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爱之梦 (四)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24字

    我的眼神淡淡地落在《行政能力测验》的一道选词填空题上:

    “人活在世界上有多少幸福就有多少苦难。生活不能等待别人来安排,要自己去争取和奋斗。而无论其结果是喜是悲,可以慰藉的是你总不枉在这世界上活了一场。有了这样的认识,你就会珍重生活,而不会玩世不恭,同时也会给人自身注入一种强大的内在力量。”

    无论、而、同时三个连词被挖去,让我填进去。题目简单,可这话说得真好,像心灵鸡汤,填满了我的心窝窝。无论公考的结果是喜是悲,可以慰藉的是我付出过心无旁骛的努力,就像当年在跑道上挥汗如雨的我。上苍终究是公平的,经历了多少苦难,就有多少幸福作代偿。

    我的家离Q中很近,走出校门,穿过一个长长的花鸟市场,再过个马路就到了。因为近,母亲规定我每天中午回家吃饭,以便监管我的肉体,同时听取思想汇报。自打念了镇上的小学,升入Q中一直是母亲和我的共同念想,母亲是因为Q中的升学率在江州名列前茅,我是因为这段上下学的路实在赏心悦目——眼角里轮换着姹紫嫣红,鼻中嗅着清新的芬芳,耳中划过啼不住的鸟鸣,不知不觉便到了家。

    那是上午最后一堂课,体育课。体育课通常会安排在这样的垃圾时间,以便为主课挪地儿。时至初夏,空气里拱动着一团又一团的暖意。魁梧的吴老师站在炙热的阳光里,告诉我们区运动会即将拉开帷幕,要选拔种子选手参加一千五百米长跑比赛。我们班一共选拔三人。他为此次选拔叠上筹码——种子选手本学期体育成绩直接打上“优秀”。

    有了胡萝卜一切好办。我们班有几个长腿欧巴,我本没有希望挤进前三名。可为了那个“优”,我打算为自己结结实实地拼一把。

    我采取先发制人的策略,一吹哨子就脱离大部队冲了出去,为的是兵出奇招,打乱他们的节奏。长腿们吃一惊,未料还有人搅局,紧跟其后。第一圈我精神亢奋健步如飞,第二圈就开始力不从心,被身后两人超上前去,第三圈越发觉得腿长着那几公分真有差距,是人类和飞禽走兽的差距。再往后就是红军长征,越跑队伍越稀。跑到第四圈我己极限了两次,跑道上也剩不下六七个人。跑到第五圈的时候,仅存的意识告诉我只剩下四个人,前面三个如风的大长腿和我。并且他们已把我远远抛弃,连屁都不舍得让我闻。我大口喘着粗气,只嫌空气中的氧气浓度不够。腿不像在跑,倒是在拖,在长长的煤屑跑道上拖。阳光丝依然没有怜悯的意思,烈烈地打在我的身上,好让这个自不量力的家伙知趣。

    我终于摇头晃脑地赶到终点,臭汗淋漓浑身发粘,垂着脑袋像个错过列车的旅客。三个大长腿喝着矿泉水,以胜利者的姿态谈笑风生。吴老师上来拍一拍我汗涔涔的肩膀,给了四字评语:精神可嘉。

    潜台词就是实力不济呗。实力不济的我只能收拾收拾回家吃饭。初夏的阳光使花鸟市场成了名至实归的温室,我把蓝白相间的校服挂在手上,只穿一件浸透的背心招摇过市。

    我很想快,快点回家洗个热水澡,好好吃顿大餐,但是实在快不起来,慢慢拖着往前走。

    “郭荣!”我听到后面有个姑娘唤我,那声音混在周边的买卖声中并不真切。

    我一转头。天哪,竟然是尹霜。她两手插在校服上衣口袋里,正站在阳光里咧着嘴朝我笑。

    我曾无数次幻想和她再次相见的场景。是在黄莺办公室的门口?是在休憩的看台上?还是在散发着安静典雅气质的图书馆书架旁?

    反正肯定不是这里,以现在的这种状态。

    我下意识低头看看下面,还好,裤腰带还算争气,系着美妙的蝴蝶结。

    尹霜见我傻愣愣站在那里,嘴角一扬:“怎么,那么快就不认识了啊?”

    “不好意思哈。”,我赶紧穿上衣服,领了领衣口。热量袭上来,退潮的红晕再次上涌。明明白白地,我把她的名字念叨了上千边。可还是明知故问:“你是尹霜吧?”

    尹霜抬一下眼皮,以示回答正确。她跟上来,一股香气也跟上来。我不敢离她太近,怕汗味熏着她。但又不自觉得想靠近。跟那些我拼凑的影子相比,现在的她更鲜活,更具体。就是那天的她,那个因为无心之失而脸蛋泛红的她。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呀?”我红脸。

    “哟,一班班长兼英语课代表,你可是大名鼎鼎哦,我们班很多人都知道你。黄莺还让我给你们班级送过英文作业本呢。那天正好你不在,我就放你桌上了。”

    我支吾一下,一阵狂喜翻腾上来。仔细想想,好像是有这么一次,还以为是语文课代表帮我一起捎回来的。真是造化弄人。那天我怎么就不在呢,不然也不会有今日的窘迫了。

    我拍马屁:“黄莺上次把你的作文向我们展示了,写得真好,还让我们抄呢。我的手都抄酸了。她让你做英语课代表了呀?真是人尽其才,合适!”

    “哎呀,快别取笑我了。”她捂着嘴笑起来。马屁正中马屁股蛋,效果不错。“那篇东西我觉得不怎么样,怎么她就那么喜欢,还到处让人看,羞死人了!”

    她的手往耳朵后捋了一丝头发,意犹未尽:“你们班的孙文,我初中一起升上来的同学,还跑来取笑我,还叫我帮她抄,说是冤有头债有主。”

    “她自己写不好,还嫉妒人。”我沉下脸,假装大声嚷嚷,义愤填膺。

    “没有啦,开玩笑的啦,都是很好的朋友。”

    “哦,哦。话说……写这么好都觉得不怎样,那要怎么样了不得飞上天啊。我怎么觉得跟你的差距越来越大啊。尹代表,过分的谦虚可是骄傲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