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爱之梦 (十二)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321字

    三日后的一个傍晚,我买了点橙子和梨,那三十元约会基金只够得上这些便宜的水果。她在那栋楼的602,足足比我家高了四层。楼梯真陡,我拎着袋子气喘吁吁。

    到了门口我又有点发软,进还是不进?她爸爸妈妈也不知道长啥样,不知道凶不凶。

    “叮咚!”我咬咬牙,按响门铃。

    “谁呀?”门里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

    对啊,我是谁啊?我怎么介绍自己啊。说同学,不同班,还是个男的。拎袋破水果跑来献殷勤,黄鼠狼给鸡拜年。我想起霸王别姬里的经典台词,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哦,不,应该是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此时此刻,要能变成女儿身可就正大光明地多了。

    “恩……叔叔你好,我是尹霜的同学,我来看看她。”我只能这么说,同学,才是我们最拿得出手的关系。

    门吱嘎一声开了,一张中年男子的脸探出来。眉头、下巴、眼角,皱巴成脱水苹果。那样的肃杀和尹霜没丝毫相像,以至于我以为走错了门。

    “你是郭荣吧?”他冷冷道。

    我心里一惊。他怎么知道的?我已经如此臭名昭著?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羞于承认,羞红了脸微微点头,完全丧失了思考能力。

    “尹霜很好,刚刚动完手术,需要休息,不希望被打扰。”眼神上下切割我,冰冷地像刀子。

    “叔叔,我能进去看看吗?”案板上的我索性把心一横。

    “谢谢你来看她,不过我希望你不要再接近她,她今后是要出国深造的。现在也应该到了你人生最关键时刻,我不希望她毁了你,更毁了自己。今后的路怎么走,你自己想!”

    他重重地把这话扔出门口,又把门重重抡上。

    “砰”的一声,百米冲刺的心砸在这句比石头还硬的话上,碎了一地。息肉在地上蹦跶几下,失了肉色。我的脸与那扇门只隔了一尺,却像隔了全世界。我知道尹霜就躺在那个世界里头,也许房间的朝向与我的一模一样。她应该听到了我们的对话,或者说她父亲对我说的话。我们的对话是完全不对称的。一方妄自菲薄的唯唯诺诺,一方得理不饶人的盛气凌人。尹霜一定听清了她父亲对我的态度,对我们感情的态度。

    完了,那属于我们的一切都完了。我拖着步子下楼,脑袋嗡嗡作响,脚步失去了匀速的沉稳淡定,一会儿加速,一会儿减速。今后的路怎么走?究竟多久能把路走完?十六岁的我算不清,我真的算不清了。

    从那天之后,我再也没看到尹霜,只从三班长口中得知她办理了退学,远飞加拿大。其实我早就知道的,我应是所有人中最先知道的,难道不是吗?她将赴加国深造,注定成为国际人士。像我这样的,毁了自己就算了,可别去毁了她的生活,毁了她。我想,这才是她父亲真正想说的。或许,她根本就没再穿过那个我们曾经留下共同回忆的花鸟市场,根本没再踏足菁菁校园,也根本没再记得我。

    尹霜的父亲是一个神奇的出题人。自他出了那道路程题后,我开始算不清很多题。三角函数、集合、概率、不等式,我统统都算不清了。黄莺以为我在耍小性子,以理科的无能表现作为投奔文科班的筹码。她不晓得,没了尹霜,我对文科班也就失了兴趣。换句话说,选文选理于我而言,早已失去权衡和考量的意义。

    三月后的一个下午,尹霜的同桌小青带给我一封信:“喏,尹霜给你的,寄到我那里,托我转交给你。”

    我心念动一下,伸手取那个白色信封。

    信封贴着张锯齿边的邮票,里头框着加拿大特有的乡村景象。也许是横穿了太平洋,风尘仆仆的。清秀的字体书写着地址。信是给我的,却写了小青的名字。也许远在加国的尹霜依然没能逃脱父亲的掌控,只得通过如此迂回的方式与我这个不祥之人取得联系。

    我一层层地打开,是尹霜英文字体的中文版,一看我就知道是尹霜亲笔。所谓字如其人,不因了不同语种而有气韵之差。讽刺的是,我之前只见过尹霜写的英文,如今她去了国外,我倒能见着她的中文。无论学了多少年洋文,学成什么水平,隔着重洋的两个人,终要用母语进行灵魂的沟通。这就是“根”。因为离别,十六岁的我,就知道了什么是“根”。

    “郭荣,你好!我现在在加拿大多伦多,那个你说吃牛排会便秘的地方。”

    “我现在在读语言学校,一年后申请大学,我打算念多伦多大学经济系。这里的老师同学都很nice(好),课业也不繁重。”

    “小青跟我说你现在状态不好,我很担心。怎么写这封信我想了好久,有千言万语想说,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高一那次溜冰,不小心把你绊倒,我吓坏了。你飞起来的样子很夸张,应该摔得很疼,真怕你骨折。我小时候有一次恶作剧把小朋友绊倒,结果他的头磕在水门汀上,缝了好几针,还留下了后遗症。小青说你被绊倒之后到我们班来了好几次,好像在找人,还说可能是找我要赔偿呢!”

    “那天我在发作业本,你果然来了,我好害怕,可躲又躲不掉。可是你望了我一眼之后又走了,什么也没说。我不确定你到底是有事还是没事。也许是从那一天开始,我真正开始在意你。”

    “后来我知道了你的名字,是班长,也是英语课代表。我好想找个机会看看你,正好黄莺叫我去拿批好的作业本,我就主动要求把你们班的作业本一起带过去。她还夸我勤快呢。你知道吗?那两摞本端在手上真的很沉。”

    “那天你们班体育课,我借上厕所的机会来跑看你。看你健步如飞地跟在几个高个子男生后面跑,我才放下心来。

    “告诉你个小秘密,一千五米,很多男生跑到一半,一见被前头拉得太远就偷偷摸摸溜进操场旁边的小树林消失了。只有你一个人跟在后面,很努力的样子。望着你穿着校服在那里一圈圈跑到终点,我第一次觉得,认真的男生很有魅力。”

    “下课以后,我跟在你后面,没想到你也走花鸟市场那条道,还把校服脱下来。那件白色的背心浸满了汗水,贴着肉,都快变透明的了。”

    “我忍不住叫住你。你夸我文章写得好我真的很开心。我姑妈一家都在加拿大,爸爸从小就非常注重我的英语学习,很早就开始让我看英语报纸,听BBC,为的就是有朝一日送我到加拿大留学、定居,实现他年青时未尽的出国梦。”

    “你跟我一起到楼下,我知道你也住在那个小区,我突然有点开心,说不上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