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103万的约定(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4:00:11本章字数:2020字

    尹霜走后,失去爱情的我把所有的一切都押在高考上。有时我会想起尹霜,甚至梦到她。关于她的记忆是白色的,白色的栀子花、白色的手绢、白底色的校服,连气味都那么淡雅清甜。她的座位有了新的访客,一个不知走了什么门路的插班生。复习累了,我会把尹霜的手绢拿出来,蒙在脸上,使劲地嗅,嗅进每一丝每一缕,嗅出她来。那些纤维留住了她,哪怕稀释了,只留下千分之一、万分之一,淡到闻不见,依然是她。

    最后,我赌赢了,考场外潮水般的蝉鸣将我推向了成功彼岸。父亲高兴坏了,大宴四方,客人是我从小学到高中所有的任课老师,包括美术老师和自然课老师。后来想想,炫耀的成分大于感谢。名牌大学的王牌专业,就像闪烁在展厅里的限量跑车,足以作为炫耀资本。黄莺坐了主位,是父亲把她摁在那个位置上的,以感谢她的英明决策。客人们吃人嘴短十分配合,把我夸成了骆宾王在世文曲星下凡。又拿出教育家的腔势,说我这样的随大流读那么多年书简直是浪费青春,抓紧点十五岁就能参加高考了。父亲在一众美女的恭维声中喝到吐。作为生命的延续,我替他这个受文革耽误的“高材生”圆了名校梦。我想到尹霜,不知她在那个同她名字一样冰冷的国度怎样了。一定也替他父亲圆了出国梦了吧!

    不孝的我再一次使父亲陷于焦虑。Pt国际正式宣布土崩瓦解是在公务员笔试一周前,为公考添了破釜沉舟的悲壮。小婴的劳动仲裁官司也有了结果,要回了部分赔偿金,是以两千作为基数的。不过不打紧,她很快找到了一家游戏公司做策划。工资很高,比第一份工资的两倍还高。干得好还有上升空间。我恭喜小婴,说人间正道是沧桑,这活很适合你,好好干吧!她在电话那头漏着笑,夸我有大智慧。

    大智慧我不敢奢望。我只要小机灵,解题的小机灵,十八岁的我曾经用之不竭的小机灵。它们就像一个个士兵,聚集到我的麾下,助我攻陷那堵最高最厚的城头。江州一入十二月,天骤凉起来,雨一场一场地下,气温忽忽悠悠的,过山车一般。连续几天披着衣服挑灯夜战,再加上添衣后知后觉,我咳嗽起来。我有点慌,不知会不会感冒,冬天最爱感冒。

    怕什么来什么。考试前夜,焦虑和紧张使我失眠,寒意一层一层从秋衣领口侵入脊梁,头一抽一抽地疼。我预料大事不好,让母亲煮了姜茶,一口气灌下半壶。

    第二天醒来,头比脚重得多,脸红扑扑的。一量体温,三十八度五,姜茶并没起什么作用,也许起了反作用。母亲叹气,父亲皱眉。我说,没事,发点低烧,发挥更好。这只是在安慰自己。三十八度五还是低烧,医学教材得改写了。吃早饭的时候我分明听到自己粗重的喘气声。饭量只是平时的一半。我提气地吃,用力地吃。我第一次觉得,吃竟是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

    父亲开车送我去考场。我把自己裹成粽子扔在汽车后座上,期待发身汗让身子轻松些。天灰蒙蒙的,飘着绵绵细雨。江州的冬天是湿冷的,一直能冷到骨头里去。考场设在长海区的一所职业学校。车到的时候,离开场还有三刻钟。考场外已是人海。伞是红的、绿的、黄的、蓝的,像开在雨里的小花。我有些恍惚,忽然想到尹霜,想到当年在雨伞下的我和她。

    父亲下车,车门带起一股风,不大的空间冷了几度,我哆嗦一下。之后他上来说考前十五分钟才开门,让我待在车里,时间到了再下去。我望出去,校门口拉着横幅,鲜红的底色上书写着“2010年江州公务员录用考试第十三考场”的白色字样。铁门内,菁菁校园阒无一人,铁门外却已闹了人灾。铁闸门一开,该像泄洪一样冲进去吧。围城,多像围城。那么多城外的人,要冲进去,冲进那个舒适、安全的天堂去。这家职校,可从来没像今天那么风光过吧!

    人群越来越稠密,快溢到马路上来了。我眯起眼,一个背影撞进眼角,白色的背影。我心里震动一下,尹霜的影子也晃动一下。我知道,我出现幻觉了。过度的紧张和焦虑使我产生了幻觉。我闭上眼,再睁开眼。那个影子还在,在窗玻璃划过的雨珠中朦胧了些,可毕竟还在。她正在翻书,来回踱着步,念着,抓紧最后的半小时抱佛脚。半小时能看什么呢?重温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默背一下三个代表的重要意义?也许什么也看不进去,仅仅是为了驱散紧张感而已。那个影子侧一下,我把着羽绒服的袖管擦擦起雾的玻璃。尹霜?难道真的是她?

    我的心脏剧烈抖动起来,汗一身身地出。我在人群里紧紧地盯着,怕她突然消失了。大门徐徐拉开,人群涌进去,背后似乎追着战火或山洪,迅猛地朝他们逼近和蔓延。他们不冲进去,不冲到安全地带就是个死。早一点冲进考场,早一点冲入体制,就能把紧随在身后的不安和焦虑甩远一点。什么也挡不住他们,什么也不能。

    那个影子也随之消失了,父亲唤我下车。我兜起帽子,竟感觉身子轻松了许多。头也不那么痛了。我提起包,包里放着文具、手表、两证、还有一罐红牛。公务员考试只有体检,没有尿检。那罐黄橙橙的小东西,关键时刻却能派上大用场。

    监考老师把那一张张脸和身份证对上了,公考在九点准时开始。上午申论,材料很敦实,讲的是农民工讨薪。八段材料看似很散,实则形散意不散,是公考的风格。我灌下半罐红牛,心脏突突的。头有点沉,不疼。很好,这已是理想的状态。