知道,这叫暗恋。也许那时候的我承载着太多的包袱。对她的喜欢湮没在题山文海里,湮没在数不清的班会活动里,湮没在乒乓球馆恣意挥洒的汗水里。我只希望能常常偷看她一眼,然后在夜深人静时,伴随窗外的蛐蛐虫鸣,闭起眼把这些影子翻出来,细细品味。

    没有人打破这汪平静,挺好。也许,她能偶尔想起那天不小心绊倒的那个男孩,就已足够。

    可终究有那么一天,这汪宁静又起波澜。

    那天下午黄莺要写板书,没有彩色粉笔。那课程又要体现英文里过去时、过去完成时、现在完成时的区别,正需要这些花花绿绿劳什子。从教务室出来,我依旧路过三班,脚步控制在固定频率,心却突然加速奔跑。呀,真没出息,都这么做了那么多次了,怎么还是这么紧张?

    我悄悄溜到三班最后一片玻璃窗,假装不经意,头微微侧过一个角度向第三排看去——位子是空的,她的同桌小青一个人坐在那里。

    看来缘分不在今日,我轻轻地回过头,正要离开,一张熟悉的脸赫然出现在玻璃后,仅咫尺之遥。

    我瞪大眼睛。我没窥探到她,而她竟发现了我,而且,突然这么近、这么近。她手中拿了一摞本,正在发,在最后一排发。

    她的眼睛圆了起来,玻璃并不干净,还有些变形。我看不清她的表情。也许是愕然,因为我的唐突。也许是愤怒,因为我的窥伺。

    “呃,你好,恩……我拿了盒粉笔……”,我语无伦次手足无措,隔着窗玻璃动嘴解释,声音轻的连自己都听不见。我把眼神从四目相对中抽了回来,逃也似地离开。心像扔在按摩器上狂跳不止,脸上火烧般红。

    完了完了,被看到了,会不会被她当成色狼报告老师啊!

    回到教室,我用了整整一堂英语课回血。黄莺擎着我用心跳换来的彩色粉笔不停在黑板上画圈圈,告诉我们,过去完成时表示过去某一时间以前已经发生的动作对过去这一点造成的影响。这语态给人无际的回忆,无际的宿命感。要是没有之前发生的溜冰场沉船事件,就不会有我的梦牵魂萦,也就不会有那刚才的惊鸿一瞥。英语太深奥了,深奥到包含了人生、哲理和年轻的爱情。

    受了刺激之后,我犹如惊弓之鸟,不再敢乱说乱动。要是被别人窥破我的小九九,闹得满城风雨的,那得多尴尬啊。班长干不成事小,要是让黄莺知道我觊觎三班的女生,那是要拉到办公室重点关怀的。我期待见到她,却怕再见到她。我的心思就会时不时从课堂里偷跑出来,沿着树叶间透下的阳光攀到云端,在暖意融融的天光里地浮浮沉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