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爱之梦 (十三)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121字

    “那次运动会,你一定记得。我本来是我们班篮球队啦啦队长。比赛打到最关键的时候小青跑来告诉我乒乓球决赛要开始了,还说你很厉害,也会参加。于是,我很不负责任地跑开了。你不知道,那次比赛后篮球队集体抗议,说我不负责任。不知道谁传出来,说我其实是去看你的,闹得满城风雨的。”

    “我们班经过精心排兵布阵,对冠军志在必得。我很紧张,既希望我们班级赢,又不希望你输。后来你受伤,哦,对,我替胖子说句话,他真不是故意的。你手上脸上都是血,我吓坏了,赶紧把手帕送上去。我本身还有点晕血,有时候手帕上沾了点自己的血都会受不了。”

    “那次之后,我注意到你下了课都会在楼底下那颗梧桐树后转悠。你大概没意识到吧,你躲得真是很不专业,有的时候靠着树干露出个胳膊肘子,一看就是在等人。我开始明白你的心意。我总是想甩掉小青,让你跟上来,可老甩不掉。”

    “那天默写单词,你应该还记得。当黄莺说默错一个就要留下来的时候,我就动了心思,我想留下来,跟你一起。

    那个我们共同的compartment,还记得吗?我是故意漏写一个t的,我相信你一定能看出来。我还真怕挑不出你的错呢,还好,我们还算心有灵犀。所有人都能默对,这个我真没料想到。那个时候他们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我们,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有点后悔,觉得自己好没羞啊,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谢谢你,那盆栀子花真的很香,也很好看,这也是第一次男孩子送我花,尽管是在盆里的那种。对不起,我那天没瞒过去。前一天我刚刚问妈妈要过零用钱,她还没来得及给,所以,我不可能说是我买的。只说,是学校生物角多出来老师送的。

    但是,我知道,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开始怀疑。”

    “你个小傻蛋,为什么一直不跟人家约个时间一起回校呢?我一直等你开口,可是你没有。我午饭后一般在家里睡个午觉再回校的,从初一开始养成的习惯。但是我发觉,你从不午休,总是一吃好饭就往学校里冲,就你大忙人!

    没办法,我只能调整我自己。总是一回家就拼命吃,来不及尝味道就塞了一肚子,然后趴在六楼楼道窗户边上盼着你,因为只有那个制高点才能望到你必经的那条小区通道。

    一见到你出来,我就拼命往楼底下奔,想赶到你的前头,再等你唤我。好几次急得我的脚都差点崴了。”

    “没了午觉我的精神状态很差,下午的课都听不进去,回家做作业也是哈气连天。很快被父母发现,问我为什么不午休了。我总是瞒着说黄莺中午要默写、数学老师又加了两道题、语文老师的大作文还没交……到后来我自己都编不出理由了……”

    “终于有一次,我急匆匆奔下楼,却丝毫没察觉黄雀在后,父亲就在楼上看着我们。后来,他就向黄莺打听,知道了你。”

    “父母郑重其事找我谈话,说我不应该分心,姑妈已经在加拿大张罗好一切,联系了学校,腾出了房间,连我最喜欢的床褥都铺好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跟他们说我不要去加拿大,我好想跟你一起高考,考取同一所学校。然后,然后就一直走下去……

    我和爸妈争论了好久,爸妈骂我不懂事,说白养我了。爸爸还动手打了我,从小到大他都没动过我一个手指头。

    我情绪很激动,哭的很伤心,肚子也开始痛起来……”

    “别怪我爽约,我也很喜欢小笼包,而且很期待你说的德兴馆飚出汁的那种。第二天上午我肚子很疼,一直忍着没出声。中午回家胡乱扒了两口饭就想下来。结果被妈妈一把拖住。她后来说,我的脸白得跟纸一样,汗一颗颗滴下来,都快把她吓死了。赶紧把爸爸从单位叫回家,然后我就被装进车子里送医院了。

    我从汽车窗玻璃里望去,你在冷风里站着等,我的肚子好痛,心也好痛……”

    “我开了刀,医生说要是再晚送一点就真的麻烦了。爸爸不停抽烟,来回踱步,没说话,但我知道他很生气。”

    “那天你来看我,我躺在床上想象你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敲门。原谅我爸爸吧,他那天正在气头上,对你比较粗鲁。他还说至少应该让你进门的,还说你提了水果。呵呵,我的水果呢?是不是已经进了老鼠肚子了?”

    “原谅我的不辞而别,爸爸陪着我到学校办手续,我实在脱不开身来见你。我只要求他把那盆栀子花种在你一直躲着的那颗大树旁的花丛里,你去看一看,还在不在?”

    “我不敢轻言爱这个字,因为太沉重,让彼此不得轻松。但我确信,我还是牵挂着你的,也希望你前尘似锦。你一定要好好发挥,用实力证明自己。我相信时间是治愈一切的良药。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你会遇到比我更好更优秀的女孩。”

    “我会用最好的考试成绩进入多伦多大学,将来应聘最好的工作。如果还有见面的那一天,我会把最好的自己献给你,献给我们的未来。而你最后一年的努力,也是为了赢得我,赢得我们的未来。别忘了你不是孤军奋战,有我陪伴你。”

    “如果你还记得我,就请留下那块手绢,这是我唯一能给你的东西。”

    “千言万语只道一句,加油!珍重!”

    那封信斑斑驳驳,有点咸湿的味道。不知道是太平洋上空蒸腾的空气使然,还是在寄出前,在主人手中就早已是这般模样。

    尹霜的来信让我觉得,我好粗心,粗心到根本就没有心。在同一个时空下,在另一个人的世界中,竟然是另一番风光和颜色,就像太极的阴和阳,迥然相异,却浑然一体。阴的万法归宗相对阳的万物存在,尽管各自被不同的化学属性或物理密度所局限,却能知觉彼此,并以另一种方法相互交流沟通。

    美丽的温存始终萦绕,挥之不去。而和尹霜的点点滴滴最终凝结为一颗颗珍珠,沉淀在彩虹色的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