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8章 爱之梦 (六)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82字

    用俗话讲,我这是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表现自己。

    我有意望她一眼。她的眼睛依然水润,但很复杂。小脸红扑扑的,嘴角微微上扬,写满紧张、欣喜、还有期待。手中两只彩球停在半空,似乎在犹豫该给谁加油。

    三班几人素知我的身手。人堆里叽叽喳喳了好一阵,三班长拍板,推出个胖子,乌漆漆的面庞,抄块跟脸一样成色的球板上来。一练球,线路飘忽,竟是长胶。长胶胶皮不同一般,颗粒向上且长,出球线路诡异,飘忽不定,是臭名昭著的反旋转。也因了这个特性,极度影响比赛精彩程度,被国际乒联禁用,却依旧活跃在业余赛场。怪不得派他出场,敢情是想以怪取胜,真阴险!

    我心里一抖,之前和几个怪拍手交锋数次,终是输多赢少。虽然对长胶特有的反旋转特性也有一定了解,却并不熟悉。不管了,拼了。

    比赛伊始,我被无数双眼睛钉住,撒不开手脚。再加上缺乏热身,弧圈总对不上点。偶有一板拉上,被那怪拍顶回来,又飘又下沉。再一个扑空,三班阵营里呼呼啦啦掀起一阵欢呼。我猫着腰悻悻捡球,知道她就在那里,听不到她的声音,脑子里却塞满她的表情,想她见我这般窘相,想我在她心里的形象越来越矮,越来越丑。就这么着,第一局交待了。

    三班长摸着下巴挂着笑,笑得像只捕到老鼠的猫。

    那只猫上来挠我的心,挠得我又痒又疼。我强迫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像日本动漫那样,我把自己抽离出来,努力从儿女情长和心思杂念中抽离出来。我在脑海里反复念叨长胶的特性——下旋回来是不转,上旋回来球下沉。我改变了发球,不发侧旋,改发下旋。过来之后就两个大角顶回去。再能回来也不再猛打猛冲,托一板,搓一板,该磕磕,该碰碰。果然奏效,第二局11比8获胜!

    第二局就是我的定心丸,双方交换位置,异地再战。

    三班长猫一般的优雅不见了,大叫道,胖子,加油啊,不要紧张!拿出你的撒手锏对付他!

    我心里好笑,紧张这个东西怎么可能被叫停?越叫越紧张,连这个都不懂。撒手锏大概就是他手里的这把武器吧,哈哈。可惜,已经被我破了。我感觉腿、腰、胯、连同手臂都松弛了,松弛到自信什么球都能拉上桌。

    “吴超良,加油!吴凌超,加油!”胖子的名字夹杂在粗粗细细或发育或尚未发育的呐喊声中听不真切。可我听得清楚,尹霜的嗓音竟然也混杂其中,为对面这个不知是吴凌超还是吴超良的家伙加油。很轻,却是那样刺耳。刺耳到我都听不见自己班级的欢呼声。

    赢的明明是我,你却要为他加油,太过分了。我把心一横,雅典娜,赐予我力量吧,我将为你而战!

    第三局我继续加强发球旋转的变化和进攻的速度,调动对面那肥硕的身躯跳来蹦去,高接低挡。胖子满头大汗,跟蒸了桑拿似的,握着拍子的手不停颤抖,脸上写满三个字——不自信。

    一记伶俐的正手前冲弧圈球,银球扑向对方台面后急速下沉,沾板即飞,9比3!发力加推直线,胖子扑空。10比3!哈哈,大势已去!

    发球权轮换,银球被一个虚晃的假动作发射出去,一道弧线直扑对方正手位。我的队友都说,这个球发得最是帅气逼人。

    胖子果然不料,但他发扬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一下子把身躯像炮弹一样扔出去,搏命一击!

    球没有飞过来,球拍倒脱手飞了过来,我完全没料到对方会使出这样的“撒手锏”,伸手去挡,可是已然不及。

    “啪!”,球拍惯着势能砸中左面额角。我感到一阵火辣辣,殷红的鲜血流了下来,暖暖的,盖住左半只眼睛。我用手盖住额头,可血继续往下流,流到嘴里甜甜的。意识撵上来,我知道我被袭击了。然后就是一抽一抽的痛,痛得一屁股蹲在地上。

    “快快,谁有手帕,拿过来止血!”我听到体育老师大声嚷嚷。然后无数个毛茸茸的脑袋上来围观,还有人上来拖我。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手绢,一下子捂住了额头,又在我脸上抹了两抹。我被三班长和几个战友搀扶,进了医务室。隐隐约约中,我感觉那个白色的身影,也跟在后面。

    “伤口有点长,要送医院缝针了。”医务室老师扒开手绢,一阵凉气又上来侵袭伤口。

    “啊,这么严重啊。”三班长唏嘘起来,像是在为自己的决策道歉。

    “我去叫车,你们跟我来。尹霜,你留在这里。”三班长喘着粗气,大伙儿呼呼啦啦退出去。太懂事儿了,还知道留个女生陪着我,我几乎都要原谅她了。

    “流了一脸的血,赶紧躺下!”老师命令,“我去拿纱布先帮你止血。”我听到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磕得心里凉了半截。半晌又说:“咦?纱布呢?你等一下哦!”

    现在真好,只剩下我和尹霜两人。春日的暖风鼓动着白色窗帘。间或漏进一些,拂得人心神摇曳。我躺在雪白的床单上,头上盖着那块手绢。额头好像不那么疼了,香气从手绢的每一丝每一缕中渗透出来,钻到心里。我的左眼只看见白蒙蒙的一片,拿右眼望尹霜。她的眼中饱含着泪水,肿得像桃子,泪珠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她坐在我的身旁,目光只在其他地方游移,一直没敢往我额头上看,怕会加重裂痕似的。过了许久,她轻轻抓点袖子摇了摇我的手,“你傻啊,不会躲吗?”

    我感到一股暖流从袖口沿着手臂传递上来。我知道,她想握住我的手,紧紧地握住。可是含蓄,不得已的含蓄。

    我的呼吸很平静,出奇得平静。

    想了一下,我说:“每次遇到你,我注定是躲不开的。”

    我那样一说,她便破涕一笑。两颗晶莹滚烫的泪珠子禁不住震动跌落下来,滴入张开的手心,瞬间化了开去。

    第一次,一个女孩儿的泪水,为我而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